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长相厮守02

    从邹成渝进来,直到他按下墙壁上的开关,整间屋子从黑暗瞬间过度到光明,那个男人除了一个闭眼的动作之外,看起来就好似一座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其余时间,他的目光,就始终黏在邹成渝的身上,一瞬也没有离开过。

    邹成渝脱下外套挂在衣帽架上,弯下腰准备换上拖鞋,就在他弯下腰的一瞬间,胸口忽然针扎似得痛的他闷哼一声,然后猛地咬紧下唇不然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像是怕被谁听到。

    而沙发上的男人,依然动也不动的紧紧盯着他的身影,直到对方再一次直起身来,脸上已经带上了他现在惯有的微笑表情。

    “饿了吗?”卷起薄毛衣的袖子到手肘,邹成渝走进厨房,给自己热了一杯牛奶。他似乎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打算听对方回答而已。在等待牛奶热好的过程中,邹成渝一直背靠在大理石的台面上,冬天大理石冰冷的温度即便是在空调的屋子里,也依然凉的让他的皮肤一阵颤栗。

    胸口又开始一阵疼痛了,从那天开始,这种一发作的时候就犹如万千根针同时在心口处搅动的疼痛就开始随时随地的折磨着他。

    但是,这或许就是他逆天而行的代价吧,更是他——叮咚!

    微波炉停止了运转,邹成渝回过神来,打开微波炉,将装有热好的牛奶的碗取出来。牛奶倒进马克杯里,他双手捧着杯子,热牛奶的温度通过杯子传递到他的手心,一直蔓延到身体各处,让他觉得自己稍微缓过来了一些。

    走回客厅里,男人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邹成渝在他身旁坐下,抿了一口牛奶,然后头一歪,靠在了对方宽厚的肩膀上。

    彼此虽然默然无语,但屋里却流转着一阵温情脉脉的安静祥和的气息,让人有一瞬间的感动。

    虽然只是一瞬,但是已经足够了。

    足够,他下了某些决定。

    邹成渝放下杯子,忽然轻笑一声,抬起头,凑到男人耳畔:“呵,不能吃不能喝,说不出话也不能动。就只能一直看着我,然而脑中却一片空白。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一天吧?”

    伸手抚摸上男人英朗的眉眼,手指一点一点的,缓缓地从眉毛划过,眉心,像刀割一般挺而直的刚毅的鼻梁,最后落在他薄薄的唇上,改用指尖轻轻点了一下。

    如果男人此刻是有感触的,一定能够看到他灼热的目光和眼底再也无法掩藏住的深沉蓬勃愈发的爱意和恨意混合交织在一起,就是他现在的心情。

    “如果现在我对你做了什么,你能感受到吗?”邹成渝凑近了对方,几乎面贴着面,却只有他一个人热的几乎要将人烫化的气息喷在男人的脸上,男人的眼眸如墨夜下的深渊一般,让人看不到底。

    他长腿一跨,跨坐在男人腿上。捧起男人的脸,低下头去。唇齿相交,彼此的气息紧紧的交缠在一起,身体的躁动和不安都在叫嚣着,这样不够!不够!还需要更多!更多!多到让彼此的血肉融合到一起!

    然而在激烈的吻,在炙热的温度,如果只有一个人,也只会让人愈发的感到空虚和孤独。

    邹成渝将头深深埋入男人的颈窝,双手扣在男人的后辈,用力到指尖几乎要泛白。

    ================================

    淮西市特科总部

    “若木,你是怎么想的?”周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架,问着对面沙发上脸色十分苍白的青年。

    青年穿着一身睡衣,外面披着一件显得很大的黑色呢大衣,几乎将他整个人从头兜到尾。却愈发衬得他的脸色,看起来更加的惨白。

    赢勾倒了一杯温水,走回来在他身边坐下,旁若无人的直接递到他的嘴边,面无表情的道:“喝水。”

    若木有些尴尬地伸手想要自己端着,被赢勾躲开了。他看着对面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的几人,却还是十分不自在的说道:“我自己来就好了。”

    “喝水。”赢勾手里的杯子稳稳的不懂分好,固执的看着他。

    若木轻叹一口气,只好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小口,“好了。”

    赢勾这才放下杯子,转身却是伸出手臂,将若木搂在了怀里。若木轻轻挣扎了下,见他没有反应,只好随他去了。

    对面的几人早就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只有第一次见到两人的莫俊飞有些惊讶。

    但是他的惊讶不是出自于对两个人之间那种暧昧的关系,而是赢勾和若木的眉眼十分的熟悉,仔细一看,合在一起竟然就是羸若。转而再一想到羸若的名字,赢勾,若木——羸若?不是吧,难不成羸若是这两人的孩子?可是他们两看起来,若木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赢勾虽然是个面瘫,但是看起来最多也不会超过三十岁,羸若跟若木看着差不多大,绝对不可能是父子啊。

    不过他似乎忘记了若木和赢勾都不是普通人类这件事了。

    虽然家里已经有了一个小宝贝,就是他那个哥夫生的,不过宝贝可是正常长大的小孩。

    若木似乎从他的表情里读懂了他的疑问,淡淡一笑道:“羸若是我用赢勾的血和我的血凝聚成形,所以他的形态和年龄更加趋近于我们现在的状态。”

    莫俊飞看了一眼羸若,他仍旧带着一副大大的耳机,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回望着自己,扯了扯嘴角,又转头回头听若木继续说道:“我已经算到他们在哪儿了,不仅如此,我还算到——”

    “算到什么?”胡一见他停顿了一下,忙问。

    若木微微蹙着眉,似乎不知该如何说起。

    胡一见状急道:“哎呀若木,有什么你就直说了吧!现在情况危急,管他什么三七二十一的,只要有办法,咱们都要试一试!你不知道,我们后来又从头开始调查了一下,原来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邹成渝有关!甚至可以说,是他一手策划的!”

    他们从那个五谷镇离开之后,因为元煦被邹成渝带走,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邹成渝当着他们的面伤了元煦是不争的事实,即使他说只要答应了他的条件,就能让元煦完好无损的回来,但是他们根本不可能在相信他的话了。

    但回来之后,因为邹成渝毕竟是个公众人物,也不知道当初元煦跟家里和上面说过什么,他们还要去给邹成渝的经纪人叶川一个对方仍然无法出现的理由,面对叶川的质问,胡一也很想掀桌好不好!明明是邹成渝做了那么多出人意料的事,最后却要让他们来给背锅,简直要呕死了!

    最可恶的是元煦还在对方手中,要不是因为他带走元煦走了人质,他们管他是什么当红小鲜肉,胡一从来不吝啬以恶制恶。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回来后将之前围绕着邹成渝身边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捋了一遍,最后震惊的发现,所有的事,实际上都是邹成渝自己搞出来的。

    最开始的片场红嫁衣时间,颜芸与厉鬼之所以会有联系,是因为邹成渝知道了颜芸跟孟菲菲之间的纠缠,他将厉鬼藏在城西的桂树之中,引导着颜芸去了那里,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一切。

    还有梁兴的事情,他们回头再去调查时,也从村民那里得知,在发生那些怪事之前,曾有人确实半夜见到过一个跟邹成渝的身影很相似的人在河边待了很久,直到天快亮了才离开。等他离开后村子里就开始慢慢出现一些怪事。

    再联想到当时元煦去h市办事,然后去片场探班,邹成渝让他陪着自己的逛逛,结果逛着逛着就遇到了一个面带黑气,村子里有诡异事件的李大娘。也就是在那次,恐怕元煦也开始怀疑邹成渝来了,因为赢勾后来回忆说,当时元煦给他看了一张手帕,他在上面嗅到了魔气的味道。

    只是元煦当时却将手帕销毁了,并且没有说出手帕的来源。

    紧接着就是后面在恋心岛发生的事,其他人都只是受了一点小伤,唯独邹成渝却被发现昏迷不醒躺在地上,醒来后却还说自己失忆了。

    然后他们就为了给他找回记忆,带他去外面散心,结果却走进了五谷镇。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当初没有放在一起时只让人觉得凌乱无比,无从下手。然而一旦抓住了其中的线头,乱麻很快就会被理顺,扯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源头。

    他们现在唯一想不到的便是,这些事件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为什么邹成渝要费尽心机的策划这一切,为什么他要借此接近元煦,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虽然说那些人都是咎由自取,但邹成渝为什么要做这些事?”胡一十分想不通。

    房间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众人心中都有无数个猜测,但是却有觉得哪一个都不是。

    过了许久,周论忽然开口道:“七情六欲。”

    “什么?”胡一愣住。

    周论看向若木,“他离开时,曾经说要用你的心去换元煦。若木,这些有什么关联吗?”

    若木凝神细想了一会儿,眼睛猛地睁大,一脸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赢勾。

    “难道他竟然是想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95》,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95章 长相厮守0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95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95章 长相厮守02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