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下

    “东——君,呵呵,想不到,我有生之年,居然能够见到。”被东君的正气所压,他的身体完全无法承受,黑色的血迹从他嘴角缓缓流出。“咳咳,原来,这便是早已注定好的咳咳......”

    “回答我,你身上的魔气,是从哪里来的?”元煦手持东君,冷冷问道。

    狐魔却只是不停的笑,一边笑一边咳出更多的血。“咳,咳咳我是不会,不会告诉你的。”他的目光死死盯着元煦的脸,笑容诡异莫测,“总有,一天,你会亲自,遇上他。”

    “到那时,你就知道,天道有多么无情,所谓的命运,多么令人憎恶和恐惧。”

    “天道本无情,而命运,不过是你自己种下的因果罢了。”元煦冷笑,“你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曾经造下的业障和酿下的苦果却想让命运来背锅,你觉得这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吗?”

    狐魔猛地浑身一震,他翻过手心,怔怔的低头注视着那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纹路,忽然捂住脸悲声痛哭。

    “我做错了什么?那个人罪有应得!而我呢!我不过是不小心沾染上了魔气!所以,就可以否定我几百年来的修行吗!!”

    元煦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远处。

    忽的一道青光闪过,翠色的巨大羽翼消失不见,山林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而还在诉说着的狐狸,声音却渐渐低了下去,直到毫无声息。

    回过头,原本狐狸出现过的地方只留下一颗白色圆润的珠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那是他的内丹,之前元煦用灵眼看过,上面原本缠绕着丝丝黑气,如今却恢复如初。

    元煦皱着眉看了许久,刚要走上前,一个脑袋瓜突然从树枝后面探出来。胡一愣了愣,猛地大叫一声扑过来,被元煦一个侧身躲开,险些撞到树上。“卧槽!!!老元!!你没事啊!!”

    “你怎么来了?”元煦掀起眼皮,问道。

    胡一正要回答,一低头发现那颗狐珠一大步跨过去拾起来,端详了许久。转头,一脸严肃认真的盯着元煦问道:“元煦,这是怎么回事?”

    元煦看了他一眼,“入魔。”

    “你是说——”胡一像是听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事,倒退了一大步,好容易才稳定心神,凄然道:“这是小七,是我们家的小七。”

    元煦愣了下,“你弟弟?”

    “是我伯父那一支的,但是我跟他们许久没有联系了。”胡一捧着那颗内丹,“我修成之后,跟家里的联系就少了,你也知道我家里的人修道后都选择了避世,只有我选择入世。但是我伯父那边,几百年来,却一直没有听闻有谁修道成功过,没想到,小七他居然——元煦,你是怎么遇到他的,当时发生了什么?”

    元煦蹙眉,“这个一会儿我就告诉你,我现在要先去找人。”

    “找谁?”

    “邹成渝。”

    胡一说道:“他又怎么了?”

    “就是你家小七把他带走了,我跟着上来还没找到他。”

    元煦边说边感应了下,方才那股魔气遮掩了所有,让他一时间找不准邹成渝的位置,这会儿立刻就感应到了。“先找到人,路上跟你说。”

    边走元煦边把之前发生的事告诉了胡一,原来胡一之前出门去办事也是因为大伯那边说找到了小七的踪迹,想拜托他去帮忙找到对方然后把他带回来,小七当初因为跟大伯那边有些误会所以才会离家出走,本来大伯是想着让他自己出去历练一下也好,没想到这一走居然就彻底没了消息,找了许多年,最近才有一点眉目,可是竟然是现在这样的结果。

    胡一看着手里的内丹发愁,从这颗内丹上看,小七的气息还在,而且元煦说的魔气已经消散,把小七的内丹带回去,潜心修炼几百年,他还是能回来的。这也是胡一还能听一听元煦说说前因后果,而不是当场就跟对方打起来的原因。

    毕竟是自己的弟弟,虽然相信肯定不会是元煦害的,但是小七只剩一颗内丹在自己面前这事还是让他又惊又怒。所以听完后,他稍微觉得有点好受,也算是能回去跟大伯交待了。

    只是,小七这些年到底遭遇了什么而让他这大伯膝下唯一一个修道将成的会坠入魔道?

    他正百思不得其解呢,就听前面一个清澈的声音传来。

    “元煦!咦,胡一,你也来了?”

    抬起头,不远处站在一棵树下的那个俊秀青年,正是元煦口中不久前被入魔的小七带走的,生死不知的邹成渝。

    青年站在一株夹竹桃下,花开正盛,他清隽的眉眼微微一弯,连身为狐狸的胡七都忍不住呼吸一窒。

    邹成渝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元煦,对方大步走到自己面前,手臂一伸,将自己整个拥入怀中。

    已经无暇去估计身后骤然停住脚的胡一表情是如何大惊失色了。

    邹成渝只能感受到元煦灼热的呼吸,脸腾地一下就变得滚烫起来。他的手臂是那样有力,紧紧环住自己的腰身,这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却异样的让人觉得美好和幸福。

    “元煦,我没事的。”

    元煦的回应却是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发顶,然后留下了一个很轻很轻的吻。

    像一颗石子落入他心底深处的湖,惊起一圈涟漪。

    ===============================

    回来的路上,胡一十分严肃认真的表示为了不闪瞎自己的眼,他决定先一个人下山。而且他也等不及带着自己表弟的内丹先行一步回趟老家大伯那,把表弟的事情跟他们说了。

    元煦点头应了,挥了下手让他赶快走。

    等胡一走后,一直被元煦牵着手并肩而行的邹成渝忽然就有点不自在起来。

    这种我喜欢的人居然也喜欢我,而且在我毫无准备,并且直接跳过了表白这一重要环节,瞬间进入老夫老妻模式,邹成渝表示:好像有点伐开心啊!

    元煦自然是不知道他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发现对方在走神,笑道:“想什么呢?”

    “想你都没有跟我表白啊。”糟糕,每次走神时都管不住自己的嘴巴,邹成渝不自在的别过头。

    元煦轻笑一声,凑到他耳畔,轻声道:“你想让我怎么表白,嗯?”

    卧槽!这家伙不会是被附身了吧?!说好的酷炫狂霸拽的特科科长呢!!!现在这个一脸老流、氓样儿的家伙是谁?!谁!

    “行了不逗你了。”揉揉他头发,元煦说道:“你等会儿要回片场吧,我也要先回去一趟,你这边什么时候拍完?”

    邹成渝想了下,“估计要一周左右,如果顺利的话。”不顺利的就是万一自己身边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就不好说了,他想到这里,撇了撇嘴。

    这次元煦倒是看出来了,他点点头道:“不用担心,这两天特科来了新人,我安排两个到你这边看着点,正好试试他们的身手。”

    淮西市特别科的新人已经分配了过来,虽然只有两个人,元煦看过资料之后,暂时还比较满意。不过,毕竟要实践之后才能看出真实水准来,正好就给邹成渝用了。

    邹成渝没想到自己才跟顶头上司好上,就有这等待遇,顿时眉开眼笑道:“好啊!我其实也算是新人吧,特科是怎么测试的?顺带让我提前看看。”

    “这只是我个人先提前测试下,特科真正的考验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元煦顺手在他耳朵上捏了下,看着旁边的人脸蛋红彤彤的,他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是什么时候对这个明明很胆小怕事,却总是霉运缠身,身上还有秘密的青年有好感的,他自己这会儿也说不清楚了。

    只知道当时看到邹成渝就在自己面前被人带走,而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时,他头一次生出了一种说不清的莫名的愤怒和深深地无力感,尤其是听到侧擦身而过时,对方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虽然很轻很轻,但是他却听得无比清晰,就想一声炸雷,让他整个人都骤然清醒过来。

    他不能失去这个人,那一刻,他清楚的知道了这件事。

    元煦是个思维冷静且行动力极强的人,这让他能够用最短的时间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而坦然的面对自己的内心,也是他一贯的行事作风。

    所以,当他在一切告一段落,看到站在那株花树之下的邹成渝时,他才会毫不犹豫的走上前去抱住了那个微笑着的青年。

    至于未来的路该如何走,他认为,一步一步,靠自己走出来就行了,其他的,不用想那么多。

    两个人并肩朝山下走去。

    在他们走后,一个身影出现在荒草丛生的小路上,黑色的长发随风飞扬。男人抬头看了看碧色的天空,就在不久前,那巨大的翠色尾羽遮天蔽日的划过天际,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但是它留下的气息,却浓重的让人无法忽视。

    “你的计划,很快就要达成了呢。毕竟连那个人,都出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四卷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四卷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