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回廊上的油画

    寻肆满脸通红,一脸怒气的样子回到了教室,所有人都猜测太子是不是又欺负了新来的同学,你看吃个饭都能把人欺负成这样。

    而夏侯森下午直接没去上课,应该说他是整个下午都没有露面。

    当寻肆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准备回家的时候,一辆银色的有着皇家纹章的悬浮飞梭,在前后黑色悬浮机车的环绕下,夸张的停在了学校的大门外。

    寻肆斜眼一撇,就准备转道从另外一个门出去,可是他刚走两步,就被人给拦下来了,然后他很客气的被请上了中间那辆惹眼的悬浮飞梭。

    夏侯森穿的很正式,此刻正翘着二郎腿,两只胳膊搭在座椅的靠背上,看着寻肆,只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凝重。

    寻肆本就对这张脸没有没有免疫力,因为这人长的跟上一世的夏天临几乎一模一样,而此时更是说不出的想象,平时有些竖着的黑色刺猬头全部被压了下去,除了留了点刘海之外其他的头发都被整齐的梳理到脑后,这样一来,就跟寻肆记忆之中那个人更像了。

    夏侯森平时不是校服西装外套不穿,就是领带歪七扭八,在或者连扣字都不扣邋里邋遢的样子。

    然而。此刻的夏侯森身着漆黑色长摆军装,腰带与军装的镶边都是鲜艳的红色,右侧红色的挂绳与流苏轻微的在寻肆的眼前晃动,军装胸前有几枚勋章,他腰间还别着一把修长的佩剑。

    侧面打开的车窗射进了阳光,光线映照出黑色军装上的暗纹,那是一条四爪龙盘旋在衣服上。

    寻肆眼睛都直了,他张了张嘴说道:“夏.......夏........”

    “看我看的这么出神你喜欢上我了?”夏侯森一句话,把兀自想念夏天临的寻肆从过去的记忆之中唤醒。

    “你想多了。”寻肆木着脸说道,扭开了脑袋。

    夏侯森爪子一伸,就用手指头去挑寻肆下巴:“那你刚才看到我,话都说不清楚了,又是怎么回事。”

    寻肆推开他的手,却是扬了扬脸,故意说道:“喜欢你有用?第一我不是女孩,第二不是真正的向导,只是给你哥打了一针的冒牌货而已,太子殿下的向导肯定早就有人选安排了吧,还有未婚妻呢。喜欢上你的人,不是脑袋给门夹了,就是自己找虐。”

    夏侯森却是脸色微微变了下:“我不可能像陆云在那个人渣一样的。”

    寻肆一顿,心里默默吐槽,只是看你跟夏天临长的有点像而已,蠢货才喜欢你呢,他却问道:“今天你就是去见这人吧。”

    夏侯森微微一点头,算是默认。

    寻肆想,这个叫做陆云在的人到底做了什么,让夏侯森如此憎恨,却又让夏星洲如此惧怕,而且这人似乎在他死了之后才出现的.这人姓陆......

    重要的是这人姓陆........

    银白色的飞梭沿着华京的主要航道快速的行驶着,只要是他们需要经过的道路都被戒严了,而且媒体对太子慰问红莲军团长陆云在的事情进行了大幅度的播报,总之似乎一切都是为了让人知道一般。

    寻肆在车上被夏侯森逼着换了一套侍卫的服装,他虽然瘦小,但是身材比例很好,穿着那套侍卫的服装,看上去也很像是那么一回事。

    随着悬浮飞梭停了下来,夏侯森的眼底染上了一层凝重,不在像往日般那样的轻浮,他静静的看着寻肆,那些目光就像是夏天临最后几日看寻肆的眼神是一样的,认真肃穆,深不可测,可是总有一份无奈。

    夏侯森带上了黑色的手套,他端坐着,对寻肆说道:“跟在我身后,一刻都不要离开。”

    然后飞梭的门被一位侍者打开,夏侯森走了下去,这人只给他留下了一道背影。

    那道背影在下车的一瞬间,漆黑的军装的下摆轻甩,就好像要离寻肆远去一样。

    寻肆下意识的突然心中一慌,手猛的一抓,逮住了夏侯森飞起的衣摆。

    夏侯森站飞梭外一转头,就看见寻肆抓着自己的衣摆,他心中微暖,就显现在了脸上,浮现出一丝他自己都不易察觉到的笑容,而寻肆却是一晃松开了手,脸上有慌乱的神色。

    夏侯森说道:“你是舍不得我吗?”

    寻肆知道,他刚才一定是又认错了人,夏侯森是夏侯森,而夏天临是夏天临,可是刚才那个背影转身离开的一霎那,强烈要失去的恐惧突然爬上了他的心头,占据了他所有的感觉。他曾经拼命想要抓住那个人的背影,可是却怎么都抓不到,直到一片火海将那个人吞噬了。

    可是刚才寻肆却没想到他抓住了,他抓住了那个人,然后就得到那个人回过头来一个温柔的笑容,是的他抓住了,可是他猛的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抓住的不是夏天临,而是夏侯森。

    当他意识到刚才都只是自己妄想的时候,眼泪顺着脸颊就淌了下来,而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他努力挤出一个虚假的笑脸来。

    夏侯森也不由的一愣,身边的侍者要开口说话,催促夏侯森快些,可是却完全被夏侯森忽视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夏侯森竟然又钻回了飞梭之内。

    而被侍卫们拦在外围的媒体们,他们高举影像记录仪就是一个劲的狂闪。

    这位侍者是陆府出身,此刻已经满面怒容了。

    夏侯森在飞梭内只能弓着腰,寻肆有些不太寻常的表现总是能令他心神不安,不过寻肆很快就让自己恢复到了常态,他一定要找到夏天临,哪怕只是他的尸体,他也要找到。

    夏侯森把寻肆脸上的眼泪擦掉,问到:“怎么回事,不想笑就不要勉强自己笑出来。”

    寻肆只好摇了摇头。

    夏侯森说道:“好吧,你在飞梭里等着我好了。”

    寻肆却又急忙抓住他的衣袖:“不,不要再离开我的视线,我跟你一起去。”

    侍者等了几分钟,夏侯森这才重又整了衣服,在身后一串侍卫的跟随下走进了陆将军府。

    而寻肆则站在他身后左侧的位置上,安安静静的。

    从夏侯森踏入这里后,寻肆能感觉到到处都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他虽然能力不在了,可是感觉却还在,那种强大的哨兵释放出的精神压力无处不在,告诉这里的所有人这里住着一位极其强大的哨兵。

    寻肆的眼睛不由的四处打量,整个陆府的大厅竟然全是漆黑的冰冷的花岗岩的布置而成,不过令他惊讶的是,无论是地面,还是四周摆放的古董,还是天花板上的绘制的画,竟然全部都是一种同样的花卉,一种给人感觉非常漂亮的莲花,陆云在这种人竟然会这么喜欢莲花,太奇怪了。

    寻肆皱了下眉头,而这时低着头站在大厅中央的一位女子却抬起头来,她身后跟着十几名侍女,在看到夏侯森的到来后,躬身道:“恭迎太子殿下。”

    说完她抬起头来,寻肆一愣,这个女子看上去全身都笼罩在一种忧愁的情绪之中。

    夏侯森装作没看见一样,摘掉手套,伸出手来跟这名女子握了握:“陆夫人,听闻陆中将身受重伤,我受母亲的命令前来慰问,不过现在还是要先恭喜您了。”

    伊莲娜将额边的头发勾勒一下,两只手交握在了一起,她小声问到“你哥哥,他,他还好吗?”

    夏侯森眼睛一眯,瞪了这个女子一眼,却不在说什么。他脸上已经挂着公式化的笑容:“还请陆夫人带我去看看陆将军伤势如何吧。”很明显,他不想在这名女子面前提起夏星洲。

    “真的还是没有一点他的消息吗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陆夫人淡淡的说道。

    夏侯森知道伊莲娜与哥哥年轻的时候,有过那么一段美好,又单纯的初恋,可以毫不避讳的说除了家人之外,这个女子一直牵动着夏星洲的一切。

    夏侯森终于是不忍,他说道:“陆夫人,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既然现在你已经有了陆将军的骨肉,还请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吧,就当夏星洲已经死了。”

    “他....他...别的向导不也是这样都过来的吗?.”伊莲娜说着说着,却已经是泪水涟涟。

    夏侯森却怎么都怜悯不起来这个女人,陆云在故意表现的那么露骨,她难道都看不出来了。想到这里夏侯森忍不住冷下了起来。

    在这个古老的建筑内行走,寻肆才隐约明白为何夏星洲要躲,宽阔冰冷的长廊两侧竟然全是油画,然而这些油画却都是画着一个人。

    从这个人少年时代开始,一直到青年时代,几乎每个时期就有这个人一副画,主人竟然毫不避讳的将这些画作就这样的悬挂在走廊之中。

    有少年微笑的画,有少年躺在草坪上的画,有少年爬在书桌上瞌睡的画面,有舞会上少年优雅舞姿的画面,有轻微挑眉的画面,有肆意大笑的画面,甚至还有一副少年一身皇子装扮骑在白马上的巨幅画作。

    这些画中画的人,拥有着颠倒众生的容颜。

    寻肆认真看着,因为他们都是一个人的画像,那是寻肆前段日子经常相处的一个人----夏星洲。

    光是从画上,就可以了解这些画的拥有者对夏星洲痴迷到了何种程度。

    可以说有些令寻肆毛骨悚然的感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15》,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15章 回廊上的油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15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15章 回廊上的油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