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

    夜幕降临,不远处的别墅和外面的路灯都亮起了微弱的光。

    晚上的大海看过去黑乎乎的一片,耳边只能听到海浪翻滚的声音,和呼呼的海风声。若是只有一个人在,还真有点害怕,什么都看不见的海面,就像是一只巨大狰狞的怪兽,张着大嘴,等着猎物自投罗网。

    ‘嚓——’一声轻响,瞬间,火光在海边燃烧起来。

    邹成渝蹲坐在一块不知从哪里搬来的石头上,探头看着那个被架在火堆上烤的野鹌鹑,迟疑地问道:“这个能吃吗?”

    “那边还有节目组准备的馒头,你可以——”

    “我就是问问!”邹成渝忙讨好的嘿嘿一笑,说道:“你烤的东西,当然没问题啦。”他随手也捡起一根树枝,在半空中刷刷的划楞了几下,元煦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尴尬的放下手。过了一会儿,见元煦专注烤野鹌鹑,也不理他,又觉得没意思,便把树枝探进火堆地下戳了戳。

    “你要是没事干,就去那边拿两瓶水,顺便把晚上要用的毯子和垫子都拿过来。”元煦瞪着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终于找到事情做的邹成渝蹭的一下站起身,还调皮的冲元煦立正站好敬了个马马虎虎的礼,收获元煦白眼一个,这才转身往摄像机那边跑去。

    “我来取我们晚上要用的毯子和垫子。”邹成渝站在工作人员面前,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跟着他们这组的工作人员每次看到他,都用一种很诡异的,让他毛骨悚然的眼神看着自己和元煦。那感觉,怎么说呢,肯定不是恶意就对了。但是也绝不是什么好的含义。偶尔,有的女工作人员,还会突然捂着嘴偷偷乐,当着他的面就跟旁边其他人嘀嘀咕咕起来,一边小声说话一边拿眼偷偷瞄他。看得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

    “那个,”正想着呢,就看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助理走到他面前,再看她身后不远处,咳咳,我说你们几个人,做什么打气加油的动作是要干嘛?难道这个人要跟自己表白?不得不说,邹成渝你真的是想太多了。“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女孩小心翼翼的看着邹成渝的脸开口了。

    自己又不会吃人,“当然可以啊,请问。”邹成渝立刻露出公式化的微笑,立刻就听到后面传来不大不小的几声惊叹,如今他对自己那张英(唇)俊(红)潇(齿)洒(白)的脸还是很有信心的。

    “那我就问啦,我仅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想问下,成渝你对你的恋人还满意吗?”女孩一鼓作气的高声喊了出来,眼睛还眨啊眨的,脸上满是,你就告诉我们吧,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你俩关系匪浅了,但是还是想让你亲口说出来啊!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众人:......可是,这个问题他们其实也好想问诶!

    所以你们这一整天都在用那种眼神看我其实就是因为这个?到底老子哪里表现出来跟对方关系不一般了,我跟那家伙明明一直都保持距离,当做不认识的好不好(确定?)然并卵,反正在群众眼中,这两说什么保持距离,拜托,你们两个人之间那种任何人都别想□□去,粉红泡泡都快把这正片海域给染红了,还敢说两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我们只能说,你的演技的确一流啊呸,旁边那个可不是演员你以为人民群众真的那么好骗吗!

    “我,我还没有女朋友啦。”邹成渝装傻。

    女生心里的槽点满的都快装不下了,但又不好全部吐出来,只好一点一点的循循善诱道:“我是说,咱们节目里的那位。”

    邹成渝心道,我当然知道你说的是谁,可我就是不想告诉你啊。别以为我没看到之前副导演跟你们在那嘀咕半天,肯定是在想办法找点什么爆点给节目组炒炒热度,这个是没问题。不过,他却不希望他们在自己和元煦身上打主意。自己无意识流露出点什么被镜头捕捉到,和故意做出来给人家看这两者之间,他更喜欢第一种。如果他跟元煦,只是单纯的搭档关系,那配合一下节目组倒也无所谓,可是一想到他们本来就是在一起的,却要装模作样表现给别人看,他这心里不免又有点别扭。

    就在邹成渝想着找一个什么由头把这个话题给岔开时,元煦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怎么这么久?”看邹成渝拿个毯子半天都没拿回去,元煦便走过来看看怎么回事。他站在邹成渝身后,手搭在邹成渝肩膀上朝这边看过来。“拿到了吗?”

    “啊,哦,拿到了。”邹成渝仰头看他,一边把手里抱着的毯子举高了给他看,“还有垫子没有拿,你怎么过来了?”

    “想起来毯子有点重,怕你一个人拿不了。”元煦淡淡说了一句,对工作人员道:“麻烦帮我拿下垫子好吗?”

    “好的好的。”那女生见元煦一过来就揽住邹成渝的肩膀,一副占有欲很强的样子,偏偏邹成渝还一脸乖巧茫然的被他从身后整个圈在怀里还不自知,心里燃烧的八卦之力早已按耐不住了,但不知为何,本来忍不住想要在多问两句,一对上元煦那张明明带着淡淡笑意的眼神,话都到嘴边了,下意识的就又咽了回去。

    总觉得对方那笑里面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意是怎么回事?一定是错觉吧!

    给邹成渝两人拿了他们需要的毯子和垫子,本来是邹成渝过来取得,元煦来了之后就全部接到自己手里拿着,而且还不是像邹成渝那样要双手抱着,看着对方轻轻松松单手就抱住两张毯子和两个垫子,那个毯子邹成渝拿到手里掂了下,大概有五斤左右,虽然四个加在一起也就二十斤吧,不过占据的面积还是很大的,他一个人抱着走还是要费点劲儿。

    所以他被元煦一手揽着,自己手里却空空的走后,背后那些女工作人员立刻就围在一起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窃窃私语了。不小心听到那么一两句的摄像大哥表示,现在的菇凉真是太可怕了!这里一定不是地球而是火星!

    回到火堆旁,邹成渝跟在元煦身后,小狗似得转来转去。“需要我帮忙吗?”

    元煦正把垫子铺在地上,而且是两张合在一起,并没有分开。火光映照下,邹成渝的脸红通通的,天啦撸好羞涩啊,万一晚上睡着了自己一不小心留下什么证据被摄像机抓拍到怎么办!

    回头招呼邹成渝坐下,又将毯子把他整个人围住。邹成渝大眼巴巴的瞧着他,“你怎么不坐?”

    “等会儿的。”

    原来是野鹌鹑烤好了,元煦用小刀切下一小块递到邹成渝嘴边,“尝尝。”

    邹成渝毫不犹豫的张嘴,一口咬下,“呼——好,好巷(烫)......”

    “吐出来。”元煦手掌一翻,接在他唇边,皱眉道。

    邹成渝眨眨眼,硬是将那块肉吞下,好一会儿才嘻嘻一笑道:“好次!”

    元煦无语,“让你吐出来,也不怕烫着不舒服。”

    “还好啦,就是刚刚吃到嘴里的时候有一点烫。”邹成渝凑过去,“好了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要是真的烫的受不了,肯定就吐出来了。”

    “一说到吃就有理,刚那块连作料都没放,也好吃?”元煦挑眉揶揄道。

    “好吃好吃!你给我烤的就好吃。”邹成渝笑嘻嘻的说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鹌鹑,不禁跃跃欲试想要自己动手切下一块头来。

    元煦见状,干脆把小刀递给他。“想吃就自己弄,我去那边在要点东西。”刚才他有问过节目组,如果自己要是抓到了野味有没有盐什么的,节目组也说都有,这里有餐厅,自然就有厨房里所需要的一切东西。不过元煦到不需要那么齐全的,有时候,调料太多了,反而会失去野物原本的鲜美味道。

    他们几人进去转了一大圈,也就他发现了几只野鹌鹑,其他人都无功而返。节目组当然有准备吃食,不过元煦问了邹成渝,对方表示他更想尝尝自己烤的肉的味道。节目组也都随他们自己选择,席恩他们倒是也想尝试下,但见那几只鹌鹑个头也不大,两个大男人吃也就将将够,他们就过过眼瘾好了。

    元煦除了拿到盐外还带回了一点孜然,撒上去,闻了闻,邹成渝的口水瞬间就忍不住了,好香!

    他直接撕下一条鹌鹑腿,递到元煦嘴边。“快吃吧!”

    元煦看了眼他,便稍稍低下头,就着他的手咬下一口,舌尖还不经意的舔过他的指腹。再抬头看向他时,邹成渝不禁浑身一颤,手抖了下。

    男人看向他的眼神,深邃如海。摇曳的火光下,他俊朗的五官透出一股邪气,让人心神荡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2》,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二天(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2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二天(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