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夏天临

    听到寻肆的回答,夏侯森愣了一下,接着狂笑起来:“小呆子,你以为陆王是谁,街边的小混混吗?”

    “但是,你今天明明也是恨的他,甚至包括那个陆云在\,不是吗?”寻肆说道。

    夏侯森脑袋一仰:“恨又有什么用,又不能拿来对付陆家父子。”

    “那么,我换个说法,是我想要报仇,但是我需要有人帮助我。”寻肆说道。

    夏侯森坐正,他盯着寻肆,他不能不提防这个小子,因为这小子来历不明,虽然是夏星洲塞过来的,说是个临时快递员,但是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猫腻,万一是陆家父子察觉到他与革命军之间的关系,而派来的间谍岂不是更糟糕。

    而且,夏侯森有种直觉,他不想眼前这个少年冒险,虽然欺负他的确很好玩,但是真的让他置于自己无法掌控的危险之中,他是不愿意的。

    他伸手摸了摸寻肆的头,嘴角弯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就不能等等,小呆子,现在可不是复仇的好时机,等我在强大一些,会给你一个亲手结束掉陆王性命的机会的。”

    寻肆脑袋又开始神游,因为刚才夏侯森摸着他脑袋跟他说话的样子,简直就跟夏天临复活了一样,就连那不经意的一个微笑都仿佛就是夏天临本人。

    他又有些迷茫了,到底夏侯森跟夏天临是什么样的关系。

    “还说不喜欢我,又看我看到发呆。”夏侯森把脸凑的进了些,因为那小子又看他看到发呆。

    寻肆一下子被耳朵边上的声音惊回了神:“我是看你刚才太像夏天临了。”寻肆话一出口,夏侯森的脸色随即阴沉了下来。

    夏侯森收回了脑袋,他的眼神飘向了悬浮飞车外的风景上,车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压抑,寻肆有些后悔,看看风景,又看看夏侯森,总想开口说话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题。

    “喂,我就随便那么一说,你.......你........不要当真。”寻肆觉得自己这话也没什么说服力,只好接着又说道:“我知道你们是完全不同的........夏天临.......温柔.又强大......总是微笑着........每次总带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寻肆想着想着,木着的脸有了笑容,但他还是继续说道:“你其实也挺好的,可就是.....老不高兴......脾气又暴躁,老是喜欢揪我衣服领子,说话又难听...........动不动就威胁人.......”

    夏侯森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突然吼道:“闭嘴,在说下去就把你舌头割了。”

    寻肆眨了眨眼:“我知道,你只是嘴上说说。”

    夏侯森的手突然捂住了额头,他现在怎么那么想把这个没脑子的小子弄死。

    寻肆看着他发现他有些难过。

    夏侯森还是兀自看着窗外向后急速退去的风景,他静默了一会儿,却说道:“我知道,夏天临是每个人心里的神,他活着的时候,是天琴座帝国最强大的时候,那时候几乎整个天琴座帝国几乎都没有战乱,这个人是个全才,政治,军事,经济,几乎无所不通,更重要的是这个人还是一个强大的暗黑哨兵,他的一生没有立后,没有向导,甚至连后代都没有。可是,这个人已经死了。他在强大,也是个死人了。”

    寻肆虽然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可是他一直都不想去相信,不,不是不相信,他只是觉得既然他都能重新活过来,为什么夏天临就不能呢。

    此刻天已经黑了下来,夏侯森命令司机,转道去了一个寻肆听都没听说过的地方。

    夏氏天临帝纪念堂。

    寻肆赖在飞梭里面说道:“我不去。”

    夏侯森的眼神有些冷:“容不得你不去。”

    寻肆被夏侯森拎着衣服领子给弄下了悬浮车。

    夏天临的雕塑立在一座白色建筑前。

    寻肆一步不想动,夏侯森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年的来历,但是他不允许这个少年总是拿自己跟夏天临对比,他必须要告诉寻肆,他心目的那个偶像是死人。

    夏侯森拖着寻肆走进纪念堂的正厅,正厅两侧是夏天临的生平事迹介绍,以及各种生前全息的投影,看上去就像人还活在那个时候。

    而地面只有一条笔直的走道外,两侧则种满了白色的百合。

    那些全息投影都是夏天临生前一些重大事件的记录,他们被投射在白色百合的花丛中间,一路看过去,就好像看到了夏天临的一生一样。

    夏侯森以前就格外讨厌这个地方,小时候被带来的时候他又哭又闹,大一些的时候他就乱发脾气,因为谁都不知道,每当夏侯森看到这些投影之后,他总有一种仿佛看到自己的过去的恐惧感。

    可是这种恐惧感很奇怪,他六岁的时候就敢反抗已经成年的陆云在,即使被打的几乎快死了,可是他仍旧不怕,但是每次来到这个地方看见有关夏天临的全息投影,他就觉得有些可怕。

    不过,现在他已经逐渐习惯了,只要不去看那些在全息投影就好,他拉着寻肆一路往前走,终于在一个全封闭的巨大的水晶馆面前停住了脚步。

    水晶棺被更多的白色百合花簇拥在中间。它的背景是天琴座帝国的国徽。

    而水晶棺内躺着一个人,透过水晶棺可以清晰的看见这人完整的容貌。

    寻肆彻底的惊住了,水晶棺内的人穿着他所熟悉的黑色军装,身上盖着天琴座帝国的国旗,此刻正安安静静的闭着眼躺在那里。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熟悉的夏天临。

    夏侯森虽然像,但是说到底跟他记忆之中的夏天临比起来还是显得年轻气盛了许多,而此刻躺在那里的夏天临,才是真正与寻肆记忆之中的夏天临一模一样。

    记忆之中那个人的眉梢眼角,总是不怒自威,然而威严之中又总是带着一丝的温柔,而现在躺在那里的夏天临给予寻肆的,也是这样的感觉。

    寻肆一动不动的站着看水晶馆里的夏天临,而夏侯森却一动不动的站看着寻肆。

    寻肆发现夏天临临死之前脖子上的受过的一道伤,此刻也清清楚楚的留在了那里。

    夏侯森说道:“看见了吗?现在躺在那里的人才是真正的夏天临,他躺在这里已经一百多年了,一旦他的尸身离开水晶馆就会立刻腐烂败坏,可笑的是总有像你这样人,竟然总觉得他还会回来。”

    寻肆看了一会儿,问夏侯森:“这一百年来,人们都是怎么说夏天临的死的?”

    夏侯森摘掉黑色的手套,他忍不住摸出了一支烟来,看上去有那么点不想说。

    寻肆说道:“好歹他是你先人,你该给他点尊重。”

    夏侯森却笑了一下说:“你还真是他的粉丝。”他仍旧抽他的烟,想了会才回答道:“这么出名的事情,怎么你竟然不知道。”

    寻肆被烟呛到,轻微了咳嗦了两声说道:“我一直在很偏僻的地方,如果不是陆明从海森联合王国的战场上把我救回来,又怎么会来到这里。”

    “原来我哥跟陆明在一块,怪不得,我哥能从陆云在手里逃出来。”夏侯森说道。

    寻肆追问:“那么,可以说了吧。”

    夏侯森弹了下烟,开口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夏天临是被一名向导杀的,一个叫做尤利西斯的超级向导,而这个向导据说也是陆王的向导,陆王为了给天临帝报仇,杀了他自己的向导,大概因为是临时结合的向导,所以陆王没有引发狂乱,而是平平安安的将天临帝的尸体从加都林星球带了回来。”

    寻肆表情有些发木,他的眼睛看着夏天临的尸体几乎发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18》,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18章 夏天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18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18章 夏天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