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深山古墓02

    邹成渝看着族长在点着长明灯的空白牌位前敬畏的缓缓跪下,口中念念有词,但是距离有些远,他的声音又很小,所以听不清楚对方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是,从对方脸上那尊敬畏惧的表情能够猜测出,这个牌位供奉的人,一定不简单,至少对这些人来说,是个地位十分尊崇的人。

    随着族长的跪下,他的身后的族人们也一个接一个的全部跪了下去,而他们比族长还要敬畏这个牌位,所以是完全匍匐在地,邹成渝眯眼看去,发现有不少人竟然还在瑟瑟发抖。

    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似乎对于他们来说,畏惧要更加大于尊敬。

    他暂时想不出这个来,也就懒得想了。这会儿没有跪下的就只有他和宋唐两个人,不过他们之前因为是被扔进来的,所以现在也是坐在地上的。

    宋唐目光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总觉得这群人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把自己放血然后献给什么怪物。

    等族长念完,然后站起来转过身,面朝着仍旧跪地叩拜的族人们,双手掌心向上,又说了一大段,然后那些族人们也举起双手,掌心向上,紧跟着齐声说了一大段话。

    可惜邹成渝一句都听不懂,估计是他们自己的语言吧。

    等做完这些之后,族长让族人们都起身,离开祠堂。

    等到祠堂只剩下族长和邹成渝,宋唐,以及那个井木四个人后。族长才淡淡的开口说道:“他们回来了。”

    “是斗木!”井木眼睛一亮,转身就往外跑去。

    他出去后,祠堂里就只剩下三个人。族长的目光随意的扫过宋唐,伸手在他眼前轻轻一挥,就见宋唐眼神瞬间呆滞,然后咕哝一声晕倒在地。

    “你对他做了什么?”邹成渝蹙眉。

    族长看着他,“放心,我不会杀他。”

    “所以你要抓的人,其实是我。”邹成渝忽然一笑,“我很好奇,我和你们到底有什么渊源。”

    族长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儿,面无表情地说道:“你都想起来了。”

    邹成渝摇摇头,笑的意味深长,“不,我从来就没忘记过。”

    族长的脸上又露出那种惊恐的眼神,邹成渝刚想说点什么,就听到一阵纷杂的脚步声传来,里面还有他熟悉的那个人。

    “你——”

    就见族长忽然欺身上前,然后盯着他的眼睛,念了一句什么。邹成渝怔了下,紧接着就感到视线一阵模糊,头也晕晕乎乎的,迷糊之间,似乎有人将他抱起来,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族长!我们回来了!角木被人抓走了族长——族长?!”

    奎木因为担心所以刚一进村就第一个往祠堂这边跑了过来,没想到等他进了祠堂却只看到只有一个宋唐晕倒在地上,而邹成渝和族长两人都不见了身影。

    紧随其后的井木听到他惊慌的叫声,忙飞奔回来,看到这情景也傻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胡一冷笑,“我就说你们没那么好心,还带我们来这里。”他一个闪身,速度快的奎木都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的脖子被一条软鞭缠的紧紧的,喉咙一紧,完全无法呼吸了。

    “你做什么!”井木大叫一声就要上前去解救奎木,却被斗木拦住了。“斗木!是他们先出手的!”井木不满道的等着斗木。

    胡一冷笑一声,“我呸!抓人的是你们,骗我们说你们族长不会伤害我们的人,还把我们带到你们的大本营来,现在却少了一个人,你们族长也不见了,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难不成还有人能在你们自家的地盘上把你们族长劫走不成?”

    胡一说完看着元煦,用眼神询问他接下来要怎么做。

    井木立刻警惕的盯着元煦一行人,莫俊飞也急忙将羸若挡在身后,站在了元煦身侧。

    元煦没有说话,他的视线落在了那个空白的牌位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

    周论环顾四下,沉吟了下开口说道:“我想,你们族长不是被人接走的,而是自己离开的。”不仅自己离开了,还带走了邹成渝。这句话他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在场的人都听懂了他的意思。

    井木当即反驳道:“这不可能,是族长亲口对斗木下令让他带你们来的,族长也亲口对我说过他不会伤害那个人!”

    “但是现在他不见了,还带走了我们的人。”胡一冷笑道,说着还将缠在奎木脖子上的软鞭勒紧了一些,奎木顿时憋得面色发紫。

    井木目露凶光,就要冲上去。

    周论淡淡说道:“胡一,先放开他。”

    “小成语还在他们手上。”胡一不乐意。

    “族长不会骗我们。”倒是一直没开口的斗木说话了,他虽然话不多,但是周论却相信他是不会说假话的。

    他看了眼胡一,示意对方放人。

    胡一央央的松开软鞭,威胁道:“要是小成语掉了一根头发,我就把那个角木翅膀上的羽毛都拔掉,做成烤鸟翅!”

    “咳,咳咳,有,有本事冲我来,别,别动角木,咳咳咳咳。”被放开的奎木立刻说道。

    胡一退回到周论身旁,瞪他一眼小声道:“不要被外表迷惑了,副科长大人。”他又抬头在看了看斗木,自认这里面论相貌,还真没觉得有谁比自己好看。

    周论轻飘飘的瞥了一眼,凉凉的送他三个字:“想太多。”

    胡一气结,但一想到现在是的境况,暂时把这笔账记下了。

    那边元煦已经盯着空白的牌位看了许久,终于转过头来,看着斗木,问道:“这个牌位,是谁的?”

    ==================================

    邹成渝意识模模糊糊的睁开了眼,头还有点晕。他想开口说话,但是张了张嘴,发现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好像嗓子里卡着什么东西非常难受。

    缓了好一会儿,才稍微觉得舒服了一点。

    邹成渝四下张望了眼,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间石室里面。这间石室虽然看上去破败了点,里面只有一张石床,一个缺了一条腿的桌子和两张一动就会发出咯吱咯吱响的椅子。而他这会儿就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

    邹成渝笑了下,心想被抓来抓去好几次,还就属这次待遇最好,至少没有被仍在冰凉的地上,而是有张椅子坐,虽然这椅子破了点,稍微动的厉害了,说不定就塌了。

    他正想着这里不会就他一个人吧,也不知道那个族长跑到哪儿去了。难道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就不管了?

    刚想到这,他就听到一个十分沙哑低沉的声音问道:“你醒了?”

    邹成渝抬头,就看到一张十分精致的脸,脸的主人正是那个族长。他手里举着一个点燃的蜡烛,晃着微弱的光,邹成渝有些看不清那个族长的表情,似乎有点悲伤又有点憎恨也不知道是对谁。

    族长将蜡烛放在桌子上,邹成渝看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想起,之前没有点燃蜡烛的时候,自己好像也能将这个屋子看的一清二楚。

    邹成渝晃了晃头,他感觉到自己最近的举止行为有些古怪。仿佛上一秒还是这样,下一秒又立刻变了一个人。他能够很清晰的记得自己曾经做过什么,说过什么,可是又好像被什么屏障给遮住了,就算他知道自己做过说过什么,他却完全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好在这种现象并不会影响他的大脑,让他还能够正常的思考。

    “你现在可以说了吧。”邹成渝把视线从烛火上挪到了对面那个人的眼睛上,对上了他的目光。

    “这是一座墓。”沉默了许久,族长终于开口了。“是一个埋葬了神灵的墓地。”

    “神灵?”邹成渝心中一动,挑眉。

    族长点了点头,却又顿了下,然后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说道:“或许,本来应该是的。”

    “本来,应该?”邹成渝捕捉到这两个字眼,“那么到底最后,这里埋葬的,是什么?”

    “是,魔。”族长的声音忽然颤抖起来,似乎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他的手指死死扣住桌面,指尖用力到泛白,咬着下唇继续说道:“是给我的族人,带来灾难和痛苦根源的魔。”

    邹成渝见他脸色惨白,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晕过去似得,正要打断他的话让他缓一下,就听到他的语气忽的一变,在看他的神色,变得既痛恨又迷茫,他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叙述中,邹成渝见状,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决定等他说完。

    “有时候,我真的很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明明我的族人会变成如今这样半人半妖的样子,永生永世都被困在这里,无法踏出这里一步。不仅如此,我还要看着他们每到月圆之夜,就要忍受被魔气侵蚀的痛苦,我们应该恨那个把我们变成这样的神,亦或者是魔。”

    “但是,他偏偏又是让我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创造者。”

    “如果没有他的血,就不会有我们的存在。”

    “可是,如果早知道我的族长会一生都活在这样巨大的痛苦的之中,甚至有可能是生生世世都无法逃脱,我又恨不能当初从来没有受过他的恩惠!”

    他说到这里,忽的转头,目光凶狠的逼视着邹成渝,攥紧了拳头,像是随时会扑上来一般,满目仇恨又复杂的冲着邹成渝吼道——

    “你说,如果我们有一天,终于又再次见到他。我们究竟,该不该杀了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89》,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89章 深山古墓0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89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89章 深山古墓02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