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狐之魔02

    “入魔?”邹成渝想了下,疑惑的问道:“对了,你刚才说自从什么神魔大战之后,好几千年都没有见过魔气了,那它是怎么被染上魔气的?

    这一点也正是特科现在想不通的地方,虽然重山县距离神农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是神农架是什么地方?那里可是整个华邦内灵气最浓郁的地方,不仅如此,还因为它曾经是神农氏归墟之地。

    传言神农大帝曾在那里留下了一件宝物,所以别说方圆数百里了,就算是华邦,按理说也应该不可能会出现魔物这种东西。所以当元煦发现邹外婆供奉的那尊狐像上,居然沾染了魔气,他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了。

    也因此,他刚才对邹成渝的态度才会那么严肃认真,身为特科一个分部的科长,被他发现有魔气出现在华邦,他是绝不可能放过任何线索的。

    但从刚才的询问来看,邹成渝基本上可以确定对此完全不知情。

    心里存下一个疑点,怀疑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扩大。但是在没有任何有利的证据前,元煦也不会针对一个一切都是为了外孙的慈祥的老人。

    邹成渝这次回家因为遇到这事,所以多请了一天假,虽说安子那边回复说导演并没有生气,还让安子告诉自己等休养好了再回去,他希望自己手下的演员在拍摄时,是能够保持最好的精神状态和体力的。但邹成渝也不能得寸进尺,不能让整个剧组为了他一个人而耽误进度。

    这会儿听到元煦说要在自己回去之前解决这事,邹成渝又忍不住起了一点心思,踟蹰许久才道:“那个,元煦,我能跟你一块儿上山吗?”

    元煦微讶的看向他,“你去做什么?”

    “你都那么跟我说了,我怎么也要看看这个骗了我外婆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鬼!”

    说到外婆,邹成渝的态度立刻变得理直气壮起来,他直视着对方,斩钉截铁的道:“我必须跟着去!不亲眼看到你收了他,我是不可能放心离开的!”用坚定严肃的态度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之后,他又放软了语气,可怜兮兮地道:“你会同意的吧,你也说了,魔物是很可怕的东西,我既然知道了,怎么还能放任留着这种东西在我外婆身边。所以,请你一定要答应我好不好?”

    元煦沉吟半晌,然后拿出一根红绳递到他面前。

    那是一根看上去很普通的红绳,就像是外面小摊上随处可见的,穿着一枚小小的铜钱,可以系在手腕上。

    “这是?”

    “上善那假和尚开过光的铜钱,你戴上,能抵挡一次伤害。”

    元煦拉起他的右手,低头将这跟带着铜钱的红绳系在他的手腕上,温热的指尖触碰到他手腕上微凉的皮肤,邹成渝身子一僵,只觉得嗓子发紧,半晌,才诺诺地道:“谢,谢谢。”

    邹成渝摸了摸那枚铜钱,他看不懂这些,也不晓得这一枚小小铜钱会价值几何,他在意的是,这是元煦亲手为他戴上的。不知是不是自己太过自作多情了,他总觉得,现在的元煦,跟最初自己见到他时,慢慢变得不太一样了。

    从一开始总是被对方逗弄,是不是凶巴巴的后两句,却又一次一次在最危险的时候被对方所救,再到现在,他也可以向对方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敢于反驳对方,甚至让他改变某些决定,这不得不说是两人之间关系的质的飞跃。

    而且元煦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泾渭分明逐渐变得暧昧不清起来。

    他不是懵懂天真的少年,在这个圈子里混迹多年,辨识人心是在这个圈子里生存的必备技能,因此他也清楚的知晓,元煦对于他的那种‘异样’的情愫,并不是全然不知,但两个人都没有主动去捅破这层轻而易举就可以揭开的面纱。就像是,在等待着面纱顺其自然,自动剥落的那一天。

    但是,真的会有那样一天吗?

    “说起来,我除了淮西市的上善大师,胡大哥还有周副科长,啊还有绮荼外,还没有见过其他特科的人呢。”沉重的部分暂时告一段落,邹成渝的好奇心又一次活跃了起来。“对了,上次从李家村那里离开时,你说有人过来接你,我坐的车在半路恰好与一辆车擦身而过,那里面就是来接你的人吗?”

    元煦坐在桌子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这壶茶不知何时放在这里的,虽然元煦本身不太喜欢甜的东西,但这花茶闻时清甜,入口后反倒有一丝淡淡的苦涩,经花茶的香气中和,反倒变成一种十分独特的清雅的味道。

    “这是什么茶?”喝下一口,元煦看向邹成渝。

    刚才被元煦质问那一番,他紧张的也是口干舌燥,因此看到元煦优哉游哉的坐在那里品茶,也忙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喝完一愣。“啊?你说这个,咦?这个是外婆做的吗,味道还挺奇——特,唔,我怎么觉得,有点晕——元——”

    见对面青年话还没说话就趴在了桌子上,面色瞬间一变。

    一手正在桌面上,元煦深吸一口气猛地站起身,视线却慢慢模糊起来,恍惚间,他似乎看到有人推开房间的门,朝他走过来。另一只手指尖狠狠掐入自己手心,心中暗道自己简直是阴沟里翻了船,想不到也有中招的一天。

    他只记得自己看到那个人一把将昏过去的邹成渝抗在了自己肩上,与自己擦肩而过时,那种森冷阴郁的魔气已经完全用不着再拿符纸测过,此时此刻,就好像四周全部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唯有他和身边带走邹成渝的那个东西,散发着惨淡清冷的光。

    意识即将被抽离身体的那一刻,心脏忽然重重的一跳,紧接着仿佛有一簇火焰在他体内燃烧起来,原本僵硬冰冷的四肢也逐渐回复知觉。正当元煦准备运用灵力时,肩膀忽然被人轻轻往下一压,耳畔传来一声轻笑——

    “想不到,居然在这个时候......呵呵......很好,我早就已经,等不及了......”

    那原本已经被阻挡的阴冷气息又再一次蔓延至全身,元煦眉头紧皱,几乎是在倒下的一瞬间他猛地将右手聚起的最后一团火焰甩向那人。

    空气中立刻传来‘嘶——’的一声,有什么受伤了,然后是一声淡淡的叹息。

    邹......成......渝......

    ==========================

    淮西市特科分部

    刚被人扶着坐起身子的青年眉心一紧,忽然开口道:“是元煦!他出事了!”他说着抬头看着面前的人,“赢勾,帮我去找周论过来好吗?”

    赢勾面瘫着一张脸,有条不紊的把柔软的枕头塞到他的背后好让他靠起来舒服点,然后又倒了一杯温开水递到他唇边,却拒绝了他自己端杯子的举动,示意他直接就着自己的手喝。

    青年微微红了脸,幸好屋子里光线有些暗,而且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但他还是很不好意思。“谢谢。”知道拗不过对方,他只得小小抿了一口,然后拉住赢勾的衣袖,温声道:“元煦可能真的出事了,赢勾,去帮我把周论找来好吗?”

    赢勾点了下头,又道:“歇着。”

    青年笑了下,他昏睡了这么久,想不到醒来这个人还在自己身边。

    想到他一守就是二十年,一直陪着自己在暗无天日的地下,虽然赢勾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生活在这样的坏境中,但被自己带出来后,他就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可以行走在阳光下。没想到,为了自己,又一次的回到了地下。青年十分感动和内疚,因此再一次见到赢勾后,一些琐事和细节上,他都会顺从对方。

    “我会的,你放心,我现在的状况,除了床上,没有你在身边,也去不了其他地方。”青年笑笑,转而想到元煦,神色又担忧起来。“我总觉得心里有些慌,元煦他们每人身上都带着我的一部分,所以我能感觉到,他应该遇上了一点棘手的事。”

    会让元煦都棘手的事,一定不会那么容易解决。

    难道,是那里出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46》,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46章 狐之魔0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46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46章 狐之魔02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