第三感官觉醒

    穿过小走廊,侍者带着寻肆来到一处小客厅,客厅虽然不大,但是墙角边上摆着绿色的盆栽。同时客厅中央放着原木色的桌椅,地上铺着一张浅灰色的毛毯,这里没有任何奢华的装饰,这点有些出乎寻肆的意料之外,这里不像是一个皇室继承者的居所,更像是一个自然复古爱好者的居所。

    侍者出去了一会儿,之后,捧着一套干净的睡衣出现在寻肆面前。

    寻肆看看睡衣,又看看侍者:“我睡这里?”

    侍者说道:“不是,是让您在这里先洗澡。”说完侍者把睡衣以及毛巾递给了寻肆,他按动了墙边的一个按钮。

    寻肆好奇的望过去,只见一边的白墙缓缓的退入地下,而一面完整的弧形玻璃笼盖的空间出现在他面前,他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夜空之中的璀璨的星河。

    而从那面墙退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型的天然浴池,浴池是石头的砌成的,岸边的地方铺满了了白色的鹅卵石,而在合金玻璃与浴池连接的地方栽种着许多的青竹,仿佛是露天露天温泉。

    可是这个从这个浴池的另外一边往下看去,却能看到夜晚的灯火通明的巨大的都市,因为这是一个悬浮在空中的浴室。

    抬头就是天上的星光,低头看向合金玻璃外,就是人类都市的光亮。

    然而由于浴池里的水是温热的,所以整个浴池上面都飘着一层淡淡的水汽。这让一切的光亮都有些模糊,仿佛置身于某种幻境之中。

    寻肆干脆利落的脱掉衣服,立刻就把自己泡水里去了,他对侍者说了句:“你们家殿下可真是喜欢享受。”

    侍者一笑,不知为何却觉得这个男孩有点可爱,寻肆泡在温热的浴池里,抬起头来看着横陈在天际两条相互交叉成十字的星河,漫天的星光点缀在其中。

    这两条星河形成了整个天琴座星系。

    寻肆想起夏天临曾经给他讲过关于天琴座星系的传说。

    蓝色的水面上蒸汽弥漫,飘飘缈缈,可是头顶上的星空却格外的清晰。

    寻肆觉得头有些发热,耳边竟然好想竟然飘起了夏天临低沉而又沙哑的音调,当时夏天临的声音又沉又缓,仿佛将寻肆整个人都带进了天琴座诞生之初的神话之中。

    那时候他所处在的实验室,仿佛因为夏天临的声音变得也像童话故事里那样真实,他好像看见,蓝天,草地,大树,大树的树荫下坐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怀里抱着一把竖琴,他弹奏着竖琴,竖琴的音乐引来各种小动物,而树啊,草啊,都静了下来,只有那个人琴声。

    夏天临坐在地上,捧着书,而他坐在夏天临的怀里,听夏天临娓娓将这个故事道来。

    他觉得自己仿佛又看见了,弹竖琴的青年身边出现了一位少女,少女也在静静聆听青年弹出的曲子,可她不知青年之所以在这里弹曲子,正是为了这名少女。

    那时候寻肆傻傻的问:“为什么?”

    夏天临停了下来对他说道:“因为这个叫奥路菲的年轻人,爱上了这个金发蓝眼的少女。”

    “好吧,你继续讲。”

    夏天临用下巴蹭了蹭他的脑袋,翻过书中的一页,继续缓缓的讲道:“后来这个少女,被毒蛇咬死了,奥路菲伤心欲绝,他发誓要把自己的爱人带回来,于是他来到冥府向冥王请求带回自己的爱人,然而冥王拒绝了他的要求,可是奥路菲却在冥府弹了曲子,那是他无尽的思念与悲伤,冥王被这首曲子所打动,流下一滴眼泪,终于应允了他的请求,让他将爱人的灵魂带回。”

    “那么他带回去了没有。”

    “那只是没有躯体的灵魂,冥王说过,他只能往前走,不能回头,如果回头他将永远失去他的爱人,可是奥路菲在往通往人间的路上,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回了头。于是他真的失去了他的爱人,伤心欲绝的奥路菲失魂落魄来到了森林,他迷失了自己,伤心欲绝,有其他的美丽女人试图勾引奥路菲,然而奥路菲始终只爱一个人,他触怒了那些人,于是那些人设计杀了他,将他的尸体分成了几块,扔进了河里。天神同情于他,于是将他的琴送上了天空。”

    那时候他问夏天临:“奥路菲的爱人叫什么名字呢。”

    夏天临缓缓合上书,在他脑袋上吻了一下,说道:“我忘了,尤利西斯你该睡了。”

    “可是,那个奥路菲真的很可怜,难道就没有其他的结局了吗?”

    “怎么了?”他拉住了夏天临的衣角试图挽留住他。

    “我不喜欢这个结局。”

    夏天临问他:“那么,尤利西斯喜欢什么样的结局?。”

    “或许他的爱人没有消失呢?只是暂时看不见而已,奥路菲如果在原地等等呢?”

    夏天临想了想才有把他抱回床上,给他盖上被子说道:“那你就编一个新的结局吧,下次我来再告诉我吧。”

    “你得让我好好想想.............”

    寻肆睡得迷迷糊糊,夏侯森忙完一些事情,也来洗个澡的时候,就发现寻肆在池子里睡着了,他看到寻肆虽然是睡着的,但是嘴巴嘟嘟囔囔,好像再说梦话。

    夏侯森就不打算叫醒那小子了,他边脱衣服,边往前走,露出常年锻炼的精悍强壮的身躯,他将近九头身的比例,一脱衣服显得更加高大了。

    不过,此刻他最感兴趣的好像就是寻肆的梦话,他低着耳朵慢慢去听,下到水里的时候,他发现寻肆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而且他还念叨:“你得让我好好想想..........”

    夏侯森觉得好玩,寻肆到底梦到什么了,要好好想想。

    他泡了一会儿,又冲了回淋浴,等他洗完,他发现寻肆还躺在温水池子里睡,而且水温已经明显低了很多,夏侯森穿着浴袍,站在水池边上推了推寻肆。

    结果这小子差点滑进水里,夏侯森一把把他捞了起来,四周没有侍者,刚才的侍者已经被他潜了出去,他只好自己拿起毛巾给这小子浑身上下擦干了,然后套上睡衣。

    结果寻肆照旧睡着,虽然迷迷糊糊的,但是完全没有想醒过来的迹象。

    夏侯森恼了,伺候了半天,都不带给他睁眼的,不给这小子点教训下次岂不是更加蹬鼻子上眼。

    他用公主抱式,抱起这小子就往卧室走去,突然夏侯森意识到他根本不知道管家把这小子安排在那个房间啊。

    他摇了摇寻肆,试图把他弄醒。

    寻肆竟然还在他怀里顾雍了几下,就是不肯醒。

    夏侯森黑着脸抱着这小子,直接去到了自己卧室,夏侯森自己的卧室很大,房间摆设虽然简单,但是不失大气。他的床就像他人一样,四四方方,被子跟枕头都是深灰色,没有任何花纹。

    夏侯森先把寻肆往床上一丢,就找睡衣去了,他身上还套着浴袍,睡衣已经被准备好放在一边的软榻上。

    寻肆完全不客气,迷迷糊糊拉开被子就滚到了最中间,开开心心的见他的夏天临去了。

    夏侯森换好睡衣,就黑着脸站在自己的床前,虽然他的床够大,可是当床正中央睡着着人的时候,还是成大字型,四肢大张,横在他床上,他就不能淡定了。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在他床上那么嚣张的,寻肆是头一个。

    “你给老子起来。”夏侯森彻底火了,伺候擦身体,穿衣,还搬到卧室里,他都没有过这种待遇好不好,这小子偏偏能睡的跟死猪一样,连眼都不带给他睁的,现在更好直接成大字型霸在他床上,难道想让他这个堂堂的太子睡地板吗?

    夏侯森决定把寻肆弄醒了,于是他把寻肆拉起来,按住寻肆的肩膀,开始前后晃悠这个只知道睡觉得小呆子。

    “喂,醒醒,醒醒。”

    寻肆正做梦,梦到夏天临,到处都是夏天临身上的味道,又熟悉又安心,他正开心着,不想醒过来,谁知道突然地震了。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然后傻乎乎的咧开嘴笑着,手臂一张,就搂住了夏侯森。

    夏侯森僵了一下,然后听到一句又让他几乎暴走的话。

    寻肆两只手搂住他的脖子说道:“天临..你带来的糖....真好吃。”

    “夏天临已经死了,今天都告诉你多少遍了,你看清我是............”夏侯森话还没有说完,耳朵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极其刺耳的长鸣之音好像要扎透他的耳膜一样,猛然的出现,而且越来越明显,夏侯森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越来越多的声音,放大无数倍刺激着他的耳膜,夏侯森使劲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却完全没有用处,各种各样的声音在他耳边回旋着,他甚至连自己耳膜轻微裂开的声音都能听到,而且他甚至听到了有血从自己的耳朵里淌了出来的声音。

    这种刺痛,就好像无数的针,直接扎向负责他大脑负责听觉得部分。

    寻肆觉得不对,他这回终于从迷糊的睡梦之中清醒了过来,夏侯森躺在床上,脸上血色褪尽,耳朵流出血来。

    他一下子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是哨兵的听觉系统在觉醒,其实哨兵每一项官能觉醒,都如同经历一次生死的考验,当中的痛苦只有哨兵自己知道,有些哨兵觉醒的不是时候,甚至可能就在觉醒的过程之中忍受不了那种痛苦,一下子成为了一个废人,寻肆没来这里之前,在海森联合王国见过多少哨兵因为五感的觉醒太痛苦,而忍受不了自己动手刺向自己的耳朵,或者是眼睛。

    觉醒的过程之中那些人大喊大叫,就连五官都痛的扭曲了,最终他们实在忍受不了得时候,就会对着自己开枪。

    然而此刻夏侯森也面临这种情况,他痛的两只手捂住耳朵,手指将自己侧脸都抓伤了。

    不能让他这样下去,寻肆想。

    所以说有向导在身边的哨兵,在觉醒的时候,都是极其幸运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3》,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三感官觉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3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三感官觉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