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迁徙

    被人喜欢的感觉很愉快,尤其是被其他人求而不得的优秀者喜欢,那简直是很有面子的事。但是,相应的责任他却一点也不想承担。张舟在屋檐下抱着廊柱用额头撞得咚咚响。

    为什么花万卿不是女的?他觉得最大的障碍还是在这。他现在就是仗着对方喜欢自己然后装傻充愣,回避了自己该付出的回应。

    “喂!老鬼!”没有人能说话会把他憋死,张舟干脆叫出千机老鬼。

    “何事唤本君?”

    “你们难道不觉得两个男的在一起有违天伦吗?”

    “阴阳调和乃繁衍生息的法则。然而世事无绝对,并非阴阳就一定是女男雌雄。两两相对,总有差别,能契合便无甚大碍。”千机老鬼认真答道。

    张舟听完,眉一挑,嘴一撇,对千机老鬼一番话嗤之以鼻,道:“讲了一堆理论有什么用?我问的是感情上的事!也是,你这种活着的时候是上上大仙的怎么会懂凡人的爱恨。我真是找鬼抓药!”

    “你!你!”千机老鬼气得语塞。“不是你要问本君的吗?”

    “哎呀!不说了,我去叫小萝卜头。”张舟索性把烦恼一抛,走一步算一步。

    唯有千机老鬼躲在千机镯里郁闷心塞。从那两人先前的对话里,他没听到任何要一心向道努力修仙的话语。他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修补神魂离开千机镯?

    参宝住在后院花圃里。三年来他只有晚上才能跟着张舟出门逛夜市。自从花万卿开始恢复修炼,他也下定决心加强修行争取早日化形。这样就不用再担心化形法术失效的问题了。

    张舟跑到后院通知参宝准备搬离岐鸣的事,交代完又赶紧去书房收拾他的画作。在黎明前,他们混在出城的商队里离开了岐鸣。

    这支商队通往内陆国家中壤国。

    张舟和花万卿打算看情况随时离队,便租了领队的驼鹿来当坐骑。

    这驼鹿是西临大陆驯养的一种家畜型妖兽。头定生两个角质鼓包,体壮似马,红棕色,身体两侧有黑白条纹,无鬃毛,性格温和。因善于山林跋涉,故而穿山越岭的商队有点钱的都喜欢使用驼鹿。

    张舟和花万卿两人各骑一匹,参宝则窝在张舟前面。临出发时花万卿还特意画了一道强化幻型符纸贴在他身上。

    跟着商队走了半个多月,两人平安离开赭名国,进入望南国境内。

    这天商队如常前进,计划穿越一片山林到达另一头的驿站小镇。午后下了一阵雷雨,山中的道路在踩踏后变得泥泞湿滑,下山的路更难行走。即使是善于山间蹬跳的驼鹿也谨慎起来,商队的速度变得缓慢。

    走过一条山涧时传来女子的呼救声,商队停了下来。

    领队和向导商量之后,决定继续往前走。张舟急忙赶到前头去质问:“为什么不救人?”

    “此处叫神隐沟,且先不说我们有没有人能下得了沟底,这沟里上面下面看的位置是不一致的。要找到那女子得花一番功夫。眼下时间比较吃紧,若花费功夫搜救,天黑前就出不了山了。”领队见是花了大钱租了驼鹿的旅客,便耐心解释道。

    见张舟想救人的模样,他又补充说道:“并且就算把人救上来,也没有多余的牲口驮人了。这下山路难行,不能再给驮货的牲口加重。”

    商队的货物分属不同的商客,领队也无权处置货物。再说商队里最强的护队不过炼气五层,张舟也知领队首要是对商队负责,便也不再为难。

    他要出手救人不难,但如此一来便要暴露修士身份。

    “你想做便去做。”

    犹豫间,花万卿上来对他说道。

    张舟转头笑道:“那你看好萝卜头。”说着他把参宝抛给花万卿,又回头对领队说道:“劳烦领队准备点伤药,耽误一刻钟。”说罢踩着马镫跳起来御剑飞下山涧。

    领队见是能御剑的修士发话,只得按张舟说的下令全队休息一刻钟。

    在山涧上方,张舟丢了块石头下去,听着声音在下方,却在几丈外才见到石头落下的踪影。他思忖,这景象跟折射挺像的。慢慢降落下去,山涧里的空气变得湿冷起来,并且灵气浓郁。他再抬头看,上方的景象也不再是他刚才下来的地方。

    降到沟底,已经不是他刚才在上面看到的景象。

    张舟站在剑上喊道:“有人吗?”

    “救命!救救我们!”顿时回应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果然难以搜索。张舟开始有些头疼。他就没点过荒野求生的技能,对这样的野外环境无从下手。

    正苦恼着,他头上缓缓降下一只灯笼。

    “哎!这个好用!”看见花万卿的灯蚊寻下来,张舟这才一展愁眉。还有什么比蚊子找人更简单的?

    张舟唤出铁卷护好灯蚊,便跟着它慢慢飞去寻人。

    没多久就在一截横倒的枯木旁找到呼救的女子。她一身道姑灰的衣裳湿漉漉全贴在身上,脸上蒙着纱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位,修为在炼气三层的样子。

    女子蹲在一个昏迷倒地的男人身旁,看见张舟寻来,眼中半是欣喜半是警戒。

    “姑娘可是荆家人?”张舟看她这身穿着和荆无色相似,又与奚昊然描述的荆家女性蒙脸的特征吻合,便试探问道。

    “不错,我是荆家的人。”那女子见张舟一语道破她的身份,更警惕。

    “姑娘不用紧张,我只是见过荆家其他女子才有此猜测。我没有恶意,只是听到呼救下来救人的。”张舟说着跳下飞书剑,移步到那男子身边。“他是怎么了?”

    或许是更在意男子的伤势,那女子急忙哀求道:“他被山洪从上游冲下来,快救救他!”

    张舟按住手腕探了下男人的情况,只是一个练过武的凡人,头部有撞伤,身体外表有多处擦伤,内腑有些出血,显然之前溺过水但被急救处理了。他尝试运气梳理此人体内紊乱的真气,先让其身体机能恢复正常运作。

    梳理之后此人内腑出血的状况得到遏制。张舟收回元气,对女子说道:“荆姑娘,此处不宜久留,我们先出去再说吧!”

    “小女子荆素萍多谢上人救命之恩。”女子郑重的向张舟叩谢道。

    “荆姑娘不必多礼。”张舟忙把人扶起来。

    他将两人安置在铁卷上,而后御剑带着铁卷,跟在灯蚊后面飞出山涧。

    就在他们飞出山涧时,两边沟壁合起来,景色变换,已经不见刚才的深沟。张舟不由得暗自捏了把汗,好在出来得及时。

    山涧边上的人也被那一瞬间的变化吓住,等张舟喊帮忙救人时才纷纷回神。

    “稀饭!”

    趁众人救助伤患,花万卿把张舟拉到一旁树后,紧紧抱着。

    “我后悔了,以后你去哪我都跟着。”

    张舟耳根子烧起来,他不好意思地笑道:“别紧张嘛!我这不就没事吗?”

    “是我疏忽大意。应该先神识探查一番再陪同你下去。”花万卿坚持地说。刚才那一幕如果张舟没有出来,他简直不敢想象现在自己会如何。

    “嘿嘿!不是我自恋,怎么说我现在也比你强一些。”张舟嘚瑟道。

    “但我才是主角。”

    “呃……好吧!”对他斩钉截铁的自我肯定,张舟也无语反驳。有光环就是牛逼闪闪,羡慕不来。

    救上来的男子被包扎好伤口换了干爽的外衣,躺在铁卷上。

    荆素萍也换了身衣裳。她找到张舟再次求助。

    “我郎君于修宜身有隐疾,不定时复发,还请上人相助到底,送我二人到朗山国。”

    既然已经暴露修士身份,再跟着商队也是多余,张舟刚想应承,旁边领队忙说道:“上人且听我一言。”

    “你说。”张舟只得听听领队的要说什么。

    “恳请上人看在一路同行相顾的份上先护送我们到驿站。刚才救人虽说耽搁不多,但山里路况多变,草民担心入夜也出不了山。”领队毕恭毕敬地对张舟说道。

    张舟听了点点头,对荆素萍说:“荆姑娘,大家对你郎君救助也有功劳,就让我先护送他们到驿站吧!”

    见张舟主意已定,荆素萍只得点头。

    有了一个筑基修士护送,整个商队人心安稳许多,对新加入的荆素萍两人也颇多照顾,纷纷拿了伤药、食物和水给她。

    其实张舟可以略施法术让山路更易行,但这样显得太高调,事后传出去容易暴露行迹。他只能老老实实在前方探路保障商队安全。

    好在商队终于赶在天黑之际走出山林,道路平坦后驼鹿群便奔跑起来,很快到达驿站所在的小镇。

    道别商队,张舟唤出云舟,将仍昏迷的于修宜搬上去,在荆素萍指路下向着朗山国方向飞去。

    云舟后半夜由花万卿控制,张舟躺到参宝旁边并排睡。

    天微亮时,于修宜醒了。

    “给我!快点给我!”他瞪着眼,眼里布满血丝,一边瑟瑟发抖,一边揪着荆素萍的衣襟哀嚎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7》,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7章 迁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7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7章 迁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