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太子的住处

    寻肆又问起有关陆王的问题:“陆王回来之后呢?”

    夏侯森回答:“之后,这人一步登天,先是成了元帅,后是成了大权在握的元首。圣德向导中心为了示好,将那年精神阙值最高的向导献给了陆王,陆王与那名向导彻底结合了,一连将近五六年,每年都会有一个的精神阙值最高的向导都会被送给了陆王,不过陆王倒是对那些向导还不错,他们可是乐意争先恐后与元首大人建立临时结合的。

    他还娶了帝国最高议长的女儿,开始控制议会,帝国开始四分五裂,很多地方宣布独立,再后来夏氏皇族有那几个傻子,联名要弹劾陆王,企图削掉陆王手中日益膨胀的权利,可是却引火*,以至于整个夏氏皇族都受到了牵连,我跟夏星洲的父王也没能逃离那场灾难,陆云在杀了夏氏一族所有的人。我跟母亲能活下来,还是哥哥与陆云在斡旋的结果........”

    夏侯森将烟蒂扔在了地上,他的脚将烟蒂撵了撵,直到它彻底熄灭,不再冒烟,之后他又点起了一支。

    寻肆记忆之中的夏天临不会抽烟,更不会这样一只接一只,夏天临出生的在盛世,又结束于盛世。甚至可以说一生几乎都没有任何污点。

    而夏侯森呢?

    夏侯森抽了一会儿烟,才又缓缓说道:“陆王有很多情妇,也有很多私生子,光是他的那些情妇也都穷奢极侈,总之看到现在的一切,我都要怀疑夏天临的死是不是跟陆王有关了,百多年前夏天临还在的时候,陆王还只是夏天临身边的一个侍卫,可是夏天临死后,这个人却拥有了一切。”

    寻肆心里如明镜一样,陆王本来是要杀他的,可是夏天临却挡在他身前,其实本来夏天临可以不用死的。

    夏天临安安静静的睡在水晶馆里,寻肆站了半天,他曾经因为见到夏侯森而激动的差点流出眼泪来,曾经因为看到自己的头颅,至今都还怀念着夏天临,死都无法瞑目,而伤心欲绝。

    可是现在见到了夏天临的尸身却异常的冷静,几乎没有什么感情起伏的波澜。

    “夏侯森你嫉妒这家伙吧。”寻肆的目光突然从夏天临身上挪了开来。

    夏侯森先是一愣,然后嘲讽的一笑:“是啊!嫉妒他的一切,嫉妒他从出生起就坐拥一切,走了之后还被那么多人怀念,你说如果我们换一换多好,让他尝尝从出生起就处处被人监视着,被人随时掌握着一举一动。自己的身家性命却要靠亲人的牺牲得以保存,我想知道这种情况下夏天临,还可能伟大的起来吗?”

    他说着,又摸出了一根烟,寻肆走过去踮起脚尖来伸手就从他嘴里拿出来,扔在了地上。

    “谁说夏天临就没有污点的,如果你想知道,以后有机会我可以告诉你。”

    “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瞎编的。”

    寻肆扭头就往外走去:“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他没有向导,这件事绝对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污点。”

    夏侯森追问:“为什么?”

    寻肆把来时的话还给了夏侯森:“你就不能等等,殿下,现在可不是复仇的好时机,等我在强大一些,会让你知道的。”

    夏侯森失笑,手臂夹住寻肆的脖子,往前边走,边揉寻肆黑黑软软的头发:“混小子,还敢掉本人的胃口,越来越欠收拾了。”

    寻肆使劲将夏侯森的手臂扳开,气哼哼的说道:“别动我的头发,放开我,欠收拾的,我看是你。”

    “幺,给你点好脸,你就给我开染坊。”夏侯森说完就更加变本加厉,手臂一捞,就把寻肆给抗肩上了,寻肆的轻的让他觉得没有一点难度。

    他扛着寻肆往外走,边走还边打寻肆的屁股,寻肆的脸都快红透了,两条腿不停的踢打着。

    “夏侯森,你就是个大写的王八蛋,就会欺负人,你那么有能耐怎么不去打陆云在的屁股。”寻肆气急。

    “你屁股手感好,我喜欢打。”夏侯森啪啪又来了两下。

    寻肆嘴就没停过,但凡他所知道的骂人的话全都骂了出来,就连夏侯森祖宗十八代都骂了出来,夏侯森打完了,就把他放回悬浮飞车上,然后掏掏耳朵问到:“你连夏天临都跟着骂了,原来他在你心里也不过如此。”

    寻肆气的眼眶都红了。活像只被人抢了胡萝卜的兔子。

    夏侯森一路心情畅快到不行,嘴里哼哼着歌,翘着二郎腿,盯着寻肆委屈的小模样。

    “停车,我要回家。”寻肆说道。

    夏侯森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通讯终端,上面显示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半了。

    他半响说了句:“你就快别回去了,我那里客房很多。”

    “我-就---是----睡---大----街----上,也--绝---对--不--去--你--那--里。”寻肆气的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夏侯森那里管他乐不乐意,就这么一会功夫,他已经得到了寻肆的家里的终端波段,随即联络了起来。

    波段那头的三维人影立刻显现了出来,寻肆的临时妈妈说话:“你好,哪位啊?”

    夏侯森清了清喉咙,坐端正了:“阿姨,您好!我是寻肆的同学,叫夏侯森,他今天在我那里学习,已经太晚了,今天就先让他住我这里吧。”

    “啊,太子殿下!啊啊啊!寻肆这孩子在您那里!!”寻肆的临时妈妈在电话里面尖叫起来。“请您稍等一下,我去化个妆啊。”

    夏侯森微微笑,似乎已经习惯这种情况了。

    寻肆脑门上挂满了黑线。

    片刻后,寻肆的妈妈不光化了妆,还换了一身衣服,她客气的说道:“太子殿下啊!真不好意思啊,让寻肆住在您那里啊,他也不跟我说跟您当了朋友,那孩子真是的......你们好好玩吧,我不打扰你们了。”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阿姨放心吧,明天一早我让司机送我们俩一起去学校。”夏侯森礼貌的说道。

    “如果那孩子有什么小脾气,太子殿下多多包涵啊。”寻肆的妈妈说道“我就这么一个孩子,他一向都是要什么给他什么的。”

    “没问题的,阿姨。我不会委屈他的。”夏侯森继续道。

    寻肆觉得这段对话太诡异了,总觉得那里不对,到底是那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

    夏侯森在他眼皮子底下挂断了通讯终端。

    悬浮飞车沿着航道笔直的行驶了一段,然后方向一变,往华京最繁华的都市驶去,那里的夜晚灯火璀璨,而中央地带更是悬浮着几栋造型奇特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自身在夜晚都散发着柔和的光源,远远看上去,有些小光点在当中进进出出,这些悬浮的大厦正式某些大集团的办公大楼。

    而寻肆他们所乘坐的悬浮飞车,还有跟随的车队,就飞到这样一座悬浮的建筑物前,他们的悬浮车停在了这座白色建筑物的巨大的平台上。

    早有侍者走了下来,打开了车门,夏侯森拖着寻肆走了下来。

    夏侯森的管家莫斯利安先生看了下寻肆,转身就对身后另外两名侍者点了点头。

    寻肆只是见到了他们之间的互动,却不太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也因为实在是太晚了,他打了大大的哈欠。

    夏侯森解开衣服外套递给另外一边的侍者,对自己的管家说道:“今天我带了个同学来,你找个人,安排他去休息吧。”

    老管家看了寻肆一眼,招呼刚才跟在他身后的年轻侍者:“殿下今天带回来一位少年,你们带他去休息吧。”

    寻肆看着那两个侍者看自己的眼神,依旧觉得不太对劲,至少那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太友善,甚至是有点轻蔑,难道是觉得一届平民不配跟太子当朋友什么的?切,也太势利眼了吧。寻肆心想。

    不过寻肆不会因为这点事就发作,他抱着自己的书包,跟着那两个人走了进去。

    夏侯森即使再不得势,也是太子,从进入这个公馆开始,寻肆就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简直就是偏远的乡下星球没见过世面的小盆友,其实的确是这样,上辈子他一生几乎都呆在实验室,这辈子就从偏远的乡下小星球被陆明捡来的。

    在陆府他没有那心思去欣赏,而且陆中将的府里到处都充斥一股压抑的气氛,那种奢华也带上一种阴暗的感觉。

    可是夏侯森这里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到处都是暖白色,地方虽然没有陆府那么大,但是处处都透着一股小清晰的感觉,墙上有些凹槽,凹槽上都摆着些绿色的小盆栽,没想到这个人看着脾气不好,住的地方倒是感觉非常舒服,跟这个人完全不像是一回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19》,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19章 太子的住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19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19章 太子的住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