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没头脑同学和不高兴同学。

    寻肆想起很久之前,他曾经在书上读到过学校这种地方。

    他记得自己问过夏天临:“夏天临,你说我出去以后能不能也去叫学校的这种地方。”

    夏天临会用自己的手抚摸着他的头发说:“会的,只要你快点长大。”

    寻肆记得夏天临的手很大,很暖。

    不过这时,女教师看着这个黑头发黑目的孩子好像开始神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禁不住笑了一下:“寻肆同学。寻肆同学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

    寻肆急忙回神,他慌慌张张,给全班同学都鞠了一躬,然后大声说道:“..........我叫寻肆..........希望...希望今后可以跟大家友好相处.......。”

    过去,很多人看到他都会露出惊慌的神情来,夏天临告诉他,只要认真的鞠躬,大声的打招呼,那么大家就不会在怕他,而是会成为他的朋友。

    “闭嘴,你吵到老子睡觉了。”一个非常不友好的嘲笑声从教室的最后一排传来。

    夏侯森一把拿掉了遮在眼睛上的书,他站了起来,盯着这个像是脑子有问题的转学生,心里简直烦的彻底,他哥留给他的暗号,竟然是照顾这么一个小玩意。

    在夏侯森的眼里,这个实际上年纪跟他差不大的男孩,却因为外貌关系,显得很小,身体又单薄,个子又矮,看上去还有点脑袋不好。

    夏侯森像想到什么一样,嘴角掀起了一个恶劣的笑容。

    寻肆将目光从女老师那里收回来,在落在夏侯森身上的一瞬间整个人当场僵住。

    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与其说是四周静了下来,不如说是他什么都听不进去了,除了那个身影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消失了。

    他的上辈子,只有整日面对着空旷的房间,房间的四面只有白色的围墙,而围墙上只有一段玻璃,玻璃对面有很多穿着白大褂的人,那些人总是隔着这道合金玻璃,像看一个动物或者一个怪物一样的目光看着他,而围墙内总是有各种各样古怪的东西刺穿他的皮肤,扎进血管里,或者骨头里,甚至是他的身体里注射什么,或者从他身上抽走什么。

    虽然有点疼,可能不是有点吧,有时候他也能忍不住叫一两声,不过这些倒也没什么,只有一个类似半圆形的头盔一样的东西,最是让他感觉到惊恐,那个东西一旦戴在他的头上,就会伸出无数细细密密的针,扎进他的头里,深入他的大脑。

    如果不是身体四肢被固定,他一定会拼命的逃开。

    那一天,他第一次见到了身穿白大褂以外的人,因为那人穿着一身镶着细长金边的黑衣,黑衣前挂满了各种他不太懂的东西,但是他知道很漂亮,闪闪亮亮的,各种他不认识的精美图案。

    当这个人穿着军装迎着光的时候,他能隐隐约约看到上面绣着一种名叫九头龙的暗纹,暗纹盘旋在这个人的军装上,从军大衣的衣摆到肩膀,最后威武的九个龙头秀在胸口的位置上。

    他好奇的看着,希望可以转移那些细长的针缓缓深入自己头部的疼痛。

    可是没有用,他们所有的人都隔着玻璃看着他,他们的表情十分轻松,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愉快。

    只有那个人眉宇间有些凝重。

    当那些针扎进他的头还有他背后的脊柱的时候,他还是不能控制的大喊了起来。

    “啊!!啊!!停下,好疼,救救我。”他拼命大喊着,可是那些人表情似乎更加的的愉快了。

    就在这时,突然哗啦一声,玻璃破碎,他瞪大了眼睛,那个人打碎了玻璃从高处轻易的跳了下来,撕开固定住身体的那些东西,将他抱了起来。

    “停止实验,你们没看到这个人受不了了吗。”

    他第一次听到人说话的声音。

    “可是陛下,实验眼看就要成功了啊,您马上就可以有一个最强大的向导了。”

    那个人回答道:“不必了,没有向导,我也不会狂暴。”

    在那个人低沉有力的命令下,疼痛就那么终止了。

    那个人温柔的说道:“没关系,今后我会让那些人终止这类实验。”。

    尤利西斯好奇问道:“你.....是.....谁?跟那些白大褂是....一伙的吗?”

    那个人回答:“不.........你可以叫我夏天临。”

    有人隔着老远大喊道:“陛下,请离他远点,这个还只是个半成品,不适合成为您的向导,他,非常的危险。”

    原来尤利西斯只是一个为夏天临制造的半成品。

    可是夏天临却从来没有将尤利西斯当做物品。

    直到最后,夏天临还是尋问尤利西斯。

    ”尤利西斯...........若有来世不要在拒绝朕,成为朕的向导吧。”

    寻肆觉得自己眼底发烫,眼前一片模糊。

    不过,同样熟悉的声音传到了耳边,却完全变了味道:“小呆子,老师让你到这边来座。”

    夏侯森一头黑色的刺猬头,看着这个小子呆呆傻傻的看着自己,他那么久没接到夏星洲的联络了,结果一联络就是给他塞了这么一个小呆子,他怎么能高兴的起来。

    刚才老师给这个小呆子指了个位,让他过去坐下,结果这呆子还是看着自己眼发直,他哥到底派了个什么怪胎来。

    结果更让夏侯森受不了的是,这小子从刚坐下,就瞪着大大的湿漉漉的眼睛看他,活像一只被遗弃了小动物。

    像什么呢!

    夏侯森的手支撑着头思考着,他的手掌很大,骨节分明突出,中指上还带着一枚雕刻精美的龙头戒指。

    “夏-----天-----临,真的-------真的是-------你?”寻肆想了许久许久,终于鼓起了勇气问出了这句话来,那个人没死,一定是他,不然不会有这样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寻肆的声音非常小,小到了自己都听不太清楚的程度,而且非常的小心翼翼,生怕这又是自己的一场梦,如果声音太大万一将自己从梦中惊醒怎么办。

    夏侯森原本平静的神色突然阴了下来,他听到了一个自己最不想听到的名字,一股狂怒突然从胸腔内爆发而出,他漆黑色的眸子彻底沉了下去,收起了那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目光森寒的看着这个少年。

    夏侯森说道:“你说什么!。”冰冷至极的声音,完全陌生的语调与寻肆记忆之中那个温柔的人完全不同。

    “你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吗?天----临。”寻肆耐下心去问。

    夏侯森手臂一伸,一把扯过寻肆的衣领,寻肆显然被吓了一跳,身体一个趔趄,险些连站都没站稳。

    “啊!”一个女生惊叫了一声。

    “夏侯森你干什么!这是在上课。”老师斥责道,却有些犹豫该不该上前阻止这个暴脾气的太子。

    夏侯森不理会其他人,猛地将寻肆的脸拉近,然后低声警告道:“不许在我面前再提起这个人的名字,知道吗?不要拿我跟一百年前的死人相提并伦。”

    寻肆呆呆的看了他一会儿,瞳孔快速收缩了一下,使劲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你.....不.......记得我......了吗..。”寻肆的手按在了夏侯森的手上,摇了摇头。

    他定定的看着那张熟悉无比的脸,说不出的酸胀要顶破心脏。

    夏侯森目光有些阴霾,可是在看到寻肆那张努力忍着眼泪的表情,怒火却莫名其妙的消散不少,可是从小建立起来的厌恶感却消散不去,他不由的松开了手,警告道:“不要再让我听到这个人的名字。”

    他一松手,寻肆却跌坐在了地上,他眼里满是不信,他说他不是夏天临,更不许他提起夏天临的名字来,可是他们长得那么像,眼泪在寻肆眼眶里打着转,要掉不掉的,让夏侯森心底最后忍耐的的一根弦崩断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事,只觉得思绪因为这小子烦乱成了一团。

    他猛的抬起来脚来,想也没想就那么踹了出去。

    顿时班上好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没人敢上前阻止。

    这一脚直接踹在寻肆肚子上,他觉得早上吃的东西,几乎都要吐出来了,有一那么一瞬间他都以为五脏六腑都搅成了一团。

    可是这一脚也同样让寻肆清醒了起来,这人绝对不是夏天临,夏天临永远不会那么对他。

    他不是,他还是没有找到夏天临.

    寻肆忍着痛,缓缓站了起来,垂着脑袋拉了拉自己的被弄皱的衣服,不再说话,只是乖乖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此刻他满脑子都是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感觉。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那个人.......

    夏侯森后悔了,他没想到自己打个人会后悔,他一脸怒气的盯着那个神色像是受到天大打击的小子。

    寻肆肤色有些苍白,此刻正低着头玩弄着自己手,露出一节细白的脖子,夏侯森突然萌生出一种诡异的熟悉感,他觉得他一口就可以咬断那个少年的脖子,轻易的夺走他的性命,而且少年本身好像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求生意志。

    现在似乎因为发现了自己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整个人都萎靡了下去。

    这种情绪让他脸色更加难看,这少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对夏天临这个死去一百多年的人就那么崇拜吗?

    老师久久的松了一口气。

    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天琴座帝国皇室的二皇子最讨厌有人拿他跟一百年前那个名震天琴座星系的帝王相提并论,因为他们长得太像。

    老师终于讲完了一节寻肆什么都没有听到的课,下课后,一直坐在前排,胸围有d罩杯的妹子凑到了夏侯森背后,一双揉夷闲闲搭在他的肩膀上,说道:“莫不是看上了你?二殿下还真是连同性都吸引,啧。”

    “呵!”夏侯森将目光从寻肆身上收了起来,不经意的将凑上来的妹子的手从肩膀上挪开。

    “他喜不喜欢我是他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他的手臂支撑着脑袋,似乎眼前的这一切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妹子显然有些不太痛快,她故意挺了挺胸,娇艳的脸上有些瘟怒:“晚上还要不要去你哪里了。”

    “今晚我母皇要召见我,要回皇宫。”他显得有些烦躁,挠了一下耳后的扎手的头发。

    寻肆瞥了一眼那个妹子大开的衣领,神情更加低落,赶紧把脑袋低下去,思维继续神游天外,夏侯森看了一眼,心想他哥上哪里弄了个这样的小东西来。

    课间的时间十分短,在夏侯森觉得只有那么一瞬间的放松后,他又闭起眼睛来准备大睡一觉。

    寻肆面前突然出现带着字符的全息影像,他一阵慌乱,非常不巧的是老师又在这个时候点到了他的名字,让他起来回答问题。

    “你是今天新转来的同学吧,讲讲现如今整个天琴座星系有哪几部分政权组成吗,还有当中格局如何?”

    寻肆看着眼前的全息投影星图,呆住了,半响磕磕巴巴说道:“天象文明............天琴座帝国........”他之前只从陆明跟夏星洲嘴里听到过这些,因为以前只有一个天琴座帝国。

    “天狼座联邦,蛇夫座帝国,北天琴座合众国,路西塔尼亚共和国,天琴座第二悬臂共同体。”夏侯森索性替站着无所适从的寻肆回答。

    “夏侯森殿下,我是在问新来的转学生,请你不要代劳。”年老的教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我只是关爱一下智障儿童。”他说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10》,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10章 没头脑同学和不高兴同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10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10章 没头脑同学和不高兴同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