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上

    白云环绕,雾气朦胧,只露出一个隐约的山峰。

    身体好似悬在半空,被什么牵引着,一点一点的靠近那个地方。

    好像冥冥中自有注定,我终有一天,还会回到这里来。

    然而那个时候,曾经与我一起的他们,却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忽的一阵缥缈悠扬的歌声从白雾中传出来,他仍旧站在原地,倾听着那熟悉又陌生的歌谣。

    此处是灵山,山中有仙人;

    仙人归墟处,有宝现光华;

    白云遮深林,林间有神物;

    神物青尾羽,啼鸣惊天地;

    神物青尾羽,啼鸣——惊——天——地——轰隆!一声雷响!天地骤然黑了下来,刺眼的白光划开天幕,浓重阴冷的黑气从林间拔地而起,凄厉的鸣叫声响彻天地,那一声接一声的撕心裂肺的鸣叫声,让听者忍不住落泪。

    ====================================

    【骗子!骗子!你是骗子】

    【原本属于我的!都是我的!】

    【你以为,你死了,就算了结了吗?!】

    【不!欠我的,总有一天,我要亲自拿回来!】

    【无论是谁,哪怕天地,都不能阻止我——】

    ===================================================

    【你叫什么名字?】一个十分温柔威严的男人声音问道。

    【叽叽!】

    【呵呵,原来你还不会开口说话】男人大笑起来,轻轻一挥袖子。

    翠玉般的小东西只觉得一股温暖的热流从身体深处涌起,脑中灵光一闪,一张嘴,便道【你可以给我起名字吗?】

    【你知道我是谁吗?】男人笑着问道。

    【叽叽,我,我见过你!】

    【哦?在哪里?】

    【外公!叽叽!有天我看到,你与外公说话!叽叽】

    【原来你是他的外孙啊,那我给你起名字倒也不是不可以了。】

    【真的!起名字起名字!】

    【你通身如翠玉般清澈,又是天地灵气所孕育而生,吾便赐你名为——】

    =======================================

    【来,看看这是什么?】

    这是,是——好痛,五脏六腑突然间像是被千万根尖利的针刺般疼,是什么,这是到底是什么!好痛!——救我,救我!

    没有动,那双一直注视着自己的,曾经那样慈爱的目光,却只是这样静静地,沉默的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的肝肠,一寸一寸的断开,阴森冰冷的黑雾将自己一点一点的吞噬。

    最后留在耳边的,只有一声,轻轻的叹息。

    天地造万物,万物有所归。

    这便是,命运。

    可我——偏不信!

    =========================================

    [胡七哥哥,昨天我看到村子里的癞子叔叔偷偷抓到了一只小狐狸!]

    [小狐狸!]

    [是的!而且那只小狐狸是白色的,好漂亮!可是被他偷走了!]

    [小渝,告诉胡七哥哥,那个癞子叔叔,他在哪儿?]

    [啊,就住在山脚另一边,只有他自己住在那,村里的叔叔伯伯都不喜欢他!外婆也让我看到他都要离得远远的!]

    [我知道了,今天很晚了,哥哥先送你下山好吗?]

    [好!对啦对啦!胡七哥哥!我忘记告诉你了,外婆隔壁家的婆婆的小孙孙来啦!外婆说他跟我一样大,不过他长得好好看,就跟胡七哥哥你一样好看!]

    [是吗?那我也想要见见他了。小渝,最近几天你不要到山上来了。]

    [为什么?]

    [哥哥这几天有点事,很重要,所以可能没办法陪你。]

    [哦哦,是不是你上次说的什么什么,要改叫狐仙什么的?]

    [哈哈哈不是改叫,唉算了反正你也不懂,你只要记得,这几天千万别上山就行。]

    [好的我记住啦!胡七哥哥再见!]

    再——见——不!——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

    又一次,来到了梦中。

    邹成渝看着两个小小的身影从自己身边嬉笑着跑过,然后突然间,跑在前面的那个身影倒了下去,后面的吓坏了,忙跑上前抱住他,就在这时,他看到一缕一缕的黑气如同丝一般冒出来,死死缠在两个小孩子的身上。

    邹成渝想要大喊,可是他张开嘴,却只能发出无声的喊叫。

    就在他焦急不已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自己面前,是外婆!

    他看到外婆着急的跑到两个孩子面前,不知所措,然后一个漂亮的面孔出现在视线里,是胡七!

    可是,这时候的胡七跟自己已经想起来的记忆中的胡七截然不同,他的眉眼依然精致,却赤红着双眸,周身环绕着戾气。他俯身,对着外婆说着什么,外婆像是惧怕,然后沉默半晌,却最终点头应下。

    镜头一转,大病一场醒来的邹成渝忘记了当初的事情,席恩早已被他父母接走。而他留在了这里,却再也没有去过山里。就在几天前,他们村子的那个癞子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屋子里,满身鲜血淋淋,身上都是爪痕。村长很迅速的让人将他下葬,并且命令所有见过的人都牢牢闭紧嘴巴,不许将这件事说出去。

    外婆的卧室也从这一天变成了邹成渝的禁地,三令五申不准他踏入半步,在那里,供桌上,一尊凶神恶煞的狐像正冰冷的注视着他们祖孙二人。

    几年后,邹成渝离开了村子去找寻自己的梦想。而外婆,却再也没有离开过村子半步。

    她要守着这尊魔狐像,也信守着承诺,那是为了保护外孙一生无病无灾,平安幸福的承诺和誓言。

    邹家村的村民忽然间同时陷入了沉沉的睡梦中,不管是在外面走着的,还是在厨房中准备做饭的,还有田间劳作的人和玩耍的孩童,都在同一时刻,突然倒地,不省人事。

    整个村子陷入了一片诡异的静谧,寂然无声。

    只有通往后山的小径上,还能看到一个身影,正在缓缓前行。

    元煦自进入特科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到浑身上下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就好像被什么令人恐惧的力量压制着,让他不能如平常一样行动自如。可是,偏偏又能感受到身体深处那股炙热的火焰,在燃烧着,给他带来全新的力量,让他能够短暂的挣脱被束缚住的身体,虽然行动有些缓慢,至少不会被动昏迷。

    虽然这些已经足以表明他跟对方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但是一想到邹成渝被对方带走了,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去把他救回来。即使自己的力量,现在还是这么渺小。

    就在他走到一半时,忽然,天地变色,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凛冽的风卷着四溢的杀气划破他的脸颊,有什么东西似乎就要破茧而出。

    一道尖利的鸣叫声突然响起,他抬起头,只看到遮天的巨大的羽翼划过长空,一边嘶鸣,一边盘旋着,那声音里既有无尽的痛恨,又有数不清的悲伤。

    元煦怔怔地望着翠色清澈的羽翼,脑海中仿佛闪过一道同样的场景。但是,又不尽是一样的,记忆中的那只小鸟,比现在看到的,要小很多,小到被捧在手心里,或是偶尔站在肩膀上,小小的爪子紧紧抓住衣服,毛茸茸的小脑袋时不时蹭过颈项,那样的令人疼爱。

    林中忽然甩出一个身体,狠狠撞到树干上,然后滑落在地。

    元煦眯起眼,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刚才在自己面前带走了邹成渝。然而如今在看到他,却像一个破碎的人偶被别人随意丢弃在这里。

    那具身体很快动了下,然后缓缓地抬起头,露出一张十分精致的面孔。

    狐族的人,向来以容貌和媚术蛊惑人心。但是修成仙道之后,他们就能够控制自己的*,反而会变得温和起来。而眼前这一只,无论是他凶狠的眼神还是身上令人作呕的森冷气息,都无一不在说明,这是一只已然坠入魔道的狐魔。

    既已成魔,便为天地正道所不容。

    也是特科所必须要除去的目标。

    元煦微微抬手,泛着金色耀眼光华的一柄短剑从他手心抽出,这是他的本命法器,特科唯一一个有自己法器的人便是元煦,但从法器被锻造出到现在,这还是他第一次用。

    短剑名东君,乃化用太阳神之名,斩杀天下一切邪魔!

    因为东君中,有他自己的一滴心头血。

    虽然元煦也不知当初锻造时,为何突发奇想,将自己的一滴心头血放入其中。但他也知道,三界之中,无论神妖还是人,最重要的便是心头三滴血,传说这三滴血是人的前生今世和来生的命之运道,是天地轮回中不可缺少的拥有着无法言喻的神秘力量。所以东君与元煦,从此便也成为了一体,东君,就是他一滴心头血的物化所在。

    对面的狐魔看到他手中的东君,立刻浑身战栗起来,但随即,他那本来完美魅惑的脸上,却露出一抹十分诡异扭曲的笑。

    “想不到,有生之年,竟然能让我见到东君。咳咳咳,上天对我,还真是不薄呢哈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四卷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四卷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