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上)

    明明身处桃花盛放的园中,能看到层层叠叠的花瓣,云蒸霞蔚,清香袭人,拂面而来。

    然而下一秒,却又能听到海浪翻滚的声音近在咫尺,潮湿的水汽,像是某种软体动物爬过自己的身体,湿漉漉的令人不安。

    最终全部化为一片白雾茫茫。

    他们由天地所化,又靠吸取天地之气而生。他们没有七情六欲,无悲无喜,也能够让别人如此。他们相貌似妖兽,却并无一丝妖气。他们是天地孕育的灵物,然而却依然会老会死,最终消散于天地间,再无轮回。

    这,便是他们的宿命。

    生于天地,长于天地,最后散于天地。

    他们一生的意义,就是给其他人解去烦忧,带来快乐。而他们自己,却从未体会过什么叫做快乐。甚至每遇到一次命定之人,都是在消耗着他们的生命。

    直到死去,那些因他们而一生无忧之人,却永远不会知道,他们曾付出过的一切。

    他的同伴,他的族人,就像是完成一个既定的使命般,就这样安静的,不为人知的,走完漫长的一生,最后什么都没有留下。

    而他,总有一天,也会走上这样的末路。

    不!他不甘心!凭什么他们就要这样默默无闻的奉献出自己的一生甚至是性命,死后却连轮回都不能入!这便是天道定数吗?!如果是,那么他便要改变这命运,哪怕与天争!与地斗!他也绝不退让!!

    ===============================

    邹成渝已经心塞的不想再看自己的小伙伴哪怕多一眼了,他现在倒是不担心小伙伴,他比较担心的是从头到尾围观了这一切还没有及时出手阻止的自己!会不会被清醒过来的某人给剁吧剁吧扔到海里喂鱼去!

    “元煦,你昨天的时候跟我说席恩身上没有恶意,也没有妖气和魔气,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每三天抽一次签,这次是邹成渝跟元煦抽到了海中别墅。

    海边别墅是修建在海中的,外面有个露台,有一个不大的泳池,顺着泳池左边的楼梯下去就可以直接下海游泳了。不过今天风浪比较大,邹成渝水性又不是很好,其实他有点怕水。只是当初为了演戏,不得不强迫自己去学了游泳。

    这会儿他正坐在那个楼梯的最后一个台阶上,双腿泡在海水中晃悠,双手却紧紧抓住扶手,问着游了一圈回来的元煦。

    元煦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做出一个伸手抓住他脚踝要把他往下拖的动作。邹成渝立刻吓得大叫一声,把脚缩回来,拼命躲着对方的大手。

    “好了好了,再喊大点声,别人都该听到了,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呢。”元煦笑着道,却趁他松了口气的瞬间一把抓住他的脚踝,邹成渝又是一声惨叫,结果元煦只是顺势在他小腿上摸了一把,然后从海里顺着台阶走了上来。

    走上露台擦身体时,邹成渝仍旧坐在那,仰着头看着他结实的手臂,让他羡慕不已的八块腹肌和传说中的人鱼线,最后落在他弯腰时对着自己的臀部,有些口干舌燥。

    “回神了。”元煦忽然出声,揶揄道:“还是说,咱们先回屋去,哦我看就在这也不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说道最后两个字,他的眼神暗下来,邹成渝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追随着他从喉结划过胸口落在他那半褪不褪,隐隐露出的喷薄欲出的昂扬上。

    他背靠着扶手,双腿紧紧合拢,只觉得某处一阵紧缩,一时间羞愤的脸红到脖子根,一边不住的往那里偷瞄,一边极力阻止自己想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事情。

    “白,白,白日宣淫,泥垢了!”虚弱的吼了一声,邹成渝恨恨咬牙。“大白天的快把衣服穿好,我跟你说正事呢。”

    元煦摸着下巴不以为然,“难道我们刚才不是在说正事?”

    去你大爷的正事!“滚!”邹成渝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

    终于等他换好衣服,邹成渝也,嗯,也可以站起来了。

    只是,“你,你看什么?”邹成渝心虚的瞪他一眼。

    元煦笑眯眯的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他一番,最后时限落在某处。“有些人啊,就是喜欢口是心非,最后受罪的还不是自己。”

    “我喜欢!要你管!”习惯性第一时间反驳的某人说完才发现自己无意间承认了什么,顿时面红耳赤的推了对方一把。“你自己在这带着吧,我去找席恩了。”

    “诶,跟你开玩笑的。”元煦一把将人拉住,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这种纯情的亲吻反而更加让人欲罢不能,邹成渝好悬才让自己站住了,恨恨地抹了一把脸。

    “还在外面呢!”

    “放心,没人看见。”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啾——”

    正不知所措的解释着,冷不防嘴巴上也被人亲了一口。

    元煦揽着他在露台的沙滩椅上躺下,椅子很窄只能容纳一个人,因此他干脆把对方抱在怀里。

    因此现在的情况就是,邹成渝是压在他上面,在其他人看来,两个人此刻正用一种十分让人遐想的姿势,上下紧紧交叠在一起,即使他们的确是在说很严肃的事。

    “等等下,干嘛非要在这里说?”

    “晒太阳啊,不觉得很舒服吗?”

    “舒服是舒服,但是,但是很奇怪啊。”

    “哪里奇怪?”

    “......拿开你的爪子啊!所以到底哪里不奇怪了!”

    最后元煦双手放在他腰间环住,两个人终于可以认真的、好好的、讲话了。

    “你可以说了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煦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我只是猜测,现在还不能证实是不是。”

    “什么意思?”

    “我以前应该有跟你说过,这世界有分人鬼神妖几类,因各自的寿命长短不同,所遵循的天道轮回也不同。但其实在这之外,还有另外一类。”

    “是什么?”

    “是灵。”

    所谓灵,是集天地之气所生,他们虽然也会生老病死,却个个都背负有不同的命道与运道。而且他们并不是独立生存,反而需要依附于最弱小的人类,他们有的会给人类带去快乐,有的会让人感到痛苦,有的能够增添人的寿命,有的也会让人一声被厄运所缠。然而他们自己,其实并没有任何情感,他们生来就带有这些命运,所选择依附之人便被称为‘有缘之人’。

    然而被他们所依附的人,却是没有选择的,无论好还是坏,这就是天命所致,无力抵抗。

    “天道,还真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随心所欲的掌控的所有人的命运。”邹成渝听完,嗤笑一声,语气里含着浓浓的讽刺意味。

    元煦眸光微闪,大手压在对方后脑,定定的注视着那双清亮的眼眸。

    “成渝,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他忽然这样问道。

    邹成渝愣了下,然后少见的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噗的一声笑出来。“你是在审我吗?”他的手指状似无意识的在对方的喉结处划着圈,微微歪着头,一副天真懵懂的模样。

    “那么,你做了什么需要我来审你的事吗?”元煦也笑着问他。

    邹成渝垂下眼眸,乖顺的将头靠在对方颈窝。“如果我做了,你打算怎么对我?”

    “那要看你做了什么。”

    闷闷的声音压在他的胸口,元煦能感受到此刻对方的情绪十分低落。

    “比如我曾经——”声音压低,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远处的海面又再次显现出狰狞的面孔。

    耳边的呼吸变得有些重了,那双有力的手臂死死的箍住自己的腰身,仿佛按耐不住下一秒就会被嘞断。

    然后元煦听到邹成渝伏在他的耳畔,轻轻笑了一声。那是他从未听到过的,充满了魅惑,就好像是身体里一直沉睡着的野兽即将苏醒,他猛地翻过身,将从低声笑着,到大声笑起来,甚至笑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的青年压在身下。

    他的手停留在对方的脖颈,死死盯着他笑的沁出泪水的眼角,许久,终于叹了口气,然后低下头,温柔而爱恋的吻上对方的眼角,舔去那滴还未滑落的泪水。

    耳中嗡嗡声不绝,剧烈跳动的心脏仿佛就要从胸腔跳出来。他全身都在颤抖着,不知是因为极致的愉悦还是因为内心深处,那正在动摇着的缝隙。

    天边传来隐隐的雷声,温度很快降了下来。原本停止的风,又重新翻滚着厚重的云层遮住了天幕。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漂浮在巨浪中的一叶扁舟,始终找不到着地的点。

    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无的,只有这个正拥抱着自己的男人才是真实存在着的。

    他的手臂是那样有力,他的亲吻是那样灼热,几乎将自己融化。

    可是,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拼命的叫嚣着,伴随着急促落下的雨点,和男人含糊不清的爱语。

    “我爱你,成渝。”

    而我,要你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4》,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四天(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4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四天(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