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天(五卷完)

    几近凌晨两点,白日里车水马龙的宽阔路面上此刻一片诡异的寂静。

    一辆车停在路边,昏黄的路灯拉出斜斜的影子,车门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出来,随后关上车门后靠在了车上。

    咔嚓一声,黑暗中亮起一星火光。

    偶尔会有一辆车子从后面驶来,与他擦身而过。

    过了一会儿,另一边的车门被人打开,走下来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银色边框下,闪过一抹精光。

    “停在这做什么?医院还要在前面右拐才到。”取下眼镜,修长的手指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块手帕,轻轻擦拭了两下,又重新戴了回去。“怎么,莫不是近乡情怯?”

    “去你的近乡情怯。”男人狠狠吐了一口烟,笑骂道:“现在的总裁就这水平?我看你们公司迟早要完!”

    周论笑了笑,“我们公司就不劳科长大人操心了,你还是,想想待会儿怎么面对你那个小情儿吧。”

    这话仿若一支利箭直直扎入对方心脏,元煦呆了片刻,烟头都要烧到手指了才恍然回神般猛地扔到地上,用脚尖碾灭。

    “你这一丝,难不成,是想让我一个人去?”周论似乎才明白过来男人将车停在这里的意图。

    元煦面上闪过一丝被窥破心思的尴尬,但只是一瞬,他抬起头,扶额苦笑道;“喂喂,我说,你这是对我有多大怨言,逮着一次就要往死里怼。”

    “呵。”周论冷笑一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话可还是你元大科长的名言呢。”

    “......”元科长表示他不想跟周论说话,并向对方扔了一只胡一。

    周论道:“所以呢,你真的不打算亲自过去看一眼?”

    “你觉得——”一向冷静自持的元科长难得的迟疑了下,问道:“他会跟我说实话吗?”

    周论叹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也没想到,他们两个人竟然有一齐看走眼的那天,真不知道是该夸赞对方伪装得力,还是该先自嘲一番。

    元煦沉默了一下,耸肩道:“想不到我元煦也有患得患失的这一天,行了,走吧,去听听我的另一半到底隐瞒了多少事。”

    “呵。”

    回答他的是钻回车中坐好后的一声冷笑。

    时间回到节目组在岛上的最后一天。

    所有人在进入位于岛中央正在开发中的那片区域就走散了,但是除了他们几人之外,其他人并没有发觉自己走进的只不过是早已被布置好的幻境之中。

    所有人看到的,都只是自己内心的念头所产出的幻象而已。

    而那几个清醒的人,便是一直被元煦等人注意着的陆茜茜,张玲以及宋唐了。

    ================================================

    “奇怪,天怎么突然黑了?”不知不觉中,周围居然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女人原地站定,踌躇着不敢在往前走一步。

    沙沙沙,背后草丛间有什么东西爬过。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来,女人猛地转过身。“谁在那!”

    穿着t恤和牛仔短裤的女人淡淡一笑,“是我。”

    陆茜茜松了一口气,被惊起的寒意一下子就散开了。“阿玲,原来是你,吓我一跳。”她转头看看周围,不满道:“不知道节目组是怎么回事,还说什么没问题,结果你看,这里怎么下脚啊,都不知道有些什么蛇虫之类的,有没有毒。万一不小心被咬到,谁负责?他们为了那点收视率,连嘉宾的人身安全都不在乎了,真是可恶!我说,阿玲,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对了,我一直都没找到机会问你,你是怎么帮我上这次节目的?”

    她转过身,神色犹疑的盯着面前的女人。

    她们,有将近十年未曾见过了吧。

    高中阶段坐同桌的女生,很容易就会成为闺蜜一样的存在。她们分享彼此的秘密,终日形影不离,甚至就连去洗手间这样的事,也会询问对方是否会一起。

    很多男生都无法理解,两个女孩子好起来的时候,怎么能那样亲密无间,仿佛连体婴儿一般,这世上在没有什么能够分开她们。

    但其实,这种关系,并不像外人看起来那样的密不可分。有时候,甚至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某一瞬间心头忽然窜起的一个不经意的念头,都有慢慢扩大,最终促使她们分开。而分开之后,即便是老死不相往来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她们好的时候比亲姐妹还好,有朝一日翻脸后却能比仇人还要憎恶对方。

    而一切的源头,极有可能只不过是星火一般的嫉妒之心,转瞬便成燎原之势。

    “你还是像那时候一样,那么单纯。”张玲轻笑一声,抬手抚了抚额头的碎发,露出她清秀平常的眉眼,凝视着昔日的密友时,却散发出令人胆颤的眼神。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陆茜茜被他冰冷的目光刺了一下,不禁往后退了一步,脚下踩到什么,咔嚓一声,吓了她一跳,忙低头看去,才发现不过是一段枯树枝。心有余悸的抬起头来,就被突然凑上来离自己不过一指宽距离的脸吓得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你,你做什么!”

    张玲悄然无声的将整张脸凑到她面前,几乎鼻尖相触,嘴角溢出阴毒的话语。

    “啊,真怀念啊!就是这张脸,无辜的,天真的,毫不知情的,将别人推向深渊。”

    陆茜茜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僵硬了,张了张嘴,想要再次发出尖叫声,却发现什么她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瞪大惊恐的双眼死死盯着面前陷入回忆中的女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阴冷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吐出的话语就像是毒蛇的信子,让人不寒而栗。“是从,那个无论穿着还是长相都比你差了不知多少的,被人冷嘲热讽的乡下丫头突然有一天,就超过了你,站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开始的吗?”

    “被你在暗地里嘲笑的人,居然会有一天成为阻挡了你的人,心里是不是嫉妒又愤恨,偏偏表面上还要装作很大度很温柔的样子?”

    “再接着,她的成绩超过了你,她的人缘变得比你好,甚至,连你喜欢的人都开始转而在意起她来时——”张玲抬手死死按住她的肩膀,脸甚至已经贴上对方的,语气欢快的继续说道:“那种感觉,是怎么样的,嗯?是不是,心脏都快要承受不住了,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着怎么让对方消失?”

    “我,我听不懂你的话。”陆茜茜只能拼命的摇头,双眸满是无辜的泪水。

    “呵呵,女人的眼泪,只对男人有用。”张玲笑着道:“原本比你差的人,突然有一天,就变得顺风顺水起来,而且越来越好。而你,因为那些无聊的嫉妒,怨恨,不甘,境遇却越来越坏。这感觉,是不是糟糕透了?所以怎么办呢?”

    她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看着陆茜茜的脸色越来越惨白。

    “当然是,夺走对方的好运,让别人变得一无所有了。我曾经,最亲密信任的好朋友。”

    高考前夕,她们相约着一起去吃顿大餐,然后第二天在一起去考场,考上同一所大学,就可以继续做亲密无间的友人了。

    然而,很不幸。就在那一天晚上,所有的一切都被改变了。

    当她拿起友人亲手放下安眠药的果汁喝下之后,第二天一早醒来,从前有多幸运如今便有多么不幸。

    那家隐藏在半地下的旅店里,充斥着难闻的气味,十几岁的少女刚刚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永远不愿再醒来的噩梦,惊恐和无助让她几乎想要立刻死去,但是,那一刻的懦弱却挽救了她的性命。

    她还不想死,也,不能死。

    没有任何证据,不知该向谁去复仇,她失去了的一切,将来都要全部讨回来。

    “你瞧,我终于,还是找到了你。在你逃离了十年之后,我还是找到了你。”

    这一刻,她的笑容是从未有过的妩媚和诱惑。

    “这一次,不会再让你轻易逃掉了。”

    陆茜茜的眼睛越睁越大,在她的瞳孔中,光滑的额头从中间慢慢裂开,像是脱下了鲜血淋漓的外衣,露出白骨森森。

    “你将会在循环往复的噩梦中,过完你的余生,感谢我吧,没有让你现在就死去。”

    但以后,你就知道,此刻没有死去是一件多么不幸的事。

    ========================================

    拍了拍背上挣扎的人,“别动,不让就把你扔下来,自己走回去。”

    被拍了臀部的宋唐一瞬间涨红了脸,语气虚弱的反驳道:“谁要你假好心!你跟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

    莫俊飞认真看着脚下的路,同时分辨着周围的环境,闻言随口道:“和谁一伙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宋唐咬着下唇,“就是席恩,邹成渝,还有,那个元煦的!”

    “啧,原来你也不是很笨嘛。”

    “你才蠢!”

    “喂!我刚才说的不是这个字吧。”

    ......

    “你真的应该庆幸,自己还不算太蠢。”过了一会儿,莫俊飞忽然开口道。

    宋唐愣了下,“你什么意思?”

    “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的上司告诉我,幸亏你及时收手,不然下一个轮到的就是你了。”莫俊飞也不太懂元煦跟他说这句话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很显然,宋唐大概是原本要跟某个人或者某种东西达成某项交易,只是他似乎最终还是没有答应对方,所以他只是精神状况看起来有些不济,前面才当着镜头的面做了几件不大不小的蠢事,虽然造成了一些坏影响,但好在还不是无可挽回。

    “你后来,为什么没有同意?”

    虽然看似是没头没脑的问题,但是宋唐却听懂了。

    他在莫俊飞看不到的地方,死死咬着下唇,半晌,才松开,弱弱的回道:“因为,我后悔了。”

    “什么?”

    “在那一刻,我忽然就觉得,难道我不靠别人就不行吗?他邹成渝可以熬十年才出头,我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我可是科班出身,比他起点高多了!”宋唐突然有了底气,大声吼道。

    莫俊飞微微勾起唇角,嘴上却回道:“好好好!知道你有上进心了不起!声音小点,震得我耳朵都聋了,好了你可以闭嘴了。等我找到出去的路以后,在说你那些豪言壮语吧!”

    “哼。”宋唐冷哼一声,却是依言安静的伏在了他的肩头。

    ......

    “呐,谢谢。”

    “不客气。”

    ============================================

    这是位于市东的一家私人医院,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只不过是一家普普通通的私人医院,比其他同样是私人开设的医院口碑上稍好一些而已。

    但这其实,也是隶属于特科的专属医院。

    经过一段长长且昏暗的走廊,终于看到尽头那还亮着一点微光的房间。以及,刚从里面走出来并顺势关上房间门,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

    “元科长?”见到来着,年轻医生愣了下,微微一笑道:“是接到我们的通知来看望患者的吗?”他刚走出来的那间病房里前两天住进了一个昏迷不醒的患者,本来不知何时回醒来,没想到今天忽然就清醒了,连忙通知了‘有任何情况都要第一时间告知对方’的特科科长,没想到直到晚上才见到人来。

    “嗯。”元煦淡淡的应了一声,抬脚准备越过对方往里面走,却被年轻医生拦了下来。“怎么?”

    “在您去看他之前,我想,有件事我有必要跟您说下。”年轻医生缓缓道,“之前我给您打过电话,但是一直处于无法接听的状态,因为说过他的情况只许告诉您一个人,所以我也就没有给其他人说过。”

    元煦微微蹙起眉,隐隐感觉到接下来对方要说的话,一定不是他想听的。

    果然——

    “我很抱歉,对方看起来应该是受到猛烈撞击才导致的昏迷,所以我们给他做了很严密的脑部检查,当时虽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可是,没想到他今天会突然清醒过来。”年轻医生悄悄打量了下对方,发现这位传说中的特科科长此刻双手抱臂,脸色有些难看,却没有一丝的不耐,而是认真的听他继续说下去。轻轻叹了一口气,他说道:“他醒来后,我们照例询问了对方一些问题,但是没想到——”

    “他失忆了,不仅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连自己的名字,也都忘记了。”

    元煦的神色,猛地沉了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7》,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七天(五卷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7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七天(五卷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