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首|发|wxc25

    花万卿还没来得及解释,张舟手里的剑就劈面而来,他只得后退避开。

    张舟原本只是想吓吓他,让他知难而退,免得撕破脸更痛苦,但见剑式招招落空,根本连毛都沾不到。对方还躲得轻轻松松,张舟越打越上火。

    申屠晃宿听到后面动静,又见白悦华目光转到他背后,识趣的让开,站到一旁。他看见张舟越打越狠,动了真格,不免为花万卿感到不平。他就不知道了,为啥兄弟放着软绵绵的姑娘不要,偏偏看上这么一个缺心眼的糙毛头。看到花万卿一味避让,他不禁摇头叹气。

    “把人打晕了抱走再说!你这样躲到什么时候?”他忍不住传音给花万卿。

    奈何花万卿无视了他的提议,像个活靶子似的给张舟撒气。

    张舟憋足了劲,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给花万卿点颜色,免得他总是看轻自己。催动元气全力灌注剑上,张舟看准时机对着花万卿一剑挥去。

    面对急速挥来的一剑,比先前的气势翻了百倍,花万卿急忙唤出龙首金刀竖立在身前一挡。

    一声激烈的金鸣,震得张舟两耳嗡响。

    接着花万卿两侧后方传来嘎嘎声和喀啦声,之间发出声响的方向有几棵巨木拦腰折断,正在倒下,连带把周围的树冠压得作响。

    “那是……我干的?”张舟愣了,完全忘记自己还在与人决斗,呆呆的看着倒下的巨木。

    “没错!是你的剑气。”花万卿看着他露出微笑。

    “这就是剑气?”他收回手,来来回回看了几遍手中的剑。“哈哈!我真的能用出剑气了!”一想到以后不会砍得手酸,他傻笑起来。

    看见他展露笑容,花万卿心里就按捺不住了,他一把扛起张舟,对着白悦华喊道:“抱歉!我俩单独谈谈!”也不等人点头,他一阵风似的不见了踪影。

    白悦华转身剑指削平一块大石头,跳上去盘腿坐下。

    申屠晃宿看他似乎要等到底的样子,也只好站在一旁等。“华霙真君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尚可!”

    白悦华简单应完,闭目养神。

    申屠晃宿站在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尴尬至极。

    话说张舟被花万卿扛在肩头飞奔,气得捶他的背大叫:“放我下来!”

    “不放!这回抓到你再也不放手!”花万卿干脆地拒绝道。

    “你特么顶死老子了……啊噗!”张舟再也忍不住吐了出来。花万卿的肩膀顶着他的肚子,他的头又倒悬着,这么一路颠簸,把他顶得头晕反胃。

    “……你不舒服不会直接说吗?”花万卿又气又好笑,这小鬼总是这样。他心疼地马上调换姿势,把张舟翻过来打横抱着。

    “喂!”张舟被这暧昧的姿势弄得耳根灼烧,堂堂男子汉竟然被公主抱!他真的没脸见人了!

    “这样总不会难受了吧?”花万卿低头看他,一脸揶揄的笑容。

    “不稀罕!放我下来!”张舟揪起他花万卿的领子叫道。

    “噫!叫这么大声,是想把附近的人叫来吗?”

    张舟一听,立即闭嘴,郁闷地看着花万卿得意地笑。

    花万卿展开神识,确定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后,在一条小溪边停下。他把张舟放在溪边一块干净的大石头上,正好让他脚掂不到地面,自己卡在他两腿中间。

    张舟挣扎了一下,被他扶住腰死死地按在石头上。“你到底想做什么?”他停下来气哼哼问。

    “我还没问你,一声不吭的跑了是想怎样?”花万卿收敛笑容,翻过来质问道。

    “我们不合适,是我先甩你!”张舟甩脸看到另一边。虽然觉得自己才是被甩的人,但是听说先提出分手的比较不会丢脸。

    “你休想!把你的腿打断我也要把你绑在我身边!言出必行!”花万卿一改往日的温情,咬牙切齿道。

    “你!”被他这么一威胁,张舟感觉到来自面前的压力,虽然现在坐着高他一头。“你以后还有那么多妹子,少我一个也不少。”

    看着张舟说到后面声音几乎颤抖起来,花万卿长叹一声,抱紧他的腰。“我要那么多人做什么?你一个就已经让我很头疼了!”

    “你知道我更喜欢妹子!我只是缺爱,贪心你对我的好,等以后有另一个对我更好的人出现,说不定我就变心了!”张舟不看他,低着头心虚地小声说。他知道自己这样说很无耻,等于把责任推给了对方,但是总比骗对方来得好。

    “那就等到有那样的人出现再说。”

    扑通!扑通!

    张舟的心狂跳,他觉得自己快要缺氧晕倒了!

    “你这个混蛋!总是像哄女人一样哄我!”

    “对不起了!你是我第一个哄的男人,就凑合一下吧!”

    眼睛不争气的泛起雾花,眼前的美人都变得模糊起来。张舟用力地擦擦眼睛,委屈道:“可是我每次都会上当!”

    “哈哈哈哈……!”花万卿忍不住大笑起来,跟这样的小鬼过日子,永远也不会腻。

    “笑笑笑!你卖笑啊?”张舟捶了一下他肩膀。

    “只卖给你。”花万卿收住笑声,肩膀却止不住还在抖。

    “喂!你够了没有?气氛都被你破坏完了!”张舟翻个白眼,明明之前很温馨很浪漫,硬生生被他笑没了。

    “怎么?是不是你想亲我?那我不笑。”花万卿停下来,眼光灼灼看着他,一副讨吻的模样。

    “呃……那……就一下。”张舟骑虎难下,硬着头皮说道。

    他扶着花万卿的肩膀,深深吸一口气,跟自己说,就当做人工呼吸吧!他这么想着低下头,亲到他嘴上。软软的,暖暖的。

    花万卿抬起手按住他的后颈,舌头撬开牙关长驱直入。

    “唔……”

    说好的一下没一会就没人记得了,两人抱着彼此忘情的激吻着。

    小溪对面灌木里蹲着两个极度尴尬的人。

    “唉!走了走了!”陈少璟小小声地对凛雪飞说道。本来两人刚想过小溪,听到对面有人争执,还以为要打起来,赶紧贴了掩息符蹲着不动。

    哪知眼睁睁看着对面奔过来两个熟人就这么定在小溪边开始打情骂俏。快把他们俩的眼睛闪瞎了,心里还在各种震惊中没有平复。

    “难怪张师兄对春///宫图没兴趣!”凛雪飞摇摇头,叹口气。

    “少废话,赶紧走,元婴真君不是闹着玩的!”陈少璟一巴掌拍到凛雪飞的后脑勺,他还记得花万卿在论道会上狂砸法器的狠劲。

    两人偷偷摸摸地爬出老远,估摸着不会被发现了才站起来狂奔。

    说回另一边,申屠晃宿等得不耐烦之时,终于看见两人牵着手回来了。

    两人刚落地,白悦华睁开眼睛,跳下石头落在他们面前。“解决了?”他问张舟。

    “是。前些日子让师伯师叔们担心了。”张舟带着歉意向白悦华拱手鞠躬道。那日看见他落泪,几位师门长辈除了出言相挺,没人追问,这让他感到贴心,又觉得惭愧。

    “别让吾见第二次!”白悦华斜眼看向花万卿说道。

    “华霙真君放心,不会再有第二次。”花万卿郑重应承道。

    白悦华又看向红着脸的张舟,说:“今日剑气需好好体悟,回宗门后吾要检验!”说完他转身欲走。

    申屠晃宿手快拉住他手腕说道:“急什么?一起走……”他话没说完,感到扑面寒气袭来。

    “放手!”白悦华眼神冰冷盯着他,声音冷冽地说道。

    申屠晃宿被这么一威胁,马上就炸毛了。“怎么着?很金贵?本君偏不放!”

    “放手!”白悦华再放出强烈的寒气,使劲抽手。申屠晃宿偏偏和他卯上了,抓得更紧。

    “申屠前辈!你先放了我小师叔!”张舟眼看两方剑拔弩张要随时火拼的样子,急忙上去劝说。

    “怎么着?本君好言挽留,你自己看他什么态度?”申屠晃宿嚷嚷道。

    “前辈!我小师叔不喜与人太近,你先放手吧!”张舟急忙替白悦华解释。以白悦华的性子,他是宁可打一架也不愿多解释的。

    申屠晃宿还想说什么,却见白悦华的手抖起来,连声音也跟着颤抖。

    “放……手……!”他的表情变得极为痛苦。

    感觉手上的温度发烫,触感也变得粗糙,申屠晃宿把白悦华的袖子往上一拉,赫然看到红色的疹子布满整个手臂。他一愣,松了手劲。白悦华趁机脱出,立即跑得不见踪影。

    三人被刚才那疙疙瘩瘩的手臂惊到,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反应。

    过一会,申屠晃宿拿着白悦华情急脱出时被扯下的一只白色手套看了看,怒道:“什么意思?是嫌弃本君脏吗?”

    “这……难道是……恐男症?”张舟冷不丁冒出一句。

    “什么意思?”申屠晃宿扭头瞪向他。

    花万卿一手揽上张舟的肩,防止申屠晃宿暴怒吓着他。“什么叫恐男症?”

    “就是对男性接触有恐惧感。”张舟扭头对花万卿解释说。“在我家乡,有很多心理疾病,有些人极度恐惧某些东西时会引发过敏起疹。”

    “那你又如何得知你师叔是恐男症?”花万卿又问。

    “我师叔一向不喜欢和人太接近,平时我师伯和他讲话都在三尺之外。但是,我蓝师叔和女修靠近他又没事。”

    “切!说不定是好色之徒罢了!”申屠晃宿对张舟的解释嗤之以鼻,看见张舟瞪着他,怒道:“什么恐男症?什么心理疾病?这么稀奇古怪的名字,听都没听过!谁知道是不是你乱编为白悦华开脱罢了!”

    “阿晃!你言辞太过!就你所见,难道华霙真君是你所说那种人吗?”花万卿出言问他。

    申屠晃宿被问得语塞,撂下一句“好好好,你们迟早一家人,本君不与你们争!”说完也跑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5》,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95章 |首|发|wxc2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5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95章 |首|发|wxc25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