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特调科04

    元煦把邹成渝从车里横抱出来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手里抱着的是一个男人,而不是一个身高160的娇小妹纸。

    又或者是邹成渝的存在感太薄弱了,总之他抱着邹成渝往车外退了两步之后,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然后在胡一瞪大的双眼中,淡定自若的继续抱着邹成渝往大院里走去,无视了对方额头瞬间鼓起的龙眼大小的包。

    看门的大爷像是没看到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怀里还抱着个男人这样的事实,自顾自的哼着不成调的戏曲。任由两人大摇大摆的走进大院,一路经过依旧冷清的行政大楼,来到后面那堵墙面前。

    胡一右手掌心贴上墙面,低声念咒,一圈涟漪荡开,他率先走进去,跟在后面元煦一步跨出去——砰——邹成渝又一头撞到了墙上。

    元煦这次是不能不正式这个严峻的问题了,原本已经进去了的胡一又探出半个身子,疑惑道:“还不进来?”

    低头在邹成渝身上仔细查看了一遍,没有看出任何问题,自然也无视了另一个鼓包。他对胡一摇摇头,示意对方在一边看着,然后前倾了身子,这一次,他的上本身进去了,然后他又试探性的把邹成渝往墙边送了过去,光圈发生了扭曲,在他和胡一的注目下,邹成渝的头一点一点被融入进去。

    胡一莫名松了口气,他猜测:“大概是我们多心了,是不是在桂树那里沾染的那丝古怪鬼气的缘故?”

    元煦‘嗯’一声算是回答,抱着邹成渝直接进去了,胡一紧随其后。

    一滴红痕沿着墙面缓缓画落至地上,然后慢慢渗入地下,消失不见。

    地下的深处,伸手不见五指的屋里那靠着墙壁的单人床上,只看一个黑色人形轮廓,突然猛地颤抖了下,随即又陷入一片寂静无声中。

    一进去,第一眼看到的正是那个之前忙碌不停的漂亮小姑娘。这会儿恰好得空,正在休息,见元煦和胡一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科长好!”小姑娘甜甜一笑,又歪头对着后面的胡一打招呼:“胡大哥,你也回来啦?”声音里还夹在着两声重音。

    元煦点点头,胡一倒是心情甚好的冲他挥了下手:“哟,绮荼比前几天见到时又漂亮了呀!”

    叫绮荼的小姑娘抿嘴直乐,笑声从不同的方向传来,这次看清了,她脑袋一左一右还有另外两个浅浅的幻象脑袋,也抿着嘴笑呢。

    “妖,妖怪!”一个声音突地响起。

    元煦一低头,呵,人醒了。

    邹成渝摸了摸额头发出‘嘶’的一声:“我的头上怎么有两个大包。”

    没人应答,邹成渝也不纠结。模糊不清地四下望了一圈,再转头看到那有着三个头的小姑娘时,脸色一白:“你,你,你是个什么——”

    后面的话被元煦一把打断:“等会再给你解释,醒了就自己走吧。”元煦放下他,邹成渝这才发现刚才自己一直被对方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里,嘴角不禁抽动了两下,讪讪地往元煦后面退了半步,离绮荼远了点。

    绮荼并不在意,只是对他笑一笑,一看邹成渝又往后刷了退了一大步,反而还觉得很有意思。忍不住又想逗弄他一番,元煦扫了她一眼,忙正襟危坐。

    “这里是淮西市特别调查科,我是科长元煦。”回到办公室里的元煦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边沿,顺手拿起桌上的几页纸看了两眼:“你身边那个叫胡一,我的得力下属之一。也是特别科的机动人员,简而言之就是应急用的。”

    胡一立刻威胁的重重哼了一声,可惜被直接无视掉。

    见元煦没有往下说的意思,胡一只好充任解说继续道:“特别调查科主要就是调查解决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就是你们常说的灵异事件。但这些特殊事件也是分门别类的,下面又分为东方和西方两个部门。顾名思义,一个是针对东方的妖魔精怪一类,一个是专治西边无故入境者。”胡一笑:“如何,我解释的十分详细吧嗯?”尾音上扬,一双桃花眼里水光波动。

    邹成渝冷不防又被迷住了,盯着他漂亮的面孔发了小一会儿呆,才刷的左右晃了晃脑袋,扯着唇角笑的一脸牵强:“那个,我说啊,你们不会是在逗着我玩吧?”

    邹成渝表示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一万点暴击。

    元煦冷笑赠他一个白眼:“你觉得我们有空逗着你玩?”

    “可是,可是——”邹成渝做着垂死挣扎,一边小心翼翼企图不漏痕迹的往门边蹭了过去。

    元煦低头看了一眼文件,皱眉,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用鼻音“嗯”了一声。

    “我我我我,我想我今天起床的姿势可能不太对,需要回去再睡一觉——砰!啊!”掉转身子打算开门逃跑的邹成渝一头撞在门上,然后又被一股大力反弹了回来,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抛物线,最后落在了——元煦的脚边。

    捂着鼻子,哭丧道:“元,元科长,求你放,放过我吧。”

    “我话还没说完,你就要走?”元煦居高临下俯视他,语气森然,笑的却一脸温和可亲。

    邹成渝仰面躺在地上,盯着他两个鼻孔看了半晌,突然就淡定了。

    几分钟后,元煦依然斜坐在桌子边沿,手指轻轻一勾,一把椅子就滑到他面前,他指了指椅子,示意邹成渝坐下,邹成渝十分顺从的坐了上去,双手握在一起,显得非常紧张和不安。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已经完全颠覆了他二十五年来的世界观,让他甚至产生了我其实是在做梦,等醒来世界就恢复正常了的错觉。

    “你身上的气很特殊。”元煦放下手中的文件说道:“眼睛不用瞪那么大。放心,地球不需要你来拯救,人类也不用你来牺牲。你还没特别到那种程度,只是暂时还不清楚缘由而已。”见邹成渝一刹那舒了一口气的模样挑眉:“但你的气似乎能够影响到你身边的异物。城东桂花树,大概在你不完全清醒的时候,你被什么东西给引了过去那儿一次。虽然不知道那东西为什么最后放过了你,不过你也给它带来了好处,至少在它出手之前,特别科居然都没发现它的踪迹。”

    “你说它出手,指的是,曾兴的死跟它有关。”邹成渝自觉也用了‘它’这个字眼。

    元煦对他的上道难得赞许的点头:“没错,就是它,只可惜我们迟了一步,让它得手了。”

    邹成渝却没注意他接下来的话,因为他突然想到,按照元煦的说法,那个‘它’之所以能得手,全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上具体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显而易见,那个特别也是造成曾兴死亡的原因之一。

    他自认为并不算善人,但如果突然有天知道,有个人或许是因为自己才被害死的,还得觉得无法接受。

    元煦见他神色恍惚,盯着自己的双手半天不做声,不由得疑道:“听不懂?”

    邹成渝面容惨淡,抬头望着元煦,幽幽道:“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元煦一愣,似乎没料到邹成渝听完那一大通话最后会给他这样一个回应,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倒是旁边一直坐着的胡一一本正经道:“要你献身,如何?”

    邹成渝眨了眨眼,一把扑到元煦面前,抱住他大腿哭道:“元科长,呜呜呜呜,小男子从来卖身不卖艺呸呸呸,卖艺不卖身的,求放过啊!”

    元煦还没感触完就被他这一抱大腿给打散了,当即冷笑一声:“卖身不卖艺,呵呵。松手,给老子松手!”然后拽住邹成渝胳膊要把他从自己大腿上撕开。

    “不,我不松手!”邹成渝语气带着颤音,刚刚那个才冒出头的负罪感瞬间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你们这是在逼良为娼!我坚决不妥协!”

    “嗯?”元煦一挑眉。

    邹成渝弱弱地反驳:“也,也不是不能商量啦,但,但,能不卖身嘛。”说到后面简直快哭出来了。

    元煦拍拍他的脸:“乖,这次不让你卖身。”邹成渝悄悄松口气,元煦又添了一句:“这一次,哥哥带你开个荤。”说完似笑非笑地扫过邹成渝下半身。

    邹成渝欲哭无泪:“你不能知法犯法。”

    元煦凑近他,灼热的气息喷到他脸上:“没办法,谁让我一看到你,就忍不住——”他顿了顿,在邹成渝惊恐的眼神中哈哈大笑起来:“就忍不住想这么干了呢哈哈哈。”

    恶魔,混蛋,还有没有人权了!我!要!投!诉!你!

    邹成渝,邹成渝感动地泪流满面:“元科长的主意真是极好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7》,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7章 特调科0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7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7章 特调科04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