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天

    来到恋心岛的第五天,不知元煦用了什么方法,节目组一行人最终取得了进入岛中正开发那片区域的进入权。

    本来节目组是打算让陆茜茜留下的,毕竟她脚受了伤,进去以后有诸多不便,大家也不可能时刻注意她的状况,里面植被丛生,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没想到,第二天节目组正要跟对方说的时候,陆茜茜却一脸笑吟吟的表示自己的脚伤已经好了,行动完全没问题。杨导不太信的走过去看了下,这一看也不觉惊讶,昨天见她还要人扶着,没想到过了一晚上居然真的好了。只不过对方的脸色看起来依然十分惨白,精神状况比起前几天也更差了。杨导曾私下问过他们这一组的工作人员,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都是席天王几乎在私下里不会跟这个女人有任何接触,而且全天候的,除了晚上睡觉时,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节目组的注视下。

    而这个女人反倒是多次在中途消失不见,每晚睡得也很早,起来时却像是熬了一夜通宵,眼底一片乌青,看起来状态非常不妙。

    杨导琢磨了一阵子什么也没琢磨出来,也就干脆放到一边不管了。

    既然对方自己都说没问题了,想必是真的没问题。转而一想,他们接到通知时,那边也保证虽然这里还在开发中,却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他们也只是白天在里面待一天,只要多注意一些应当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全部安排妥当之后,一行人进入了岛中。

    陆续穿过铁丝网中被扒开的巨大的类似门的口子,元煦转头就看到正转动眼珠四下张望的邹成渝,将人拉到自己身旁。

    “看什么?”

    “我还以为里面会像是电视上,热带雨林那种。”邹成渝比划着笑道。

    元煦:“......”

    不过虽然跟热带雨林完全比不了,但走进来才发现里面跟外面比起来,却可以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岛外是一个浪漫的繁华的旅游休闲之地,但只是往里面多走了一段,鸟儿的鸣叫声,踩在枯树枝上发出的声音,还有草丛间什么东西忽然蹿过发出的响动,都让已经打起十二万分注意的众人不觉心头一跳。

    就连阳光,也没有那么亮堂了。从树缝之间漏下的斑驳的树影,明晃晃的打在前面的高大背影上,将原本被风掀起的巨大的海浪声完全隔绝在外。

    这里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世界,寂静无声,不为人知。

    邹成渝一直安静沉默的跟在元煦身后,偶尔会为周围茂密的草丛里突然的动静,视线扫过一圈,发现什么都没有,便又继续跟着元煦往前走。

    他看着前面那人的背影,微微眯起眼,不知想到什么,眸光渐渐暗下来,神色莫测。

    ====================================

    【小家伙,对不起,我不能救你。】

    【不是救不了,而是不能救。咳咳,呵,果然,你们其实都希望我死,对吗?】

    【你体内的魔气已然成了气候,如果此时不把他们就此消除,会给三界带来多大的震动,你,晓得吗?】

    【我想要的,不过是原本就该属于我的那些,难道这也是错的吗?!】

    男人沉默良久,终于长长的略带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痴儿——去吧——】

    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伴随着不甘的吼声,在耳边久久回荡。

    【不——!我——不——甘——心——啊!】

    男人双手背后,缓缓转过身去,再也不看面前这一幕,也看不到身后躺在地上那人,泪流满面的样子,和他眼中深深的痴恋最终化为尖锐的痛苦和狠戾。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

    声音渐渐低下去,直到大殿中又再次回到往日里的安静,不,还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忽然,一阵诡异莫名的风卷起地上的血迹化为利刃直直刺向背对着的男人,当尖利的匕首尖即将刺入男人背心时,一直没有回头的男人只是轻轻抬手,然后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那带着寒意的厉风一下子便被打散了。

    日升日落,循环往复,不知过了多久。

    男人低头,慢慢打开了握紧的拳头,一团小小的绿光蜷缩在他手心,似乎是受到了打扰,无形的绿团不安的抖了下。

    九天之下,蓦然传来响彻天地的悲鸣之声。

    这是代表着,有准圣人入了归墟。

    手指轻轻的触碰了下那团绿光,男人轻叹一声。

    【终于,还是欠了你的】

    手心猛地向下一翻,那团绿光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从他扔进面前那翻滚着云海的镜中,指尖似乎被什么抓了一下,最终却什么都没抓住,长袖拂过,镜子又恢复了一片光滑,只能看到紫色衣袍从中划过的一个衣角。

    ======================================

    当周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之后,元煦停住了脚。

    身后有一个身影从透明渐渐变成实体,在他转身的瞬间,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形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虽然我很想说,第一次见面你好,但是我想你一定早就注意到我的存在了吧?”五官平淡无奇的男人说话的声音和语气也同样平淡无奇,但是听在人耳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元煦沉默的看着对方,目光平静,却没有说话。

    “咦,为什么你不说话,是我打招呼的方式不对吗?”那人露出疑惑的样子,还像个天真的孩子一样歪了歪头。“我之前一直有在观察你,可是你和别人明明一直在笑着的。”

    “你说你之前,一直在观察我?”元煦双手抱臂,淡淡的开口道:“你是,怎么观察我的?”

    “你肯跟我说话啦。”那个人语气欢快的说道,但是他的脸上却依然什么表情都没有,就像是说话的和眼前这个不是同一个人,他的身体和灵魂分裂成两个独立的个体。“你只想知道这个吗?好吧,这个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他耸了耸肩,语气听起来有一点无奈。

    “其实你不是早就发现了吗,那个总是郁郁不平的年轻人,和那个高个子的美人。人类真的是很奇怪,有的人,明明已经比大多数人过的要好,却还是觉得自己得到的太少而感到愤怒。而有的人,明明可以过的很开心,却偏偏要想那么多有的没的,让自己变得不开心。”

    “还有你,你也很奇怪。你心里明明在怀疑——”

    “说说你的目的吧。”元煦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你附着在那些人身体里,不是只为了观察我们吧。”

    “当然——”他顿了顿,语气里夹在着一丝扭曲的兴奋感,“我只是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只是,想通了一直纠缠了我多年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哦,我猜——”

    “寿元。”这是元煦第二次打断他的话,但跟第一次不同,这一回,面前的人脸上终于不再是什么表情都没有,而是有了生气的迹象。

    “你知道了。”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不过片刻又扬起嘴角,笑起来。“那又如何呢,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了吧。我就是你们口中所谓的灵啊,你们,对我没有任何办法。”

    元煦看了他好一会儿,也露出一抹笑。

    “我们的确拿你没办法,但是,它可以。”

    他手腕一转,金色流光中,东君的凛然剑气令对面的人——应该是灵,猛地倒退了一大步。

    “你,你是谁?不不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还会有伤到我的东西!”他像是看到什么不可置信的事,脸上露出惊恐不定的表情。“你是谁!你不可能只是一个凡人!”

    “这把短剑,叫什么?”他颤抖着问。

    元煦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中的短剑,回答了他的问题。

    “东君。”

    “东君,东君......”他喃喃自语的重复了两遍,想起什么似得双眸瞪得老大,死死盯着面前的男人,“原来,原来你是——”

    “元煦!”

    一个清越的声音突然传来,在场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神色一变。

    元煦俊眉微扬,而另一个原本满脸恐惧的人脸上的恐惧却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他的脸上,又一次浮现出之前那种诡异而莫名的愉悦表情。

    古怪的笑容让他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看起来十分扭曲,“呵呵,元科长。”他的笑声从低沉变得越来越大,“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我明明设置了界,你说,你的朋友,一个普通人,是怎么通过我的界的呢?”

    “谁说他是普通人了?”元煦挑眉,淡声反问道。

    “怎么,你终于发现了吗?”

    “发现什么?”

    “发现你的这位朋友,他有多么的不普通。”他伸出手臂,掌心向上,然后一个倾斜,做了一个划开的动作。

    一个青年的身影由远及近的,逐渐走向两人。

    “似魔非魔,似灵非灵。将死未死,魂魄不全。不入轮回,三界不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5》,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五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5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五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