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寻肆上学去了

    陆明在飞艇上一直逗弄着奈奈,而夏星洲则是一脸惹了麻烦的表情打开飞艇坐在副驾驶上,一把将被陆明折腾的奈奈给抱了起来。

    陆明单刀直入:“莉莉丝夫人又给你一个麻烦的快件吧,说吧这回是哪里?”

    夏星洲解开了绑住头发的绳子说道:“圣德向导学校。”

    陆明搔了一把自己的银色的扎手的短发,顿时就乐了:“那是个好地方啊,你跟奈奈不都是那里毕业的吗?”

    奈奈猫眼一竖,一抓子就在陆明手背上重重的抓了一道。

    夏星洲摸摸奈奈的脑袋说道:“奈奈干的不错。”

    “哎,那可是哨兵的天堂。”陆明说道:“我拼命学习,赚军功,提升等级就是为了等你们的毕业舞会。哎那可真是青春啊。”

    夏星洲一笑,说道:“一千零一平方千米的海岛,被一万米高的合金钢化的白墙彻底围了起来,就连鸟都飞不进去的地方能是什么好地方,可是人们却只能那么做。”

    陆明也知道夏星洲的意思,就不在说什么了。

    他专心致志的驾驶飞艇,而早上他们离开的时候天是亮的,而现在天已经黑了下来,飞艇后边的成堆的快件已经没有了,人造月亮挂在虚拟的夜空上,一尘不变。

    夏星洲的手臂支撑在飞艇的窗框上,无聊的打开了星际频道,微风夹杂着浑浊的气息铺面而来。

    虚拟女主持人的娇媚的声音透了出来。

    “下一则消息,天琴星历3017年6月1日今日上午,本市市长吴新先生的尸体在其办公室内被发现,经现场侦测,警方初步排除他杀可能,疑为自杀,据现场记者发来信息..............”

    夏新州不置可否说道:“这个市长可是个黄级向导,他以前在圣德向导学校任教的时候,我还记得他,挺和蔼的一个人,一心搞研究,后来跟着他的哨兵出来了,就来这里当了个市长,怎么说自杀就自杀了,听说他的哨兵还是陆元首的心腹大将之一............”

    “谁知道。”陆明看上去有些不耐烦。“反正他们这些位置上的人,只要不是彻底的结合,一旦失去一个向导,很快再换一个就是了。”

    “喵。”奈奈发出一声猫叫声,从夏星洲怀里跳到了陆明怀里,伸出舌头来舔了舔了陆明的手臂。

    陆明腾出一只手来摸了一下奈奈的猫毛,似乎有些安抚的意味。

    深知陆明逃出来真正原因的夏星洲,只好用手调换了另外一个频道,不过他的手刚要换的时候,就被陆明按住了。

    陆明说;“不要换。”

    夏星洲只好也跟着看起来。

    报道上的画面正播放着,天琴座帝国帝都华京有名的新时空广场前,站满了人群,而天空之中的航道上,也停满了飞艇与各种各样的悬浮飞车,所有三维投影与二维成像,全部投射出这个国家真正的实权人物,陆元首慷慨激昂的陈词。

    这一看不要紧,竟然是天琴座帝国红莲军团在归航中途遭遇了天象文明舰队的伏击,损失惨重,就连其军团长所在的旗舰红莲号也被炸毁大半,军团长陆云在中将生死不明。

    而陆元首正式宣布将要讨伐天象文明,谁都知道陆云在中将是陆元首的长子,而且是他所有子嗣之中最厉害的一位。

    陆明边看边发表自己的高见:“你说女皇陛下会答应同天象文明开战吗?”

    夏星洲说道:“女皇不答应有什么用,皇室不过是个摆设。”

    “也对,还是送快递多赚点钱比较实际。”陆明说完,飞艇陡然加速往航道远处驶去。

    寻肆试图学着做点饭,他正好整理完那些快件之后,想着之前夏星洲做的那些东西,就仿照着去做。

    寻肆看着盘子里十分接近的样子,自我鼓励说道:“很好。”

    正好这时,转运站的金属大门也打开了,一搜小型飞艇飞了进来,稳稳当当的停下,寻肆赶紧护着自己的杰作,免得掉进沙子。

    夏星洲抱着奈奈跳了下来:“小肆肆有没有在家乖乖的。”

    寻肆听到这个称呼就黑了脸,不想理他。

    夏星洲不管他开不开心,把奈奈放开就看到寻肆在家的劳动成果,拿起一边的筷子就准备尝尝。

    陆明从飞艇上下来,就那么看着夏星洲,他斜了斜眼,此刻发现自己嗅觉发达真是太好了,不用像夏星洲那样遭罪,不过他并不打算提醒夏星洲。

    寻肆是第一次做东西,眼睛黑黑亮亮的瞪着夏星洲,像是一只想要得到表扬的小狗。

    夏星洲一筷子将吃的塞进嘴里,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极为愉悦,就连眉眼都弯了起来,他认真说道:“小肆肆的手艺真是太好了,虽然闻着不太好但是味道真是没的说。”说完他又加起来第二口来,放进了嘴里。

    寻肆因为得到表扬似乎也开心不少,点了点头,也对夏星洲的话表示赞同,毕竟是他废了半天的劲才做好的。

    陆明诧异了,明明空气里的味道很奇怪啊,难道真的很好吃。

    夏星洲说道:“今天就吃这个好了。”

    陆明正饿着,他的食量一项大,于是就凑了过去看见了满满一大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一团,黑糊糊的。但是看着夏星洲似乎吃的挺不错的,于是就拿起旁边的勺子,挖了慢慢一大勺子填进了嘴里。

    “啊..........”顷刻之间!陆明的惨叫声响彻整个转运站,他的味觉是一般人的上千倍,夏星洲忍者就是想折腾陆明一把。

    寻肆做的东西味道非常奇怪,又苦又辣,还有一种诡异的恶心人的油烟味。

    夏星洲乐呵呵的看着陆明捂着嘴冲向了卫生间,对寻肆竖了个大拇指然后说道:“干得好。”

    寻肆一脸被打击了表情,原来他做的东西这么难吃啊。

    而可怜的陆明一脚将卫生间的门踹坏了,才冲了进去,把东西吐出来,猛地开始刷牙。

    奈奈跳上夏星洲的肩膀,伸出猫肉垫在夏星州脸上连拍了几下。

    夏星洲笑着抓住奈奈的小爪子:“怎么,这就心疼了,知道的你是他向导,不知道还以为你是他情猫呢。”

    寻肆下意识就说了句:“猫有恋人癖?”

    夏星洲一下子毫无形象的狂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对,一个恋猫癖,一个恋人癖。”

    奈奈的猫脑袋一扭,从夏星洲肩膀上跳了下去,跳上了寻肆怀里。

    一团人影从奈奈身上飘了出来,对着寻肆说道:“夏星洲思维一向有问题不要理他,这次莉莉丝夫人拜托的快件还要靠寻肆带进去。”

    寻肆眨了眨黑亮的眼睛:“什么快件需要我帮忙。”

    夏星州说道:“需要你进去向导学校。”

    “啊!什么!你开什么玩笑?”寻肆觉得夏星洲脑袋真的有问题。

    陆明伸出脑袋来然后说道:“再说那种地方,怎么会允许一个哨兵进去,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夏星洲上上下下打量着寻肆:“我觉得不会有人怀疑你是向导的。”

    “喂你什么意思!”寻肆抬了抬手臂,把袖子一撸,露出细白的小胳膊来,偏偏还强调道:“你不要小看人,我也是很强壮的,听觉跟视觉也是很发达的。”

    夏星洲收敛起笑容,坐了下来才说道:“圣德向导学院一般人很难进去,哪里只接受向导,而且是他们主动盯上抓捕的向导,不过只要是有人发现一个向导,这所学校就会奖励六百万星币,而且在一般人眼里向导是极其危险的。所以我们让你“恰巧”被发现,“恰巧”被他们主动抓进去,这样不会再有人怀疑你的来历。”

    帝都星球,华京

    寻肆上身穿着格子小西装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的西装裤,衬衣领口上还打着一个深蓝色的小领结,他穿成这样上了星通号飞船,往帝都华京星球飞去。

    华京的繁华超出了寻肆的认知,他趴在飞艇上往外张望着,像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小孩,上辈子他就没出去过那个牢笼,而这辈子从有记忆以来,就到处都是战乱的情况,而像这样看着人来人往的地方,没有破败的建筑,没有尸体,不必躲来躲去,而是大大方方的走在大街的街道上。对寻肆来说还是第一次。

    陆明将飞艇驶进了一片独栋独院的居住区,四周绿荫环绕,池塘内满是锦鲤,草坪上还有孔雀悠闲的漫步。

    夏星洲敲开了一户人家的门。

    “你认识住在这里的人?”寻肆问道。

    夏星洲说道:“不认识,但是我要给你找一个家”

    寻肆话还没有说完,这栋精致小楼的门打了开来,走出来一位有些年纪的妇女。

    她警惕的问道:“什么人?”

    夏星洲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来,他身上的精神触丝瞬间释放而出,那名中年妇女盯着夏星洲,眼睛渐渐失去了焦距。

    “寻肆从祖父祖母那里回来上学了,你可是很想念自己的儿子。”夏星洲一把将寻肆拉了过来,推到眼睛发直的妇人面前。

    妇人直着眼睛一把拉住寻肆的手,僵硬的回答道:“是的,孩子刚才祖父祖母那里回来。”

    寻肆一脸诧异的外加不解的看着夏星洲跟陆明,被妇人拉着进了房间。

    中年妇人只管拉着寻肆往里走,就好像看不见夏星洲一般,不停的对寻肆说着话。

    “这是怎么回事?她看不见你们吗?”他问夏星洲,而他发现那名妇人真的完全当做夏星洲跟陆明不存在。

    而夏星洲明明一直都跟在他身边。

    夏星洲到是认真跟他解释:“这就是为什么帝国,要把所有的向导集中看管起来,除非有了哨兵才能离开向导学校。因为向导是可以对没有精神壁垒的普通人进行脑控的。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的。”

    寻肆眨巴着眼睛,看着妇人在他面前忙忙碌碌的,一会儿摸摸他的头感叹他长大了,一会儿给他倒水,让他慢慢喝,又拿过他的行李,放到其他地方去了。

    寻肆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接着问:“夏星洲你刚才解释的还不够清楚,你到底干了什么,这个人明明是个陌生人,为什么她那么自然就接受了我作为他亲生儿子这件事。”

    陆明却替夏星州解释道:“向导可以控制他人的精神,在短期内篡改一个人的人生记忆,催眠一个人,甚至命令一个人在无意识做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事情来,向导要犯罪的话,完全可以让别人来替自己犯罪,所以在普通人眼中向导是十分危险的,所以政府不会放任他们自由的。不过向导唯一无法催眠的便是自己的哨兵,相反哨兵反而可以控制自己的向导,也就是所谓的臣服性。”

    寻肆对于别的可能知道的不多,但是在这点上,他却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不是当了陆王的向导,他又怎么会被陆王所杀,而且按照后来他了解的情况来看,陆王杀掉他之后应该也会死的,可是那个人不但没死,还好好活着,活的比任何人都好,这让他如何不愤怒。

    “宾果!”夏星洲打了一个响指。“等级越高的向导能对其他任何有思维的生物控制的越厉害,甚至时间越长,不过这名向导的哨兵可以解开这种问题,其他人称之为脑控。传闻巴哈姆特血色黄昏的时候,最强向导尤利西斯控制近千名的哨兵失去理智自相残杀,而他们当中有向导的也没有办法解开这种控制。不过像今天这种小小的脑控几天就结束了,这家人不过是会记得自己的儿子上学去了。”

    “万一他们家的真正的孩子回来了怎么办。”寻肆觉得这简直太胡闹了。

    陆明摇了摇头:“你以为我们会找一个这种被人一查就出问题的家庭吗?这个夫人的丈夫与儿子都在战场上牺牲了,她一度被鉴定有精神问题,所以我才给你选了这样一个人。”

    “.........................”

    夏星洲丢给寻肆一个注射针剂:“对了给你这个,这玩意可是很难搞的啊。”

    “什么东西。”

    夏星洲一边说着,一边给寻肆注射药剂:“向导伪装剂,只要打上一周之后,身体立刻就会出现类似向导觉醒的状态,等他们把你抓进去后,发现你觉醒失败,估计在观察个一两天就会把你释放出来。”

    “就这么简单?”寻肆问道,看了看就连皮肤都没有刺破,就完成注射的注射器。

    夏星洲说道:“那你还想怎样,变成真正的向导可不好玩了。”

    寻肆想,的确如此。

    陆明把一个信件交给寻肆:“委托人就是要将这封信,交给一个叫莫彤的向导。”

    寻肆谨慎的将那封信在身上藏好:“我知道了。”

    做完这一切,夏星洲跟陆明就离开了,寻肆安安静静的看着那名妇人,她完全没看到陆明跟夏星州从她面前走过。视线只落在寻肆自己身上。

    妇人温柔的对寻肆开口:“你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你要不要先去睡一觉换身衣服。”

    寻肆结结巴巴答应着,总有一种被出卖了的感觉。

    ----------------------------------

    新伊顿公中,坐落在帝都华京中央行省的近郊区域。

    这所中学被誉为帝国人才的摇篮。

    更重要的是这所中学是帝国第一所分出普通班与哨兵班的学校。。

    有些哨兵的觉醒与向导不同,他们往往并非立刻觉醒,而是随着年纪的增长五感有一两个逐渐发展起来,慢慢的有一些哨兵异能也随之慢慢的觉醒,有一些哨兵随着能力的提高当达到一定的国家标准之后,就可以申请进入专门国家哨兵学院。

    夏侯森就是这样一样哨兵,算起来他现在还算不上完全的哨兵,五感只觉醒了视觉。

    此刻他正大大咧咧的坐着,两条腿搭在桌子上,将书盖在他的头上。

    这个班的老师并不太愿意管他,一方面此子有些顽劣不堪,因为学分不够所以迟迟没有毕业,如今十七了,还在读高中二年级。

    另外一方面学校却是碍于此子的身份,不想管更多。

    夏侯森照旧在睡觉,旁边坐着的一名女生红着脸用书挡着老师的视线,总是偷着往夏侯森身上瞄。

    本来夏侯森应该去哨兵班级,可是他却闲哨兵班级课业太繁重了,因而一直留在这个班级里,而学校也给这个学生开绿灯开习惯了。

    于是老师也只剩下一个心思,只要这个混世魔王别给他惹事就行了。

    寻肆站在门口,脸上还带着一副眼睛,此刻他的衣服领子装着一个与夏星洲联络的通讯机。

    夏星洲正叮嘱他说道:“我弟弟在这个班里,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找他,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

    “等等,你弟弟既然在这种学校上学,你又何必送快递,搞得跟吃不上饭一样。”寻肆说道。

    夏星洲尴尬的笑了下:“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我只能单方面跟他联系。”

    “夏星洲你是什么人?”寻肆问道、

    通讯那边短暂的停了一会儿,夏星洲缓缓说道:“你以后会知道的。”

    寻肆突然就这样问道:“等等,我早就想问了,夏天临是你什么人,你有没有这个人的消息。”

    夏星洲跟陆明无比奇怪的看着三维监控里的寻肆,他在寻肆身上安装了一个追踪装置,此刻能随时知道寻肆的情况。可是寻肆问了一个非常古怪的问题。

    “你为什么会问这个人的名字。”夏星洲脸色古怪到不行。几乎这个星系的所有人都知道夏天临是谁,什么时候生的,什么时候死的。可是像这样打听夏天临消息的人,寻肆还是头一个。

    可是还不待他们回答,面前教室的门咔哒一声,自动打开了,寻肆只好拎着书包走了进去。书包里装着上课用的光脑,还有午餐的便当。

    而夏星洲摇摇头,关掉了终端,并且将通话记录清除掉了。

    这是寻肆两辈子得到的第一份便当,这位临时的母亲说什么也不让寻肆在餐厅里自己吃,她总觉得那些快餐并没有自己亲手做的好,于是一定要儿子带上自己的亲手做的午餐,她才能放下心来。

    第一次有人只记挂他吃的习惯不习惯,虽然只想相处了几天,寻肆第一次知道有妈妈是什么样的感觉,他紧紧抓着自己的书包,好像里面有什么贵重的珠宝一样,非常的重视。

    老师见到他两只手紧紧抱着自己的书包,还以为这个孩子是初来乍到紧张的不行了。

    “这位同学,不必紧张。”女教师温柔的声音传递了他的耳朵之中。

    寻肆一抬头,宽敞明亮的大房间内,座位从高到低排列,而宽大的白色课桌前投射着上课的内容,许多年纪与他相仿的人坐在里面,他们穿着与他一样的校服,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而不是害怕的眼神,这里就是学校,教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9》,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九章 寻肆上学去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9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九章 寻肆上学去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