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下)

    邹成渝找到元煦,示意他低下头,伏在他耳畔,将刚才从席恩那听来的情况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说完皱起眉头,神色担忧的问元煦,“你那什么符真的有用?”

    他在席恩面前打了包票把这个符的作用夸得天花乱坠的,一是为了让席恩相信一直贴身带着,二来也不是没有夸耀元煦的意思。但走回来的这段路上,他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又不禁有些担心这张符没有自己想的那样厉害。

    “这符出自天师世家周家,也就是周论他们本家。每年只发出去不到十张,我给你的就是周论给我那张。”元煦说完,见邹成渝面上只是松了一口气,并没有其他的情绪,笑道:“之前我本来想主动去找周论,问他要一张,但他告诉我,制作这符的是他们家族的长老,每次制符的时候都会闭关,只有等他出来才能拿到。”

    后面这些话便是特意解释给邹成渝听了的,邹成渝还想着席恩那边,闻言只是胡乱的点了点头,点到一般突地顿住。抬头,不太高兴白了他一眼道:“我只是问问这符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么管用,我是担心席恩!你想太多了!”这家伙,难道自己在他眼里就是个小心眼?孰轻孰重分不清?“那,你的那张给了席恩,你自己怎么办?”

    元煦无所谓的道:“以前对我也许有用,现在的话,也用不着了。”

    邹成渝好奇道:“你是有什么更厉害的东西了吗?”

    “噗,我发现你有的时候会意外的敏锐。”元煦点头,背过身,挡住镜头,示意他看过来。

    邹成渝也跟他紧挨着,低头朝他手心看去,慢慢长大了嘴,要不是他记得这是在拍摄中,估计早就忍不住惊呼出来了。

    只见元煦的掌心慢慢浮出一柄泛着金色微光的短剑。邹成渝紧紧盯着这把短剑,它的光芒虽然很微弱,却让人感到全身上下都被一股暖意包裹在其中,时间越久,那种温暖的吸引力就越强,他的头越来越低,直到整张脸都贴在那柄短剑,鼻尖触碰到冰冷的剑体,浑身一颤。

    元煦在短剑出手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邹成渝的异样,但他只是不动声色的任由对方离自己的本命法宝越来越近,也看到了他眼底深处的那股痴迷,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梦寐已久的宝物,若不是他和邹成渝的关系,和知道对方不可能抢走自己的短剑。元煦恐怕会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个,随时会夺宝杀人的危险人物。

    可是,邹成渝为什么会对自己的本命法宝表现的如此在意。

    “如何,还满意吗?”元煦适时地开口,打断了仍然沉浸在短剑上的邹成渝。

    邹成渝猛地抬起头,深吸一口气,心有余悸道:“真奇怪,我刚才总觉得你的短剑好像有生命似的,恍惚间还听到它在跟我说话。”

    元煦挑眉,手腕一转,将短剑收了回去。“哦,它跟你说什么了?”

    邹成渝眉心紧锁,似是真的在回忆刚才的情况,但想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遗憾的道:“也许是我幻听了吧。”他说完又看向元煦,神情重新变得神采奕奕,“元煦,你说刚刚那个是你的本命法宝,他有名字吗?”

    元煦盯着他的眼睛,玩笑般的反问道:“如果我说,让你给它起个名字,你觉得叫什么好呢?”

    邹成渝顿了下,惊讶道:“让我起?”

    “是,不如你替我想一个。”元煦柔声说道。

    每次元煦用这种温柔的眼神和语气对自己讲话时,邹成渝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总会在这一瞬间变得迷糊不清,但内心的开心却止也止不住,嘴角越咧越大,脑中忽的闪过一个画面,他望着元煦的眼睛,笑起来。

    “东君,就唤它东君吧。”

    恍若很久之前,同样的场景。

    风景清明,梨花层叠,少年一袭青衫,抬起头遥遥望过来,一双眼眸灿若星辰。

    他的声音透过九天之上的云端落下,清冷如玉般透澈。

    以后,我可以唤你东君吗?

    天空骤然一声闷响,正在忙碌中的人都抬起头看天,有人问道:“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像是打雷的样子。”

    “这是什么时节,再说了太阳那么大,哪里来的雷声。”有人反驳道。

    元煦视线恍惚了下,回过神来,就看到邹成渝正凑到自己面前,正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拔自己的眼睫毛?!

    啪的一声,拍开那作怪的手。“干什么?”

    邹成渝捂着手背,撇撇嘴,“你自己站在那跟中邪了似得,闭着眼睛眼皮一个劲儿的抖,还问我干嘛?”

    “所以你就拔我眼睫毛?”

    “嘿嘿,我那不是,不是想唤醒你吗。”邹成渝心虚的支吾道。

    元煦不怒反笑,“原来你叫醒人的方式都是这么——特别啊。”他尾音拉长,透着显而易见的嘲讽。

    邹成渝不服气的反驳,“明明是你突然跟入定了似得吓人好嘛。”他又问道:“喂!你刚刚想什么呢,怎么突然就跟被人定住了似得,我还以为你中招了呢,差点打电话给周大哥了。”

    “没什么。”已经回过神来的元煦随口敷衍道,忽地看向他身后,“比起这个,我看你还是先问问你那个发小怎么回事吧。”

    “啊什么?”邹成渝顺着他的视线往后看去,瞪大了眼。“席恩吃错药了?”

    就在他身后不远处,刚才声称崴了下脚的陆茜茜坚持要完成拍摄工作又被人扶着回来了。而那个走在她身旁,小心翼翼扶着她的脸上一片温柔呵护表情的人,却是之前恨不能离这个女人八丈远的席恩。

    邹成渝顿时起了满身鸡皮疙瘩,这个人一定不是他认识的席恩!不会被什么东西俯身了吧?!

    “元煦!你那个符果然是地摊上买的吧!”气呼呼的就要冲过去,被后者一把拉住。

    “先别过去。”元煦说。“再看看。”

    “还看什么啊!一看就是被鬼迷了心智啊!不行,我必须去叫醒他。”邹成渝甩开元煦的手就要过去,又被对方直接胳膊绕过脖子给拽到了怀里,总算是老实下来了,如果忽略他红红的脸蛋的话。

    元煦顺势在他脸上摸了一把,才说道:“他没有被附身。”眯起眼,又看了一会儿。“应该也不是妖。”

    “那,那是什么?”喂!你说归说啊!不要以为我挡在前面镜头拍不到你你就可以,可以乱摸!我靠!你的手放在哪儿呢!你个混蛋臭流氓!邹成渝眼角都红了,下意识的动了下身体,被元煦一把箍住。

    “别动。”元煦伏在他耳畔,眼眸一沉,声音暗哑的警告道。

    邹成渝立刻一动不动的乖乖靠在他怀里。

    “奇怪。”元煦又继续观察了好一会儿,俊眉微皱。“他身上,没有一丝恶意。反倒更像是——”他的声音忽的戛然而止,然后迅速放开邹成渝,只是拉着他往节目组摆好的已经放上了午餐的桌子旁走去。

    邹成渝被他的行为搞得一头雾水,“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席恩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

    “等会儿告诉你。”元煦头也不回的道,“现在,我饿了,先吃饭。”

    不一会儿,扶着陆茜茜的席恩两人也来到了桌旁,而且恰好就坐在了邹成渝身边。

    陆茜茜跟他中间隔着一个席恩,将邹成渝一错不错的盯着自己看,她有些疑惑不解,她自然是知道邹成渝跟自己是同一家公司的,只不过两个人无论身份地位都差的太远,所以平常根本接触不到。

    所以她也绝不会想到,其实邹成渝早就注意到她了。

    见邹成渝看着自己,她忙端直了身子,露出一个十分公式化的微笑,只是那里面还夹杂着一丝隐隐的讨好。

    邹成渝也冲他笑着点了下头,然后凑到席恩身边,“你没事吧?”

    席恩正在给陆茜茜夹菜,那温柔宠溺的眼神看的邹成渝浑身一抖。

    “没事啊。”席恩微微一笑,夹起一朵西兰花放到他碗里。“快吃饭吧。”

    邹成渝瞬间心塞不已,眼泪汪汪的转头看向元煦。

    “怎么?”元煦奇怪道。

    邹成渝用筷子戳了戳西兰花,刚想说话,旁边一双筷子忽然将那朵西兰花又夹走了。他诧异的扭过头去,席恩冲他一笑,当着他的面把西兰花吃下去,“抱歉,我忘记你从小就不喜欢吃西兰花了。”

    这一幕立刻被摄像机拍到,放出来后,网上立刻又沸腾了。

    【啊啊啊啊我家恩恩好温油!!!!】

    【恩恩求嫁啊啊啊啊!!!】

    【等等,难道没有人注意到席天王说的话吗?】

    【我忘记你从小就不喜欢吃西兰花了——从小......】

    【从小......1】

    【2】

    【所以,他们真的是一起长大的啊!】

    【竹马竹马?!】

    【我一直就觉得他看小成语的眼神很温柔很宠溺!天啊不行了,我忍不住要改站这对cp了!】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小成语的脸越来越好看了吗?】

    【不,你不是一个人】

    【你不是一个人1】

    【10086】

    邹成渝后经发凉的往旁边蹭了蹭,蹭到元煦身边,愣了下。“你在看什么?”

    元煦抬起头,冲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三天(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三天(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