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最强向导的头颅

    位于天琴座帝都不远的太空都市-----诺明市,像一个透明的大气泡一样,静静的围绕着天琴座的帝都华京星球的轨道慢慢运转着。

    而这个小小快递运送站便坐落在,诺明市所有的宇宙巷口当中最小的一个巷口,总的来说就是个非常不起眼的地方。

    在这个小小的快递站中,住着几个快递员,其中有夏星州,陆明外加一只叫奈奈的黑猫,不过最近他们又多了一个小伙伴。

    寻肆一大早就被陆明给叫醒了,好像因为前一晚睡的太晚,还有点没睡醒的样子,他刷牙的时候小脑袋还一垂一垂的。

    夏星洲站在门口,看着这个身量刚刚到他肩膀的少年,对陆明说道:“这小子真的是个哨兵?这又瘦又小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还觉得只有十三四岁啊。”

    寻肆一下睁开眼了,赶紧刷完牙抗议道:“我十六了,快成年了。”

    而一边的陆明将一堆堆的邮件往飞船上搬,一边回答夏星洲说:“星通号的仪器上显示这小子是蓝级哨兵,可是奈奈竟然觉得他是一个向导,不过这小子连个金属箱子都搬不动,真看不出跟普通人有什么不同来。”

    “我不叫小子,我叫寻肆。”他说完黑色的眼珠略带不爽的看向陆明,说真的上辈子他是一个向导,这一点没错,可是这辈子他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在海森联合王国的时候,那些将他抓过来的人说他是哨兵,可是他却觉得自己还是个向导,好吧只是习惯性觉得自己还是个向导,所以他告诫自己,他没有重生成一名哨兵,绝对没有。

    “看我做什么?”陆明被寻肆盯得发毛,叫了他一声,可是寻肆似乎还在沉浸自己的思绪里,眼睛盯着陆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而夏星洲却在一边笑了起来。

    “呵呵。小哨兵,又神游了!”夏星洲的声音冷不丁的将寻肆从思绪之中拉出来。

    刚才那阵声音仿佛是从他脑袋深处响起的,不过到是没有敌意,他又把视线转向夏星洲,觉得夏星州可能比自己想的还要强一些。

    夏星洲发现寻肆的眼睛又直了,而且是经常性的发呆。

    “回魂!回魂!小哨兵,可不能放任五感永远只专注一件事,你这种等级到是没什么,可如果换做是橙级以上的哨兵,像你这样放任五感神游,没人把你叫回来,久而久之会陷入自己的精神世界,再也回不来了。”

    寻肆立刻接着说:“所以向导因此得名对吗?就是把迷失的哨兵引领回来。所以夏星洲你是一个向导对吧。”

    寻肆黑色的眼睛,突然之间睁的大大的。

    陆明啪丢了一个东西砸在寻肆脑袋上:“你这等级,再努力个上千年,想要向导估计也没戏。”

    寻肆恶狠狠的瞪着陆明:“谁说我想要来着,我只是第一次见到其他的向导,之前在那个沙漠星球,我还没有看请那个向导的样子,光顾着去抢东西了。”

    陆明接着说道:“你见过的。”

    寻肆好奇道:“哪里?”

    夏星洲捏着寻肆手感极好的脸,他说道:“奈奈啊!”

    “咦,我记得有人说向导很稀少的。”寻肆把夏星洲的手打开,往后退了几步说道:“别捏我脸。”

    “我看你也就这点优点了,乖,过来,别躲我,让我捏捏脸。”夏星洲坏笑着说着。

    寻肆自动自发的走到夏星洲跟前,脸往前凑了凑,眼泪汪汪的像只被欺负的小动物,他发现自己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而夏星洲从一只手,捏自己的脸玩,到两只手都用上了,简直就是像是在揉一个面团。

    “放手.”寻肆觉得向导太可恶了,他甚至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在夏星洲的精神暗示下只能把自己脸送到他跟前。

    寻肆气的说:“你混蛋,向导都太可恶了!!!”

    陆明大笑起来,学着他的腔调说话:“你混蛋,向导都太可恶了!!啧,身为一个哨兵被一个向导欺负的眼泪汪汪的,真是大开眼界了。”

    夏星洲又开始揉寻肆已经梳理好的头发,寻肆的头发又黑又亮,而且手感很软它们柔顺的贴在耳边,夏星洲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他觉得这个小哨兵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玩。

    “好可惜啊,这么可爱为什么不是小姑娘啊!”夏星州低着头看着眼泪汪汪的寻肆。

    陆明直摇头,他赶紧打断夏星州的妄想说道:“夏星洲走了。还有,小子,今天你留下看家,还有清点邮件。”

    夏星洲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出了门。

    过了许久他的身体才开始听他大脑的支配。

    他恨恨的看着飞远的星通号,狠狠的踹了金属架子一脚。金属架子上的邮件,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妈的!是谁说的,向导都温柔又可爱的。”想他上辈子也是向导,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其他的向导,但是从那些人嘴里告诉他的向导都跟他所知道夏星洲不一样。

    寻肆盯着着满地的快件,郁闷极了。

    整个上午他都在一件一件的清点,然后与手中的光脑内的数据核对,他边清点边整理,不由的整理到了昨天发现的那间隐藏着的门洞的地方,此刻从他的角度去看完全看不出有个暗门。

    可是昨天他就是在这里发现了那些人秘密,不过比起这个秘密他更感兴趣的是那个快件。

    寻肆缓缓站了起来,他凭着昨天的印象找到了那扇暗门的机关,那扇门洞立刻就出现在他面前,他一直往前走着,灯自动亮起。

    星通号上,陆明一边吃东西,一边跟夏星洲盯着三维立体影响之中的寻肆。

    “你说这个小家伙在干什么?”夏星洲扯着嘴角说道。

    陆明说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小哨兵没有经过任何军方专门的训练,不然不可能连这么明显的监控都察觉不到。”

    “我还他身上留下了一个监控。”夏星洲说道。

    寻肆完全不知自己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中,他的心脏砰砰的跳着,他甚至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脏的跳动的声音,暗门里的空间,那件有着白色九头龙的纹章的金属箱子正摆放在那里。

    寻肆不寻常的举动引起了夏星洲的跟陆明的注意,如果是来盗走尤利西斯的头颅的特工,恐怕不会出现如此古怪的举动。

    三维影像上的寻肆呆呆的站在金属箱子前,伸出一只手慢慢抚摸着那个纹章。

    就像是对待自己的情人一样。

    陆明的瞳孔一放一缩,突然对夏星洲说道:“那个孩子哭了...........”

    夏星洲的目光沉了下来:“这个纹章有什么含义吗?”

    陆明手一摊:“我以为只是箱子上的装饰图案,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九头白龙的图案,而之前我从未在任何其他的地方见过这种图案。”

    快递站内,寻肆站在金属箱子前。

    往日的回忆如排山倒海冲来,寻肆觉得自己喘不过气,他只觉得有像水珠一样的东西从眼里流了出来、

    他吃惊的盯着九头白龙纹章上的水滴,又在自己的脸上摸了摸。脸上却露出诧异的表情。

    想起上辈子那个人跟他说过的话来。

    他问那个人:“为什么很多孩子的眼睛里都会淌出水来。”

    那个人回答:“那是因为人会难过,所以会流泪。”

    他又问:“什么是难过,难道只有难过才会流泪吗?”

    那个人回答:“有时候开心也会流泪。”

    那时候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是开心,什么是难过统统不知道,他生活在一个只有四面白墙的空旷的地方,身边的人都穿着白色衣服,能跟他说话的人也少之又少。

    后来有人带着他走出那个只有四面白墙的地方,他见到跟他一样的孩子,他们被固定在一个白色的小床上,眼睛瞪的极大,里面有水趟出来,他能听到那些孩子的大喊大叫,但是却无法理解,隔着一张玻璃墙,他被穿着白大褂的人领着,瞪着眼睛看他们。

    他问领着他的人:“这就是眼泪吗?”

    那个人回答:“是的。”

    他又问:“那么我也有吗?”

    那个人说:“你不会,因为你是神。”

    寻肆的手最终还是离开了那个九头白龙的纹章,他缓缓的打开了箱子。

    一个男子的头颅缓缓出现在他面前,然而只有一个头颅,没有身体。

    那些长长的金发散落在箱子里,没有人打理到处都是,显得非常的乱。

    噗通,噗通,脉动的声音以及感觉突然从寻肆的脑袋里出现,他全身都蔓延出一种撕裂般的剧痛,尤其是他的头,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他的脑袋,涌出来一样。

    “不....不......”他大喊着,两只手捂住自己的脑袋。

    就在这时,箱子里的人头,突然毫无征兆的,张开了眼睛。

    夏星洲看着监控一愣,他难以置信的看着三维影像监控里的人头,昨晚他们使用过各种仪器检测都没有发现特异之处,他甚至用自己的精神触丝去接触过这颗头颅上有没有残存的精神力量,可是都没有,无论是自己的精神触丝检测,还是自己的那些仪器,都显示的是这是一个已经彻底的死去的人。

    可是现在的一切又说明了什么。

    这个人死去了一百多年了,而且只有一个头,可是却在那个孩子面前张开了双眼。

    陆明也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这件事太离奇了,虽然向导与哨兵本身也有许多至今仍旧解释不通的东西,然而尤利西斯的头颅带给他们的震惊还远远不止这些。

    “简直就是闹鬼了。”陆明一边吃东西,一边抱着奈奈说道。

    夏星洲立刻说:“尤利西斯在一百年前被誉为最强大的向导,可是直到他死了,都没有人知道他的哨兵是谁。”

    而这时,寻肆从剧烈的头疼之中抬起头来,他看着这个头颅,头颅也看着他,蓝色的眼珠微微转动着,寻肆的感觉说不出的复杂,他伸出手去,想要合上那双眼睛,可是他发现那双眼睛怎么都合不上。

    他想笑,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这颗头颅的怨念竟然会这样的强烈,光是一个不会腐烂的头颅都合不上眼睛。

    寻肆的手有点发抖,自己之后的记忆从那个人倒下之后就非常的模糊了,直到重生,他才想要彻底弄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突然他看到头颅的嘴唇动了起来,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自己去辨认,终于从唇形里认出了那个名字。

    “夏——天——临。”

    看监控的夏星洲简直惊的已经无法言语了,他看了看陆明。

    陆明点了点头说道:“尤利西斯的头颅刚才说出的名字就是前任皇帝的名字------夏天临”

    据传闻,百年前天琴座星系只有一个完整统一的帝国,那就是天琴座帝国,而这个天琴座帝国只有一位皇帝,这位皇帝便是夏天临,他同时还是一位强大的暗黑哨兵,可是却因为没有向导,在巴哈姆特血色黄昏事件之中被尤利西斯所杀,而失去这个君主的帝国立即变得四分五裂,并且各方常年处于混战之中,形成了现今天琴座星系混乱的局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河向导传说7》,方便以后阅读星河向导传说第7章 最强向导的头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河向导传说7并对星河向导传说第7章 最强向导的头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星河向导传说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