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中)

    趁着中间休息时间,邹成渝拽着席恩去了一个无人的角落。

    席恩揶揄道:“我说,你就当着你家男人的面拉着另一个男人,还跑到这种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方来,不怕他多想?”

    “想什么?”邹成渝反应过来,斜睨他一眼,说道:“跟你?得了吧,用脚后跟想也知道不可能啊。”

    “怎么不可能了。”席恩说着,仗着比邹成渝高半个头,手掌撑着墙壁,来了个完美的壁咚,低下头凑近对方,嘴角噙着一抹笑,“成渝,其实我——”

    邹成渝猛地一把推开他,摸了摸手臂,受不了的道:“我的妈呀,起我一身鸡皮疙瘩。拜托小席子别用那种毛毛的语气跟我说话,我好想揍你啊。”

    席恩退开转而靠在墙上,双手抱臂,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我发现你自从跟那家伙混一块儿后,越来越无趣了。”

    “不好意思啊,想捉弄人的话,我可以无条件把我家经纪人奉献出来的。”邹成渝眨眨眼,“这个你肯定会很满意的。”

    席恩瞪他一眼,没好气道:“快说吧,你叫我过来干嘛。”

    提起这个,邹成渝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语气严肃的道:“小席子,其实,你是知道我跟别人不太一样的吧。”

    席恩一愣,片刻后,扶额一笑。“你知道了。”

    “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对吧。”邹成渝用的是陈述语气,看到席恩微变的神色,不由得轻叹一口气,缓缓说道:“那次回去,我也全都想起来了。”说到这,他恨恨的戳着对方手臂,“拜托你是不是傻啊,当初明明是我拉着你上山去玩的,你不怪我让你陷入险境我都已经很没脸了,你内疚什么啊。”

    席恩抿着唇,神色中除却愧疚竟还有一丝难堪。邹成渝有些疑惑,当他想起那些事,在回想这些年席恩总是在身后默默地帮他,一副好像欠了他很多的愧疚模样,隐约觉得可能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但他现在既然好好的站在这里,当初发生过什么,他本来是不再想了。可看到席恩这个样子,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问下,有些事,埋的越久嫌隙越大,不如早早说清楚,两个人还是兄弟。

    席恩深吸一口气,终于颤抖着开口:“成渝,是我对不起你。我曾经,差点害死你。”

    “哈?!”邹成渝整个人都傻了,张大嘴巴看着他。“什,什么情况。等等,你没说错吧?你怎么可能差点害死我。”摆摆手,“别胡说了,咱们从小一块长大,我是最了解你的了。除了我家里人和元煦,其他人都有可能害我,但是你绝对不可能!我还记得小时候有次我掉进河里,还是你拼命的拉我上去呢。”

    “你这个笨蛋!那是因为我欠了你一条命!”席恩猛地低吼一声,半晌,神色惨然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会害你。可是,害你的人,却是,是我外婆。”他说完这句话,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再也不与邹成渝的目光对视,狼狈的别过头,一手捂着脸。

    邹成渝一脸不可置信,“你,你在说什么啊,为什么婆婆要害我?这不可能啊,婆婆对我那么好。而且,而且我们两家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席恩的婆婆在他念高中那年就因病去世了,那时邹成渝早就离开村子了。但是他记得很清楚,小时候,席恩没来到邹家村时,婆婆对他就跟自己的亲孙子似得。就连席恩来到了,婆婆也从来没有厚此薄彼过,不论做什么好吃的,拿给晚辈的都是一样分量的,没有谁比谁多这一说。

    这样一个慈祥的老人,怎么可能害过自己,还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席恩神情恍惚茫然,像是回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手都在颤抖。“就是那天,你们一起上山。不知为何,等到人发现时,却只有你一个人晕倒在地上。你回来后大病了许久才好,但是关于那时的记忆却全都没有了。可你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我们两个人一起上得山,却只有你出事,而我却毫发无伤吗?”

    “我记得,外婆说,说是你发现我晕倒了,所以跑下山去喊人来的。”

    “不,不是那样的。”席恩声音暗哑地继续说道:“其实当时我们两个人都晕倒了,但是我外婆那天似乎有所感应,于是她先到了山上。她说,当时见到我们两个齐齐倒在地上,老人家当时吓坏了,一时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脑海中传来一个声音,告诉她有个地方长着一种草药,可以救我们。可是——”他说到这里,忽然说不下去了,只是死死咬着下唇,看着邹成渝。

    邹成渝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叹了一口气,帮他说出来。“可是那种草药只能救一个人是吗?”

    “是的,我外婆那时候也挣扎了许久,可是最后她还是选择了救我。”席恩说完这些,整个人都想被抽光了力气一样,偏着头瘫软的靠在墙上,一动不动。像是在等待一个审判的结果,又或者,是在等待救赎一样。

    沉默,良久,邹成渝才再次开口。“我不怪婆婆。”

    席恩眼一亮,转瞬有暗淡下去。“小渝,你的心太善良了。”那些事外婆隐瞒了许多年,那些年看着外婆每次面对小渝时,既复杂愧疚又不安难过的神情,他一直不懂为何。直到外婆在医院去世的前一天,老人家终于把这些事都告诉了自己的外孙,也告诉了他为什么自己总是说让他要永远照顾小渝,不管小渝将来发生任何事,自己都必须要帮对方。那一天,他才终于知道,原来自己欠了小渝一条命。

    “我不怪婆婆,一是因为婆婆一直对我很好,不管是不是因为这件事,婆婆她从来都待我像待亲孙子一样。说实话,当初你回来时,我还恼过你呢,觉得你一回来就抢了婆婆。”邹成渝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话锋一转,正色道:“第二,也是我今天要跟你说的。我从小,就总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不是在说胡话,而是真的。”

    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将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告诉席恩,担心有天会牵连到他。但现在,他却觉得自己必须要告诉对方。因为他们将来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自己不想瞒着他,也怕万一有什么不长眼的因为自己的缘故伤害到对方,他后悔都来不及,不如让对方知道这一切,以后也好多加留心。

    最关键的其实是元煦告诉他,叶哥有些特殊,他仿佛生来就是那种不招妖鬼精怪的体质。只要在他身边,那些邪物都会避而不见,当他是个透明人。邹成渝想起之前在片场被小鬼引开那次,为什么不管用?元煦的回答则是十分邪魅的一笑,然后翻身压住他降酱酱酿酿一晚上,第二天在邹成渝捂着腰大骂他无耻时,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要怎么样才管用。

    现在,他决定了,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叶哥!至于他要帮谁嘛,嘿嘿嘿——

    “唔,好痛,你打我干嘛?”邹成渝捂着额头,不解道。

    席恩渐渐恢复过来,明明两个人是在说很严肃的事,对方居然还有功夫在一边神游天外,最可气的是还敢发出那种ws的笑声,一看就没在想什么好事!“你又在脑补什么呢?”

    “没有啦。”邹成渝摆摆手,忙道:“我还没说完,小席子,你也别在内疚了。其实你该早一点告诉我这件事的,那样我就可以告诉婆婆,我并不怪她,当时她会做那样的选择一是爱你,二是受了蛊惑。”

    “蛊惑?”席恩俊眉微皱,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跟你刚才说的能看到那些东西,有关?”

    “是的,上次元煦告诉我,咱们后山那里有一只入了魔的狐狸,估计就是他身上的魔气侵扰,所以婆婆——”

    席恩轻叹一口气,目光复杂的拍了拍邹成渝肩膀。“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虽说魔气是一方面,但外婆当时动了只救我一人的念头,这些也都是事实。”

    “席哥。”这还是自两个人长大后,邹成渝第一次又这样叫他。“婆婆已经走了,那些事也都过去了。我们现在都好好的,她老人家泉下有知,也会安心的。你就不要再多想了,不然我以后会觉得很别扭的啦。”

    席恩沉默半晌,终于点点头。“谢谢你,小渝。”

    “谢什么啊,我们是兄弟嘛。”邹成渝嘻嘻一笑,想到自己找他的目的,又道:“对了,差点忘了正事。这次参加这个节目,你知道元煦为什么来参加吗?”

    “为什——难道是这个节目有古怪还是说,这里面有什么人有问题?”解开一些心结之后的席恩又恢复了他精明的头脑,一针见血的问道。

    邹成渝神色凝重的点点头,“是的,现在我们有两个怀疑的对象。一个是跟你搭档的陆茜茜,一个就是跟顾前辈搭档的叫张玲的女生。”

    席恩一听陆茜茜的名字,忙站直了身体说道:“陆茜茜?正好我也有要跟告诉你的,昨天晚上,我半夜似乎听到她那边好像有什么动静。有点像是,咳,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但是你现在这么一说,我更加觉得我没听错了,那声音语气说是因为做那档子事而发出的欢愉声,不如说是在压抑着痛苦的呻|吟。那个男人,倒像是很满足的样子。”

    “男人?是节目组的人吗?”邹成渝问道。

    “应该不是吧,我睡眠很浅,那个楼梯又是木质的,踩上去会咯吱咯吱响。”席恩回忆昨晚的事,说道:“我总觉得他更像是凭空出现在屋子里的。”

    “我马上告诉元煦。”邹成渝说着就要去找元煦,走了两步又赶忙转回来,“忘记这个了。”

    席恩低头,看着对方手心里那个方方正正的符纸,确实——很像是地摊上讨来的旧货。

    “哎呀你别看他长得丑,但是很管用。”邹成渝一把将符纸塞到他手心里握住,“一定要贴身放着,可别弄丢了。不过也别担心,防水防火还防雷电,总之质量杠杠的,你值得拥有!”

    席恩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旋风一样又跑开了,将符纸贴在心口处。刚要离开,忽然身子一晃,视线变得有些模糊起来,头晕晕的,恍惚间似是问道一阵甜甜的香气,那一刻,心中仿若再美好不过了,然而与之相反的,随之响起的声音却十分的的阴郁森冷。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他,呵呵,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三天(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三天(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