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24||防盗

    见凛雪飞笑得神秘兮兮。陈少璟催问:“别卖关子,想说什么?快点!”

    “春///宫图,你们看过吗?”凛雪飞小声说道。

    “咳!张舟,这个适合你。”陈少璟跟着凛雪飞一起贼笑。

    张舟镇定道:“切!都是男人,你装什么装?”随后他又对凛雪飞说道:“一叶什么的我不清楚,不过在鸣岐倒是偶然听说那里的流行春///宫图,好多外地客就专门为了去买一张,千金难求。你怎么有时间去搞这个?”

    凛雪飞马上澄清道:“不是我专门去求的!回冰城的时候见有人转,我就顺便收了。”

    “是吗?拿出来见识见识,我虽然去了鸣岐,还没见过,到底什么画千金难求?”张舟装模作样说道。

    一说到要拿出来看,凛雪飞马上又挂上一脸贱兮兮的笑容,陈少璟不耐烦的推他一把,“快点!你说了不就是想拿出来给我们看吗?”

    “嘿嘿!陈师兄也心痒痒了!”凛雪飞笑他。

    “少废话!再不拿出来,你就干脆烂自己包里,别拿了!”陈少璟愠怒,红着脸骂道。

    凛雪飞赶紧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卷画卷,解开系绳,缓缓打开。陈少璟凑上去,边看着脸越来越红。

    张舟也佯装好奇的凑上去,一看画面,差点又喷水。他及时掉转头往凛雪飞头上喷。

    “张师兄!你也太激动了吧?”凛雪飞嫌弃地用袖子把脸上脖子上的水都抹掉。

    “咳咳咳!不是……是被吓的……”张舟边咳边解释。

    “哟!想不到你还这么纯情!”陈少璟笑道。“这样的图就把你给吓着了,以后被姑娘嫌弃怎么办?”

    “陈师兄你不是说真的吧?这么丑的图你们也看得下去?”张舟反问道。那图里人物干瘪,动作僵硬,就是一张普通的传统春///宫图而已。只不过衣服倒是他画过的欲遮还露的风格,还有那明显的蓝白条纹比基尼,落款也是一叶的落款和印章。显然这是一张盗版画啊!

    陈少璟和凛雪飞看了看图,被张舟这么一说,确实觉得图里的人物五官有点不能直视。

    陈少璟干咳一声说道:“呃,这个嘛,跟真人是不能比。画么,不就是图个神似。或许那一叶画师没见过美人呢?哎呀,反正谁看这种图是看脸的,衣服下面的看得清就行了。”

    被说没见过美人,张舟不服气道:“这种跟以前那些春///宫图有什么区别?也能千金难求?多半是假货吧?凛雪飞,你说说,转画的人开价多少?”

    “那转画的人说在冰城经营不善,只求赚个路费,这幅图收了我十锭金锭。我皇兄那张十五锭。”凛雪飞如实说道。

    “陈师兄,你听听,才十锭十五锭。虽然在俗世这钱看起来很多了,可是真的千金难求的画作随便找个行家还是能叫个好价钱的吧?你们陈家也涉足俗世生意,你觉得能这么折价的是真迹?”张舟已经笃定凛雪飞是盗版的受害者。

    在听完凛雪飞报价的时候,陈少璟就已经摇头了,等张舟说完,他叹息一声,拍拍凛雪飞肩膀说道:“张舟说的对,你们十之八///九是被骗了。”

    “可恶!”凛雪飞之前还视若珍宝,被张舟和陈少璟这么一说,气得七窍生烟,一把无名火把画卷烧了。“若我在遇到那杂碎,定要他好看!”本来想炫耀一番,结果丢了面子,凛雪飞自然是气不过。

    张舟耸耸肩,摇摇头,安慰凛雪飞道:“你就当是长见识吧!十锭金锭买个教训不贵!”反正凛雪飞作为皇子这点真金白银不算什么,想当年,那些在网站上看盗版的,自己电脑手机被种程序毫不知情,最后各种*被贩卖,有些人的遭遇比凛雪飞惨多了。

    两人又轮流安慰了一番凛雪飞,后面喝酒乱侃,无聊的一夜就过去了。第二日卯时,各派门集队后整齐出现在秘境入口。浩浩汤汤的大片人站满山头,站不完的又飞起停在半空。

    朝阳金辉将每个人的脸都渡上一层浅金色,这秘境入口正好在沙滩上空。众人面对着如海市蜃楼的秘境入口,翘首以盼,安静等待。不多时,秘境入口飞出数十人。

    昨日各大派门的领队互相通了一些消息,白悦华将张舟所说的危机告知其他人,几个魔道门派迫于压力不得不承认确实有魔道中人殒命在其中。于是决定派出一些人一起进去探探路,

    现在得知秘境是随机传送,进去的人会分散到各处,传讯符在其中不能使用。至于危险,目前仍是未知。于是各领队开始交代众弟子提高警惕,在秘境内不要轻易相信其他门派之人,遇到同门最好结伴而行。各派都各自订了联络用的紧急信号以及撤退信号。

    一切交代妥当,以整体实力最强劲的华阳宗为首,各派门依次进入秘境中。

    有了第一次进秘境被甩得天旋地转的经验,张舟这次晓得在穿过秘境入口时一直御剑而行,没有再像上次一样被摔成狗吃屎。他停在一片沼泽上空,看着沼泽里像在锅里翻涌冒泡的黑色焦油,吞了一口口水,幸亏他有先见之明,不然一开局就吃个大亏。

    来秘境的目的很明确,他们就是进来搜刮资源的,稀有天材地宝要上交,剩下的归自己。因此大大的激励了弟子们参与的积极性。张舟前日结算了自己筑基期的任务,超额完成筑基期的功绩点数,但此时他又是金丹圆满,筑基超出的部分累计到金丹期里就是毛毛雨。

    在这焦油沼泽里他就展开了地毯式搜刮行动,认识不认识的都先刮了再说。时间就是金钱,他也懒得浪费时间问千机老鬼,一路上有杀错没放过。

    出了焦油沼泽,是一片草原。草原上多了许多沼泽里没有的兽群,看看等级都比较低,换不了几个金丹期的功绩点数,张舟兴趣缺缺,加快速度往前飞。行至草原边缘时远远看到一大群巨鬃狼围着一个人,仔细一看那人是白悦华。

    “小师叔!我来助你!”张舟一下冲进战团,落到白悦华身边。

    白悦华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交你解决,只许用剑。”说完他脚一蹬,飞上半空。

    张舟面对着十几头穷凶极恶的巨鬃狼,顿时傻眼了。他怎么就那么冲动呢?白悦华对付这十几头巨鬃狼不是分分钟解决的事?换成他就不一定了,还不许用剑。

    啪!

    一个冰雹砸到他头上,冷冰冰的声音从头上传来:“专心!”

    “是!师叔!”张舟提起剑式,盯着狼群,忍着头上的痛处不敢揉。

    感受到张舟散发出来的敌意,头狼一声长吠,瞬间群狼就扑上来。

    巨鬃狼的颈脖长着圈茂密的鬃毛,武器不易伤到它们的颈脖,且巨鬃狼个体比秘境外的鬃狼要大一圈,力气自然不小,一爪子下来可把人抓得皮开肉绽。

    张舟神识铺开,敏捷地躲避后方来的袭击,剑招犀利专挑狼的口眼下手。狼群一轮攻击下来不但没占到便宜,反而受伤了几头,弥漫的血腥让狼群更激动。

    嗷嗷嗷呜——!

    头狼叫唤几声,狼群变换队形,将受伤的狼替换到外围,伺机从背后偷袭张舟。

    有过第一次在秘境里杀妖兽的经验,张舟明白这些秘境中的妖兽皆是比外界的妖兽耐力更强。这么多狼,耗体力他是耗不过的,必须速战速决。他决定针对头狼下手,所谓擒贼先擒王。

    白悦华凌空俯视地面战局,衣袂被草原上的风吹得不停飞舞,反衬面上的淡漠神情,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狼群扑了几轮,张舟终于摸清了头狼在狼群行动时的位置。在新一轮攻击中,他一鼓作气将剑刺进头狼的嘴巴里,从后颈穿出。

    失去头狼,狼群顿时狂暴,毫无次序地疯狂攻击张舟。面对这种不计较生死的攻击,张舟终于招架不住,如果不是有蛟鳞甲,他的背部早已被狼爪撕裂。

    看他已尽力,白悦华剑指竖起,对着狼群一指,十几道剑气射向狼群。

    张舟正竭力杀出巨鬃狼的包围圈,忽然听到四周一片嗷叫,狼群围着他倒了一地。回过神来,他拱手向白悦华行礼道:“多谢小师叔出手相助!”

    “剑招精纯,对敌有术。”白悦华落下来,对他刚才的战斗点评道。“心不在焉,犹豫难断,故而引不出剑念。”

    被先褒后贬一顿教训,张舟心虚的应道:“是,师叔教训得对。”

    “再说一次!剑修应心无旁骛!”

    张舟停在感到一身寒意,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把群狼尸体照单全收,他休整一番后跟着白悦华徒步走进树林中。

    遇到妖兽,白悦华逼着他只能用剑对付,打得他心里暗暗叫苦。想到白悦华用剑气一下杀掉一群狼,他就恨不得自己也马上领悟出剑气。明明他已经使用过了,为什么之后都用不出来了呢?

    问过千机老鬼,千机老鬼也没有答案,他自己就更想不明白了。

    现在就算剑招用得再高明,又有什么用?跟个凡俗的武者似地,砍得手都酸了。

    他又结果了一只刺獾,把尸体收拾好。

    “小舟!”

    忽然传来一声沙哑的叫唤,张舟愣了一下,接着一双手臂直接抱上来。

    一旁的白悦华冷眼盯视着忽然挡在面前的身影。

    “给他们自己解决的机会。”申屠晃宿被盯得背脊发凉,但为了兄弟,他也是豁出去了。

    “你滚!”张舟多日来的憋屈爆发,一把推开花万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4》,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94章 |24||防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4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94章 |24||防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