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姻缘线03

    六月天孩子脸,说变天就变天。

    明明昨天还是艳阳高照,今天就阴阴沉沉。

    厚重的云层裹着潮湿的水汽翻滚着压过城市上空,风吹动树叶哗啦啦地响个不停。站在三十一层大楼的落地窗前俯瞰,车流像一条搁浅的龙,死气沉沉地瘫在中央大道上。

    邹成渝斜靠在沙发上,歪着头,一点一点的打瞌睡。

    叶川就坐在他旁边看手里的剧本,公司本来打算给邹成渝放个长假,谁知道刚过去五天他们就突然被告知假期结束了。公司让叶川把人叫了回来,态度也很暧昧,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还反过来宽慰邹成渝,让他不要被外界干扰,专心工作就好。

    邹成渝心大,并没察觉有什么不对的,还以为公司真的是在担心自己,感动地不得了。连连表示会认真努力拍摄,绝不给公司添麻烦。

    只可惜这股热乎劲儿刚过一上午就散了,现在还不是坐在沙发上睡得昏天暗地。

    叶川看剧本的功夫扭头看了眼睡得正香的邹成渝,表情忍不住有些扭曲。真不知自己当初是哪根筋不对,才一口应下那人的要求,帮他照顾这小子。现而今,想要悔的肠子都青了,然而已经答应了那人,他就一定要做到。毕竟,当年是他欠了他。

    房间里响起一声低低的叹息,叶川扶额,这样压抑的环境下还能安然入睡的,除了邹成渝也没有其他人了。

    只是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看着已经熟睡的邹成渝,其实并没有真的睡着。

    又一次站在黑暗中,然而这一回,他并没有听到诡异的歌声,甚至还能看到不远处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火光,似乎在等待他走近。

    邹成渝抓了把头发,想起之前周论说过,他在自己身上施了一道法咒,即便不小心中招,也能保证他性命无忧。而且元煦和周论也会第一时间发现他出事,会尽快赶来。

    对方似乎总是在睡梦中才能摆布自己。

    邹成渝咬咬牙,狠狠闭上眼睛又猛地睁开,然后往前迈出了一步。

    “元煦!”科室大门被推开,周论快步走了进来:“我在邹成渝身上施的清心咒出现了松动。”

    “什么?”办公桌后面的男人刷的一下站起来,瞪眼看着面前的人:“他在哪?”

    周论晃了下手机:“在九州大楼。”

    “我马上过去。”元煦随手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往肩上一搭:“走!”

    “我就不去了。”周论却摇摇头站在原地没动。

    元煦愣了下恍然道:“我倒把这个忘记了,你这死对手家的boss堂而皇之的走进他家大楼,说要给他家艺人驱邪,估计对方会先把你驱了。”他没把纠缠邹成渝的东西放在心上,因此周论去不去倒也问题不大,摆摆手:“算了,我自己过去,你就在这待着吧。”

    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周论转头看了眼办公室外的天,一场暴雨即将来临。他皱了皱眉,沉吟了片刻,最后拿起手机按下通话键:“是我。”对方似乎十分惊讶,但周论没有给他多话的机会,直接道:“元煦去了九州找邹成渝,你现在马上赶到城东桂树那去,就这样。”一句空隙都没留给对方

    邹成渝一边四下张望一边慢慢的往忽明忽暗的火光方向走去。

    他记得早起的时候天气阴阴的,接到叶川电话去公司时,对方还嘱咐他多穿件外套。但他现在明明是在梦里,却依然真实的感受到那种寒气逼人地冰冷。

    摩挲着手臂,又走了十几米,终于见到了火光所在的终点。

    远处看着是一团白光,等走近了才终于看清那分明是绿幽幽地一团鬼火。

    此刻这鬼火正上下跳动着,在它旁边,邹成渝看过去,那黝黑的轮廓显现出来,却是城东那颗桂花树。

    邹成渝眨了下眼,抿紧唇,不发一语。

    他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浑身一站,身子立刻僵直了,不知该不该转头去看。

    一道似有若无地声音钻入他的耳中:“你——来——了”

    邹成渝心里开始疯狂的刷草泥马,然而身体却完全无法动弹。那声音又一遍响起,这次十分清楚,清楚地让他能够马上想起这声音的主人,正是据说已经被送到疗养院的孟菲菲!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不,不对,这是我的梦境,这个孟菲菲是假的!

    仿佛听到了他内心的想法,一阵尖锐的笑声忽然在他周围响起:“咯咯咯——咯咯咯——我不是她——她不是我——我不是她——她不是我——咯咯咯。”

    什么鬼!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她,既然不是,你跟我也无冤无仇,不如就放过我吧亲!邹成渝心中呐喊!

    “不可以——你——不能走——我——需——要——你”

    不,不不,你一定是搞错了,我并不喜欢女人啊亲,性别不同是没办法强制he的啊亲!

    那声音顿了一下,下一刻忽的提高了一个八度:“我——要——你——的——心!”

    浓重的怨气冲天而起,瞬间幻化成一个面容惨白的女鬼,嘴角裂开到两腮,露出满嘴尖牙,一边凄厉尖叫着一边朝着邹成渝扑来——

    邹成渝双腿颤抖不止,可极端的恐惧让他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指甲化作利爪的女鬼朝他胸口抓来,而他只能闭上眼等死。

    突然,在他眼前的空间被一股力量撕开,一只有力的手一把拉住他。然后他整个人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了出去,女鬼凄惨的叫声瞬间消失,邹成渝猛地睁开眼,旁边叶川一脸惊恐的瞪着突然闯入的男人,和在他怀里大口大口喘气地邹成渝。

    元煦眯起眼,目光锐利地扫过某处。一秒前,一丝黑气刚刚褪去。

    “你,你怎么又来了?”叶川皱眉,起身想要接过他怀中的邹成渝被男人拦下了:“你做什么!”

    “别碰他,如果你不想连续做一个晚上噩梦的话。”

    “什么意思?你把成渝怎么了?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在不放手我要打电话叫保安上来了!”叶川蹙眉,视线紧紧锁住仍抱着邹成渝不松手的男人。

    “别......别叫保安。”被人抱在怀里的邹成渝有气无力地开口劝阻。

    叶川火气上来:“成渝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唔!”邹成渝猛地蜷缩起身体,只觉得心口处被针扎似的疼。

    “你,你没事吧?”虽然对邹成渝的隐瞒不满,但毕竟还是关心大于恼怒。叶川见邹成渝疼的脸煞白,也不再逼问他,现在只担忧他是不是生病了,他把目光投向了屋里明显知道实情的另一个人。

    元煦随手掏出一粒巧克力豆一般的东西塞进邹成渝嘴里:“吞进去。”

    唯恐他给邹成渝吃什么不好东西的叶川刚欲阻止,就见邹成渝没有丝毫犹豫的将那玩意咽了,顿时讪讪的退到一旁。看出邹成渝比起自己更加信任这个男人,心里顿时有些说不上来的失落感。

    元煦没空理会经纪人的郁卒,只盯着怀里的人看。直到他惨白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紧绷的身体也慢慢舒缓,便松开手,一直等在一旁紧盯着两人的叶川立刻上前,而一瞬间失去了背后宽厚结实依靠的邹成渝猛地攥紧了领口,被叶川扶住肩膀后又缓缓松开。在经纪人的帮助下,平躺在沙发上,抬起手背遮住眼睛,那单薄的身体看上去十分疲惫和落寞。

    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的元煦正在接一通电话:“老周让你过去了?与他所料不差,这边确实又出事了,还是在梦里。你发现了什么,头发?行,我心里有数了,你先回科里,头发交给老周,他知道该怎么办。我——”他讲到这,声音一顿,转头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邹成渝:“我这边还要处理下,很快就回去。”然后挂断电话,手机在手中转了个圈,走了回来,俯身看了看邹成渝:“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还有哪不舒服吗?”

    邹成渝摇摇头,没说话,不知是不想说还是说不了。元煦见状也不催他,转头对叶川说了句:“给他拿张毯子盖上,这几天最好别生病。”生病时候体弱,更加防不住。

    叶川这才想起来,他看了看邹成渝又看了看元煦,最后一咬牙,还是出去找毯子。

    屋里只留下元煦和邹成渝两个人,邹成渝动了动唇,声音有些嘶哑:“我,我看到那个女鬼了。”

    元煦挑眉:“你认识。”语气肯定。

    邹成渝似乎吓了一跳,手背从眼上挪开,有些空洞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认识。”

    “想不通她为什么找你?”元煦轻声道。

    “是,想不通。”更想不通的是,她们明明那么好,为什么一朝翻脸,竟成死敌。没错,就在刚才的梦境里,女鬼朝着邹成渝扑来的那一瞬他突然间就看到了女鬼背后隐藏的很多事情。

    现在只觉得浑身无力,脑袋像是快要涨破了一般。

    “想不通就不要想了。”男人沉声,恰好叶川拿来毯子回来,他便直接从他手上接过,给邹成渝盖在身上,又蹲下身给他掖了掖,淡淡道:“反正与你无关。”

    元煦起身要走,叶川忙道:“成渝没事了吧?”

    “暂时无碍。晚上我会过来接他,有事要办。”他轻笑:“放心,不会让他有危险,等今晚过了,他就可以拍电视拍电视,该吃吃,该喝喝,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叶川得了保证,再看了眼元煦离开的高大背影。不知为何,之前那种担心对方来路不明的念头竟然全都没有了。

    出了刚才那一档子事,他也没心情去看剧本,只在邹成渝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看着呼吸逐渐平缓下来的邹成渝。

    躺在沙发上的邹成渝,虽然闭着眼睛,脑中却在一遍一遍的回放着之前看到的影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10》,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10章 姻缘线0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10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10章 姻缘线03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