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防19盗|

    “什么?”张舟这回连花万卿也拦不住,失口大叫道。

    “怎么?小子,你对九霄门有什么意见不成?”巨龟见他大喊大叫,一脸惊讶的模样,以为他跟九霄门有什么过节。

    “哈哈!原来你是太上师祖养的龟啊!我是九霄门第二十七代内门弟子。没想到跑了半圈还能遇到九霄门的……的……龟!现在越看你越觉得亲切!”张舟一副遇到娘家人的模样高兴得手舞足蹈。

    “嗯?你小子是九霄门的弟子?为何我感觉不到你的功法?”巨龟疑问。

    “我们被人追杀,就把灵气波动隐藏了。不信你看,是不是这样?”张舟说完伪装出过去修炼《相引心法》时的灵力气息。

    如此一来,那巨龟点点头道:“果然是九霄门的功法。看来你们到此应是天意。”

    “哦?前辈何出此言?”听巨龟这么一说,花万卿反而暗暗提防起来。

    “我正需要修士为我解决一项难处,日盼夜盼,盼来的乃是九霄门弟子,不正是天意吗?”巨龟缓缓说道。

    “大龟是怎么了?”张舟接着问。

    “多年前我被异物扎进背部的壳里,至今未能拔除。我一直运用灵力抵御创口伤痛,怎奈拖延不得救治,现恐创口恶化。这段时日来更是痛痒难忍,再多消耗时日只怕我熬不过去。”巨龟将因由说来,又恳求道:“既然天意让你们到来,可否劳烦你俩帮我看看,若已无救,也劳烦告知一声,让我心中有数。”

    “大龟放心,既然我们来了,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无救。”张舟说着拿出一粒丹药,说道:“这是三千年参须炼制的补血健气丹药,你先吃了。如果一会觉得疼痛也尽量忍忍,你背上还驮着近千人命,要是忍不住就全要下饺子了!”说完他把丹药丢给巨龟,那巨龟倒是灵敏地脖子一伸巨嘴一啄,精准地把拇指头大的药丸吃到嘴里。

    丹药下咽,立竿见影,巨龟感觉原本日渐瘀滞的精气再次活起,便相信他二人是真心要帮他,点头承诺道:“我晓得了!伤痛处在我左侧靠近后腿的背上,就拜托你们了!”

    二人顺着巨龟说的位置飞上龟背,就在他们之前打起来的山头翻过去两里地。一处山脊有个不自然的豁口,花万卿推测便在此处周围。放开神识探索,很快在山沟茂密的灌木藤下发现了异样。

    张舟将灌木藤都清理掉之后,整个人都惊呆了。一段飞机残骸倒插在地里,露出斑驳的尾翼,仍依稀可辨出航空公司的标识。“哈哈!原来真的是整架飞机的人都穿越了……”他苦笑一声抱着头缓缓蹲下。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不会有一天醒了发现只是做梦,再也不会回到那个熟悉的世界了!他所有所有的烦恼,没钱给老妈、拖欠房租水电煤气、不能按期交图、技术部同事欠钱不还、刚被妹子甩……种种种种烦恼都不存在了!

    想着想着,他又哭又笑。难道是该为自己已死而笑吗?还是为割舍不下的烦恼而哭?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错乱。

    温暖的手掌按在他背脊上,沙哑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不要质疑自己。”

    他沉默好一会,等心里平静了些,抹了把脸站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再说了,又不是我一个人死。我、奚昊然、荆无色都健健康康的,就东谷那个垃圾要死不活拖着。也是他的报应!”他自言自语的自我安慰一番。

    “平静了就开始吧!”花万卿拍拍他的背,指着飞机残骸。

    他们需要先将残骸周围的土层清理掉,捡到残骸附近洒落的尸骨集中起来,遗物也集中起来。清理干净后,看见那截机身确实撞碎龟甲,嵌进龟背里去了。自去掉土层后,一股腐臭味弥漫出来。

    张舟将尾翼取下放一边,然后用拆解符篆将剩下的机身残骸拆解精光。于是龟甲上出现一个血窟窿,开始往外渗脓液。接下来需要放脓血,再去腐肉。花万卿拿出以前救张舟时使用过的那把寒霜匕首,跳进创口快速利落地挖腐肉。

    整个过程中地面一直小幅度震动着,想是那巨龟竭力忍耐着挖肉之痛。

    终于将创口清理干净,张舟开始大把大把的撒外伤药粉。那创口之大,将他们二人所备用的外伤药粉全数撒光。

    “破掉的龟壳要怎么补?”张舟看着血窟窿犯愁了,龟壳不补起来这个伤口以后还是要受伤的。

    “我已有定案,你配合我。”花万卿胸有成竹。“你将破碎的龟壳拆解,我再施以造化法术,将拆解的元素变回龟壳上。”

    “厉害了!我的前辈!”张舟忍不住赞叹道。

    “花万卿,两种不同法则的法术交叠,你做得到?”千机老鬼又冒出来问道。

    “嗯!我已试过用两种法术交叠炼器。只是这拆解符篆我并未领悟,需要小舟配合。”花万卿解释说。

    “那就继续!”张舟一听已经试过,那就更没什么可质疑的了。

    他将挖出来的龟甲碎片放到血窟窿旁边,然后开始施以拆解。紧接着花万卿便将手放进拆解的光团内,释放元气将光团延展,铺满整个创口。造化法术是以消耗施法者能量换取事物,因此花万卿释放的元气源源不断被光团吸收,很快他的额头开始渗出薄汗。

    光团黯淡后,显现出平整的龟甲,那处血窟窿彻底补好,如同原生。只待下面血肉愈合,这伤便能痊愈。

    两人将土层恢复,把白骨和遗物集中在一个坑里填埋,将飞机尾翼立在上头做墓碑。完事后,张舟呼了口气说道:“真正的男子汉敢于直面自己的死亡。”自己把自己埋葬也是很新奇的体验。

    花万卿轻拍他的背,随后执起他的手,问道:“你手里的是什么?”

    从埋土开始他就一直拽在手里。

    “手机。我们那里用这个来传递信息。”张舟擦擦屏幕上的土。这就是他直到起飞前仍一直在戳的手机,只是没想到竟然没破损。擦干净后他试着按了一下开机键,屏幕亮了一下,闪出几条未接来电的提示便又熄灭了,之后再怎么按也没再亮起。

    “我试试帮你恢复。”花万卿说。他看见那个小板子亮出的图形上写着“老娘”二字,心想此物应对小鬼而言比较重要吧?

    “唉!算了,这或许是天意。让我别再想着那边。那就揭过吧!是该了结了!”他说着在手机上画出拆解符篆,须臾间手机便消散无踪。

    “诶?那不是你娘……”花万卿眼睁睁看着那板子消散,话也没能说完。他惊愕了一下,抬头看看张舟的脸。

    张舟也看看他,很淡定的表情说道:“那不是我娘给我的,是我自己赚钱买的。”

    “哦……”花万卿一下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听张舟讲了那边世界很多东西,却从未听他讲过自己家人,他一直以为是不想提起伤心处。他试探道:“是不是很想念她?”

    张舟顿了一下,转身伸着懒腰说道:“不想那么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修炼!我要长生!我要强大起来!”现在他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既然已经彻底断了过去,那就什么也不用再想了。

    在刚才张舟停顿的一刹那,花万卿清楚的看到他眼睛中闪过的是落寞,一种求而不得的挣扎,很显然他选择了放弃。这样的小鬼看起来让人心疼。

    两人回到巨龟的头部,告诉它伤口已经处理好,就等它身体自己复原了。并告知它,他们将在它背上长时间生活。巨龟一听,便从神府中取出一个海螺给他们:“带着此螺,我便可与你们通话。”

    “好,那我们先上去告知村民。前辈有事便叫唤我们。”

    两人又回转岛内通知了村民地震之事已经处理好,绝口不提巨龟之事。既然耄耋老者之前不说,想必村民们也并不知情。既然巨龟之主要将它藏匿,越少人知情越好。

    待到天大亮,两人在岛上巡视一圈后找了一处僻静的山坳整理一番定居。

    此前巡视之时他们发现岛上的淡水泉是由符纹阵法变幻而来,花万卿推断龟背上应是画了聚灵符纹阵法,浓郁的灵气源源汇聚,灵气再支撑着整个遮天阵以及岛上变换出来的各式掩体。

    把山坳收拾好后,花万卿也如法炮制的做出一个泉眼,弄了一个小水塘造了些小景致。

    “搞这么细致,你是打算一直住在这不走了?”张舟笑道。

    “有你相陪,我长居在此又何妨?”

    “乱讲话!你还要报仇呢!”张舟拍掉伸过来的魔爪。

    花万卿捉住他的手,一把拉近自己。“今日做了那么多事,求个慰藉。”

    张舟任他搂着,不挣扎也不说话,定定看着他。

    就在刚才花万卿摆弄景观的时候,千机老鬼在脑中告知,刚到巨龟面前时因他出言不逊,差点被巨龟攻击,花万卿挡在他面前才免于一劫。他才明白当时花万卿为何忽然挡他面前抢白,又紧紧拉着他不放手。

    又想起之前花万卿护着东谷只躲不还手,他相信这人确实是对自己上心的。一直以来孤孤单单的自己被一个人这样放在心上,或许是男是女也没那么重要了……

    轻轻的鼻息喷在脸上,微痒。嘴唇上柔软的触感带着些微温暖和湿润。轻柔缱绻的交缠,又迫不及待的强烈吮///吸。都想对彼此索求更多,似乎要把对方揉进身体才能满足。又似乎感觉对方如烈焰一般,要把自己烧成灰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9》,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89章 |防19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9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89章 |防19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