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特调科03

    城东的桂树算的上是淮西市一个显著的地标。

    它扎根在淮西市,大概有近千年的岁月,依然枝繁叶茂。每到仲秋时节,繁花绽放,浓香清郁,能从城东随风飘散到城西去,现在已经被列入淮西市重点保护古树之一。

    元煦停车时,邹成渝已经缓缓踱步到了这株桂树面前。

    虽然还没到桂树开花的月份,但站在树下,仰头望着苍翠茂盛的树冠,再看树干上满是岁月流走的痕迹,那是我们未曾经历过的风雨,以及被掩藏了的沧海与桑田。

    仿佛感应到邹成渝内心所想,树枝轻轻摇曳动着,像是在回应他心中的不安和迷茫。

    邹成渝目光痴痴地凝视着面前的古树,被诱惑了一般将手掌贴在了树干上,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声轻轻地叹息,他只觉得脑中一沉,浑浑噩噩地把头伸了出去——

    “万物有其形,万物取其魂,天明气清,散!”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道清明的男声,和一个清脆的响指,将那一团缠绕在一起的黑气驱散,邹成渝顿时觉得之前晕晕沉沉的脑袋一下子变得视线清晰起来,那种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的感觉也没了,身体又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中。

    他回过头,就见元煦似乎刚打了个响指,然后朝着自己走来。

    忙一脸崇拜讨好的凑上去:“元,元科长,您真是太厉害了,刚才我好像又梦魇了,正觉得有什么东西把我控制了,没想到你打了个响指,我就瞬间清醒了——”

    “哦——”元煦拉长了声调,转头对他温柔地一笑道:“我刚刚,确实只是单纯地打了个响指而已。”

    “啊?”邹成渝满脸呆滞。

    “这就是你让我在这等了一上午要见的人?”一个轻佻的声音在两人身边响起:“模样长得还不错嘛。”

    果然跟元煦一路的都不是什么好人!邹成渝腹诽道,扭头想去看来者是谁,就见到另一个穿米色风衣的男人走近身前,男人一双水光荡漾的桃花眼,五官明明很普通,却无端端的透着一股魅惑的气息。于是邹成渝傻乎乎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随即后脑就被人呼了一巴掌:“智商负数,色心倒是不小啊!别怪我不事先提醒你,对面可是只狐狸,骚味冲上九重天,只可惜,是只公狐狸。”

    “元煦!你再敢跟我面前提那三个字,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啊!”漂亮面孔的男人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毛。

    元煦嗤笑一声:“那你就离我远点,不然我就让你如愿以偿变成一只母狐狸。”

    男人眯起眼,片刻,笑开了:“我就知道你一直觊觎我,可惜啊,本少坚定狐狸不吃窝边草的信念一万年不动摇,你此生是无望了。”

    元煦直接拽过邹成渝回到桂树旁,还不忘嘱咐道:“离他远点,你本来智商就不够,再跟一只兔子狐狸都傻傻分不清的家伙待在一起,神仙也拯救不了你。”

    男人跟了过来,听见元煦的话,恨恨咬牙:“元煦你够了,一天不吐槽我你心里不舒服是不是?”

    “一天不吐槽你的那个人居然是我吗,那真是太不幸了。”元煦头也不回的反击。顺势打断了男人的话头:“这是胡一,我的下属。”

    邹成渝‘恩’了一声,视线四处乱转,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元煦没注意,他只是问跟过来的胡一:“看出他身上的气了吗?”

    胡一见元煦正经起来,也不再扯闲篇,上下打量了邹成渝一遍微微蹙眉:“说实话,我什么都没看出来。”

    元煦也皱眉:“一丝一毫都没有?”

    胡一摇头道:“咱们科里,那家伙先不说,除你之外,望气观灵就属我了。可是我现在在他身上,确确实实是一点气也望不到,更别说灵了。”

    元煦拧着眉沉默不语。

    胡一便又转头朝还在站在桂树下的那个青年看过去。元煦给他发消息,说是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人,浑身灵气满的都能透过一张照片溢出来,可是却在二十五年中仍然保持着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他特意检查过他身上,并没有任何高人下过符箓给他遮掩灵气,也没有任何诅咒或是下过降头一类的痕迹。他对于望气观灵这方面的经验在淮西市特科来说算得上首屈一指的了,居然也百思不得其解,这才叫了最近恰好回来的胡一过来一起看看,没想到胡一看了半天,反而连他身上有灵气这件事都看不出来。

    实在是古怪。

    胡一把视线从邹成渝身上挪开,想要对元煦说些什么。就在挪开的一瞬间,他脑中似乎飞快闪过一丝异样,但是却没能捕捉到,只好暂时放下,对元煦道:“你在这里发现别的什么了吗?”

    元煦在桂树周边看了一圈:“就像你说的,除了之前你说的那一丝淡淡的鬼气,什么都没有。现在就连那一丝淡淡的鬼气,马上也要消失了。”

    胡一心里也有些憋闷:“什么时候淮西市居然出现了这么厉害的东西,我们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这要是再放任下去,还不知道要搞出什么鬼玩意来!”他突然想到什么,用手肘撞撞元煦:“他知道咱们是做什么的吗?”

    元煦正在沉思,被胡一打断,一个眼刀甩过来,甩到一半,面色微变:“呃,我还没跟他说。”

    胡一扶额:“那你究竟什么意思,要把他弄进科里?我事先说明,大概除你之外,不会再有人能看到他身上的灵气了。对于科里其他人来说,就好像弄了个普通人进来一样,你到时候打算怎么跟大家解释?”

    元煦抓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得到胡一嫌弃的一瞥,顺带往远处退了一步,才道:“再看吧,等这件事了了,我再跟老周商量商量。”

    胡一一听他提起‘老周’二字,脸色立刻变得不太自然,恨声道:“随你便吧。”

    这边两人讨论的气氛越来越严肃,那边一道怯生生的声音突然插入道:“请问,我们还要在这里站多久啊?”

    元煦跟胡一一个对视,同时愣了——他们居然不知不觉的,就把旁边还有个大活人的事给忘了?!明明讨论的主角就是邹成渝,可是脑海中莫名地,就好像被下了一道屏障一般,将邹成渝本人的存在,给忽视的彻底。

    好像他一开始就没在这里。又好像,他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元煦神色微变,猛地一把攥住邹成渝手臂:“你仔细想想,然后再回答我。你之前,究竟有没有来过这里。”见邹成渝一脸茫然的样子便有多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你是否有在意识清醒之外的情况下来过这里。”

    邹成渝手臂被他攥的生痛,眨巴着眼睛咽了咽口水反问道:“那,那是什么意思?”

    胡一幽幽道:“意思就是说,你做梦也好神游也罢,总之印象里有没有见过这里。”

    邹成渝看着面前视线紧迫锐利的元煦,又看了眼青翠欲滴的桂树,颤抖着声音迟疑地开了口:“好,好像来过,但,但我不确定。”

    元煦目光扫过胡一,对方立刻了然,上前手掌放在邹成渝头顶,邹成渝呆呆的道:“怎,怎么?你你们想干吗?”

    “放心,一点也不疼。”胡一桃花眼飞扬,柔声安慰他。一边将一道白光缓缓从他头顶注入,白光一点一点被邹成渝吸收殆尽,再看邹成渝,依然呆愣愣地站在那里,只是身体一直在抖,似乎料定自己会被眼前这两人‘毁尸灭迹’,他现在一百个后悔不让叶川陪着自己一块儿出来了,不知道这年头扮假jc的最多了嘛,这两个人一定是骗子!说不定等会就把自己打晕,然后醒来就发现自己又为东南亚某行业奉献了一块砖一片瓦。

    元煦眉头紧皱:“这情况,你见过没?”

    胡一手放下,也不禁变了神色:“从来没有,太奇怪了。他,他究竟是什么来路?”

    邹成渝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弱弱地举手打算临死前问个明白,忽然觉得心口一阵刺痛,眼前一黑,紧接着一阵眩晕,脚下一个踉跄,就朝着元煦的方向一头栽了下去。

    元煦顺势把他接在怀里:“你怎么了?”

    胡一探过他鼻息:“晕倒了。”

    元煦不做多想,将邹成渝一个打横抱起,冲胡一道:“回科里,发消息给老周,让他尽快赶回来。”

    胡一脚下一顿,片刻点头:“知道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朝停在不远处的那辆老旧的桑塔纳走去。

    他们身后,桂树下,一个淡淡的影子,若隐若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6》,方便以后阅读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6章 特调科0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6并对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第6章 特调科03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三更正是鬼来时[娱乐圈]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