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神魔之争03

    元煦让周论去祠堂把胡一几人带过来,斗木站在原地没有动,但是盯着阴冬看的眼神十分不善。

    阴冬笑笑,“你不用这样看我,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如果非要说的话,我们身体里不还是留着想通的血脉嘛。”

    “闭嘴。”斗木冷冷的道。

    元煦没空理会他们之间的争论,他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想一些他本该记住的,却始终都没有想起来的事情。

    林中突然惊起一群慌乱的鸟儿,元煦似有所感的抬起头,朝着林子更深的某处望过去,那里,有一个人,正在牵动着他的心。

    等周论带着胡一过来的时候,发现井木和奎木他们也跟着过来了。奎木一见到阴冬就恨不冲上去,被井木死死拽住。井木的表情也很难看,许是因为听到一直以来的对家居然能够找到他们都找不到的,自家族中的圣地,万一他们哪天去圣地做了些什么他们都不晓得。

    人到齐之后,元煦看向阴冬。“带路。”

    阴冬耸耸肩,“走吧。”

    斗木却忽然道:“等等,井木你留下。”

    井木一瞪眼,“为什么?”

    他才不相信这些人,一想到族长一个人,就算斗木再厉害,可是奎木还不如自己呢。而且角木又在他们手里做人质,到时候他们岂不是会腹背受敌?!

    斗木看了眼他身后陆陆续续汇集在此处的族人们,年幼的孩童紧紧拉着长辈的手,瘦的凸显出一双大眼中满是惊恐和不安。而年老的族人,却只是关切的看着他们。这是他们的族人,是他们要守护的所有。

    他抬手按住井木的肩膀,“井木,我们都离开了,村子其他人怎么办?所以,你留下来。我带着奎木去,我相信,你可以守护好其他族人。”

    井木一怔,他也转回头去,对上身后族人们的视线,那里面,有迷茫,有不安,有无错,有担忧,更有着深深的关切和期冀。井木攥紧了拳头,重重的点头,“你放心吧斗木!我一定会守护好我们的村子,等你和族长他们一起回来!”

    斗木淡淡的笑了下,“我会的。”转身跟了上去。

    井木在他身后,身旁站着其他的族人,他们在这里送别自己的族人,为他祈祷着,也期冀着他能带回他们的族长。

    一行人往密林深处走去,奎木在半路看了阴冬了好几眼,那‘热切’的视线扎在阴冬身上,想要装作没看到都不可能了。阴冬笑了笑,说道:“不用担心,我说过,你的朋友很安全。”

    “呸,你们这群——”

    “奎木!”斗木皱眉打断了他,瞥了一眼阴冬和他身后虽然一直没有开口讲话,神色却冷的渗人的阴寒。他们现在也算是一条绳子上的了,无论什么事,都要在找到族长并且确保族长安然无恙之后再说。这个时候,不易跟对方起冲突。

    奎木虽然性子大大咧咧又容易冲动,但是对斗木的话还是听的进去的,而且他也知道现在族长和角木说不定都在对方手里,只是他心里过不去这个坎,狠狠瞪了阴冬和阴寒各一眼,愤愤不平的退到了斗木身后。

    想了想,觉得心里不舒服,又凑到胡一身侧,自以为小声的提醒道:“他们都不是好人,你们不要相信他们的话。”

    胡一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心道,蠢货!声音这么大,是个人都听得到好吗!

    好在阴冬只是笑笑,并不在意,反正两族之间的敌对由来已久,他们何尝不是也在提防着对方呢。他转头,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示意他吧冷气关小点。现在大家是合作时期,就不要在增加不必要的内讧了。

    阴冬走在最前面,阴寒始终在他右后方的位置。左边的就是元煦,周论跟在他身后皱了下眉头,他能感觉出来,元煦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儿。虽然不晓得具体原因是什么,但一定跟在祠堂的时候那块空白的牌位有关。

    因为元煦就是在看到那块牌位后,神色就变得十分不对了。他从来没有见到对方脸上,露出那种既愤怒又悲伤,还有一些遗憾懊恼的如此复杂的表情。

    他们走进密林后,除了一开始阴冬说话几句话,其他人都一直沉默不语的跟在后面。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心思,只是暂时都压了下去,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眼看着马上就要走出密林了,斗木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他们出来后一直朝着与村子相反的方向在走,但却不是去往竹楼的方向。斗木曾经就是出过村子的人之一,所以他知道竹楼是在什么方位。而阴冬带着他们去的方向,却是族长曾经告诉过他的,阴冬他们一族的所在地。

    阴冬听到他问,停下了脚步,却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垂眸沉默了半晌,似是在考虑该如何作答。

    奎木是个急性子,走了这么远的路还没到达目的地,阴冬又不肯说出具体位置,只是让他们一直跟着走。他早就忍不下去了,脑子里乱成一片,全部都是角木被对方的人折磨的十分凄惨的样子,因此见阴冬还是不肯说的样子,终于怒了。

    这次他也顾不得听斗木的话了,大步冲到阴冬面前,伸手去揪他的衣领,只是还没碰到对方,斜过里忽然探出一只手攥住他的手腕,力气十分大,即使奎木憋得脸都红了,也挣脱不开,转头一看,更是怒从心起,大吼道:“你要做什么!你们根本就是在骗我们!我们族长和角木到底在哪儿!!”他大声嚷嚷了一通,又冲斗木赤红着双眼吼道:“斗木你不要被他们骗了!说不定他们已经都我们族长和角木下手了,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两个人的!”

    胡一掏掏耳朵,虽然他也不怎么相信阴冬,并且早就看对方不顺眼了。但是他也不得不说一句大实话,那就是奎木虽然块头大,声音响亮,但是一看就不是阴寒的对手啊!不然被人家抓住了这么半天都挣脱不开,到时候,还不晓得谁不放过谁呢!

    他又看了一眼周论,周论微微摇摇头,示意他们都不要动,他也在等阴冬的回答。

    阴冬沉默了良久,才抬起头,苦笑一声说道:“不是我不想说,我只是担心我说了,你们估计更加不会相信我了。”

    胡一哼了一声,但是没说话。

    只见元煦瞥了他们一样,冷冷说道:“那个祭祀之地就在你们那里。”

    “什么?”斗木愣住了,随即猛地将头转向阴冬冷声道:“他说的是真的?你要把我们带到你们族里去?”不,不对,元煦说的其实,是他们族长一直以来说的祭祀之地,居然是在他们的敌人那里?!这不可能!

    奎木也傻眼了,他完全搞不明白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能张大嘴傻傻的望着面前的几人。

    阴冬叹了一口气,“我一直不肯书的原因就是这个,那个所谓的祭祀之地,实际上,的的确确就在我们族里,而且是我们一族的圣地。”

    “这不可能!”回过神来的奎木立刻高声反驳道:“我们族的祭祀之地,怎么可能在你们那里!!你一定是在骗我们!!我不相信!!”

    阴冬不看他,只是看着元煦,疑惑不解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那个祭祀之地在我们族中的。”

    元煦仍旧看着那边的天空,冷冷地说了一句:“因为你们是一样的。”

    “你——!”阴冬震惊的看着他,没想到自己族中的秘密居然就这样被对方说了出来,他越来越好奇这个人的来历,同时也更加畏惧对方的存在了。

    就在众人都各怀心思,气氛变得僵持起来时,元煦一直看着的那个方向忽然传来一声闷响。

    “唔——”胡一闷哼一声,双腿一软,就要跪下去。

    周论大步走到他身边,一把扶住他的肩膀。“你怎么了?”他的话音刚落,胸口忽然像是被什么狠狠捶了一下,空气仿佛变成了千斤锤,压得他几乎跪倒在地。

    狂风乍起,飞沙走石,树枝被风吹得疯狂的扬起枝条,抽打在众人身上。

    莫俊飞一个转身,将羸若和宋唐都护在怀中。周论死死抱着胡一,对方比他看起来还要不好,嘴角已经逸出一丝血迹。

    而奎木的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抱着头暴躁的往树干上撞去。

    一股凌厉逼人的威压从远处蔓延至此,阴冬膝盖一软,险些摔倒被身后的阴寒一把拽住胳膊扶起来,但他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众人都不明所以,只觉得心口处像是被千斤重的锤子一下又一下的猛烈的敲击着,压得喘不过气来。

    唯有一个人,就仿佛站在风眼之中,没有丝毫变动。

    元煦负手而立,眼眸深邃如海,静默地望着那个地方。一声清越的鸣叫在不远处响起,所有人都抬起头看向太空。

    一轮圆月静静悬在夜空中,散发着清冷如水的光芒,然而下一秒,就被一个巨大的阴影完全遮挡了,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看着那巨大的遮住天幕的羽翼,缓缓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元煦忽然抬手,按住心口处,那里一阵针扎似得疼。

    【你欠了我的】

    一道阴冷的,满是恨意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那巨大的尾羽消失在天际化作一道锐利的青光,在周论的一声‘小心’中,带着凛然的寒气和森冷的杀意直直没入元煦的心口。

    【终于到了该偿还的时候了】

    青使传书信,送来花蕊鸟。一朝魔气侵,生死两相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92》,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92章 神魔之争0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92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92章 神魔之争03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