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上)

    本来邹成渝已经做好了在海边露宿的准备,还安慰自己第二天正好可以早起看日出,元煦很想提醒他这里只能看日落,但是看到他兴致勃勃的说个不停,只是揉了揉他脑袋,笑着听他说。

    听到邹成渝说看日出的并不只有元煦一个人,还有其他工作人员。不过他们在集体接收到了某人含笑的凉飕飕的眼神之后,就很有自知之明的闭上了嘴巴,越老越觉得这个叫元煦的人不简单了,他身上的气场实在是太强悍了,而且隐隐有种上位者的霸气,让人轻易不敢上前哪怕连眼神都不敢对上。

    不过等到十一点差不多的时候,还是有工作人员来告知他们不用真的在这里待一晚上。

    “啊,不是说房子是抽签决定的吗?”邹成渝傻傻的反问道。

    来告诉他们的就是之前那个向邹成渝提问的姑娘,叫李月的姑娘是导演的助理,也负责他们这一组的工作。闻言抿嘴一笑,解释道:“那只是节目效果而已,是给观众们看的。”她又示意邹成渝看向另外那边早已支起的两定帐篷,“诺,严女王已经回去了,帐篷里并没有人住,等到早上开拍前我们会提前把你们叫起来的。”

    见邹成渝脸上写满了还可以这样啊的失望和其他什么的神情,她不禁笑出声来说道:“并不是故意要欺骗观众什么的,也是为艺人们考虑吧,海边风大,你们要是真在这里吹一晚上明天起来肯定会感冒的。”

    邹成渝这才点点头,“那好吧,不过我们去哪儿?”他这话是直接把元煦都带上了。

    李月心里却是半分惊讶都没有,她反而觉得邹成渝会这么问才是正确的询问方式,当即回道:“就在那边的别墅里,我们这一组也都在一起,里面是上下两层的,下面也有房间,上面是一个套间,要是不方便的话——”她的话越说越小,因为邹成渝已经直接转头对元煦开口了。

    “你觉得呢?”

    元煦眼角扫过一脸我就知道会这样的李月,只是笑着道:“听节目组安排就好。”

    两人跟着李月来到他们要住的别墅,里面都是精装修,上去看过套间之后也很满意。楼上是他们两个住,工作人员都在下面。楼上楼下各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所以他们在上面一关上门,整个空间就被完全隔离了。

    等安排好一切后,他们就在李月越来越诡异的目光中关上了房门。

    “总觉得她最后冲我笑那一下怪怪的,毛骨悚然。”邹成渝关上门后,忍不住对元煦嘟囔了一句。

    元煦整准备去洗澡,闻言站住脚,转身一把将他捞入怀中。顺手给屋子画下一个隔音结界,俊眉一扬,笑的不怀好意:“想这么多,不如一起去洗澡?”

    邹成渝身体某处一紧,语气弱弱地说道:“可是明天还要拍——唔!”

    元煦什么都没有说,直接用行动回答他。

    好在他还是记得第二天还要拍摄的事情,所以没有做太多次,也就来了两三回——吧。

    “元煦你个混蛋!!!”明明第二次的时候自己都使劲儿推开他喊着不要了,结果这家伙居然还笑着说什么‘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然后不管不顾的又来了一回!气死他了!也不知最后元煦用了什么办法,才让自己第二天早起时看起来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走路的时候某处那怪异的感觉是因为昨天经历了多么激烈的情|事。

    果然以后就不该相信男人在床上的承诺,不对,他也是男人!呸,是不要再相信兽性大发的这个家伙才对!

    只是等他见到其他几组人后,先是觉得心里平衡了,看来晚上没休息好的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啊。比如说那个他一直觉得举止行为都有嫌疑的陆茜茜,两人正面对上后,邹成渝就发现她脸色有些苍白,精神状态比起头一天可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他可不相信是因为席恩对她做了什么的缘故,那就是她自己做了什么才会这样。

    邹成渝偷偷的戳了下旁边的元煦,“你看她,是不是昨天一整宿都没睡啊?反正我觉得肯定不是兴奋的。”

    是的,跟前两天比起来,陆茜茜整个人的精神气都变了。如果说之前她像是被阳光照耀向日葵,兴奋的追逐这日光。那么今天,她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耷拉着脑袋,走路时脚下都有些虚浮。

    她的状态太明显了,很快的,其他人都发现了这一情况。一瞬间,各种意味不明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席恩和陆茜茜以及他们那一组人身上,他们倒不是觉得席恩会对陆茜茜做什么,必经她那个颜值还比不上席恩自己呢。他们现在是怀疑陆茜茜借机主动对席恩做了什么而被对方拒绝了。

    席恩一早就注意到了,不过按他的性子,只是一开始有点奇怪,事后也就当做没看到一样。但这会儿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他身上,他也不得不关心对方一句,“你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哪里不舒服吗?”

    被男神关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反正所有人都看到,席恩话音刚落,陆茜茜的眼睛瞬间一亮,真的那种特别亮,她现在脸色惨白,所以眼神发亮的时候就更加明显了。就在大家以为她会忍不住扑上去的时候,她却身子忽的一晃,就要往席恩怀里倒去,半路却被一人忽然抓住了手臂。

    这一变故让大家都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在场的女工作人员忙走上前去看查对方的身体状况,席恩这里则是邹成渝第一个走到他面前,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回事?”他刚才看的真切,那个女人脸色不好看是一回事,可刚才她明明是能站住的,却脚下一转,故意朝着席恩怀里倒下去。要不是——

    看了眼那个扶着陆茜茜的女人,正是跟顾孟平站在一起的张玲。

    “不知道。”席恩的语气有些不耐,这是他要暴躁的前兆。昨天这个叫陆茜茜的女人就住在他隔壁,他这人有个毛病,除了经纪人和某人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就是他认床。但因为他艺人的身份,所以每次外出时他都尽量让自己睡着,睡不好也只能回去再补觉。这次也是,连着两天他都是睡着睡着就会醒来,然后辗转反侧一番,在眯一会儿。第一天的时候还好,但是昨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觉得隔壁房间有动静,他听力很好,两个卧室又是挨着的,所以仔细一听,就能听出来是女人发出的呻|吟声,当即他就黑了脸。

    “做太多了吧。”他随口敷衍道。

    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搞什么鬼,不过他已经打定主意从明天起一定要这个女人远一点!

    做,做太多了?!邹成渝惊悚的瞪着大眼,缓缓的转头看了那个被工作人员扶到外围休息的女人,又慢慢转回头来。“你,你怎么知道的?”他虚虚的问,我的小伙伴总是语出惊人,吓死人不偿命怎么办?在线等,急!

    席恩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他现在也烦着呢。“我怎么知道,管她怎么回事,只要别再来招我就行。”自从听到那诡异的声音之后他就再也睡不着了,好几次忍不住想起来去敲门让那个女人小声点,但考虑到楼下还有其他节目组的人在,他又忍住了。来之前,经纪人千叮咛万嘱咐让他把脾气收一收,这个节目虽说是他们这边出大头,可毕竟华宇也掺和了一脚。而且最近国际方面有意跟他们接触一下,他的经纪人此刻已经出国帮他去跟对方先碰个头,这时候最好不要闹出什么不好的影响。

    实际上他心里还有一点疑惑,因为除了那个女人的声音外,他似乎隐约还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但是怎么可能,如果有人进入了那个房间,他是肯定会听到上楼的脚步声和开门声的,他睡觉很轻,一点声响都能惊醒过来。

    但这种事没有确凿的证据也不可能随便跟别人说,再者他也不是那种八卦的人,就算这女人是靠了谁才进来的,只要别在犯在他面前来,忍过一个星期之后就好了。

    至于邹成渝,在席恩心里,他还是自己那个单纯傻乎乎的兄弟,这种糟心的事也就不说给他听了。

    见席恩心情不太好,邹成渝也不在他面前晃悠了,这家伙心情不爽的时候可是不认人的,谁在这个时候上来触霉头,他都不会给脸的。他才不要惹到他,然后被他狠狠修理一顿。

    蹭回到元煦身边后,发现元煦摩挲着下巴,眯着眼睛看着被人带走的陆茜茜的方向,似乎在思考什么。

    “怎么了?”邹成渝问。

    元煦现在很多事也不瞒着他了,听到他问,先是看了他一眼,才回道:“这个女人,像是被人吸走了寿元之气。”

    “寿元之气?那是什么?”

    “人身上有很多气,比如我们经常说的男人的精气,还有运气等等。”元煦比划着给他解释,“寿元之气,便是指的人寿命的气数。”

    “你是说,有人吸走了她的寿命?”邹成渝闻言惊呼一声,被元煦瞪了一眼才猛地捂住嘴巴,眼珠转了转,过了一会儿才松开手,这次他聪明了,小声的问道:“这是不是,就是你们要查的那件事啊?”

    元煦眯起眼,“一开始倒是没往这方面想,但是没想到那东西居然这么快就忍不住了。”他的语气森冷,邹成渝听着一边不禁打了个冷战,一边为那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敢惹到元煦眼皮子底下来默默哀悼了下。“那陆茜茜她?”

    “暂时无碍。”元煦转头看他,“让你朋友小心点。”

    他说的是席恩,邹成渝脸色一变,席恩可跟陆茜茜是一组呢!当即就想去跟席恩说,元煦忙拉住他。“白天不会有事的,等下没人的时候你在过去,我给你一道符,你记得让他带在身上,可以挡几天。”见邹成渝神色紧张不已,他心里不免有些吃味,又一想自己居然有一天也会有这种因为某人太在意别人而吃味的情绪,不禁轻叹一口气,爱情这东西果然很玄妙。“好了别苦着脸,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朋友吃亏的。”

    “我相信你!”邹成渝微微仰头,眼神亮晶晶的望着元煦,满眼都是坚定不移的信任。

    刚才那点吃味瞬间就消失殆尽了,元煦捏了下他的脸,笑着说了一句:“白痴!”

    众人:.......这两人一分钟不秀会死吗?!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三天(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三天(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