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防盗|17

    张舟心中一凛,急切地问道:“还有其他人吗?知道那个化神是谁吗?”

    花万卿仍是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所有人皆是蒙面行动,只有代号。这三人想必是最下乘的杀手,我只看到他们埋伏在路边等待下手的指令。想来主谋已经把被搜魂这一事考虑在内,因此根本没有与事者的有效信息。不过我已确定他们的目标,就是龙首金刀。”

    “那你知道你娘是怎么死的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招式之类的?”张舟回忆以前看过的武侠小说是怎么从尸体追凶的。

    “这三人没追上,我娘抱着我跑掉了。但是……”花万卿有些哽咽,嘴唇抖了抖,后面的话没能说出来。

    张舟上前拍拍他的臂膀,试图安慰他。

    “我娘……她……大着肚子……”花万卿闭上眼睛,表情极为痛苦。“我只看到她的背影,用全身护着我……可是,我自己却一点也想不起那个时候的事。”

    母子天性,不论孩子有多嫌弃,在知道自己被母亲保护着才能活下来时,也恨不起来了。

    “这不是你的错。”张舟想着要不要给个拥抱安抚一下,叹了口气还是张开手臂主动抱上他。“一个三岁的小孩目睹惨案会失忆也是正常的。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小孩子还不具备面对那种沉重负担的心理素质,如果忘不掉很有可能会被逼疯的。”他尝试用现代心理学的说法开解花万卿。

    花万卿抬手把他抱得紧紧的,头靠在他肩膀上,过了许久蹦出一句:“此仇不报,誓不成仙!”

    张舟无奈的叹气。他怎么会想到花万卿的过往还背负着这样的仇恨?原以为只要化解他和白悦华的死结,保得周赟不死,男主角就可以真正逍遥登仙。结果到现在却揭开另一桩仇。

    没过多久,黄氏兄弟就带着禁卫军来到施家,将施家抄了个底朝天。除了举报的那两名筑基子弟,其余人皆打入死牢。

    那全有一将长寿香一把火烧光,拿了自己需要的一份血洱,其余的都交给花万卿发落。解开了长寿香的瘾头,他留下自己的洞府地址让花万卿有空去做客,笑哈哈的回东临大陆去了。

    花万卿把两份血洱交给那两名叛离施家的筑基子弟,自己收了两份,剩下的全交给黄氏兄弟。

    在皇宫里休息了两日,张舟和花万卿又道别。

    黄小琴再三挽留无果,听说他俩是为了躲避祸事,难得关注点正确一回的指出一条路给他们。她把自己一直私藏的一份路观图交给张舟,神神秘秘的说,在西临大陆西南海外有一处移动的隐秘岛,名曰归藏之地。据说此地有遮天结界,故而外人难以找到行踪,只有按这路观图上标明的归藏之地移动行迹点才能找到岛屿,最适合他们此时避祸。

    这原本是她自己打算跑去修炼的地方,现在拿出来给他们二人了。

    张舟和花万卿再三道谢,带着黄小琴给的路观图飞向西临大陆西南。

    到了海边,看着茫茫汪洋,张舟又焦虑起来。虽然有黄小琴给的路观图,但是就图上标示的行迹点来看,这个归藏之地很能跑啊!几乎横跨整个西临外海,差不多靠近赤碣洲,都有行迹。此时看来跟大海捞针也差不了多少,关键是他们捞针还能用神识,这个归藏之地可是任何术法、推演和神识都屏蔽的地方。

    想想之前他们也是盲目乐观,一听有连化神都找不到的地方就乐昏了头。压根没注意这地图的标示也是极为坑人的。

    “有了!”张舟脑子一亮,想到一个方法。他蹲在沙滩上画出个米字,标上八个方向,然后放上一个碟子,再放上一个勺子。对花万卿说道:“来来来,该是你的无敌运气显神威的时候了!你转这个勺子柄,最后停在哪个方向就往地图的方向去找。”

    这是他考试做选择题时使用的方式,当不会的时候就交给运气,把铅笔一滚,哪个面在上就选啥。他运气不好,经常是错的多,但是现在他有花万卿啊!花万卿有大气运啊!不用白不用!

    他得意的站在一旁看花万卿转勺子。最后勺子柄指到东方偏上一点,对着路观图上那一堆行迹点来看,此时归藏之地大约在的地方正好离西临大陆海岸相当近的一片海域。

    “大概是这里了!”张舟指了指路观图上的位置,马上丢出云舟。“快走,晚了说不定又跑了!”

    花万卿全程由他指挥,驾着云舟往他手指的方向飞去。

    以海岸为参照,两人不消多时便用肉眼搜寻到了神识看不见的一座大岛。

    “就是那!就是那!”张舟扶着船舷兴奋地大叫。终于让他抽对了!

    只见海上突兀的矗立着一片大山一般,陡峭的山壁直接伸出水面,茂密的植被甚至横枝斜到海水里,偶尔窜出一两只猕猴。一群群白色的海鸟围绕着岛屿飞翔,一派生机勃勃。

    他们飞近岛上空,发现山坳里竟然有一片耕地,在一座山坡上有一片村庄。进到岛屿范围后他们才发现此岛的灵气浓郁,而刚才在外围观望时并未感觉到一丝灵气。想来应是那遮天结界的作用,将岛中灵气完全隐藏了起来。这样一来他们才真正相信此处能躲避那化神一伙人的追踪。

    “哇!这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啊!”张舟看到田畦阡陌、山村炊烟如画一般的景色,不禁感叹。

    “既然要在此长驻,下去与岛上主人们打个招呼吧!”花万卿说道。

    于是二人便向着村庄飞去。

    “有仙人来啦!”有孩童看见他们降落,便奔跑着去喊大人。

    不一会两人就被村民们围上了,他们看不到村民们有任何修为,想来只是一般凡人。

    “不知仙师驾临,我等未能及时恭迎,还望仙师原谅!”一位白发白须的耄耋老者在一位妇人搀扶下拄着拐杖走出来,拱手就要下跪。

    花万卿伸手轻轻虚托,一股元力将老者托起。“老丈不必行此大礼。我二位突来造访,惊扰了各位已是抱歉。”

    听出二人是专程而来,耄耋老者恭敬问道:“不知仙师所为何来?”

    “我二人欲在此间常住,不知众位有无不便?”花万卿道。

    “无有不便,仙师尽管住下便是!”耄耋老者笑着表示欢迎。

    “我乃花万卿,此为我道友张舟。往后还请众位行个方便。”花万卿拱手对村民们行礼道。接着他便拿出一堆布匹和普通健气丹药分发给村民。

    收到了他的好处,村民们对二人更是热情备至,纷纷邀请他们到自己家里吃晚饭,为此差点引起邻里纠纷。最后还是耄耋老者出面,在晒场上摆百家宴才平息了纷争。

    村民们抱着布匹急急忙忙跑回家准备菜品,一时间犹如过节般热闹。

    张舟和花万卿两人则跟着耄耋老者和村长到村长家里去歇脚。

    “老丈,这归藏之地是否常有修仙者来访?”花万卿放下茶碗后问道。

    “不常有。”耄耋老者摇摇头,说道:“百多年前有过一位误入的,离开后也不曾再回来。岛中村民大多乃大陆渔民,误入岛后便留居在此。”

    “为何不回去呢?不想家人吗?”花万卿问。

    “此岛常年变换位置,他们找不到回去的航线,才不得已留居。待时间久了,也就在此生根落户了。”老者解释道。

    “那老人家你也是吗?”张舟问道。

    老者笑呵呵的摆摆手,说道:“老朽祖辈住在此岛,已有十六代了。”

    三人随便拉了些家常,直到村长来通知百家宴已经摆好。张舟两人便带着老者和村长飞到晒场,又引来村民一阵膜拜。

    被当上仙供着,张舟心里美滋滋的,有些飘飘然。这种被羡慕眼神包围的感觉比当春宫图画师爽多了,是被人打心里尊敬和拥戴。在磐若城被拥戴是他用圣城换来的,而此时这些村民仅仅因他修仙就对他万分崇拜了。

    或许他该多想想修仙的好处?

    花万卿看见他边吃边傻笑的模样,无奈的笑着轻轻摇头。准是又开始想些有的没的,他得花些心思帮张舟引出道念了,否则这样下去张舟自己也会越来越自卑的。他之前之所以迟迟未下手是不想改变张舟的性子。

    张舟吃着鸡腿傻笑了会,被眼前隔桌的一个老人吸引了目光。老人的左侧脸颊有一大片伤痕,使左脸显得扭曲。那伤痕中间很明显的一道凹陷,从颧骨下方一直延伸到耳朵,颧骨显然缺了个口子,耳廓上半截残缺,从剩下的断截面看带着一些弧度,就像是被什么圆柱形的东西擦过去造成的伤。

    但在颧骨伤口起始的部份却像高热灼烧过的一圈。这样的伤痕,张舟是认得的。他混贴吧时常常看帖后手贱去搜一些莲蓬什么巨人什么这样的词,那老人脸上的伤痕就像他看过的枪伤。

    为什么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岛上,会有人受过枪伤?看见那老人旁边的人给他夹菜,他总是摆手拒绝,夹到他碗里的大块肉他转手就夹进旁边一个小孩的碗里。

    他转头问村长道:“村长,隔了一桌那个老人家,就是旁边人不停给他夹菜那个,他好像很受尊敬啊?是什么德高望重的人物吗?”

    顺着张舟指的方向看去,村长热情的介绍道:“哦!那人叫东谷,三十年前在一次巨雷劈到岛上的第二天,浑身是血的倒在东沟里,被戚家老汉背回来的。刚来的时候什么也不会,连话都不会说。过了三年才慢慢开口,我们才知道他的名字叫东谷。给他夹菜的都是他养大的孩子。他没媳妇,也不娶媳妇,村里有谁家大人没了,他就去帮孩子做饭照顾孩子。是个大善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7》,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87章 |防盗|1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7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87章 |防盗|17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