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三合一大礼包

    “阿嚏——啊——阿嚏!”坐在沙发上的青年手忙脚乱的抽出一张纸巾,吸吸鼻子,又是几声惊天动地的喷嚏声。

    在办公桌前签文件的男人抬起头,似笑非笑道:“感冒了?”

    邹成渝捂着鼻子,因为感冒声音听起来闷闷的,转头朝他看来,一副泪眼朦胧的可怜表情。“好难受啊,有没有什么符或者法术之类的能嗖了一下,就让我感冒全都好了。”

    元煦转了下手中的笔,“没有,给你的药呢,吃了吗?”

    邹成渝点点头,“吃了,刚吃完的时候感觉舒服了点,过了一上午又还是这样了——阿嚏!”他眼神带着控诉,像是在说你的药一点也不灵。

    “别想了,并不是什么仙丹灵药,就是比外面的感冒药好一些而已。”元煦摇摇头,合上文件,起身走到饮水机旁给他接了一杯热水,“我让阿甲给你弄了点姜汤,一会儿他会给送来,喝一碗会好些。”

    邹成渝心里瞬间变暖了,他接过杯子捧在手心里,盯着元煦英俊的脸咧嘴一笑。

    元煦在他头顶揉了一把,“傻乐什么?”

    “没事,就觉得生病了其实也挺好。”至少让我感觉到,你其实是真的喜欢我。

    像是看出他心里那点小想法,元煦玩味的一笑,忽然凑到他耳畔,低声道:“要不是你感冒了,我早就——”说完轻轻咬了一下他耳垂。

    邹成渝浑身过电般抖了一下,一把推开他,瞪眼。“我感冒了!小心传染你!”

    “呵呵。”元煦笑一笑,在他身边坐下来。“昨天去哪儿了?”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邹成渝暗暗在心里嘀咕一句,还是说道:“去拜访了莫影帝和苏少。”

    “我记得他们住在四海花园别墅,那里环境很好。还没入秋呢,你晚上干嘛了?”元煦玩味地看着他说道。

    邹成渝正跟抽纸巾奋斗中,闻言顺嘴回道:“大晚上我一个人还能干嘛,不就是睡——元煦!你想什么呢!”他反应过来一把将用完的抽纸巾盒朝元煦砸过去,被对方轻松接住放在一旁。气鼓鼓的瞪着眼,这个臭流|氓!跟元煦接触越深,越能感觉到对方偶尔人模人样的时候都是骗人的,其本质就是一个披着沉稳外皮的大流|氓!

    正说着,就听到敲门声。元煦转头道:“进来。”又从身后拿出一盒新的抽纸巾递到他面前,“鼻头都红了,不疼啊?”

    “疼啊,可是总流鼻涕我能怎么办。”

    “科长。”阿甲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小碗,走到两人面前,“邹先生,姜汤。”

    阿甲说话一向十分简洁,还总是一脸面无表情。不过邹成渝这阵子常往特科跑,也都了解对方其实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而已,其实对自己人也都非常关心,像现在,他把邹成渝当做自己人了,虽然称呼上有些生疏,其实眼睛里也透着一抹关切。

    “谢谢你阿甲。”邹成渝接过碗,吹了吹,小口小口的喝着,眼一亮,虽然还是有姜的辛辣感觉,但是入口后还带着一丝丝甜味,倒是别有一番滋味。抬头冲阿甲弯了弯眉眼,惊喜道:“哇哦阿甲,你加了什么吗,喝起来甜甜的,一点都不苦。”

    阿甲想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似乎隐隐划过一丝羞涩,声音平平道:“我问绮荼要了一些棪(yǎn)木果子,取了它的汁液加进去。”

    “怪不得。”邹成渝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又喝了一大口。“好喝。”

    元煦忽然道:“你知道棪(yǎn)木?”

    邹成渝一顿,盯着碗里的姜汤看了一会儿才转过头笑嘻嘻道:“当然啊,我可是要努力转正的好员工!”

    元煦只是微微挑眉,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难道还不允许我上进不成,我回去可是特意去买了好多资料书充实自己呢!”邹成渝说着又打了一个喷嚏,感觉头有点晕乎乎的,正想继续说,一只手伸到他面前,贴在他额头上。

    元煦皱眉,“你发烧了。”

    “啊,有,有吗?”邹成渝眨了下眼,感觉越说越有点晕。“我说我怎么觉得头有点疼。”

    元煦轻叹一口气,起身去拿外套。“走吧,我送你回去。”

    “回,回去?”随着元煦的话语也从沙发上站起来的邹成渝身子微一摇晃,元煦一把将他扶住。他看了眼阿甲,对方明白了,当即说道:“我等下会给叶先生打电话,跟他说一声。”

    “嗯,不是什么大事就给周论或者胡一打电话都行。”元煦半扶半抱着邹成渝往外走,后者一边摸着额头一边小声抗议。

    “我没有那么弱,自己也能走。”

    元煦不理会他,带着人便离开办公室。

    坐进车子里时,他也不忘记跟元煦说道:“过两天就要去参加那个真人秀节目了,应该会好吧?”

    “只要你这两天乖乖待在家里,别在到处乱跑。”

    邹成渝瘪嘴,“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这么体弱啊,我真的只是跟宝宝玩了会儿水而已。”

    是啊,把自己弄得浑身*的,还不等弄干也不听人劝的就又跑去跟狗追了一下午。还不如人家一个小孩子懂事,说什么自己身强力壮,现在知道到底是谁弱了吧。

    元煦遥遥头,已经懒得说他了。这家伙有时候闹起来,比小孩子还不如。

    他正专心开车,想着一会儿顺便去趟超市,买点洗漱用品什么的,没错,他现在开的方向并不是邹成渝住的那个公寓,而是他自己家,而邹成渝,身为病人没有拒绝的权利,他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旁边邹成渝现在应该只是低烧,因为不太舒服,有点晕车,上车没多久就睡过去了,眉心微微皱成一。元煦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又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了下暂时不用去医院。

    车子下了主路,进入辅路上,睡着的青年却忽然动了动唇,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梦呓。

    “终于......找到......了......”

    元煦有所感应的往旁边看去,邹成渝紧皱的眉心已舒展开,睡得十分安稳。

    元煦住的地方距离市局开车大概要半个小时,这是一段不短的路程。邹成渝问他怎么离得这么远,万一遇到堵车什么的,开到要花一个小时多,迟到了怎么办?

    元煦的回答让他心塞了一整天,他笑眯眯地回了一句:“哦,那又如何,特科我说了算。”

    邹成渝是没有工资的,但除了片酬和广告费等等外,公司也会定期发放一些补贴给艺人,当然啦,对于那些早已拿到天价广告费的一线艺人来说,公司的补贴,并不算多。但对于他们这种二线三线甚至邹成渝早先还是十八线小艺人时,就指着这些补贴过活,所以现在他也算是一跃成为二线的艺人了,对公司发放的补贴却依然很看重。毕竟他拍的片子,片酬还没给他呢。

    所以对于曾经因为睡懒觉误了飞机而被叶川毫不留情的扣下了一大份补贴的邹成渝来说,元煦的回答简直是在他心口补上了血淋淋的一刀啊!

    这是邹成渝第一次来元煦家里,他之前也仅仅是知道对方在这里有房子,但两个人才刚刚在一起,虽然心里好奇的不得了,也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说想来过来看看,把感觉就好像是在暗示什么一样。就算邹成渝脸皮再厚,在这方面,也还是有些羞涩的。

    叶川来了之后,邹成渝的住所就从公司宿舍搬到了那个专门给艺人准备的公寓里,环境待遇自然比宿舍高了好几个档次。因此也不是现在的他能负担得起的。

    等元煦把车挺好,他下车眯着眼打量着眼前这栋歪歪斜斜的三层小楼,很明显能看出来是民居自建的,再看看周边的环境。

    邹成渝叹了口气,“我说,特科的工资是不是特别低啊。我看你们在h市的那个临时落脚地都比这里强得多。”

    周边都是平房小院,要是放在淮西市中心那是可以叫出天价的房产,但放在这里,请人来都不来。

    “自然是不能和你们这种大明星相比了。”元煦拉过他,“走吧,我先带你上去。”

    “那你去哪儿?”

    元煦笑道:“去买点东西。”

    邹成渝莫名脸一红,明知道对方说的跟他想的不是一回事,但下意识的就往那方面想了。

    “你,脸怎么这么红?”元煦将他拉到自己面前,楼道里光线很暗,寂静无声,似乎除了他们两人外,没有第三个人的存在。即便如此,被对方用额头贴着额头,呼吸都交缠在一起,他也不由得往后躲了下。

    “你靠这么近干嘛,不怕我传染你啊。”

    元煦轻笑一声,将他整个人环在怀里。“这样可没办法传染我。”

    “那,那要怎么样才能传染。”邹成渝咬着下唇,诺诺的问。

    “要......这样......才行。”话语最终消失在唇齿相交之间,元煦顺势将他身后那扇门打开,将人抱住带了进去。

    空气里飘起令人心神荡漾的迷醉气息,还有一声又一声,时而黏糯,时而破粹的呻|吟。

    三天后,电影《明日》终于如期上映。

    上映当日便收入六千五百万,不仅破了华邦近年来的零点记录,其后更是连破好几项票房记录。而从影院观影归来的人,纷纷表示看的极其过瘾,并且十分期待能拍第二部。

    邹成渝的感冒已经好了,他此时正捧着手机一边看一边嘿嘿笑。

    从外面进来的叶川翻了个白眼,其实心里也很高兴。“行了别美了,知道的是你涨了几百万粉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做什么坏事呢,看你笑的那一脸猥琐样。”

    邹成渝好容易才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闻言嘟嘴反驳道:“叶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明明我的粉丝都夸我长得萌萌哒!哪里猥琐了!”

    “是是是!全世界就你最萌萌哒了!”叶川笑出声,走到他身边,“明天就要进组了,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也许是邹成渝的气运终于开始爆发了,最近一段时间对方的人气飙升速度简直比坐火箭还快,蹭蹭蹭的往上找。最令叶川震惊的就是明明他记得当初自己曾尝试让邹成渝开口唱歌时,对方那避之不及的样子和声乐老师生无可恋的表情都让自己记忆犹新,可这一次,难道真的是席恩有特殊的‘调|教’技巧,还是邹成渝当初是故意隐藏实力,所以短短三天就能让对方唱出能跟席恩不相上下的水准来。

    但不管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对于自己和邹成渝来说,这都是一个天大的好事。尤其是这几天,有意向的片约和上门来谈合作的词作家也有不少,叶川每天接都接到手软,但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大,见谁都是笑眯眯的样子,心情甚好。

    别人也都理解,毕竟当初谁也不看好邹成渝,就连公司都险些把他雪藏了,谁成想有朝一日,人家居然一飞冲天。

    这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不过有人羡慕自然也有人嫉妒,公司里不知是谁开始传的,等到叶川听到时,那流言早已传的面目全非,流言的内容也让叶川又好气又好笑,真是哭笑不得。

    居然有人说自己给邹成渝找了个靠山,靠山还隐隐指向魏总,这可真是,这些人的脑子也不知是怎么长得!先不说自己是不是那样的人,就说魏总,人家这两年基本上每逢有重大决议时才会出现在公司,其他时候都在国外,自己也就见过那么两三次还是在公司的年会上,打招呼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到底他们是怎么搭上的!邹成渝更是只远远见过魏总好嘛!

    不过他也知道,跟这种人讲不通,讲了他们也不会听。他们自由一套自己的说辞,只相信自己说的,也不管是真的假的,反正受伤害的也是其他人,自私自利的人,是不会管别人的死活的。

    对付这种人也很简单,既然讲不通也堵不住,不如就从源头解决了。你们不是说我们仗势欺人嘛,那就仗一个势给你们看看,也不枉费你们这一番苦心了。

    反正自己跟许简关系好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已经锁定了几个比较重要的对象,叶川大大方方的往许简办公室里一去,待了二十分钟再出来,当天下午,就听到有人被教训了的消息。

    以那些人的能力,在这里也就混个勉勉强强,出去了更讨不到好。九州对于努力工作的员工福利还是很好的,他们也只是嘴上说说,要让他们离开,那些人才不舍得,流言很快便消失了。

    “嗯,该注意的叶哥你不也都跟我说了吗,我都记住了。”

    叶川点点头,顿了下,又道:“身体也都好了吧?若是还有哪里不舒服,提前告诉我,我好跟那边打声招呼。”

    其实叶川也只是随口问问,看对方那气色就知道早就没事了。不过,想起那天给他打电话时,他声音透着的慵懒,眯起眼。这家伙,应该是做了吧。

    “咳咳。”叶川努力压下脑中不纯洁的念头,叹了口气,本想摸摸对方脑袋,看到邹成渝脸都红到脖子根了,就明白他现在在想什么了,这下他也感到有有些不自在。“那什么,你自己注意点,有事就说。”

    “嗯嗯嗯,我知道了叶哥。”邹成渝松了一口气,刚刚叶哥一提起自己生病的事,他就忍不住回顾那天发生的一切,小到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无比清晰,虽然他们并没有做到最后,只是互相‘帮了个忙’而已。但那也让他,第二天起来时,完全不敢与元煦对视。

    倒是元煦显得十分自然,好像这事再过正常不过了。

    气死了!这家伙果然是个臭流氓!

    两个人相对着沉默了一会儿,邹成渝想到一事,忙问道:“对了叶哥,跟我搭档的那个人,你们找好了吗?”

    昨天元煦不做不经意似得问起来,自己才想起好像还不知道呢。嘿嘿,看来那人其实也很在意自己的嘛。

    叶川摩挲着下巴,“哦这个啊,节目组还没给我答复,只说让咱们放心,不会随随便便找个人来的。”

    “说的这么含糊其辞的,我总觉得心里不安啊。”邹成渝撇撇嘴,“那其他人呢,也没说吗?”他眼眸一转,坏笑道:“小席子的,也不知道?”

    叶哥跟小席子之间肯定有猫腻,虽然这两个拒不承认,但邹成渝就是知道。

    果然,叶川双手抱臂不自在的往边上偏了偏头,“这个我怎么会知道,他又不是咱们的人。”

    可他是你的人呀,邹成渝嘿嘿一笑,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好了,你还有空管别人如何,先管好你自己吧。”叶川正色道,“虽说参加真人秀会提升你的人气,但你的本职工作还是演员,身为一个演员,就要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你也不想以后别人提到你时,只记得你演过的一部片子,或者甚至只会说哦就是那谁谁谁,但是根本想不起你演过什么吧?”

    “我明白的叶哥,你放心吧。我既然说过要闯出一番名堂来,就一定不会半途而废。”邹成渝也认真说道。

    叶川满意的点点头。“我也会帮你,帮你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

    两人相视一笑,都在对方眼中看到坚定的信念,和对彼此的信任。

    他们是伙伴,更是战友。

    星光出品的这个叫做《与男神女神恋爱一百天!》的节目刚在微博上发出,转发就高达二十万之多。要知道,这次他们邀请的对象可都是众粉丝心目中的男神女神,更是华邦当今影坛乐坛都是重量级的人物。

    就连邹成渝也不得不感叹节目组的大手笔,不过他也听叶川说过,星光背后也有财团支撑,并不差钱。

    但就算不差钱,能请到这几位,也不仅仅是靠金钱就能做到了。

    与男神女神恋爱一百天——嘉宾名单如下:乐坛天王席恩,影后严蕊,影帝顾孟平,影帝刘煜,新晋偶像邹成渝,以及华宇新人宋唐。从嘉宾名单上就能看出星光对这个真人秀节目的看重,虽然邹成渝和宋唐正值需要关注度的时候,别说节目组主动找上来,看到前面三位的名单,恐怕有不少人都削尖了脑袋想要参与进来,就算最后节目没有达到他们预期的效果,至少跟几位大咖们搭上了线,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几位被邀请的嘉宾也都在同一天转发了这条官方微博,他们的粉丝更是各家男神和女神的微博下疯狂的评论,不仅是自己男神女神,连其他几位嘉宾的微博也不放过。大家都抱着,如果男神或者女神没有抽中自己,万一别的嘉宾抽中了,自己也一样可以见到男神或者女神啊!只要能见到真人,怎么都行!

    邹成渝看着自己从未有过的评论数,也不禁感叹小席子的粉丝数量之多啊,毕竟来他微博下面的,至少三分之二都是席恩家的粉。

    他眨眨眼,掏出手机给席恩发了条短信。

    【喂!你的粉丝都到我这里来了哟!你现在知不知道跟你搭档的人是谁了?】

    席恩的短信回的很快,估计这会儿正有空。

    【呵呵,毕竟你跟我的恩渝cp现在可是正打得火热呢】

    呸,什么打得火热!

    【那你到底知不知道跟你搭档的是谁啊!不要转移话题,你该不会,是怕我告诉某人吧】邹成渝一边偷笑,一边悄悄看了眼旁边的叶川,见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转了个身背对着对方。

    【笑话我有什么好怕的!反正进组的时候你不就知道了,是不是你的经纪人没跟你说啊,呵呵,我看你才是要好好担心自己家那位才是】

    臭小席子!邹成渝撇了下嘴,手指飞快的按下一条短信。

    【我才不担心,我们现在身心可都是彼此的了!嗯哼!】

    刚发完这条短信邹成渝就后悔了,果然,下一秒手机就疯狂响了起来。看着上面那三个大大的‘小席子’,邹成渝瞬间苦了一张脸,整个人都不好了。

    听到手机铃声,叶川抬头朝他看过来。“怎么了?”

    邹成渝目光游移不定的看向别处,略心虚的道:“唔没事,我出去接个电话,家里人打来的。”他冲叶川扬了扬手机,起身走出去。

    叶川知道邹成渝的父母和外婆都在外地,而且他父母似乎对他选择进这个圈子不是很理解,倒是邹成渝的外婆很支持他。

    等出了房间,邹成渝抬腿往走廊尽头的洗手间走去。席恩的电话这么迅速,连口气都不带喘的,一看就是来算账的,他凶起来的时候嗓门那叫一个大,要是在门口,肯定会被叶川听到。

    果然,刚按下接听键,那头就传来席恩一字不顿的连串轰炸。

    “邹成渝你是不是胆肥了啊!什么叫身心都是彼此的了啊?!你还给我玩咬文嚼字是不是!我告诉你!邹外婆可是把你交给我了的,你敢背着我胡来,我绝对饶不了你!我可是你哥!”

    “是是是,你是我亲哥!”邹成渝边往洗手间走边忙不迭的安抚对方,“哎呀,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不要当真嘛。”

    “开玩笑?!你以为我现在还会相信你,嗯?你是不是觉得我跟你一样傻啊?”席恩非常生气,那火气都快把手机烧着了。

    邹成渝清俊的小脸这会儿皱成一团,弱弱的反驳道:“我哪里傻了?”

    “呵呵,你哪里不傻?人家对你稍微好一点,你就恨不能掏心掏肺的对他们。你就说五年前那个叫宋什么的,他都那么坑你了,你还帮他瞒着,你个白痴,到最后人家也没记得你的好,还不是拍拍屁股转身就去了华宇!要不是你后来进了九州,你以为你现在在干嘛?你现在说不定还在天桥下面睡大觉呢!”

    提起这个席恩就一肚子气,只可惜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现在的地位,自己又被麻烦事缠身,才没有看顾到邹成渝,险些让对方着了别人的道。等他后来有能力了,那个人也找到了一个靠山,轻易还动不得。不过就在昨天,他突然觉得,冥冥中果然是注定好的,看到名单上那个名字,他冷笑道,这个人还真是好运,当初踩着成渝上去,后来虽然顺风顺水了一段时间,但中途他的金主突然出事,他又别的一文不值。要对付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席恩觉得完全不够‘回报’他当初对成渝的所作所为,报复一个人,就要让他在最高处时跌下来,才能让他更加痛不欲生。

    电话这头邹成渝也沉默了下来,他知道席恩是想起当年那件事了。要说不恨,是不可能的。但邹成渝始终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你瞧,恶报这不就来了吗。

    已经走到洗手间门口了,席恩那边却有事了,便挂了电话。邹成渝想着,正好去趟洗手间。

    路过女洗手间时,忽然听到里面也有人在讲电话,那人说话的声音其实并不大,但不知为何,邹成渝却听得十分清晰。

    “你说什么?你有办法能够让我参加那个真人秀节目?你不会是蒙我的吧。”

    真人秀节目?难道说的是自己要参加的那个?听到这里,邹成渝心里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悄悄的走近了几步,然后站在男厕与女厕之间的那堵墙,仔细听起来。

    “你怎么会有门路......想不到,你现在还......呵呵,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咱们俩可是从高中时起就是好朋友啊!我当然相信你了,我可是把你当亲姐妹看待的。如果真的行,那可就太谢谢你了。”

    叶川连自己都不告诉搭档的人是谁呢,这个人能量这么大?

    “见面说?那好吧,xx路那个转角的咖啡店是吧,行,我记下了。那,下班之后我就过去。”

    听见里面的人要挂电话了,邹成渝忙闪进男厕去。等听到脚步声从里面响起,往远处走了一会儿,才探头出来看了一眼。

    是个穿着粉色套装的年轻女人,并不是他见过的女性工作人员其中之一。那就是别的部门的了,邹成渝双手插兜,站在那,微微眯起眼。

    《与男神女神恋爱一百天!》节目官方微博在这一天,公布了被抽动的粉丝,也就是最终能参与和几位男神与女神们录制节目,被挑选上的粉丝都在微博上被官方微博圈了出来,立刻引来众人的围观,和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也有没有被挑选上的人,在深度扒皮之后,叫嚷着这些人都是官方暗箱操作,是早就安排好了的!但是因为他们确实都能拿出是自家偶像粉丝的证明,因为是在评论中随即抽取,就算是特意安排好的,其他人也只能干瞪着眼羡慕不已了。

    而邹成渝,也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官方公布的那个配对名单,立刻就怒了。

    “元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气冲冲的跑到特科去,最近几天,看门的老大爷对他那张脸已经完全记住了,所以他终于能够跨进第一道门槛。

    但特科那道墙,他每次看到还是有点不敢自己单独进去,就把一进去会被吸到什么其他的平行世界或者别的空间什么的。虽然,元煦对他这种担心很是嘲笑了一番。

    元煦接到电话就直接出来了,并没有人把人带到特科里去,他正好出去办事,便顺便带着邹成渝一块去了。

    “你去出任务,带着我是不是不太好?”邹成渝很快的被转移了视线,问道。

    元煦笑笑,“你不也是特科的人吗?”

    “哼哼,是啊,只不过是个编外人员。”邹成渝冷笑。

    元煦好笑的摇摇头,自从那天过后,他发现邹成渝在自己面前逐渐变得放得开了,他以前似乎有点怕自己。元煦承认,他还挺喜欢欺负对方的,但两个人既然已经在一起了,当然也希望对方有所改变。

    而且,他其实更喜欢另一种欺负对方的方式。

    “生气了?”元煦趁着红灯的时候,捏了对方的脸一把。“谁说你是编外人员了,你现在可是内人。”

    “什么内人?”邹成渝拍开他作怪的手,却被元煦一把抓住,脸又红了。“好好开车!”

    元煦笑了下,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我都坦诚相见了,怎么还是外人,难道不该是内人了吗?”

    “别,别胡说!什么内人外人的,我又不是女人。”别欺负他没念过几年书,戏他可没少拍过。

    “那,叫你媳妇儿?”

    “滚!你才是媳妇儿!”邹成渝炸毛道。

    元煦哈哈大笑,见变了绿灯,专心开车,也不在逗他了。

    邹成渝看着车子开的方向,“这是去哪儿?”怎么好像是往城东去了,而且这路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

    “四海花园别墅。”

    “怎么是去哪儿?”那不是莫影帝和苏少住的地方吗,难道这次的任务跟他们——

    元煦早就知道他会多想,玩味道:“你在你老公面前关心别的男人,就不怕我吃醋吗?”

    “你会吃醋吗?”邹成渝怀疑的反问。

    “为什么不会,我不仅会吃醋,我还会惩罚你呢。”元煦扬扬眉。

    邹成渝瞬间察觉道这家伙下一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便立刻住嘴不言语了。

    “放心吧,不是他们。我是来找周论的,他也住在这里。”

    邹成渝羡慕道:“不愧是星光的执行总裁啊,有钱人。”

    “喜欢这?”

    “谁不喜欢啊!”邹成渝看着渐渐近了的四海花园别墅的大门,“这里环境好,风景又没,要是我有钱,肯定也在这里买房子。不过听说这边的房子大多都卖出去了,最关键的是,就算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毕竟这里住的,都是有权有势的人。”说完,他又忽然笑了一声道:“只是想想而已,其实住在哪儿都好,只要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住在哪里都高兴。”

    元煦正好把车开到门口,邹成渝听到他对保安说道:“我来找五排六栋的周先生,他应该有说过。”

    保安打量了下两个人,看到邹成渝的时候微微一愣,似乎想到什么,低头翻开记录看了眼,说道:“是的,周先生的确跟我们说过今天会有人来拜访他。”他说完又忍不住看了邹成渝一眼。

    元煦突然探身越过邹成渝,在保安盯着邹成渝看的时候,打了个响指。就见保安目光忽然变得呆滞,一直等元煦开车进去后,邹成渝从后视镜里还能看到他直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对他做了什么?”

    “他刚才应该是认出你来了。”元煦顺着路牌指引一边绕圈一边解释,“只是一点小法术,让他忘记你的样子而已。”他转头笑了下,“你也不想明天娱乐头像是九州新晋偶像邹成渝私会星光执行总裁吧?”

    邹成渝眨眨眼,“会法术真好啊,我也好想学。对了,你们不是说我体内也有灵力吗,那我能学吗?”

    开着车没多会就找到了地方,元煦将车停好,对邹成渝道:“到了,下车。”

    邹成渝在他身后追问道:“你还没回答我呢。”

    元煦走在前面,头也不回道:“你不行。”

    “为什么,我——”邹成渝不满意这个答案,又追问了一遍。

    元煦忽然转回身,站定,脸色十分严肃。

    “你不行,因为——”他叹了口气,缓缓道:“你的体内,出现了魔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57》,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57章 三合一大礼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57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57章 三合一大礼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