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金家怪事03

    李婶几人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不能表现出来.

    于是邹成渝便装作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那桑园不方便借用啊。”见没人回答,忙扭头对着李婶着急地说道:“李婶,村长不是都答应了吗。可别到时候我们看中了,又反悔,那我可不干啊!”

    李婶听到他这么说,也立刻瞪了那群人一眼。估计李婶平时在村子里也挺有威信的,被她凶巴巴的一瞪,那些人忙四下散开,但又不止不住地往这边打量。

    大声道:“瞧你这话说的,俺们村长都应下的事,能有假?俺们可都是讲良心,还有讲,那个啥,诚信的。答应你们的事,肯定不会反悔。”

    邹成渝这才放下心来,拍拍胸口道:“那就好,那就好,不然我回去可没法交代啊。”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像模像样的。只有元煦一直沉默不语的走在一边,不过他面无表情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冷漠且气势惊人,那些村民看到他,对邹成渝和李婶的说法也就都不自觉地相信了。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说着话就走到金老三家门口了。

    刚走到门口,邹成渝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是不是昨天晚上过来,受凉了?”李婶关切的问道。

    因为昨天半夜邹成渝和元煦两人先行到村子里来调查,而且昨晚村里也真的一点怪事都没发生,所以现在李婶对他们可以说得上是既信任,又感激。

    邹成渝捂着鼻子,摆摆手:“没事没事,就是觉得鼻子有点痒痒。”他心里却道,这院子里怎么感觉阴森森冷飕飕的,莫不是真有古怪?偷偷扭头去瞧元煦,发现后者正直直望着那房子,脸上露出一抹深思。

    李婶却似乎没啥感觉,兀自大声喊道:“金老三!金老三!在家不?来人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院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了。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干烟枪,脸色蜡黄,眉间满是疲惫倦怠,一开口,就听得嗓音沙哑:“李大家的,什么事?”

    李婶被他的面色吓了一跳:“你这是咋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没咋。”金老三似乎不欲多言,随意扫了一眼邹成渝和元煦两人,只是闷声道:“啥事说。”

    “秀华呢?怎么没见她。”李婶朝院里探头看了眼,问道。

    “屋里睡着呢。”金老三神色不耐道:“没啥事我回去了。”

    “让她换个屋子睡吧。”一直沉默的元煦突然开口。

    另外几个人都愣住了。

    “你什么意思?”金老三刚转身要进屋,一听他这话,突然大步朝他走过来。一双浑浊的眼死死盯着元煦,话里却带着一丝颤意和恐惧。

    “我说,让她换个屋子睡可能会安稳一些。”元煦并不在意他那凶狠的眼神,神色淡淡的在金老三心里又补了一刀:“毕竟任谁睡觉时,头顶上总是吊着一个死人也会睡不踏实,夜夜惊梦不断。”

    这话一出口,顿时把在场的几个人都吓个够呛。李婶更是惊叫一声:“元先生,你说啥?!”

    哐当一声,烟杆掉在地上。

    金老三面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仿佛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被揭穿了。一下子坐到地上,浑身直哆嗦。

    “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邹成渝一脸茫然的看着元煦:“你知道什么了?”

    元煦没回答他他,只是走到金老三面前,蹲下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你女儿,其实并不是得病去世的吧。”

    元煦说完那句话后,就站起身,不再看金老三一眼。

    倒是旁边的李婶先急了问元煦:“元先生,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金老三的闺女到底是怎么没的?是不是跟桑园那事有关啊?”

    邹成渝脑中闪过什么说道:“难道桑园里面的东西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这边正说着话呢,突然有人从院子外面冲进来了。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哭喊着跑到金老三面:“他说的是不是真的,金玲不是得病没得,她是不是变成厉鬼了?!我家的娃是不是就是被她给勾走了!是不是!叔,叔你说话啊!是不是你家金玲害死我的娃的!呜呜呜我的娃,你们还我的娃啊!”

    “这女人是?”邹成渝望着李婶询问。

    李婶一边瞪着金老三一边对邹成渝他们解释道:“她叫李云,她的娃就是那个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才五岁的娃娃,半夜一个人走到桑园,掉进了池塘里。”

    李婶说到这又是抹泪又是愤怒:“如果真的是金玲干的,金老三的罪过可就大了!村子里连续没了两个小娃娃,他居然一声不吭,真是天杀的!良心被狗吃了!那些娃娃平时可都是喊他三爷爷的啊!”

    那个叫李云的女人还在一边推搡着坐在地上的金老三,一边撕心裂肺的哭着。

    而另外一家失去孩子的,自从孩子没了,年轻的小两口就都离开村子出去打工了。他们不敢再在村子里,留下只会伤心难过。

    一开始就有人偷偷摸摸在门外听他们说话,当有人听到元煦说起金玲死因不对时。最近一直饱受折磨的村民就想到问题出在这里了,立刻就有人跑去告诉了李云,听到消息的李云疯了一样扑进来恨不能现在就打死金老三。

    过了一会儿,村长也来了。

    原本他以为可能是桑园里有什么东西成精了,没想到问题居然就出在自己村子里人身上。

    于是村长出现在几人面前时脸色非常不好。

    瞪着金老三的眼神恨不能吃了他。如今谁家的娃娃不是当宝贝似得捧在手心里养大的,要是另外一家今天也在,金老三肯定好不了。

    “元先生,既然找到原因了,能不能先把金玲收了?”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把厉鬼镇压了才是。

    元煦说道:“这个自然。但在那之前,也需要弄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怨气。”

    他说完,村长就明白了。上前一步,踹了金老三一脚:“金老三!别装傻充愣!你家金玲到底怎么没的,现在你给老子一五一十的讲清楚!不然老子现在就废了你!”见李云在旁边哭的惨,叹口气:“李二家的,你先把小云带回家吧,这边我看着就行。”

    李婶听见村长这么说,忙应下。拉起李云安抚道:“小云啊,你先跟婶子回家。等元先生他们把这事解决了,咱们再让村长给做主,啊?”

    李云已经哭的没力气了,李婶又招呼人过来帮忙,两人架住她胳膊,把人带出去。

    边走,李婶边赶人:“散了吧大伙儿,可别给元先生他们添乱。”

    见村长在里面,其他人也就愤愤的骂了几句才走。

    邹成渝心道,这下也不用找什么借口了。没想到元煦一过来这屋子,就看到问题了。

    元煦此时已经往里面走了,他在西屋门口站住,不再往前走了。跟在他后面的邹成渝疑惑道:“怎么了?”

    “还有个问题,我想不通。”元煦突然转头看着邹成渝。

    “什么问题?”邹成渝歪头不解。

    “为什么昨天我经过这里时,居然一丝鬼气都没发现。可今天我再来,却感到怨气冲天呢。”他摩挲着下巴,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邹成渝抓抓头发:“或许,或许是昨天没注意到吧。”

    元煦看着他,忽然笑了下:“或许吧。”他顿了下,伸手推开西屋的门:“又或许,是有别的什么帮它掩盖了鬼气。”

    “你想说就像之前附在城东桂树上那东西一样吗?”邹成渝苦着脸:“我身上的气?”见元煦一副‘别问我,我也不知道’的表情,他慌道:“不会吧,可我这次肯定没有被诱导事先来过这里,我敢肯定!”

    “别紧张,没说一定是你。”元煦在他肩上轻轻拍了一下,然后径自走进屋里。

    邹成渝站在他身后,定定的望着他的背影。

    “还不进来?”

    “哦来了。”

    刚一进屋,就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

    “嘶——这里怎么跟太平间似得,又冷又阴森。”邹成渝不停搓着手臂压低了嗓音说道。

    屋子里摆设很简单,一个有年头的木质梳妆台,一根凳子。床的位置就在梳妆台对面,那里平躺着一个人,应该就是金大娘。

    这里面的温度起码有零下几度,可是金大娘竟然只盖了一层薄薄的毯子在身上,而且他们进来以后,她一点反应也没有。这哪里像是在睡觉,分明像是——后面那话不吉利,邹成渝也就没再往下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0》,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30章 金家怪事0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0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30章 金家怪事03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