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天

    邹成渝就这样在元煦的视线里缓步走到他面前,而随着他的到来整个被结界笼罩的空间内的光线也扭曲起来。

    等到他整个人完全进入到这个结界中来之后,在场的人都听到细微却十分清晰的破裂声,代表着结界被打破了。外面的光线,还有鸟儿的欢鸣,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又重新传入耳中。

    然而结界被打破的代价,就是对面的人狠狠吐出一口血。血痕顺着他的嘴角流下,让他平淡无奇的五官在此刻看起来有一种异样的妖媚。

    邹成渝在元煦身侧站定,似乎才发现对面多了一个陌生人——或者说是,陌生的某种东西。

    “他是?”

    “不知道他现在叫什么,但是它有个学名,叫做腓腓。”元煦说道。

    邹成渝眨眨眼,“腓腓?”对面怎么看都是个男的,呃,如果不按人类的性别来分的话,也可以说是公的吧?

    似乎看出了邹成渝的困惑,元煦贴心的给他解释道:“我之前给若木打过电话,已经确认过了。你面前这位,就是山海经中曾记载过的一种叫做腓腓的灵。”

    “灵?”邹成渝立刻想起元煦曾经给他说过的关于灵的细节,“腓腓,是不是传说中养在身边就不会再有任何忧愁的那个?”

    “准确的说,不仅仅是没有忧愁,而是,不会再有任何一种情绪,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这些,全部。”

    邹成渝的表情带了一点厌恶,“那还算是一个活着的人吗?”

    腓腓看着眼,神色晦暗。“说的是,那么,你又算什么?”

    “你什么意思?”邹成渝愣了下,转头去看元煦。“他在说什么?”

    “我们昨天才见过面,你这么快就忘记了?”腓腓哼笑一声,“看来你们也并没有那么信任彼此嘛,一个知道装不知道,一个有心做无心。元科长,你真的不想知道,你身边这位,究竟是什么身份吗?”

    “元煦,他再说什么,我——”邹成渝急了,拽着元煦手臂。“你怎么不说话?”

    元煦将他的手从自己手臂上拽下去,邹成渝脸色微变,下一秒,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对方握住了,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是谁就不劳你操心了,我们还是来说说你的问题吧。”元煦淡淡地开口说道,“腓腓,你妄图吸食凡人寿元来延长自己的寿命,如此行径,既违背天道轮回,也触犯了人间法度。腓腓,我现在,代表特科,判定你有罪。”

    “哈?你说你判定我有罪?你凭什么?!”腓腓嚣张的反问道,“你不要以为,你手里拿着东君,就真的觉得自己还是——”

    “废话真多!”邹成渝掏掏耳朵,鄙夷的打断他的话。“元煦,别跟他多说了,快把他收了吧。”

    “你又以为你是谁?!”腓腓猛地转头恶狠狠的瞪向邹成渝,语气森然。“不过跟我一样,是个被天道抛弃的罪人!你又能笑多久,还有,你们真的觉得我会怕了你们不成!我现在,谁都不怕!”

    “你们这么稀罕做天道的走狗,为何不敢回头看看他又对你们做过些什么?”

    腓腓,养之可以解忧。反之,他们的记忆力,也贮存了许多,无以计数的,他们曾经遇到过的所有人的悲伤的,痛苦的,愤愤不平的过往,都被他吸收,当人们没有了忧愁又重现笑容时,他们却只能在黑暗的角落里,被那些晦涩的憧憧暗影包围,独自承受。

    如今,这些负面暗黑的情绪猛地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首当其冲的便是在他面前的元煦二人。

    元煦眼疾手快的划出一道结界,另一只手一把将还愣住的邹成渝拽过,将他的头死死按入怀中。

    天色从晴空万里,阳光明媚骤然变化,当邹成渝抬起头时,就发现周围已经完全变了样。

    森森夜色下,雾气弥漫整座树林,只有清冷的月光落下一缕惨淡。

    邹成渝站在原地,凝视着被黑暗吞噬的远方。那张平常看起来乖顺清秀的脸上,缓缓地,露出一丝微微的笑意。却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真是个......笨蛋啊。”他单手成拳,抵在唇边。冷酷的话语从唇角溢出,“把我们分开,以为就能逃走了吗?看来,你还是不清楚,自己遇到的是谁呢。”

    他抬脚,朝着那片黑暗之中,漫步般,步伐优雅的走去。

    =======================================

    “奇怪,天怎么突然黑了?”不知不觉中,周围居然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女人原地站定,踌躇着不敢在往前走一步。

    沙沙沙,背后草丛间有什么东西爬过。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来,女人猛地转过身。“谁在那!”

    穿着t恤和牛仔短裤的女人淡淡一笑,“是我。”

    ========================================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弯下腰,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仿佛心脏都要从跳出来。

    旁边俊朗男子俯下身,轻轻拍拍他的背。“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我看我们还是原路返回好了。”

    “不,不可以。”青年死死攥住他的衣角,“我,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机会!绝对!绝对不能放弃!”

    “可是现在我们都跟摄制组还有其他人走散了,还有谁能看到你?”

    “你懂什么!我这么拼命,受了这么苦,好容易才有人肯帮我一把,我怎么可能错过!你要走,自己走好了!”

    ......

    “虽然我不知道是谁给了你这个机会,但那个人肯定不是无条件帮你的吧,你付出了什么代价?”

    “......要,要你管!”

    “你不说,最后倒霉还是你自己!”

    “我,我没什么好说的——喂!你做什么!放我下来啊!咳咳,你,你的肩膀好硬,顶着我的胃了!”

    “忍着!出去就没事了!”

    ===========================================

    黑暗中,从四面八方传来各种声音,熟悉的,陌生的,最后都汇聚在一起,全部传入他的耳中。

    然而不论现在所处的情况有多么诡异,邹成渝却如闲庭信步般悠然自得的,在黑暗中缓步前行,毫不在意脚下的路,会不会有什么怪物突然从旁边黑暗的角落里跳出来袭击自己。

    明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一片,他的眼睛却仿佛能够看清一切。

    直到,前面不远处,白色微光笼罩下,一个似狸似猫的东西出现在他视线中。

    看到它的一刻,邹成渝笑了下。“啊,果然还是这个样子看着比较好。”

    “你现在完全在我的结界中,别得意。我看的出来,你体内气息十分混乱,现在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腓腓虽然如此说,却仍旧戒备的盯着他。

    邹成渝摊手,“你说的对,可我,从来就没打算自己跟你对上啊。”

    “你什么意思?”

    “所以说,畜生果然就是畜生,即使活的再久,也不能指望你们做什么。”邹成渝说完,似真似假的叹了口气,像是对腓腓非常失望。

    腓腓怒,“你敢说我是畜生!你、找、死!”

    在它的界中,所有的力量都被他支配。外来者,只能被动承受!

    然而令它震惊的是,当它的力打出去时,却像打在一团软软的棉花上,不,不止如此。就在它愣住的瞬间,原本自己打出去的力却带着汹涌磅礴的气势猛地反击到自己身上。

    “唔——”吐出一口血,腓腓被这股巨大的力打的整个身体都飞出去数米远,撞在它自己设置的结界屏障上,滑落下来,趴在地上不住吐血。

    “怎......怎么可能......”腓腓费力的抬起头,气若游丝,不可置信的看着一眨眼就走到自己面前的人。

    邹成渝笑容愉悦的蹲下身,抬起手,压在它头顶,一丝黑气从腓腓体内缠绕游走了一圈钻入他掌中。

    “这,这是?”无法相信的瞪大了眼。

    “就在刚才,你不是还跟我叙旧来着吗。”邹成渝吸收了那股黑气,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浑身散发着寒气逼人的杀意。“你们这一族,想来是被称为天道的宠物。既是宠物,就该有作为宠物的自觉。我让你有了反抗主人的意识,给予了你能力。然而,你太令我失望了,竟然只想着如何让自己苟延残喘下去。”摇摇头,惋惜的看了他最后一眼,那巨大的威压令腓腓完全无法动弹,浑身瑟瑟发抖不止。

    “我让你多活了这么久,你也该满足了。”

    长长的叹息,手轻轻一挥,转身,再也不看身后,瞬间散落成沙,又终于消失不见的——曾经令人趋之若鹜的灵物。

    往回走了两步,顿住。

    邹成渝皱眉,不悦道:“看够了吧?”

    半晌,自黑暗中走出来一个人。

    黑色的长发束起一缕,无风自扬,桃花眼微微一笑。

    “又见面了,小家伙。”

    邹成渝扬手,一个决打过去,却只是轻飘飘的落在那人身上,半份伤痕都没留下。

    “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从拍《明日》去h市片场那次,他就隐隐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后来,梁振离开那次,这个人第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无声无息的,却只是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又消失了。

    他似乎无所不知,但却仅仅只是看着发生的一切,并不出手。

    “我只是个旁观者,不用在意我。”那人笑眯眯的温声说道。

    邹成渝盯着他,冷笑,转身离开。

    “随你。但是,如果你想要阻止我,那你大可试试看。”

    “你就这么回去,不怕你那朋友怀疑你?”

    邹成渝脚下只是一顿,却仍旧头也不回的往来时的路走去。

    “就算......那也是我跟他的事。”

    就算后面是什么,他没说。那人也没再继续追问,只是依旧笑着看他离开的背影,那样决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6》,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六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6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六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