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忧与怖01

    回到特科,刚一进门,就见周论正用镊子夹起一根细细发丝举到眼前,表情严肃。

    胡一跨坐在椅子上,与他一同盯着那根头发。

    “看出什么来了?”元煦将外套扔到沙发上,凑过去。皱了皱眉:“一股怪味。”

    “回来了。”周论放下镊子,扶了扶镜框:“邹成渝怎么样?”

    “有你的清心咒在,大事没有,暂时精神不济而已。”元煦冲桌子方向打了个响指,嗖地一声,原本躺在桌子上的资料夹一下子就出现在他手中:“我给他吃了一粒凝神丸,让他定定心神,又给他的办公室加持了一下。事不过三,我还不信老子这次还逮不到它。”别提这两次还有一次就在自己身边,元煦火气也上来了。

    胡一努努嘴:“这回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你们两出手还让它钻了空子。”

    屋里温度陡然降到冰点。

    胡一后知后觉地讪讪闭上嘴,不敢再多话。

    但他说的没错,元煦与周论的确失算了。居然让这家伙一次又一次逃脱他们的追踪,不过好在这一次总算抓到一抹痕迹。

    “这头发是活人身上取下来的。”周论视线轻飘飘地扫过胡一,对方立刻缩了缩脖子,然后才对元煦说道:“是个女人。”他看着元煦:“邹成渝那边有什么发现?”

    实际上他们对那个女鬼的来历现在已经基本可以肯定了,但他们关注的重点,一直在邹成渝身上。

    元煦正在看邹成渝的资料,之前送过来的时候他跟周论都看过,但两人都没发现任何问题。

    邹成渝身份证上显示他今年二十五,川南人,生日是正月。但实际上来说他应该是二十六岁了。周论推算过他的八字,并没有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算得上一生平顺。

    只是小时候身体羸弱,小病小痛不少,但都不是大问题。

    手指一顿,元煦俊眉微扬:“他父母在旁边的南通市,但他外婆却一个人住在乡下?怎么不跟他父母一起住,我看这上面写的,他父母都是老实人,不像是不孝顺老人的啊。”

    胡一摸着下巴:“也许是老人家故土难离呢。”

    周论凝眉:“你觉得有问题。”

    指尖划过写着关于邹成渝外婆那一栏:“邹成渝小时候一直跟着他外婆身边长大,你看到他出身的地址了么。”他说着把资料递到周论面前,指着一处道:“看这里,川南省百安市重山县。”

    周论蹙眉:“神农架?”

    “神农架?那里有什么问题,那可是九州少有的灵山,你怀疑这次的疑犯是那出来的?”

    胡一摇摇头:“不会,神农架因神农氏而得名,后世传言神农大帝在此入归墟,但留下了一个宝物在灵山,只可惜真正的灵山内部根本进不去。”胡一见两人都盯着自己看,便继续说:“而且,就算真的是灵山出来的,也是好的。绝不会是惑人心魄,害人性命的东西。毕竟在那里修行,吸收地都是灵山纯净之气。”

    “你觉得,邹成渝身体里的那股特殊的气跟灵山有关系?”周论镜片下的眸光一闪,明白了元煦想表达的意思。

    “说不好,只是突然觉得这两者之间应该会有关联而已。”

    元煦看了两天,之前都没有察觉到任何一丝丝的奇怪之处。但今天一拿起这份资料,突然间就仿佛有什么在指引他一样,不禁就注意到了标注着邹成渝出身地址那一栏上。

    他与周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深深地疑虑。

    这一瞬间,两人只觉得这件事远远不如他们看到的那样简单。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先解决眼下的事情。

    元煦伸手弹了一下面前那张纸,随手扔到胡一怀里,起身:“我等会儿还要返回去接邹成渝,其他事,就还按照咱们之前商量好的来。”

    周论摘下眼镜,擦了擦,又重新戴上。点头:“我带上小丙,他今天刚好回来了。”

    “嗯,可以。”元煦朝胡一坐着的椅子上踹了脚:“愣什么神,干活了!”

    胡一却像是没有注意到两人心底的疑虑,他一直看着那张贴在纸上的一寸照片。邹成渝青涩的微笑莫名地就让他看入了神,脑中似乎闪过什么。但等回过神来时,又被它快速溜走了。

    “知道啦!”胡一桃花眼一瞪,嘟囔了一句就跟着元煦往外走。临出门时,突然想到什么,又回头看了眼,周论正弯腰收拾茶几上散落的资料,感应道他的注视,微微抬头看过来,目光无波无澜。

    胡一哼了一声,直接撞上门闪人。

    阴了一整天,压在上空的黑云没有散去,但雨也没有下下来。

    因此才不过五点,天色已经十分昏暗。

    驱车赶到九州楼下时,元煦从车里出来,抬起头看了眼就盘旋在九州楼顶上空那旋涡状的云层,皱了下眉,径自走进去。

    大厅前台的两个小姑娘一早就被告知会有人来找邹成渝,见到是上午来过一次的人,问都没问就放了行。元煦好心情地冲两人挑眉一笑,其中一个小姑娘顿时红了脸,诺诺道:“先,先生,您直接从这边电梯就能直达,叶哥刚才打过电话下来说他们现在三十三层会议室里。”

    “谢谢。”元煦礼貌道谢,然后进了电梯。

    九州大楼总共有三十六层,也算是淮西市地标建筑之一。

    星光虽然与之地位相当,但资金上还差九州一些,毕竟九州背后有苏氏集团做后盾。但星光也不遑多让,听闻总裁年纪轻轻,只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就把星光发展的与曾经的左氏娱乐差不多,最后更是趁着左氏破产将旗下仍然有潜力的艺人全部收为己用。

    好在两家斗归斗,却是良性竞争,对旗下的艺人约束力也都比较高。

    因此有些想走捷径的人,即便这两家都发展前景都很好,也不会选择九州或星光。而是选择另外的华宇,听说那家资金来源不太干净。但华宇至今还未主动招惹过九州和星光,所以现在淮西市的娱乐圈算的上是三足鼎立。

    从醒来后就被叶川带到三十三层会议室的邹成渝这会儿精神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便有些坐不住了:“叶哥,我想去下洗手间。”

    因为经历了之前那一下,叶川只觉得脑子里一片乱七八糟的,他身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让他突然接受身边出现了鬼怪这种事,几乎对他的世界观造成了毁灭性冲击。

    完全没办法接受好吗?!

    而且那个叫元煦的走之前还说了句奇怪的话,他对自己说:“鬼气都蔓延到邹成渝身上了,就在他旁边坐的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你也不简单啊。”

    他有什么不简单的?!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最后还是邹成渝拍拍他的肩反过来安慰他:“叶哥,在发生这些事的几天前,我也是这么以为的,然而——”他耸了耸肩:“你也不要担心,我听元科长的意思,那些东西是不会纠缠你的,所以你就安心吧。我先去洗手间啦,要是元科长来了,跟他说稍等我下就好。”

    说完也不等叶川答应就拉开会议室的大门走了出去。

    邹成渝出了会议室之后,并没有立刻往洗手间走去。他在屋里憋了一天,之前还险些在梦里被女鬼给抓去,害怕了一会儿,然而等元煦来过之后,那一丝恐惧居然奇迹般的消失了,所以这会儿的他只是想出来呼吸下新鲜空气。

    他在楼道里溜达了一会儿,之前他只在三十一层下面活动。

    三十二层往上是九州各高层的办公室以及他们开会的地方,一般他们这些演员是不会有机会上来的。九州除了影视圈这一块,近年来也在做书籍出版方面的业务。

    因此他在这里还看到了写着发行部和出版部的牌子,好奇的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才离开。只是走了两步,突然一顿。又转了回来,然后脑袋整个就贴到了门上。

    屋里没有一丝动静,这会儿正是月末,按理说应该是他们最忙的时候。而且他曾听说,书籍出版发行这一块的员工就没有准时下班过,加班那是家常便饭,唯一不同的只有加多少时间而已。

    就在他努力听着屋里动静的时候,整个走廊也突然寂静了下来。

    三十六层高的九州传媒总部大厦,仿佛只剩下了邹成渝一个人。

    不,还有一个人。

    刚走出电梯的元煦,双手抱臂,看着空荡荡没有一丝人气的走廊,黑黝黝地一直延伸到不知尽头在何处,俊眉一扬。

    “哟,老子赶得还挺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11》,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11章 忧与怖0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11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11章 忧与怖01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