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完

    李婶在一旁帮忙递东西,忍不住问:“元先生,金老三家的小玲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元煦正给邹成渝包扎,听到她问,便解释说道:“我之前听你说起他家的事情,就觉得他闺女没的有些蹊跷。刚一走进他院门,那股怨气更是冲天。金大娘为什么一直惊梦不断,却不挪屋。就是因为金玲正是在西屋上吊死的,或许是金大娘觉得闺女的死法有些不太好,所以金老三两口子就对外说是生病没的。但是金玲死时想必怨气很大,才化为厉鬼。”

    “那她为什么要上吊自尽?”邹成渝也问道,他想起幻境里见到的那个女鬼的样子:“我看到她肚子上好像有个孩子似得肉团,是跟她的孩子有关吗?”

    元煦点头:“我之前觉得不对,就让分部的人给我调查金玲婆家的情况。你被幻境迷惑时,我就收到了那边传来的资料。”他说到这里转头看着李婶道:“李婶,金玲嫁人后,你见过她爱人吗?”

    李婶一愣,回忆了下才摇头:“这么一说,还真是没有。每次都只是听金大娘说起她的女婿多好多好,但从来没见他跟着金玲回过村子。不过金玲每次回来都是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所以大家也只是以为她家那位工作忙,没时间吧。”她说到这,似乎明白了什么。

    看着元煦问道:“难道她婆家有什么问题?”

    “嗯,金玲虽然跟她爱人是自由恋爱,但她婆家对她并不是很满意。只是因为有了孩子,所以最初对她也还算好。等到孩子出生,就开始看这个儿媳妇不顺眼起来。她丈夫确实很有能力,但就是因为太有能力了,所以被上司的女儿看重。对方也不在意他结过婚,反而一心想要嫁给他。所以——”

    这话一说出来,大家都明白了。

    婆家本来就嫌弃金玲出身不好,现在有了那么优秀的儿媳人选,自然是选择更好的那个。

    金玲在婆家的日子越过越不好,直到有次被婆婆和丈夫哄着回家,又用买房的事情骗她签下离婚协议,说等买了大房在复婚。金玲信以为真,结果等她从娘家回去,丈夫一家早就搬走不见了,还带走了她的孩子。

    爱人的欺骗背叛,婆家的不公欺辱,还有与幼子的分离,终于让一直饱受摧残的金玲崩溃了。可是,逆来顺受惯了的金玲所选择的不是反抗,而是逃避。

    “那她这样的性格,居然能够变为厉鬼吗?”

    “你忘了吗,村子里不是只有一个鬼。”

    邹成渝恍然:“还有一个小鬼,金玲看到他,才记起曾经的遭遇,所以这才化为厉鬼。那她并不是想要害死那些孩子,她只是,把他门认作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才诱惑了他们。”但是——“那个小鬼又是哪里来的?”

    元煦却只是看了眼李婶,没回应。

    邹成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李婶‘唉’了一声,不知该说什么好。她只是想起了那些埋在深山里,还未出世就死去的孩子。

    因为自己的不幸,却给更多人带来不幸。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在李婶家里给邹成渝的伤口做了一个简单的包扎,两人婉拒了李婶留下吃午饭的提议,直接离开了村子。

    一路走到村口,谁也没说话。

    直到看见村口不远处那辆黑色轿车和在车旁站着的安子,邹成渝张了张嘴,半晌终于憋出一句:“你什么时候走?”

    “这就直接去车站。”

    “你很赶时间?”见元煦说话时又抬起手腕瞧了眼,邹成渝闷声问道。

    元煦抬起眼皮看他:“你晕血?脸色这么难看。”

    “不是,就有点累。”邹成渝有气无力的挥了下手:“算了,我助理过来接我了。要我送你到车站吗?”

    “不用了,我走之前得先跟分部的人交接一下。”元煦想了想,又道:“剧组杀青之后,你抽空来一趟特科。”

    “知道了。”大概受女鬼幻境的影响,他现在总觉得心情有点烦躁,又有点莫名的压抑。

    元煦一笑:“行了,别没精打采的了。被你助理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邹成渝瞪了他一眼,脸上写着大大的几个字‘你别想抵赖’。

    安子远远就瞧见两人了。不过想到那天跟元煦的对话,不知怎的,就有点不敢凑上来的感觉。等看到邹成渝跟他招手,才跑上前来。第一眼就注意到邹成渝的手臂:“成渝哥,你受伤了?严不严重?要不要先去医院在检查一下?”说完忍不住又瞪了元煦一眼。

    他不知道元煦是做什么的,也不清楚两人来这个村子又是为了什么事。但成渝哥明明昨天还好好的,结果这人一来,他就受伤了。肯定是这个人带着成渝哥做什么危险的事了。

    “村子里面逛的时候不小心被门上的钉子划到,不碍事。”邹成渝敷衍道:“行了,我说没事就没事,你去开车吧。”他转头看元煦:“那我先走了。”

    元煦点头:“嗯,去吧。”又多嘱咐了一句道:“虽然是小伤,不过还是要注意,拍戏的时候注意点,不要沾水,小心感染。”

    邹成渝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瞬间明朗起来。眼眸一亮,咧嘴笑道:“嗯嗯嗯,我知道啦。那什么,路上注意安全。”

    安子坐在驾驶位上,车窗虽然是关着的,可还是能看到他成渝哥一瞬间笑颜如花的样子,暗暗瘪嘴:那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看成渝哥对他竟比对着叶哥还开心。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邹成渝左手拉开车门坐进去,元煦还站在原地。

    “我走啦。”他挥挥手。“安子,走吧。”

    车子开出老远,邹成渝还一直盯着后视镜里元煦的身影不放。

    直到拐上大马路,从对面驶来一辆灰色轿车与自己的车擦身而过,邹成渝忽然身子绷紧,猛地转头看去,却只看到车尾闪过。

    安子恰好见到他转头的一幕,不由道:“成渝哥,怎么了?那车子你认得?”

    “嗯?”邹成渝转回视线,听到安子发问,淡淡回道:“我把车牌看错了,不是认识的。”

    “哦。”安子见他神色疲惫,也不在追问,只是关切的说道:“成渝哥,你要不先休息会儿,等到了酒店我叫你。”

    “好吧,那我眯一会儿。”邹成渝说完,向后一仰头,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

    村口处,等到邹成渝的车子完全不见了。另一辆车缓缓开到元煦所站的位置面前。

    车门打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下来,面容冷峻,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来了。”元煦懒懒的打了招呼。

    那人并不理会,眉头紧皱在周围巡视了一圈,开口道:“怪。”

    “哪里怪?”元煦挑眉。

    那人指了指元煦,又指了指某个空无一人的地方:“这里,还有这。谁的?”

    元煦眸光微闪,拉长了语调:“哦,一个朋友。刚刚才走,路上你应该碰到了。”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块帕子,递到那人面前:“这个,熟悉吗?”

    那是一块普通的手帕,唯一特别的是上面沾了一些血迹,似乎还有一道青光。

    男人并不接过手帕,只是低头嗅了嗅,皱眉:“哪来的?”

    “你先告诉我,熟不熟。”

    “说不上来。”说着想要伸手去拿,元煦突然一个反手,将帕子收了回去。男人瞪他:“干嘛?”

    元煦轻笑:“反正你暂时也看不出什么,先放我这里吧,等回去再说。”他指着村里面道:“桑园那里有东西,大概是你喜欢的味道。就当送若木醒来的礼物,你去替他收了吧,赢勾。”

    叫赢勾的男人冷哼道:“礼物,谁的?”他讲话似乎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元煦显然早就习惯了,因此并不妨碍两人的沟通。

    笑笑:“你两不是一起的么,送你就等于送他了。”

    赢勾却不干:“不一样,若木的,不是我的。”

    元煦对他这一根筋的脑子也是早就知晓了,当即道:“但你的总是若木的吧。”

    果然,赢勾面瘫的脸上浮起一丝笑,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诡异:“嗯,我的,若木的。”

    元煦拍拍他的肩:“这就对了嘛。行,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说完也不等赢勾在开口,径自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又探头补上一句:“办完事就直接回特科。”见赢勾张嘴,正色道:“你答应过若木什么,别忘了。”

    赢勾闭嘴,面无表情的点头:“答应,若木,知道。”

    “嗯,我会告诉若木,你很听他的话。”元煦不忘给颗甜枣,挥挥手:“好好干。”

    车子掉头离开,赢勾也转身往村里走去。

    元煦坐在车子里,低头看着手里的物件,正是方才拿给赢勾看的那块手帕。那上面的血迹还在,但那道青光却已然不见了。摇下车窗,元煦手指一碾,手帕瞬间成粉末,飘出窗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三卷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三卷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