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防防防盗|23||

    花万卿与百灵仙子韩绯樱简要相叙后,又挂上温和的笑颜:“那就先别过,日后事了再听仙子唱曲。”

    “这般急匆匆,想必是心里挂着人了。速去吧!莫让佳人等得焦急了。”韩绯樱抬起手手,端庄优雅地轻推出去,示意他快走。

    看着花万卿大步流星,头也不回的走了,韩绯樱抬起的手收回捂在胸口,轻轻的叹息如微风飘去。

    走到张舟订好的阁楼,花万卿却只见彩娇趴在窗台看得兴致。

    “你爹呢?”他走进去问道。

    “我爹去找西抚你了呀!”彩娇回头说了一句,又转头继续看着戏场。

    花万卿一听,心中忽然一紧,一股不妙的心绪涌上心头。“他什么时候去的?”

    “西抚从戏台后面溜走的时候。”彩娇这回连头都没回。

    糟了!

    花万卿暗道一声,莫不是小鬼撞到他和百灵仙子谈话?方才谈话之时他布了一个隔音阵,旁人只能看见他和百灵仙子交谈,却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小鬼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上却敏感多虑,必定会多想。他得赶紧找到人安抚一番。

    放出神识在酒楼内搜寻发现不见人影,花万卿心里有些慌,放出追踪甲虫,追寻着张舟的元气,看起来往圆方阁去了。此时他希望张舟只是赌气先跑回圆方阁。在他转身前又叮咛彩娇两句,让她看完甄选记得跟掌柜回去。

    急急忙忙跑回圆方阁张舟的屋子,花万卿推开门,只见卧榻上整齐的放着一个长匣子,一个储物袋。他瞬间整个人如被浇冰水,冷了下来。他放慢脚步走进去,拿起长匣子打开,星屑石制成的头冠安好的静置在里面。他又拿起储物袋,神识粗略一探,除了他送的那些东西,还多了许多精炼过的高级素材。

    “张舟!你又是一声不吭就跑!得好好整治你这毛病!”

    他淡淡说罢,房顶的木梁以及柱子发出嘎嘎声响,接着整间屋子轰然倒塌。

    荆无色正在门面拍苍蝇,听到后院巨响,马上关了店门急匆匆跑进去。看见客房塌了一间,花万卿正站在一堆残垣断壁中间,一尘不染。

    “啊?就算是贵客,也不能说拆就拆啊!你这样我们白白花一笔钱重建,完全是在浪费!赚钱不容易你知道……”荆无色一脸肉痛地冲过去斥责,话还没说完,被花万卿手一挥,将整个屋子复原弄得呆若木鸡。

    “哈!原来修士还能这样!一定能省很多钱!”过了半晌她傻笑道,似乎打开了什么新认知的大门。

    话说张舟离开瑜城后,踏着飞书剑向着九霄门疾驰。

    他现在已是大丹圆满之境界,伪装出来的灵气就是金丹圆满的表象,御剑速度比他离开九霄门时快上许多。天空缈缈云烟被他穿过后冲得四散,大片些的厚云则穿出一个空洞。他是故意往云层里冲,想借着高空的水汽让自己冷静冷静。

    又从一片卷云中穿过,他身上凝结了一层薄霜,黑发看起来泛灰。在高速的风中,白霜又迅速化开,凝成一滴滴水珠挂在脸上,很快又消散无踪。

    那个人对他的百般包容,令他忍不住沉溺在无限温柔里无法自拔。他甚至都已经忘记了那个人后面的故事,忘记了这是一本小说里的世界,忘记了这是一本后宫小说。小说里的男主有七个妹子。

    韩绯樱的出现忽然提醒了他这个事实。不论那人现在对他多好,将来也同样会对那七个女性多好。他不是女主,不知道小说里女主或者其他妹子是怎么想的,是怎么能接受另外六个人的存在。或许是真爱吧!

    或许正因为自己不是真的爱花万卿,才不能忍受?张舟觉得好像想通了。对的,自己只是经受不住花万卿的纠缠,依赖出了习惯才妥协和他搂搂抱抱亲亲我我。

    是啊!说好了只是享受恋爱的感觉,享受被一个人关心被一个人需要。既然发现三观不合,那就及早分手,好聚好散!

    不是说初恋总是会失败吗?没什么好可惜的,反正又没爱上他,自己也没吃亏。正好找个妹子重新开始!这么想着,张舟觉得好像很正确,仍不由自主的揪紧胸口的衣服:“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还是觉得心里难受?”

    “张舟!喂!张舟!回来!”

    后方传来悠远的喊声,张舟才回过神,看了看下方,他不知不觉飞过九霄门了。赶紧转回头,顺着呼喊声落到蓝夕羽的清辉峰。清辉殿外的八角亭里萧玄等几位师伯师叔都在,还有蓝夕羽的几个弟子和陈少璟。

    “哎呀!张舟你果然没事!真是太好了!”陈少璟高兴地迎上来。“咦?你怎么哭了?”

    陈少璟这么一说,正在清辉峰上议事的人纷纷看过来。张舟赶紧抹掉两颊的泪痕,勉强挤出笑脸,说道:“没什么,看见你们心里激动。”

    “哈哈!一定是太想念我们了!”陈少璟大力的拍拍他的背,搭上他的肩膀激动地说道。

    蓝夕羽走近了牵着他的手,温柔地说:“回来就好,有什么不顺心的也无妨,我们替你做主。”

    “是啊!回来了就好!”萧玄出声相挺,白悦华几人也用眼神表示认同。

    感受到这迅速包围过来的温暖,张舟憋闷的胸口也通畅多了,谁说离了花万卿就没人疼了呢?他还有一群不是家人胜似家人的师门长辈和同门。

    “嘿嘿!那个,我在外面听到东海边开了一个新的大秘境,就匆匆赶回来了。”张舟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

    “嗯!你也回来得正巧,我们正在商讨此事。”蓝夕羽带他到八角亭里坐下。

    “师伯,师叔。”张舟拱手向众位前辈行了个礼,正色道:“我打探到一些消息,要告诉你们。”他迅速收拾好心情,切入办正事的情绪状态。

    “说吧!”萧玄抬手示意他说下去。

    “据说已经有散修和一些魔道之人先行进去过,但他们留在熟人手上的命牌都碎掉了。进去的魔道里还有元婴修士,至今不见有人返回。”这秘境限定筑基到元婴境界方能进入,张舟只知原著中提到白悦华在此秘境中大挫,损失了大半进入秘境的九霄门弟子,其他派门也损失惨重,只有凌云宗跟着莫天权去了另一个秘境,才免于灾殃。

    而究竟在秘境里遇到的是什么样的危险,张舟并不清楚,原著里这段时间的笔墨重点都在花万卿如何混入莫天权开启的秘境如何获得传承。在白悦华这段只提到受挫,损失弟子后自责,成为他坠入魔道的转折。

    千机老鬼曾说过,白悦华性子刚强,受到重挫转向魔道寻求力量似乎也是很符合剧情逻辑的。张舟刚才也有注意到,蓝夕羽已经进阶元婴,而白悦华仍在元婴圆满。以他之前的不俗表现看,卡在这个境界二十年,又遭遇重挫,确实很容易钻牛角尖。

    但张舟又没法明着说,只好将小说里提到的一些线索当做是他听到的市井流言来给他们提个醒。

    萧玄等人听他这么一说,都面色凝重起来。“本君日前下山时确实曾听过魔道派门欲抢先机之事。只是秘境外有华阳宗化神长老坐镇,那些人是如何溜进去的?”叶添云打着扇子,疑问。

    “诶!魔道自有魔道的门路,混进去不难。”萧玄捋捋下巴的胡子,摆摆手说。“既然小舟打探到的消息说进去的人命牌皆碎,我们应将重点放到此处,多加防范。这需要调整一下进去的队伍。”

    “大师兄,我也进去吧!”蓝夕羽自荐道。

    萧玄想了想,点头道:“可!还有小舟,你既然赶上,又金丹圆满,临时增加你的名额也不会引争议。”

    “是!掌门师伯!”张舟正在思考如何花式自荐,就被萧玄推上去,真是省了浪费脑细胞的力气。

    萧玄几人又商讨了一番人员名单,这份名单最后还要送到各峰长老手中,最后审核一遍才能通过。

    这种大型秘境对派门对个人都是重要资源来源。对于运气极佳的人来说,甚至能在这种大型秘境中获得开山立派的资本。因此有能力的大派门都求稳妥的获取最大利益,而派门内又各派系暗自较劲,尽可能多的让自己派系的人进去。

    派门势力之争是张舟无能为力的,他回到九霄门后并没有时间去想杂事,被白悦华关在卓然峰练剑。

    他没法跟白悦华解释这二十年来为何他的剑术几乎没有长进,就只好默认是疏于练习。于是白悦华摇身一变,又化身成一万诺夫。

    苦练的日子持续到出发前一天。

    又是乘着那艘拉风的琉璃宝船,在白悦华和蓝夕羽带队下,九霄门三百号人向着东海进发。

    到了秘境外,陈少璟和他师父带着陈家十一名筑基早已等候多时。

    秘境之前由华阳宗化神长老守门,不到各派门约定时日不准人进入秘境内。这各派自然也包含了几个魔道大派。

    大派门都提前一日到达,就近圈地扎营,等候明日到时辰一起进入秘境。

    张舟跟大多弟子不熟,钟鸣、云文彦等几个师兄师姐又自有他们的圈子,跟他最相熟的就是陈少璟和凛雪飞。等候是最无聊的,三个人就聚在一起打屁消磨时间。

    在听完张舟讲西临见闻时,凛雪飞忽然神秘一笑,说道:“哎!既然你去过赭名国,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一叶的画师?”

    张舟一听,差点没把嘴里的茶给喷到他脸上。他竭尽全力强装镇定的摇摇头,显得一脸无辜的样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3》,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93章 防防防盗|2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3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93章 防防防盗|23||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