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迷雾重重

    话说回海空城,城主嵇飞白下令全城彻查,第二日的封位仪式也仍继续进行。位列白主的花万卿因下落不明由其四师兄亦是凌云宗领队巩学真代为受领。

    封位仪式结束后,白悦华收到张舟的传讯符,内中告知他们已经安全离开海空城,往西历练去了。对逼杀一事只字不提。

    “既然已经脱险,为何不将详情道来?是不是落入贼人之手被逼着发传讯?”蓝夕羽疑问。

    “暂且放心。这孩子心眼多着,若是被逼迫,定会语带暗示。他不说,应是有心隐瞒。这传讯符可追踪至发讯位置,待本君向城主寻助力一探便知。”萧玄安抚道。

    没多久,城主传讯告知了张舟发讯的位置,只探到他二人的灵力残留,并未有其他人。

    蓝夕羽这才安心下来。

    萧玄随即向凌云宗周赟报信。

    两派人及申屠晃宿在海空城逗留了三日,海空城内仍无可疑人员的蛛丝马迹。众人只得先打道回府,等待其他消息。

    另一边张舟二人收拾完石洞内的东西,将石洞又重新填上,掩埋了一切有人停留过的痕迹。

    看着玉参理所当然的跳上云舟,张舟挑挑眉,说道:“参宝,我放你自由了。”

    “我不系参宝,我系彩娇。”玉参尖细的声音回他。

    “彩椒?无所谓了,我是说我放你走,你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了。”张舟说道。

    “可系参宝想跟你们走。”彩娇拉着花万卿的衣摆。“跟着花花有蜂蜜水。”

    张舟一个白眼,明明蜂蜜是他的,他在秘境里从月熊那拿来的。

    “彩娇,参宝,你们想清楚,我们是在逃命,路上可能会有危险。而且我们接下来要到人很多的地方去。”花万卿开口说道。

    “参宝会保护哥哥的!”参宝握起一个拳头。

    “我们再不济也还有点修为,掩护花花系没问题。”彩娇说。

    张舟听了极度不爽,虽然花万卿现在是没有修为,但是也轮不到一棵精分大萝卜来保护吧?把他往哪放?再说了,带着一棵三千年玉参,才会引人觊觎吧?

    “就你们这点翻跟斗卖蠢的能耐,别把你们自己给人捉走就阿弥陀佛了!”他哼哼唧唧道。

    “先走吧!有问题路上说。”花万卿笑着拍拍张舟肩膀。

    云舟在森林的树冠下穿行,他们依然向着西方进发。

    “你还没说呢!到底是什么人想杀你?”张舟回头看看坐在后面的花万卿。

    刚才出了山洞,在自然光下花万卿的模样让他不由自主的揪心。大概是失血过多,他脸色惨白,白发丝又增多了些,显得人愈加憔悴。

    世间最凄凉不过美人迟暮。

    看小说的时候描写得如何如何凄惨,但方块字的表现始终不如亲眼所见的震撼。张舟看着花万卿始终对他微笑的脸愈发觉得心疼。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要杀我。我很早就发现有人在监视我的举动,但对方一直隐而不发,只是此次竟然按耐不住,趁乱下手。”花万卿说。

    “那你有没有想到什么可疑的人?会不会是你大师兄?还是你师妹?”张舟说完才发现自己一时嘴快,懊恼的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偷看。”

    “没事,那天我已经发现你了,只是不想让你难堪。”花万卿先安慰他,接着说道:“第一个冲出来要杀你的人应该是我大师兄,但后面再跳出来的人显然也在他预料之外。至于我师妹,她不过是被利用罢了。”

    张舟揉揉发热的耳廓,继续问:“你和那个化神高手过招时有什么发现吗?”

    “那只是一个机关傀儡人,施了镜魂之术。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操控的人也不会被察觉。”

    “难怪雷劫下来那个人根本不逃。”

    “不过这次他们跳出来动手,让我确认了一件事,也有了猜测的方向。”

    “是什么?”

    看着张舟眼睛里闪亮的好奇,花万卿搓搓手指,按住想抱他的冲动。

    “他们是的确是冲着龙首金刀而来,可能跟我的生父有关。”

    “生生生父?”张舟诧异地看着花万卿平静的脸。

    “怎么?你不是也怀疑过吗?看见我老爹那天。”

    “啊?有那么明显吗?”张舟自己掐了掐两边脸颊,心虚道。

    “你啊,什么都写在脸上,还总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花万卿笑笑,伸手捋了他鼻子一下。

    张舟马上整张脸滚烫起来。

    逗够了,花万卿继续说道:“其实我很早就发现我不是老爹亲生的,虽然三岁小儿不一定记事,就算记得也不一定准确,但在凌云宗的一切都是在我三岁后突然出现的,此前的事物一片空白。我有疑问,但因老爹对我非常宠爱,便难以启齿。他待我的好都是因为他对我娘痴心不改。他真心将我当亲孩儿抚养,从未提我娘辜负他的事。但奈何旁人却将他当笑柄,我也是从旁人的态度中明白的真相。他对我越好,我就越感到愧疚。只要他不提,我就将他当亲爹对待,为我娘赎罪。”

    花万卿认真凝重的表情刺痛张舟的心,他不可置信念叨道:““这和原著里不一样啊!不,原著里就没写有这一段。”

    原著中只提到周赟对儿子非常宠爱,从小到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导致花万卿养成玩世不恭、狂放不羁的性子,才埋下与白悦华结仇的隐患。

    “我不是和你说过么?你看到的也许并非全部的花万卿。”花万卿揉揉他的头顶。

    “那是不是你灵根挑断跟这也有关?”张舟又想起他身上那道疤痕。

    “现在想来或许是。”花万卿搓搓下巴想了想说道。“我对凌云宗有记忆之时便是伴随着那道伤开始的。记忆中老爹把我带回云渺峰后为我细心治疗伤口,后来又四处寻天材地宝为我造了伪灵根让我得以修炼。然而这伤是何时何地,谁下的手?我全无印象。”

    看着前面有一道树枝打斜挡着,花万卿暂停下来,把张舟的头拉低。树枝划过后他揽着张舟腰身的手没有收回,若无其事的继续说:“在我修炼后,偶然从一直带着的项圈的玉坠背面发现了龙首金刀的秘密。我老爹对此一无所知,我曾怀疑刀与我生父有关。就在龙首金刀出现后,我便发现有人在监视着我,所以很快就将龙首金刀隐藏起来。在刚筑基下山时发生了一次意外事件引起我的警觉,此后我开始刻意压抑修为,等待监视我的人自己跳出来。”

    张舟直起身,把腰上的手默默掰开。

    “现在人是跳出来了,但实力也太强悍了。论道会云集海空城的化神这么多,十来个人,不可能当面挑明这个事。”张舟听完花万卿一番话,觉得事情更复杂了。“你知道你娘是什么时候死的吗?”他想了想,觉得可能花万卿的母亲之死或许是个突破的方向。

    但随着花万卿的沉默,张舟又觉得自己说错话了。

    “对不起,我问错问题了。”

    “不,你没问错。你倒是提醒了我。”花万卿先安抚了他,才继续说:“我对我娘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从我在凌云宗其他人嘴里打探到的零碎消息拼凑起来。关于我娘最后的消息是,我老爹某天忽然收到离家多年的我娘的求救传讯。当老爹和宗主火速赶到时,我娘已经气绝身亡。老爹伤心欲绝,将当时身受重伤的我带回了云渺峰。”

    “凌云宗宗主为什么和你爹一起去救你娘?”张舟忽然觉得找到了疑点。

    “宗主和老爹当年都是我娘的追求者,两人曾大打出手过。后来我娘选择了我老爹,也曾是一段佳话。”花万卿笑得有些惨淡。

    张舟忽然对花万卿的母亲花无蝶很无语,这不是赤果果的女表么?处处留情让一票男的追逐,最后还给老公戴绿帽,害儿子被人非议。自己倒是死得一干二净。

    “别担心,我不会像我娘那样的。”花万卿忽然就把他搂进怀里。

    “这这都哪跟哪?”张舟急忙拨开他的手。“你娘是你娘,你是你,这点我还是分得清的。”原著里除了对蓝夕羽有些过分,后面他对后宫们都还是尽心尽力的。张舟心里虚虚的替他开脱,但还是觉得有些难受。

    “好,继续说我娘。你刚才提醒了我,逼杀我的人和杀我娘的是同一个。”

    “所以,你是打算从你娘的死开始查探吗?”张舟也觉得这是一个方向。

    “先把我们目前的窘境解除。”

    花万卿无情的把张舟拖回现实。顺着花万卿凌厉的眼神望去,前方半空中停着两个拦路虎。

    “速速引颈就戮,免得遭受皮肉之苦!”一个开口说道。

    “要怪就怪你们带着参精招摇过路。”另一个说。

    张舟瞥了一眼被花万卿推到身后的玉参,暗道,果然这才是危险的根源。

    花万卿摘下一个戒指给他套上。

    “喂!喂!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张舟看见花万卿二话不说直接拿接着套进他左手中指上,急的叫起来。

    “不要省,砸死他们。”花万卿勾起一边嘴角微笑。

    张舟立即眼睛一亮,原来是自己误会了,原来是要给他过把土豪的瘾啊!再回头看看那两个筑基的拦路虎,他嘿嘿笑着唤出飞书剑踏上去。

    花万卿戒指里有好多消耗性法宝,张舟嗷嗷叫着冲过去一顿狂砸。

    两个倒霉鬼后悔自己出门没挑日子,摔到地上半晌爬不起来,半瘫着求饶。

    “杀人夺宝是没有退路的。”张舟在一件法器上画了个符篆,向两人丢去,马上转头飞向云舟。

    “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爆炸!”他嘴上念叨着,手掌却一直冒汗。身后传来爆炸声,火焰滚滚,火焰中的草木却安然无恙。

    面对花万卿的盯视,张舟干笑两声,说道:“逃命的时候不能留下隐患。”

    “你做得对。”花万卿顺手把他搂进怀里,这次张舟没有再抗拒。

    云舟无声的飞出好远。

    “你的手就不能老实点?”张舟一缓过来就喊道。

    “我太喜欢你了,我的手也是,我根本控制不了它。”花万卿一本正经说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3》,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3章 迷雾重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3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3章 迷雾重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