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防的盗|20|首|发

    全身气血高涨,充盈的体验令内心更平静,仿佛能感觉到世界的的呼吸。源源不断的自然元气汇集而来,张舟如汪洋中的一粒晶石,不断被冲刷,洗涤,变得越来越纯粹。

    花万卿也感觉到了蜂拥而至的天地元气,收住吻势,略微惊讶的看着他。只见张舟满脸洋溢着微笑,说道:“我要突破了。”

    “好,你安心突破,我为你护法。”花万卿松开手,拿出一个蒲团让他就地入定。

    了断前尘,张舟终于能定下道途,心境到,瓶颈自然也就松动。一举进入碎丹期。

    碎丹期乃因原本体内实丹中的元气演化出平衡法则的丹核,丹核壮大,便突破原本的实丹释放出来。而突破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实丹一点点破碎,如同孵化过程。此时的修士肉身则会相当虚弱,稍有不慎便会夭亡。这也是《五蕴归元诀》曾被弃之如敝屣的原因之一。毕竟要寻找一处绝对安全的地方进阶太难,更罔论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来护法。

    看张舟迅速入定,花万卿开始在山坳布置护阵。虽然对于他在亲吻时竟然会心不在焉到直接入心境,花万卿也是郁闷至极,但仍考虑周详地里里外外设置了一个套叠大阵。张舟这一坐也要好几年才能完成整个碎丹过程,容不得一丝马虎。他在启动大阵前收到老鬼报信,千机镯内的参宝已经完成化形,赶紧又把参宝提出来,带出护阵。

    修真无岁月,一晃七年流逝。

    张舟睁开眼睛被眼前景象吓一跳,周围藤木茂密,几乎织成一个笼子将他笼罩在其中,斑驳的阳光正从缝隙中透下来。内视自检一番,现在他已是大丹期,相当于灵气修炼的金丹后期,丹田中一团如鸽卵大的赤色元丹正在飞速旋转,称为大丹。

    他走出笼子,花万卿造的小水塘里的莲花开得正盛,小昆虫惬意地在花间飞行。清风拂过,莲花清香扑鼻,一切都显得宁静安逸。

    “稀饭。”

    熟悉的磁性沙哑声在他后背响起,转身看到那张惊艳他的面容带着淡淡的微笑。

    “前辈。”他叫一声。

    “嗯!你进阶了。”花万卿伸出手轻轻触碰他的脸。这些年来他只能远远注视着,就在眼前却摸不着。

    “是,我进阶了。这是过了多久啊?那些树藤竟然长了那么多,这莲花我记得入定前你才只放了两颗莲子。”张舟笑问道。

    “七年。”花万卿淡淡的低声回答。

    “什么?”张舟一听,就惊讶得不得了。他立即紧张的抓上花万卿的手腕,发现他还在小丹期。“前辈,你抓紧时间修炼吧!还有十年,你得赶上凌云宗开启的密境。”

    花万卿捧起他的脸说道:“不急,我只是压着境界,随时可以突破。现在我只想和你亲近亲近。”

    他低低的磁性嗓音仿若诱惑的呢喃,指腹摩挲着柔软的唇瓣,张舟眼皮缓缓下沉,嘴唇微张,接受他的探入。

    嘴唇厮磨,舌尖交缠,大口大口的攫取着彼此的气息,咂咂声伴随着粗沉的喘气。

    吻到意乱情迷,张舟忽然觉得领口一松,一只手探入衣襟正欲往中衣内侧。他立即清醒过来,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躺在草地上,下盘姿势亲密的和花万卿夹在一起,尤其是某个不可名状之处紧贴在一起蹭。

    猛然推开花万卿,他捉紧衣襟,脸如火烧。结巴道:“前前前辈……我……我我七年没洗澡。”

    花万卿噗嗤一声笑起来,而后在他额头上烙下一吻。“你去吧!接下来换我突破。期间你万事小心,不可莽撞,有事多与老鬼和灵龟前辈商议。还有参宝已经化形,入我门下,你也帮看顾看顾。”说完把巨龟给的海螺塞进他手里。

    看着张舟如遇大赦般一切应承完,到急急忙忙爬起来跑走,花万卿叹了口气坐起来苦笑。小鬼还没准备好,他也只能再等下去。

    跑出山坳,张舟停下来扶着一棵树干,捂着狂跳不已的心脏,长长地呼了口气。虽然亲也给亲了,抱也给抱了,但是一想到那事,他还是接受不了。他只是想体验一把恋爱的感觉,恋爱又不一定要上垒。

    想想刚才差点就被那啥,他浑身一震,打了个冷颤。庆幸还好跑掉了。

    “小舟哥哥。”

    一声清脆的童声打断他的沉思,猛一抬头看见一七八岁白皙的男孩站在面前。“你是参宝?”他看了看男孩头顶发髻一圈如红色珊瑚珠子的点缀,便问。

    “是呀!是我!”参宝高兴地笑起来。“我和师尊在岸边钓鱼,师尊忽然说你出关了,就马上回来。我还不会飞,跑了半个岛才回到这里。你看见师尊了吗?”

    张舟听他这么一说,神色复杂,干笑两声说道:“我见到你师尊了,他已经闭关,以后我来照看你。”

    “师尊闭关了?这次换小舟哥哥替师尊护法了吗?”参宝询问的眼神亮晶晶看着张舟。

    “呃……啊!对!这次换我替他护法。”他心虚应道。

    这么一跑了之,他是不是做错了?不不不!他及时打住自己危险的念头。花万卿需要他陪伴,他可以一直陪着,但是绝对不超越那条底限!

    “啊!对了,小舟哥哥。刚才我在山外遇到刘铁根,他在外面转悠悠不敢进来,说有事找你。”

    见参宝转了话题,张舟立即主动地应接下来,跑出山外去了。

    “求仙师见我阿公一面!”山外一个年约十六七的少年见着张舟,扑通给跪下了。

    “起来说话吧!”张舟走过去把人拉起来,问道:“你阿公是谁?为什么要我见他?”

    “我阿公叫东谷,他病了好多年,五天前开始不吃不喝,村里大夫已经让我们准备后事。但阿公迟迟不肯咽气,说是想见你一面。求仙师让我阿公了了心愿,好上路吧!”那少年哽咽道。

    对一个小孩,张舟也不好说什么,只道:“好,我只见他。你们不要求我救人,他天数已尽,我也无能为力。”

    “是!是!是!我晓得!”张舟的话仿佛击碎了少年的希望,他擦擦眼泪,只好用力点头应道。

    张舟用铁卷带着参宝和那叫刘铁根的少年一起飞往村子,到了刘铁根家里。

    东谷干瘦得像枯木一般蜷缩在床上,气息微弱,他看见张舟进来,浑浊的眼睛微微闪动。“仙……师……”他费力的出声道。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张舟猜测他大概也就是想听自己说点安慰的话罢了。

    “仙……师……是不是……是……飞机……一起……来……的?”。

    “是。”张舟干脆的点头。当初一时冲动差点杀他的时候,跟花万卿吵了不少,他在场也应听得六七分明白了。

    “求……你们……原谅……我……”东谷眼巴巴的看着。

    “我无法代表其他人,你去问他们吧!”张舟摇头,说完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他自己都不可能原谅,更遑论代表其他人?

    东谷看着他的背影,用尽最后的力气伸出手去抓,最后捞了一空,睁着眼睛咽下最后一口气。

    少年见张舟走出来,急忙进屋,紧接着传来呜咽声。

    “小舟哥哥?”参宝看见张舟板着脸,怯怯的叫道。

    “参宝,我们走吧!今天钓的鱼呢?我很久没吃鱼了。”张舟召出铁卷带上参宝。

    “小舟哥哥还没辟谷吗?师尊已经辟谷很久了。钓的鱼是拿去给灵龟爷爷吃的。”

    张舟扣扣鼻梁,为什么别的小孩子总喜欢问那么多问题?他小时候就不这样。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张舟过了三四天才明白花万卿替他护法的日子究竟有多无聊。困在这岛上本来就没什么娱乐,只能跟一只灵龟聊天,难怪花万卿会收参宝为徒。总得找点事做不是?

    他想了想决定督促参宝练功。

    “师尊说我心境不足,需要多磨练来增长体悟,将凡人的生活好好体验就是练功。”

    张舟一把盖住自己的脸往下抹。为什么他最近在参宝面前总是那么心虚呢?到底花万卿是怎么打发时间的?才三四天他就觉得自己快长蘑菇了。

    “参宝,你师尊平时最喜欢做什么?”他试探性问道。

    “在护阵外看哥哥闭关。”

    咳!咳!咳!

    张舟被自己口水呛到,真是毫无借鉴的方向,难道他也去盯着花万卿不成?

    “笨参宝,你修你的心境,我也要炼我的功。”彩娇跑出来捏了自己一把脸抗议道。在早前她每次见张舟叫珍妮花都笑得捧腹,便知珍妮花并不是什么好名字,就又改回了自己原本的名字。

    “很痛!”参宝自己捂着被掐疼的脸颊,争道:“我要先把师尊交代的每日功课都做完,才能给你去修炼。”

    “我才不要跟着你去砍柴挑随!”彩娇这回换了另一边掐。

    张舟看见参宝精分自己和自己吵架,顿时头大。“好了好了,你们俩别吵了!”

    彩娇转头看向张舟说道:“你叫他给我先练功我就不吵。”

    “不行,你先练功都会炼到晚上,我的功课做不完。”参宝摇头坚决不让。

    “你们两个也是奇葩!用同一个身体,炼两种功,不怕相冲吗?”张舟嘴角抽搐的问。

    “那有何难,将他们分开不就成了?”千机老鬼忽然冒出来说。

    “别闹!难道一剑劈成两半吗?”张舟正烦着,见千机老鬼跑不出来爆一句普靠谱的话,没好气的嘲讽道。

    “没错。”千机老鬼干脆地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0》,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90章 防的盗|20|首|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0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90章 防的盗|20|首|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