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神魔之争01

    邹成渝的神色一下子变得茫然,他双目空洞的直直望着族长,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起来。

    族长却不想在同他虚与委蛇下去了,他砰的一声重重在桌上捶了一圈,沙哑着嗓子双目通红的等着邹成渝说道:“我们不要在绕圈子了,我不知道你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必须要为我族人负责,我需要你的血。”

    他说完,掏出一把匕首,慢慢靠近邹成渝,一双眼紧紧地盯着邹成渝,生怕他跑掉。

    邹成渝恍然才回过神来,见族长这副表情,反倒笑了起来。“你不用怕,我不会跑的,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恐怕你现在取走我的血也没有用了。”

    “你说什么?!我不信!你一定是骗我的!”族长大吼一声,然后突然弯下腰剧烈的咳嗽起来,一边咳,还一边用匕首对着邹成渝,“我不会信的,我不会信的,你别想咳咳,别想骗我。”

    邹成渝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族长吓了一跳,猛地往后退了一大步,“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这里是完全封闭的,能打开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外面另一个你是绝对不可能找到的。我给他们留了信息的。就算我失败了,等他们找过来打开后,你那是也没力气逃跑了,不如现在就把血给我!”

    “我没想跑。”邹成渝走到族长面前,扶住他的肩膀不让他挣脱开,定定的看着族长的眼睛,缓缓说道:“我有个问题要先问你,这个墓,是谁的?”

    另一边,元煦也问出了一个同样的问题。

    他的视线还落在那块空白牌位上,淡淡问道:“这块牌位,是谁的?”

    奎木一愣,似是没料到他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来,但是那块牌位显然在他们心目中有着十分备受尊崇的地位,所以他没有很快回答元煦这个问题,而是看了眼旁边的斗木。

    他们从来都只听族长的,但是族长现在不在,他自然而然的就会选择去听斗木的,因为斗木跟族长从来都是一起的,族长以前也曾说过,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就让他们听斗木的命令。

    斗木也将视线放在了那块空白牌位上,那块牌位放在那里不知多少岁月,也许,从他们这一族存在那天起,就有了。

    但是他们的族人却从来没有问过这是谁的,因为这个答案只有每一任的族长才知道。

    而他会知道,也是因为,他跟这一任的族长有些关系的缘故。

    族长曾经很多次,整夜整夜的对着这块牌位漠然相对。

    一开始他以为族长是因为敬畏所以才会无时无刻的看着它,后来有一天,他又跟着族长来到祠堂,那是一个满月,是族人们,饱受痛苦的日子。

    他看到族长周身泛起戾气,目光凶狠的盯着牌位,似乎想要将对方千刀万剐,但是却又无能为力,他在窗外,听了一晚上,族长如同困兽一般的低吼,和村子里半妖的族人们痛苦的嘶吼。

    后来族长也发现了他,于是那天,他才终于知道这块空白牌位的拥有者是什么人。

    或者不应该说是人,同样的,也不是神,不是魔,而是半神半魔。

    他本来应该拥有这世间最后一个最尊贵的身份,然而很可惜,他没有成功。斗木和族长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缘故,但是那个人最后的确失败了。

    而在他陨落的那一天,他的一滴心头血落在了这片土地上,孕育出了一个种族,就是他们。这个种族的人,称自己为半神之子,他们也叫神鸟一族。

    然而很可惜,神鸟的心头血并不纯粹,因为神鸟陨落正是因为他的体内有了魔气的出现。所以他的心头血里也沾染了魔气。这是能够与天地之气抗衡的气,无法被彻底消除。

    所以他们的族人被孕育出来之后也不是完整的,他们身体里的魔气虽然已经很少了,却依然严重的影响了他的血脉。从此,他们的一部分族人变成了半人半妖的存在,而一小部分族人是完整的人形,寿命却很短,几乎只有普通人的一半。那些半妖的族人甚至每个月的月圆之夜,还要饱受魔气侵蚀心脉的痛苦,即使能够活到百年,在这样的痛苦侵蚀之下,反而不如早些离开,还能少受一些苦。

    “这个牌位,是花蕊鸟的?”听完斗木的讲述,周论第一个反应过来。从恋心岛事情发生后他就回去了一趟本家,将所有有关神魔大战之前的资料都找出来看了一遍,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对邹成渝的身份有了怀疑。

    他看了一眼元煦,就见对方微微蹙眉,神情有些不耐又有些烦躁。似乎是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他以为元煦也是想到恋心岛回来后邹成渝就说自己失忆了的事。

    但元煦却是想到了更为久远的一些记忆,大概,久远到,超越了他这一世吧。

    元煦从没有跟任何说过,他很久以前,有一段时间,经常会做一个梦。

    一个凌乱的,丝毫也没有连贯性的,只是寥寥几个零星片段的梦境。

    在梦里,他能看到两个身影,一高一矮,但却永远看不清他们的面孔。只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有时候,那个矮一些的主角会忽然消失不见,但是他的声音依然存在。

    他们说的什么,他每次醒来都会忘记。但是下一次,梦到的时候,却又能在梦里清晰的记起来,然后他就会想起,梦里的这两个主角,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他的梦境。

    也许他们是想告诉自己什么,元煦一直认为,其中那个高的主角,就是他自己。是他的上辈子,或许是轮回了不知几百世之前的自己。

    因为有一次,他在梦里看到了东君。

    元煦终于挪开了视线,看向斗木。“这么长的时间,你们只是一直受着血脉中魔气的侵蚀,却没有一个族人变成魔,你知道为什么吗?”

    斗木愣了愣,半晌道:“族长也曾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从来没人解答出来过。”

    族长之前也跟他讨论过,因为按照之前留下来的资料来看。所以被魔气沾染的人无一例外的最后都会变成魔物,而魔物也有等级之分,低等级的魔物遇到有些道行的人也能轻易被驱散。

    甚至就连受魔气侵蚀最严重已经完全成为妖物的,跟他们同样被困在这座山中的另一边的那些人,也没有一个变成魔物的。

    “因为,那一滴心头血里,不仅仅只有他的。”元煦缓缓走到那块牌位面前,然后伸手,在斗木震惊的目光中,拿起了那块牌位。“这上面,或许,原本应该有两个人。”

    邹成渝看似轻轻松松的单手搭在了族长的肩上,然而对于族长来说,那一只手的重量却压得他完全动弹不得。

    “你们何其有幸,居然能够得到他的一丝心头血。”

    而他呢,当初那个人却为什么要那样对待他。难道,就因为当初他动了那个妄念吗?

    这些人虽然活着是这样痛苦,但事实却并没有变成最坏的结果。

    比起自己,不知有多幸运啊。

    他的一丝心头血,将你们险些变为魔物的深渊中拉了出来,给予了你们无上的荣光。你们并不是半人半妖,而已经拥有了,半神的资质。

    东君,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注1]也就是,传说中的太阳神。太阳神,男像,面色赤,手执弓矢,青衣白裳。[注2]

    是这世间可以驱逐一切邪魔的光明之神,拥有无以伦比的尊贵地位,是代表威严英武的化身。

    青年面色诡异的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最后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曾经那样恳求他,他却冷漠的拒绝了我。”

    “可是现在呢,他百般珍贵的心头血,却给了如此渺小不堪的你们。”

    族长听到他这样说自己的族人,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狠狠的瞪着对方,但是青年却完全没有将视线放在他的身上。

    他望着远处虚空中的某一点,就好像从那里,看到其他什么。

    “骗子。”他轻笑一声,眼泪却顺着眼角滑落。“他只是,恨不得我死而已。”

    族长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却觉得面前这个人现在的气息十分危险,是他从没感受到过的可怕和恐惧。

    “既如此,我就成全他。”

    族长的双眸越睁越大,他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因为他看见,面前这个眉眼清隽的青年,微笑着从他手中抽走了那把匕首。

    然后在他震惊到失声的目光里,将那把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心脏,狠狠插了下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90》,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90章 神魔之争0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90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90章 神魔之争01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