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十年前的故事

    重生回来后,寻肆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丧失了很大一部分能力,前一世可以轻易做到的事情,这一世却很难做到,果然是因为这幅身躯的能力还没有彻底的觉醒吗?

    他给自己的身体打了一个大大问号。

    在上一世,寻肆也没有经历过觉醒,他那种庞大的精神力是与生俱来的,从他有记忆起,他就能轻易做到很多向导一辈子都无法做到的事情,比方说同时操控上万人的意识。

    而且陆王在没有与尤利西斯结合之前,只是一般的赤色哨兵,后来在与尤利西斯结合之后。就从尤利西斯这里得到极其强大的力量,那是能将整颗星球都烧毁的庞大的能量,一般人与匹配度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向导结合后,只会诞生一头量子兽,但是陆王与尤利西斯结合后却得到的一次可以驱使进千头量子兽的力量,不然身为暗黑哨兵的夏天临都怎么会死在陆王的刀下。

    寻肆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遗漏的重要的一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和常理。对,夏天临始终都没有向导,可是他却进化到了暗黑哨兵,可是从没有人见过他的量子兽。

    寻肆仔细想了下去,他发现从夏天临在自己面前被陆王杀掉的那一刻起,他的记忆全都中断了,可是后来的结果是自己也死了,但是他是怎么死的,即使没有记忆一般也还是陆王杀掉自己的吧。

    如果自己没死,怎么可能会见到自己的尸体,还时隔了一百年。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就连夏天临尸体的消息都没有,他要如何才能完成与夏天临的约定呢。

    寻肆呆呆的看着天空,上一世他生活在一个只有四面白墙的地方,他所认识的人都穿着白大褂,他们甚至都不跟他说一句话,从小到成年,他大约知道的就是那些人在自己身上做了许多的实验,偶尔被陆王带出去,他也是被蒙着眼睛,封闭着感官,直到陆王说那些人都该死,于是他就按照陆王说的去做了,因为回去之后,只要按陆王说的做,就可以得到很多好吃的,很长时间之内都不用配合白大褂们做那个让他痛不欲生的实验。

    寻肆这样想着,忍不住抖了一下,自己上辈子是有多变态,现在看来简直就没有三观。不知道何为善良,何为道德,何为生命,如果让现在的自己来看,简直就是一件武器.......

    没有观念........强大的力量...........寻肆一霎那间好像明白过来了,当时的自己眼里杀人就如同自己玩玩具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因为他没有感情,极好控制,可是随着夏天临给自己灌输善恶的观念,在陆王眼里自己也就没有那么单纯好控制了。

    还记得在死之前,他曾经拒绝控制那些人。

    估计那时候陆王已经没有了耐心,他只是需要一个超级兵器,可是当这个超级兵器不在听他的了,有了独立的人格,那么就必须要销毁了。

    想到这里,寻肆发现自己已经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此时的房间有些昏暗,还有些阴冷。

    然而楼下传来妈妈呼唤的声音:“寻肆,下来吃饭了。”

    这个声音在此刻显得格外温暖,寻肆赶紧换了衣服跑下楼去,餐桌与厨房挨在一起,那里灯光明亮,美味飘香,令寻肆食指大动。

    “妈妈,做了什么好吃的。”寻肆伸手就往盘子里抓。

    啪一下,妈妈拍掉了寻肆的爪子:“快去洗手,不然要肚子疼。”

    寻肆吐了吐舌头赶紧去卫生间洗手。他一抬头看到镜子陌生的自己,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的样子跟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如果夏天临真的也重生了,那么他还能不能认出自己呢。

    总之,一晚上,寻肆都在纠结这个问题,他带着无限的烦恼吃了饭,关了灯,又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也是这天晚上,夏侯森接到了自己母皇的宣召,回宫陪母皇进餐。

    一张极长而又华美的桌子,中间是巨大的花篮,花篮之中的鲜花一看就是晚上才刚刚换上的,娇艳欲滴。

    而花篮正上方悬挂着华丽的水晶吊灯,水晶吊灯投射的光线有些昏暗,三维烛光投影悬浮在水晶吊灯的周围,显出些皇家厚重的奢华感来。

    而夏侯森无心欣赏这一切,他撇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整整三排的侍卫。

    此刻,他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囚犯,而且是一个重刑犯,被人层层的看守着。

    夏侯森这次回来,发现侍候他吃饭的侍者跟上次的回来时伺候他吃饭的侍者不是一个人了,一定是母皇身边的人又被调换了一批,夏侯森如是的想着。

    整个奢华的房间内,吃饭的只有他与当今的女皇夏娜陛下。

    其他的人都是站着的。

    可是他们却一点都不像这里的主人,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长长的桌子上虽然摆着各种美食,但是夏侯森却没有一点食欲,他喜欢用筷子,可是今天偏偏是刀叉。

    盘子里的鱼肉被他切的细碎,他却始终没有吃掉一口,虽然知道这几年陆元首已经不屑在他吃的食物里下毒了,但是小时候那些记忆却都历历在目,所以夏侯森已经许久不吃这新明宫中的东西了。

    而且更可恨的是那个人似乎是故意的,每次派人下毒都不毒死他,而是将他弄的半死不活,让母皇与哥哥着急不已,那几年母皇更是常常以泪洗面,哀叹自己为何没有生一个公主出来。不然几年前,哥哥就不会蒙受那样的奇耻大辱,对陆家妥协了。

    向导虽然稀有,地位不低,但那是表面的。

    无论是哨兵还是向导,都是男性数量比较多。

    因此那些有权有势的男性哨兵们,往往会为了拥有继承人,即使他们在已经有了彻底结合的男性向导的情况下,他们也还是会为了后代而选择跟女性结婚。

    这种事情就这样发生在自己的哥哥身上。

    盘子被静静的撤了下去,女皇夏娜这才缓缓擦拭了一下唇角,看着又送上来的甜品,谨慎的说道:“陆云在中将为了帝国受伤,朕想你代表朕以太子的身份去陆元首府上问候一下,还有,你可有你哥哥的消息。”

    夏侯森身体僵了一下,抬眼看着自己的母皇,只好僵着脸笑道:“我怎么会有哥哥的消息。”

    夏娜女皇点了点头:“看来,你确实不知,这点一定要让陆云在中将知道。”

    夏侯森的手指有些轻微的颤抖,他像是想到什么立刻说:“既然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哥哥都没有消息,而陆云在中将又受了重伤,那么不如此时从他这边进行精神分离,反正以陆云在中将的身份圣德向导中心会给他选择新的向导,他会好的更快的。”

    夏娜女皇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来:“元首大人的意思是,陆云在中将拒绝了,虽然现在有与他临时结合的向导给于辅助治疗,但是他不肯更换彻底结合的向导。”

    夏侯森突然一拳重重砸在桌子上,半响过后,他抬起头来依旧是一副笑脸:“母皇,我这就去,立刻就去探望陆云在,他对哥哥还真是有----情--有--义。”最后四个字,夏侯森说咬牙切齿,站在夏侯森身后的那一排侍卫几乎听到了这位太子,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

    夏娜看着这个次子,眉眼只是淡淡的,她提醒道:“记住,不要在伊莲娜面前提起你的哥哥,她怀孕了,最近元首心情很不错”

    夏侯森蹭一声站了起来,人的忍耐有一个度的,但是这一刻他无论如何都忍不下去了,暴怒的情绪几乎要从胸腔里爆炸出来。

    他手背上青筋隐隐:“现在就让我去杀了那个混蛋!”

    夏娜女皇拢了下头发,对夏侯森身后那排侍卫命令道:“还不快赶紧拦住太子殿下,太子年轻气盛对帝国功臣难免有所不服,需要好好冷静下。”

    接着夏侯森身后那群侍卫一拥而上,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扣住发怒的夏侯森。

    夏侯森一边挣扎一边大吼道:“妈,你明明都知道,你什么都知道,我们弟兄俩,你明明也是最疼哥的,可是陆云在那混账对哥做了什么,你知道的比我还清楚,你为什么还能忍的下去,哥和你最像,你就不想给他讨回公道。”

    夏娜背对着自己的儿子,疲惫的闭了一下眼睛。

    夏侯森声音哑的极为难听:“你就为了这么个皇位,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你跟叫陆王的根本就是一路货色,为了地位什么人性都不要了。”

    夏娜女皇转身,走到被十多个哨兵勉强压制住的儿子面前,气的浑身颤抖,她的手掌高高的扬了起来,啪一声,狠狠的打在夏侯森脸上。

    女皇用庄重的声音提醒道:“不要忘了十年前,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夏侯森!”

    夏侯森在这一瞬间看到了母亲眼里的一丝恨意,像是对着自己而来的,他想起十年前那场惊-变。

    十年前,那一年大皇子夏星洲刚刚成年,夏氏族虽然失去了大部分的军权与政权,但是他们的族人还是平静安详的生活在属于自己的星球上,然而就在那一年夏娜女皇的堂兄,夏翼亲王不满陆氏父子的残暴与对外扩张领土的政策,在议会上联名诸多议员,要求弹劾陆元首。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一天,议长被杀,国会与皇宫被华京防卫圈舰队包围,而夏族星球的夏氏族人被红莲远征军的哨兵屠杀殆尽,同时夏翼亲王的与夏娜女皇陛下的王夫肯道尔的头颅被高高悬挂在了帝都华京星的国会大厦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13》,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13章 十年前的故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13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13章 十年前的故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