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露一手

    “你放屁!你自己的手你还管不住?”张舟又连续拍掉花万卿不断摸上来的手。

    “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不也管不住自己么?”花万卿笑着继续捉弄他。

    “你你你……不是说好了不提这事了吗?”张舟红着脸哀嚎。

    “那你相信了吗?”

    “信信信!你不就是多动症嘛!”

    花万卿大笑着收回手,没一会又咳起来。

    “哎呀你!注意点行么?这样动不动就咳血迟早要被你吓死。”张舟又立即把手按到他背上,位他运气缓解。

    “花花。”彩娇靠近了扯扯花万卿的衣摆。

    “彩娇有事?”花万卿低头看她。

    “我可不可以跟花花姓?”

    “为什么忽然要跟他姓?”张舟不解地问。

    “花花刚才保付我们,我们决定以后都跟着花花。”彩娇说。

    “喂!看清楚没有啊?刚才出去拼命的那个人是我!”张舟郁闷了。

    “可系你用滴法宝都是系花花给滴。”彩娇反驳道。

    “好了好了。”见两人要吵起来,花万卿赶紧出声。“彩娇,你跟着我也不必跟我姓的。你我既非亲子也非主仆。”

    “就是,不然你叫花彩椒,多难听。”张舟笑道。

    “可系花花姓花,花和扶蝶很配啊!彩娇也想叫花。”彩娇执着的说。

    “花彩椒太难听,你不如就叫珍妮花好了。多洋气的名字。”

    “洋气系什么?”彩娇好奇地问。

    “洋气,就是很好,很高雅的意思。”张舟一本正经对她说。“而且这名字也如了你的愿,一听就是女孩子。”

    “好!以后我就叫珍妮花!”彩娇,不,珍妮花听到像女孩子,立即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

    张舟转身捧腹暗笑。

    虽然听不出问题在哪,但是看张舟的模样,花万卿大概猜得出他小小的整了一把彩娇。不过他那吃醋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原本不喜欢两人被打扰,花万卿此时觉得把彩娇,不,珍妮花带着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鉴于不熟悉当地情况,二人先找了一个村子落脚。花万卿教珍妮花幻化成小孩模样暂时掩人耳目。

    “为森魔不系铝孩纸?”变成一个胖娃娃的珍妮花打量完自己的新造型很不满意。

    “参宝原本就没有性别。”花万卿跟她解释。

    “你傻啊?小孩子的身体不脱裤子要怎么分男女?长出大咪///咪的小孩是要吓死人的!”张舟直接嘲笑道。

    “大咪///咪是森魔?”珍妮花抬起头看看两人。

    “咳!你长大了就会自己知道了。”张舟被问到语塞,随便搪塞过去。

    “参宝长滴太慢了!我要长大!要长大咪///咪!”珍妮花掐掐自己的脸喊道。

    “哇哇哇……”参宝直接被自己掐哭。

    被小孩哭声吵得耳朵疼,花万卿出声训斥道:“珍妮花,不要欺负参宝。他若长大,你还能像现在这样自由操纵他的身体吗?你也要知足。”

    然而参宝哭得正起劲,珍妮花出不来。张舟捂着耳朵说道:“参宝,不要哭了。再哭天就黑了,你还想进村吗?”

    听到张舟的话,参宝马上停下来,使劲点头道:“要进村。”

    “我们先来做个约定,进村以后要听话,不准动不动就哭,不准乱跑,也不准乱摸别人的东西。”对于这么一个对人类世界充满向往的参精,张舟也有点无语,尤其是对方还是小孩子心性,曾经惨痛的熊孩子经历让他不得不先提防。

    穿越前他大哥的儿子简直就是一典型熊孩子,每次到他住的地方,都会祸害他的收藏,偏偏他妈总会怪他自己没收拾好。因此他对小孩总是热情不起来,甚至没有耐心。

    好在这棵萝卜属于还能沟通的行列,不然他说什么也不愿跟小孩同行。

    得到参宝和珍妮花的保证后,云舟往前方村子外围降落下去。

    两人自称是内海南方群岛的商客,要去朗山国访友,路上遇到劫匪逃到此地。

    村长接待他们后告知此地乃西临大陆赭名国的边境,再往北过一个山头便是玄隐国。

    张舟搜搜刮刮身上所有的储物空间,才在一个小储物袋里找到一点碎银子。跟村长租了两间房过夜。

    参宝对村子充满好奇,站在租住的屋子门口伸长脖子向外张望。等张舟和花万卿收拾好屋子后,拉着张舟的袖子哀求了两遍,张舟只得带他出去走走。

    小孩子腿短,张舟嫌弃他走得慢,干脆一把提起来放到肩膀上。

    参宝坐得高看得远,一路上鸡啊鸭啊牛羊一类的见到都要问一问,张舟也一一回答。

    在晒场上看见一群孩童在追逐嬉戏,参宝看得蠢蠢欲动。“别闹,你的变形术不稳定,玩疯了容易露原形。”张舟及时制止道。

    参宝只得乖乖又坐好。

    张舟驮着他继续走,没走几步,前面站着看小孩的一位农妇笑道:“小娃娃是不是想下来玩,你爹不让?”

    张舟一听,尴尬的笑笑。所以说他最不喜欢带小孩了,未婚少男立即掉价变成孩子他爹。

    参宝眨眨眼,看看农妇又扭头看看张舟,点点头。

    “委屈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真让人心疼。”农妇说着从围裙的兜里拿出一块糖饴递给他。“来,拿去。这里乡下地方,你爹怕你弄脏衣裳。不是不疼你,不要哭了哦!乖乖听你爹的话!”

    “谢谢大姐!”张舟一听对方是在帮他哄小孩,立即堆笑点头道。“阿宝,快谢谢婶婶!”

    “谢谢婶婶!”

    参宝乖巧的回答又赢得农妇一阵夸赞。

    离开晒场往回走,参宝拿着糖饴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糖,吃的。和蜂蜜一样甜。”张舟回答他道。

    “你吃。”参宝递到他嘴边。

    “不用了,谢谢!你自己吃吧!”张舟对参宝的举动感到欣慰,不枉他驮着走了这么久。其实比较烦的是那个夺舍的珍妮花,参宝也是可怜的受害者,张舟心里将两者分开来。

    “爹是什么?你为什么是我爹?”参宝又问道。

    “爹……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生下小孩,男的就是小孩的爹,女的就是小孩的娘。”张舟想了想,用比较浅显的话语解释给他听。“我不是你爹,刚才那个大婶误会了,以为我是你爹而已。”

    “那参宝的爹在哪?”参宝继续问。

    “笨参宝,他说滴系一个蓝人一个吕人。你又不系人,没有爹。”珍妮花忍不住出声说道。

    “珍妮花,别出声,当心给人看见。”张舟立即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参宝也没有再问,他把糖饴丢进嘴里含着,细细品尝。

    路上家家炊烟袅袅,农夫或扛着锄头或挑着水桶陆续收工回来。农妇站在院子门口呼唤自家孩子回家吃饭。

    一片和乐的乡村景象。

    张舟看得有些恍惚,这样凡俗的场景他有多少年没看见了?偶然有几个孩子从身边跑过,他避让间有种回首已是百年身的错觉。

    “哥哥,你看我们住的那里!”

    参宝的声音让张舟回过神来。他抬头往租住的农舍看去,烟囱也袅袅升起轻烟。

    “这个人!”张舟抓紧参宝的腿,加快速度跑回去。

    他果然没猜错,花万卿正在灶台前弓着腰炒菜。

    “不是叫你好好休息吗?”

    看见花万卿两手沾染烟尘的模样,张舟心里难受。

    “我也没残废,你一边坐着去。”花万卿挡住他抢长勺的手,推开他。“我现在也是要吃饭的。顺便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拗不过,张舟只得去把饭桌擦了,帮上碗筷。

    饭菜上桌,三人落座。

    张舟倒了一碗蜂蜜水给参宝。

    “来,尝一口。”花万卿拿起筷子先夹一块肉放进张舟碗里。

    其实先前看花万卿在灶头前有模有样,张舟也很好奇到底他会不会做菜?

    看了碗里色泽红亮的肉块,卖相不错。他忐忑的咬了一口,接着把整块肉塞进嘴里。

    “好吃!”他边嚼边称赞。穿越前他搬出家自己住后虽然要自己动手做饭,但他只精通于把妹用的烧烤做点心等零食技能,真正家常菜他是做不来的。对这媲美饭馆的味道,他由衷的点赞。

    “那你多吃点。”花万卿笑吟吟的将菜碟挪近他。

    为了答谢花万卿下厨,饭后张舟主动煮茶。

    “前辈,你怎么会做菜的?”喝茶的时候张舟好奇问道。

    花万卿已经有一年没喝到他煮的茶,先品够了再慢悠悠说道:“我筑基之后在俗世学的。”

    “前辈宗门历练不是不去俗世的吗?”张舟记得只有九霄门比较奇特,其他派门历练都是往险境里闯。

    “你不是挺了解我的吗?对宗门来说俗世这种讳莫如深的地方我当然是要亲身闯荡一番才甘心。”花万卿笑道。

    “呃……”张舟是知道花万卿会这么做,但是没想过他会过得真的那么世俗,连做菜这种都做了。

    “也没什么。日子是自己的,想怎么过就怎么过。”花万卿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说道。

    好吧!他忘了花万卿本质还是个纨绔子弟。张舟想了想,问道:“前辈说筑基之后有一次意外,让你从此警觉。方便说说吗?”

    “就是跟那个香有关。”花万卿继续喝茶,深情淡然道。“筑基后莫美侬送了那个水烟壶给我作为筑基礼物。在东临很少见到这种东西,我也是一时新鲜就尝试了。那时候还都是正常的水烟。在我临下山前,莫美侬又给了我新的香料。下山后有一天我换了那种新的香料,抽完整个人都飘忽起来,当我意识到不对劲时,我大师兄正好下山路过。他看了我当时的样子起了邪念,我为自保催动了龙首金刀。”

    “你没怎么样吧!”张舟听到这手抖了一下,水壶里的水洒了一些到火炭上,发出咝咝声。

    花万卿放下茶碗笑道:“我当然没事。就是我大师兄脸上多了一道疤还不能说是我干的。”

    张舟这才安心的继续添茶叶。

    花万卿接着说道:“这些事看起来似乎都是巧合,但这巧合连续起来就显得怪异。莫美侬其实并不知那个香究竟有什么害处,她一直坚信只要我使用这香,就会离不开她。我也无从查起是谁让她给我这种香。我试探过,她告诉我是在俗世集市上听西临的商人聊天聊到的。而我大师兄原本是要提前一天路过,有事推迟了。这个意外的目的就是想逼我用出龙首金刀,但那天我没有将刀法使出来。也多亏当时大师兄离我实在太近了,才让我打了个措手不及。顺便一说,我结丹后龙首金刀才是现在这个样子。之前不过是一把黑铁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4》,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4章 露一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4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4章 露一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