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防盗|wxc|26

    一下子清净下来。张舟和花万卿两人互相看了看。

    “你快去凌云宗开的秘境吧!”张舟手肘顶了顶花万卿肚子。“现在赶去还来得及。”反正到了等同元婴的境界可以化光而行,瞬息千里。

    “我既已不是你说的那个花万卿,何必执着那份机缘。”花万卿前倾两只手臂圈在他肩膀上,脸挨着他的脖子蹭蹭。

    “有得拿干嘛不拿?还是你看上这里的什么东西了?”张舟心里在估算究竟哪边秘境的东西更有价值。

    “我来这里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张舟把眼睛往后斜,看着他,问道:“有什么重要的事?”

    “陪你搜刮宝贝。有我在,包你大丰收。”

    “那还不快走?”张舟忽然想起他的大气运,这才是最强金手指。

    有了花万卿,张舟不必再大鱼虾米一把抓,反正去到哪里都凑巧有什么珍稀灵植成熟或者灵矿出土,再者就是珍禽异兽。两人联手如探囊取物,简直把这大秘境当自家后花园。

    遇到别的派门弟子想抢的,两人将各自气势放出,一个金丹一个元婴,立即把对方吓得扭头就跑。

    张舟倒是遗憾对方没有动手。他杀妖兽的时候剑气又不灵了,无论他怎么急,也没再用出来。想了好几天,结合之前两次出剑气的情形,他归结在于对手不是人,他就用不出剑气。

    搜刮够功绩点数需要的资源后,张舟开始着急练剑气的事。他决定钓鱼,引夺宝的人先动手。

    他们找到一株即将开花的旱黑莲,将境界伪装成筑基和金丹,大喇喇的站在旱黑莲旁边等候。

    在旱黑莲释放出异香后,果然摸来一队六人。

    张舟一看穿着是魔门的人,心里松了口气。他原本还担心万一是友盟的人不好翻脸呢!

    “你二人就算有一个金丹又怎样?识相的就将旱黑莲让出来。”那六人里有两名金丹带队,看到他们二人,底气十足。

    “我们先到,凭什么让我们让出?想要就凭本事!”张舟挑衅地叫嚣着,拿剑锋对着那六人指指点点。

    “活腻了是吧?兄弟们!上,让他们重新投胎做人!”那六人果然一点就爆,带头的金丹喊了一声,六人齐齐冲上去。

    花万卿截下三人,留一个金丹两个筑基给张舟试剑。

    筑基的魔门弟子很快就成了张舟的剑下亡魂,对着张舟的魔门金丹脸色煞白,喊道:“道友!你们不是与我们同境界的吧?”

    “谁跟你道友?”张舟又一剑刺过去,吓得那人赶紧使出保命法宝。

    “你们这样以大欺小公平何在?”

    “谁要跟你们公平?”张舟也是被他弄笑了,一开始就六个人一起上,现在也好意思来谈公平?果然是邪魔外道,不要脸成性。张舟毫无负担,放开手打。

    花万卿干掉两个碍事的筑基,像猫捉老鼠似地戏弄剩下的金丹,等张舟把他那边的干掉,就把这个赶过去让张舟解决。

    “为什么又用不出来了呢?”把那六人都解决掉后,张舟拿着剑还是很疑惑。忽然,他冷不防拿着剑对花万卿挥去。

    两人似乎对之前的战斗意犹未尽,就这么切磋起来。

    后续摸来的人一看地上六具尸体,再看那两人打得不可开交,掂量了下自己的分量后还是忍痛放弃了开得正盛的旱黑莲。

    张舟越打越兴奋,花万卿做对手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对他来说,花万卿很强,用尽浑身解数也难以沾到边,这么悬殊的差距激起了他的好胜心。打着打着他就专心在剑术上,而非输赢。

    当身心投入到剑中时,他自然而然的将自身的气化作了剑的延展。一道剑气就这么运用出来了。

    “我成功了!”他看着地上的剑气痕,高兴得要跳起来。但是转念一想,他又萎靡了。

    “怎么?”看见他蔫下来,花万卿走近问道。

    “我好像只有跟你对上的时候才能用出剑气。”他不好意思的看向花万卿说道。

    花万卿笑了笑,摸摸他的头,安慰道:“只是还未掌握诀窍罢了!陪你多练练,哪怕你未想通,身体也会自然记住。”

    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为什么听起来就是怪怪的?张舟挠挠头,也不知该不该接这话,他已经被花万卿时不时挖个坑等他跳有了警戒。

    见他没上当,花万卿又笑了一会,拍拍他的背,“走了!”

    两人临走前没忘了把旱黑莲取走。

    夜里他们听到从南边传出数道鸣镝,尖锐的笛声划破夜空。张舟记得那是华阳宗的召集令。两人商议了一番,决定还是等天明后看情况再做打算,张舟重点还是放在白悦华那。

    天明后他们遇到了从北边赶来的天青门弟子十几人。

    为首的商罗敷也臻境金丹圆满,看到张舟分外热情。一番见面礼后,商罗敷讲出赶路的缘由。

    “南方有仙宫?”张舟惊叹。这在原著中并未提及,因此他难以判断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对,昨晚我天青门正好有人与华阳宗弟子一起,看到鸣镝上的信件。”商罗敷点头说道。

    “华阳宗这么大动静,毫不掩饰,看来那仙宫应是有疑难,他们一家难以解开。”花万卿分析道。看到张舟皱起眉头,他又说:“既然华阳宗有意放出消息,其他各派聚集也是迟早之事,我们一起过去看个究竟。”

    商罗敷听到两人也要过去,随即表示愿意同他们一道。但马上被花万卿拒绝,“我们还先要确定一下九霄门其他人动向。”他说道。

    离开天青门的队伍,坐在云舟上,张舟问道:“你怎么确定我师叔的行踪?”

    “到了仙宫自然会遇到。”花万卿说。

    张舟不明白地问道:“那你干嘛要骗商仙子?”

    “不想给她希望。”

    张舟看着花万卿,挑挑眉,说道:“她就没多看你两眼,你也太自恋了吧?”

    “不是我,是你。我不喜欢她多看你两眼。”花万卿说着把张舟拉近了双手揽起来。

    张舟靠在他臂弯里,笑道:“我?怎么可能……”他忽然想起一件事,笑容随即僵在脸上。他想了想,向花万卿求证道:“结缘是什么意思?”

    “就是订道侣身份。”花万卿解释道。“怎么?是不是想听我正式向你求缘?稀饭,我欲与你结缘,你可愿意?”

    张舟干笑着,没有回话,但是心里无数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原来商罗敷竟然向他求过婚?而他当时傻逼兮兮的以为对方只是想交友……活该他要搞基!无数暴漫脸在他心里冒出来。

    花万卿对于他应付式的笑声不满,自助地从他嘴上讨回来。为了惩罚他走神,直接把他嘴唇咬肿。

    云舟往南不多时群山之间有一明显盆地,云雾缭绕间现出一座金色光华殿宇。宫殿金雕玉砌飞檐斗拱,美轮美奂,一派仙家庄严气势,那茫茫云雾乃是殿宇中散出的浓郁灵气。在殿宇外墙可见一圈蓝绿色光芒的符阵。这便是华阳宗所说的仙宫。

    到了仙宫上空,看见下方确实聚集了不少人,除了华阳宗弟子还有其他派门之人。若不是仙宫外墙上那一圈护阵阻挡,到场的人大概早就钻进仙宫中搜刮宝物去了吧!

    躲在云舟上冷敷,把嘴唇消肿后张舟才敢下去。

    九霄门弟子聚集点里,陈少璟和凛雪飞一直笑而不语,张舟看他们俩神情奇奇怪怪,忍不住走过去一人一巴到他们头顶。“笑什么那么奇怪?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咳!张师兄,你跟花真人,不,现在是花真君,很熟哦!经常出双入对。”凛雪飞揉揉头顶说道。

    “哎!你不会是被他的脸迷惑了吧?”陈少璟手遮着嘴,忍着笑。

    “咦?你们两个竟然不知道?我还以为师叔跟你们说过了呢!”张舟倒是坦然。

    “啊?”陈少璟马上就止住了。“师叔祖……那掌门也?”

    “嗯哼!又不是什么秘密。”这种拿人取笑的幼稚行径张舟早八百年就找到破解的方法了。越是隐藏,对方就会越得意,一旦表现不在意,并且让对方觉得消息落后,对方自然就会消停。

    果然,陈少璟立即觉得无趣。但不会看脸色的凛雪飞依然蒙在鼓里,追问道:“什么?掌门知道了什么?”

    “早就知道你不知道的事!”张舟赏他一记爆栗,拍拍手转身走回花万卿旁边。

    “说不清楚还打人!”凛雪飞抱着头躲到陈少璟后面。

    “带着头不好好用用,该打!”陈少璟也回头凿了一记给他。本来想拿张舟取笑一番,但没想到张舟竟然这么大方承认,害他到嘴的话又憋回去,陈少璟只好拿凛雪飞撒气。

    过一会白悦华和蓝夕羽也各自带着一队弟子到来,清点了下人数,九霄门的人到齐了。

    “金羽真君,华阳宗领队飞星真君请您共商破解仙宫护阵之事。”华阳宗过来一名弟子对着蓝夕羽恭敬地说道。

    “师叔!”张舟莫名紧张的拉住蓝夕羽的袖子。进来秘境八天都没什么大事,就是这座宫殿的等级超越了在场的人的能力,这不免让张舟感到不安。

    “机缘与危机相随,应拼一把的还是该拼。”蓝夕羽微笑着拍拍张舟的手,安抚他。

    “吾与你一道。”白悦华站到她身边。

    张舟只好松开手,让他们跟着华阳宗的人去仙宫大门。

    “不行,我也要去看看!”张舟想了想说道。

    花万卿点点头,握着他的手跟在他们后面。

    靠在仙宫外墙边上的人忽然惨叫,那符阵像捕兽夹一般将那些人咬住,上下两道纹理逆向一转,如同齿轮一般将那些人磨成肉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6》,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96章 |防盗|wxc|2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6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96章 |防盗|wxc|26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