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日防夜防

    张舟听千机老鬼说得如此激昂,心下一揪,更是抓紧花万卿不放手。

    “前辈!不要冲动!”

    花万卿沉默许久。

    被绑的几人更是大气不敢出,生怕一不小心激怒他。

    过了好一会,花万卿深深呼出一口气,转身抱住张舟。他暖暖的身躯甚至有些偏热,张舟被勒得有点喘不过气。

    “我……急躁了。满脑子想着报仇。就算她是我一生被耻笑的污点,我也还是想报仇……”

    张舟登时一怔,回抱着他。这种事实在不知该怎么安慰才好,所有的语言都显得微不足道。

    男主角也是人,活生生的人,会哭会笑,有血有肉。当然也会有压力,有思想包袱。

    每天都看着他对自己和颜悦色,却从未想过在那样的表情背后,丧失修为没有力量的他是怎样的焦灼无助。张舟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个渣渣。

    被他抱回,花万卿觉得心里舒畅很多,亲了亲他耳廓,说道:“抱歉!我冷静许多了,你也别想太多。”

    贴身的温度消失,身上感觉有些凉意,但张舟觉得自己的耳朵要烫化了,他两手捏着耳根试图用手分摊耳朵上的热度。

    花万卿平静下来,拿出一颗夜明珠,瞬间照亮整个隧道岔口。

    地上坐在的几人视觉一恢复,便看见花万卿冷着脸,如沙炼蛇一般的眼神盯视着他们。齐齐打了个哆嗦。

    “讲!为何要袭击我们。”他沙哑的嗓音此刻在那几人听起来更像是沙炼蛇的吐息,充满警告。

    “是你们施家欲图谋不轨!我只是先发制人而已!”被称为少主的那人哼了一声,不服气道。

    “施家图谋不轨?这话从何说起?”花万卿随即问道。

    “这么多年来所有部族的长寿香都只卖给你们还不够吗?你们竟然打起产地的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少主鄙夷地说。

    “你如何得知?”花万卿继续试探问。

    “你们分派来买长寿香的人在各部族散布其他部族想独占产地的谣言,难道不是想挑起各部争斗后好坐收渔利吗?”少主说着翻个白眼给花万卿。“你们以为我们是这么好煽动的吗?就是见奸计不得逞,才派你们两个来沙地刺探产地的吧?这一切瞒不过我韦洛的眼睛。”

    张舟忍不住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哼!施家的人有我们的联络符,要买卖直接联系即可。你们从一进沙地就开始慢慢寻找地方,根本不像路过的旅人。”韦洛语带得意,暗笑他们不知一进沙地就被跟踪了。

    “原来一进沙漠就在你们的监控里了,就是找时机暗算我们呢!”张舟恍然大悟,又说道:“不过你真的猜错了,我们并不是施家的人。”

    “哼!”韦洛冷哼一声,表示不信。“反正我们现在落在你们手里,你们也不必再伪装了。”

    张舟心里一阵窝火,想到没吃上嘴的烤鱼,对着这个棕红色皮肤的少年头上就是一个暴栗凿下去。

    “跟你说了不是就不是!把你们绑了还用演个屁!搞点什么符水灌你一顿还怕你们不招?”

    韦洛痛得嗷嗷叫。

    张舟跟花万卿说道:“前辈,他们也是误会,不必弄死他们了吧?”

    “我觉得你刚才说得对,灌他们吃点毒药或者直接搜魂,到时上去了随便骗骗他们部族的人了事。”

    “前,前辈!”张舟听他说得心里发毛。

    “你们真的不是施家的人吗?”韦洛听了他俩的对话后问。

    张舟眉一挑,没好气的反问:“你说呢?”

    “施家人做事统一进退,你们俩不像。”韦洛自己判断后说道。“而且你修为比他高,却叫他前辈。在施家是不可能的。”

    花万卿把夜明珠当球抛着玩,看了他一眼后说:“要放你们不是不可以。用你们最毒的誓言起誓,不会再对付我们。”

    “你们必须先保证不会对我们部族不利!”韦洛仍然保持警戒道。

    “天地良心,我们本来就不是来挑事的,只是为了了解一下长寿香的事情。不然你真的以为在地上我们没有还手之力吗?还不是怕出手重了弄死你?不发誓拉倒,我们走。”张舟说完作势要拉花万卿离开。

    “上人且慢!容我们商量商量。”之前拿着火镰的男人急忙开口。

    “你们举动皆在我掌握之中,莫要耍心机。”花万卿说着收起夜明珠,拉了张舟到拐角,岔路口又陷入一片黑暗。

    “喂!”张舟被抵在墙上,急忙抗议。

    “别动。供一些元气给我。”花万卿低声说。

    张舟这才注意到他的体温高得离谱,忙贴上他的额头调动元气灌输给他。冷不防嘴巴被他堵上,直接从口腔将气渡了过去。

    日防夜防,防不胜防,如此光明正大的揩油,张舟也是觉得无语。算了,就当是给他一个安慰吧!这么想着张舟闭上眼睛。

    炼气期的元气团还不稳定,之前打斗消耗剧烈,使得花万卿的紫离火趁机又冒出来作怪。他打坐运功也是能自行将紫离火压制,但此时并不是打坐的时机,唯有找相同功法的人借一些。

    有了充足的元气很快就将紫离火压制下去,花万卿马上得寸进尺索取对他的渴望。被那几人商量完毕的喊声打断,花万卿才恋恋不舍收回嘴。

    让花万卿先过去,张舟蹲在地上用手打扇子冷却自己的脸,他简直怀疑自己的脸变成了红烧猪头。直到冷静够才走回岔路口。

    等张舟过来,花万卿对韦洛等人说道:“好了,你们对他发誓,决不伤害他。”

    韦洛等人刚要开口,被张舟急忙打断,他盯着花万卿问道:“为什么只对我发誓?你呢?”

    “我让他们用最毒的誓言,只能针对一个人,所以对你发誓就够了。再说了,你的我的还用分那么清吗?”花万卿说着不忘揶揄道。

    “好了好了!不浪费时间了!”张舟阻止他再说下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那些,他接受不了。

    韦洛一马当先开口道:“我磐若恒沙部少主韦洛以磐若恒沙部族的荣誉起誓,决不伤害张舟上人,如有违背,今生坠入熔肉炉中永世受炉火烧炼,不得超脱。”

    等其余五人也发完誓,花万卿将捆龙索收回。“左边隧道前方有风声,往那走。”他说完把夜明珠抛给韦洛。

    韦洛则递给了之前举火镰的男人。“哈兰你走前面。”

    唤作哈兰的男人点头,接下夜明珠高举起往左边隧道走去。

    花万卿牵着张舟走在最后,放出神识搜索着细微的风声响动。

    隧道路口繁多,绕来绕去,究竟是什么人挖的,韦洛也答不上来。他只说在磐若人流传的史诗里记载着地下有一个圣城。所有的磐若人皆是从圣城中诞生。

    史诗中描述圣城集所有磐若人工匠的智慧,造得美轮美奂。城内皆用日光石照明,常年亮堂如日照。这黑漆漆凿工粗糙的隧道显然不符合圣城的描述。

    “后来磐若人又为什么到地上去了呢?”张舟好奇的问道。在原著里并没有多少篇幅描述西临大陆的事,就是花万卿坠崖完了直接切到了二十年后的神秘人影。开篇到二十年神秘人只用了前三章搞定,所以可想而知西临的描述有多少,大部分还是在角色的回忆或对话中带过。

    “无血无肉铜煞人入侵了磐若圣城,磐若人的圣力对铜煞人无效,便逃到了地面上。但一路上死伤众多,逃出来的路也崩塌了,磐若人再也没能回圣城去。数千年来为了寻回圣城,磐若人就一直停留在沙地中。”韦洛将自己知道的部分解释给张舟听。

    说到磐若人的圣力,张舟就更好奇了。

    “听说你们的圣力是神明赐予的,你们的神明是什么啊?”在修真设定的世界里竟然有拜神的种族,并且还能赐予力量,这不是很奇怪吗?

    “磐若人是天龙之女所造的,所有磐若人都是天龙之女的子民。”

    听到这,张舟就笑了,问道:“打断一下,是不是你们传说里是天龙之女用泥土造人?”

    “对,是的。”韦洛点头。

    “天龙之女赐予你们什么力量?”千机老鬼忽然出声问道。

    韦洛回头看看张舟,一脸惊奇。

    “不是我问的,是我的镯子问的。”张舟举起左手拉开袖子亮出千机镯说。

    “镯子?会说话?”韦洛狐疑道。

    “不是镯子会说话,是本君会说话。”千机老鬼嚷嚷道。

    “镯子里住有人?”韦洛惊奇的指着千机镯说。

    “你就权当本君住在镯子里吧!快说天龙之女赐予力量的事。”千机老鬼催促。

    韦洛耸耸肩,回头继续走,说道:“天龙之女是磐若人生命的本源,每个人的一生都是注定的,做什么有什么样的能力,尽职尽责的把这一生做好,来生就会得到福报。天龙之女保证了每一个磐若人的灵魂能得到新的轮回。”

    “老鬼,你是不是也听说过这个天龙之女啊?”张舟听完韦洛的介绍,遂问千机老鬼。

    “没听说过!我说,小子,你们是不是被骗了?天龙哪有什么女?”千机老鬼说道。

    “不许你侮辱我们的神明!”韦洛停下来气呼呼的瞪着张舟的左手。前面几人也齐刷刷回头。

    “老鬼!你乱说什么?快点道歉!”张舟对老鬼没头没脑的话感到头疼,这种信///仰的事信不信全属个人自由,最忌讳外人说三道四。

    “本君没有乱说,天龙并没有什么女儿。他们说不定是被什么妖邪蒙蔽了。”千机老鬼倔强地顶回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0》,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80章 日防夜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0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80章 日防夜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