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无血无肉

    前来参拜的几个部族磐若人离得远远的开始叫喊杀妖邪清沙地,不消一会儿便呼声连天,群起愤慨。在罗扎罕的带领下亮起刀剑从金丹修士两边冲向恒沙部族为首的守旧派。

    成为众矢之的张舟二人跪在地上苦苦支撑,看起来似乎在垂死挣扎,那金丹修士走近,冷哼两声,抬起手就要结果了张舟。忽然花万卿一抬手,从袖子里喷出一团白色的气泡,直直罩住那金丹修士。

    半空的两名筑基见情况有变,立即祭出飞剑直取张舟命门。张舟一个后跃,两把飞剑射空,剑身没入沙地半尺。花万卿两手紫焰握上两把飞剑,瞬间将飞剑熔成两滩铁水。张舟同时发动符篆,只见天上原本碧蓝的天空亮起金色符阵纹路,两名筑基还以为是什么攻击术法,祭出法宝猛地攻击符阵,天空如镜子碎裂一般破碎,白色浓烟倾泻流下,将整个场地笼罩在一片雾霭中。

    浓浓白烟也阻挡不住拼得眼红的磐若人,男男女女,执着武器为各自的信念而战。迷雾中闪烁着刀光剑影,时不时喷洒的液体染红了白色的硝烟。

    两名筑基猝不及防的吸了一口。“是长寿香!”就在他们贪婪多吸了两口的空档,张舟已经御着飞书剑冲上去一拳击晕一个。

    下方那金丹修士也吸到些许长寿香,以为是什么毒烟,赶紧闭气运功抵御。他这第一次吸入长寿香,一运功随即感觉心神空灵飘逸,仿佛随时登仙。外放的神识看到半空两名施家人遭受暗算,他几欲振作,又被包裹着烟团的柔软气泡膜裹得使不出劲,狠心之下一咬舌尖。钻心的疼痛直窜脑门,登时心神凝聚,他祭出长剑终于将软膜劈开。

    软膜外花万卿早已恭候,惯使的火龙卷随即直扑而上,将金丹修士打得节节败退。当张舟左右手各提一个死狗一般的人落下地时,花万卿也将那金丹修士踩在脚下。

    “你!怎么可能?你不是没有修为了吗?你诈我们!”那金丹修士被踩着背趴在地上,扭着头吃力的瞪着花万卿。

    “没错,就是要把你们诈出来。”花万卿笑脸盈盈,说完一手抛出一个风旋向两边,将白烟吹散。

    “施家人已败!碎土部族的人还不停手吗?”张舟两手拢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喊声霎时扩大数十倍,震得磐若人纷纷掉了武器先捂着耳朵。

    没想到之前垂死挣扎的张舟二人竟然反擒了施家人,罗扎罕手一挥,跟着他来的几个部族迅速聚拢退到来的方向。

    “罗扎罕,现在你可相信这两位修士有能力将圣城搬出来了?”弥思陀将弯刀收入刀鞘后说道:“同为磐若人,我们不想与你们相杀,但也并不畏惧死亡。”

    “说得好!”罗扎罕收起大刀,大喝一声,随即又转了腔调指着城池说道:“然而你仍无法证明这是真的圣城!”

    “我若能呢?”花万卿冷不丁插一句。

    “你若能,我罗扎罕便带着西北六部认恒沙部族为首。”罗扎罕冷哼一声后说。

    “你若反悔呢?”

    “我若反悔便坠入熔肉炉烧炼不得轮回!”罗扎罕被花万卿激到,指着天高声起誓。

    誓言方落,花万卿便甩出一尊巨大的炼炉。

    哐!

    巨炉落在空地上发出巨响,众人皆感到脚底的大地也在颤抖。

    “那就请各部族的祭司来看看这是何物!”花万卿说着,脚下不由得多下几分力,将那金丹修士踩得几乎窒息。他想自爆以免受这侮辱,奈何被花万卿牢牢踩紧灵台神道,经络不通灵气受阻。

    在巨炉落地时,各部族祭司便面色谨慎,紧盯着巨炉惊疑不定。上前看不是,不上前也不是,都沉默着。

    “切!个个都哑巴了?一个破炉就把你们吓破了胆?就算是熔肉炉,也熄了火,有什么好怕的?”罗扎罕刚说完,炉子内立即发出一片紫光,迅速转红再转成红橙熊熊火光。

    这一下把所有的磐若人都吓得不轻,连带恒沙部族这边的人也都两股战战几欲跪倒。倒是知道炉子已经被花万卿收服的韦洛几人表现淡定。

    罗扎罕袖子擦擦吓出来的冷汗,但因没有祭司出来确认这就是熔肉炉,他也不甘心就这么认输。再三犹豫后,强打起勇气走到炉子旁边,转了一圈后松了口气。

    “哈哈哈哈!这炉子一点也不热,里面的火不过是障眼法,看我破了这妖术!”罗扎罕大笑一番后跳上炉子,得意忘形地在炉子上用力跺两脚,说完抽出大刀,提起力气狠狠的往炉子砍下去

    花万卿暗暗弹了一下手指,一阵强风刮过,吹得风沙四起。

    罗扎罕被风沙迷了眼,偏头想避开正面扑来的沙粒,哪想脚底一滑,整个人扑倒在炉盖上。他撑起身,脚踩在炉盖边缘,因踩到细砂粒,脚底打滑了几次,好不容易稳住重心要站起来,忽然意外起。众人只见炉盖另一端翘起,罗扎罕便落入打开的缝隙里。没有了重量压着,炉盖又恢复平衡,翘起的一端安稳的落下,将炉口盖得严实。

    透过炉肚的圆窗,看见罗扎罕在炉膛内奋力挣扎,扑腾,打滚,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身上燃烧的火焰。

    “哈哈!这就是想赖账的下场,要受天罚!”韦洛笑哈哈的走到炉子边看着。过一会哈兰几人也过来围观。

    “那么,西北六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弥思陀从巨炉那收回视线,看向前方六个部族。

    失去首领的碎土部族,祭司第一个解下佩刀。后面其他族人纷纷跟着把武器放下,表示归顺恒沙部族。

    其他五个部族首领被巨炉内的惨状震慑,互相看看后,争先恐后的解下武器。随后走至弥思陀跟前,下跪行礼表示归顺。

    “天女在上,我红土部族首领莫洽携红土部族,今日起归顺恒沙部族,奉恒沙部族首领弥思陀为磐若王!”

    “天女在上,我流沙部族首领勀敏携流沙部族,今日起归顺恒沙部族,奉恒沙部族首领弥思陀为磐若王!”

    “天女在上,我金岩部族首领……”

    在西北六部宣誓完毕后,恒沙部族的同盟部族也纷纷宣誓奉弥思陀为王。

    圣城前很快呼声震天,拥戴起磐若人到地面后的第一个王。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弥思陀身上时,巨炉盖子猛然被顶开,一个红铜色的人形从炉口对着韦洛冲下。

    “韦洛!”

    哈兰的喊声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纷纷看向巨炉。只见韦洛趴倒在地,几步外的哈兰被红铜色的人形提着,头已经歪到了肩上。

    “哈兰!哈兰!”反应过来的韦洛爬起来要冲过去,张舟快速一把拉住他。

    “哈哈哈哈哈!血肉之躯,不堪一击!”那红铜色的人形发出犹如石头滚动的狂笑声,将哈兰随意一抛,丢进人群里。“我才是磐若王!”

    “无血无肉铜煞人!”有人恐惧地喊了出来。

    “不!根本没有什么铜煞人!我是罗扎罕,我得到了长生的力量!这才是磐若人最强的身体!”红铜人形高声呐喊,每一个字犹如磨盘碾压过每一个磐若人的心脏。

    原来长久流传下来的史诗蒙骗了他们,原来将他们驱逐出地底家园的是熔炼过的磐若人,原来……每一个人的感受不尽相同。震惊之余,有人向往有人厌恶。

    “不!你不会长生!地底的铜煞人最后都腐朽了!他们被神明抛弃,在绝望中腐朽!再也没有轮回!”韦洛抱着哈兰的尸体走出人群,对着罗扎罕叫道。

    “你胡说!铜铁之躯不会腐朽!”罗扎罕恼怒着举起拳头冲向韦洛。

    张舟见状急忙唤出铁卷护身,提剑迎上去,跟罗扎罕打起来。磐若人原本拥有巨力,罗扎罕变成铜铁之躯后更甚于前,逼得张舟不得不消耗元气来对抗。

    然而对方刀剑不伤,水火不侵,张舟也一时制不住他。

    花万卿沉思了一会,脚力一沉,把脚下的金丹修士踩晕过去,随即从戒指中拿出一包墨绿色的腥臭之物。

    “让他陷进地里!”他对张舟喊道。

    张舟随即快速用脚尖在地上画出简单的符篆,引着罗扎罕踩上去,霎时沉重的铜铁之躯猛然下沉。

    花万卿让张舟走开后便把手上那包腥臭之物抛到罗扎罕上方,一道风刃切开包膜,墨绿色的腥臭液体撒泼了罗扎罕一身。被腥臭液体沾染过的地方开始发出咝咝声响,伴随着白烟升起,那铜铁之躯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消融。

    “不!铜铁之躯不会毁灭!不!我才是磐若王!”罗扎罕惊恐到擦掉粘在头上身上的液体,没多久手指便一根根往下掉。

    “你丢了什么给他?”张舟看得恶心,转身跳到花万卿身边问。

    “三头蛟的毒囊。”花万卿把巨炉收回后说道。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个坑里的塑像就是铜煞人?”他又问。

    “猜测过,没有确实依据。”

    “没想到你的紫离火也能把他们烧成这样。或者是其实什么火都可以?”耳边响着罗扎罕绝望的叫喊,张舟转过身只看着花万卿问。

    “那倒是意外。紫离火吞噬了混沌火的火元后变得不纯净,我将掺杂在里面的混沌火元和紫离火炼融合罢了。”花万卿说完递了两根捆龙索,让他将两个施家的筑基修士捆起来,他自己则五花大绑起地上的金丹修士。

    磐若人亲眼看见罗扎罕化作一滩臭液,对巨炉起了心思的也都跟着死心了。但对能操控熔肉炉的花万卿起了敬畏之心。在进入圣城举行庆典时,让他坐在了弥思陀左边。

    宴席吃了一半,张舟想起韦洛,找个机会他悄悄溜出磐若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5》,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85章 无血无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5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85章 无血无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