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为难

    “停停停!”千机老鬼连忙喊停,等张舟停顿住他赶紧解释:“你先转换灵气渡给他,助他暂时压制紫离之火。你想到哪儿去了?”

    张舟放下手,狐疑的看着千机镯。

    “真的只是这样?你休想再诓我!你现在已经信用破产了你知道吗?”

    “那你救不救?”千机老鬼不懂他到底为何反应这么大。

    “你先说,到底具体怎么做!”张舟想救花万卿是真,但他自问做不到无底线救人,他还没那么伟大。

    “你趴在他上面……”

    “你果然是个坑货!”

    张舟一听开头又把千机镯举起来。

    “你再不听他就要烧死了!”千机老鬼叫喊。

    “你!你!哼!”张舟气呼呼的把千机镯摔到卧榻上。“快说!”他涨红着脸叫道。

    “他神府完好,你把灵气渡进神府内,刺激他自行运转功法,不断输入灵气助他再压制住紫离火即可。”千机老鬼一口气讲完。

    “把灵气渡进神府是吧?”这还能接受,神府不就是在头上嘛?不是交///合渡气那种完全可以接受。张舟点头,接受了老鬼的方法。

    然而开始渡气时,张舟心里把千机老鬼这个坑货扎了无数遍小纸人。只见他趴在花万卿上方,四肢撑着身体,和花万卿口对口、鼻对鼻、眼对眼、印堂贴印堂,对方眉眼尽在眼前的亲昵姿势。幸好不需要嘴唇相触,否则他非把千机镯找个海沟沉个几百年不可。

    “凝神!专注!”偏偏千机老鬼在一旁还一本正经的口吻训斥道。

    张舟决定以后再跟他算总账,然后闭上眼睛专注的将元气转换成花万卿灵根属性的灵气,通过印堂渡进他的神府内。

    花万卿灵气枯竭的神府一接收到灵气,首先开始启动花万卿所练的功法,接着将源源不断输入的灵气推向全身经络。在功法的压制下,紫离火渐渐被控制住,花万卿的体温逐渐降低。

    张舟专注转换传输灵气,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直到他感觉嘴唇被又啃又舔,才惊醒过来。

    “唔!唔……唔……唔……”他稍走神松了牙关就被撬开,而后舌头被吸卷,嘴里多了一条利舌搅来搅去。

    他手臂撑着要抬起头,脖子便被结实地搂紧,挣扎之下手移动位置往胸下一按,花万卿一声闷哼,松开了手。

    “对不起!我……我……谁叫你乱来的?”张舟道歉到一半,转念一想,又不是他的错,马上态度转硬。

    眼见花万卿皱着眉头,双眼紧闭,张舟又紧张起来。

    “你,你没事吧?”

    花万卿忽然噗嗤一声笑起来,双手一勾,揽上张舟的肩头,抵着他的额头说道:“还说你不喜欢我?这么紧张做什么?”

    好似暌违已久的磁性嗓音撩拨得张舟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他自动归于终于把人救醒了的激动。

    “好不容易才救回来,不想白忙一场。”被贴近的亲昵姿势弄得不自在,张舟红着耳根将他的手掰开。

    花万卿盯着他笑而不语。

    “看什么?”张舟被盯得发毛。

    “看你。”

    说完花万卿感受到床榻边缘有一股视线,侧头看见一颗白白的脑袋,头上顶着一撮绿叶和一簇红色珊瑚珠,白白胖胖的脸上两个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们俩。

    张舟刚想回“有什么好看的!”就看见花万卿把眼光从他脸上移开,他顺着花万卿转头的方向看去,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活物,登时脸唰的红完了。

    “你看什么看!”张舟对玉参凶到。

    “哇……”那玉参被张舟一瞪,立即哇哇哭起来。

    “诶!别哭啊!”张舟忙起身坐起来。

    “你凶参宝!你是大坏蛋!哇……”这回玉参完全一副正常的小孩子腔调哭道。

    这跟先前的画风完全不一样啊喂!张舟瞪着玉参说不出话来。

    “你叫参宝对吗?”花万卿撑起半身,伸手摸摸他的额头,柔声问道。

    被花万卿一问,玉参抽泣着慢慢停下哭声。“大家都这么叫我。”他用力点点头。

    “大家是谁?告诉哥哥好不好?”花万卿又说道。

    “老树爷爷、扭藤姑姑、臭臭、水蜡烛……”玉参很认真的开始数名字。张舟听得一脸黑线,但又不敢打断他,免得一会又哭。小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完全不能沟通!

    “参宝!你讲够了没有?森林里辣么多家伙,讲完要到什么习候?”过了一会玉参换了最初的模样尖细的声音嫌弃地说道。

    “可是哥哥问啊!”他又变回小孩模样说。

    “随便讲几个给他听听就可以了!不用一个个数。你就是介么笨才沸被人捉住滴。”又是尖细的声音自己跟自己说。

    呵呵!一棵精分的大萝卜!一棵被夺舍的精分大萝卜!张舟觉得有点晕,一定是他太累了。都是幻觉!

    花万卿起身接住张舟,胸口被撞了一下,他闷哼一声,嘴里一股腥甜马上涌出来。

    “哥哥,你出血了!”

    “嘘!这个哥哥很累了,先不要吵他好不好?”花万卿竖起手指在嘴边,然后轻声说道。

    “参宝,去外面。”玉参尖细的声音小声说。

    玉参点点头,扭着圆鼓鼓的腰身往门口走去。

    花万卿抹掉嘴角的血迹,吃力的将张舟抱进卧榻内侧放平。

    “你啊!就喜欢口是心非。”他手指轻轻刮过张舟两颊,无奈地笑笑。拉上薄被盖上,又盯着他的睡脸看了好一会,花万卿这才转身在卧榻外侧盘腿坐好。

    检视了自己身体情况,不到一盏茶,花万卿睁开眼睛说道:“老鬼,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一直在角落里沉默的千机老鬼这才出声说道:“你的血被千机镯接受,它已认你为主。”

    “说清楚你之前和张舟是怎么回事?”

    千机老鬼只得将他和张舟订魂契的事如实道来。花万卿听完后说道:“既然千机镯已经认我为主,你也知道你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若插手,张舟并不算违约,你可明白?”

    “这……是。”形势逼人,千机老鬼只得低头。此时他才明白,为何在张舟说的话本故事里就不存在花万卿为他补魂的情节。这个人并不是表面那么好相与的。

    明净的玻璃窗外艳阳高照,闷热的空气憋得知了有气无力的长叹。窗格的倒影在试卷上显得特别黑。

    张舟使劲的盯着试卷,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紧张的擦擦额头上的汗。又要交白卷了。为什么是又?考不过这辈子就没什么前途了。他握着笔几乎要把笔捏断。考不上的日子可想而知,他不会有好日子过的,虽然之前也没好到哪。

    唉!选择题怎么都没选项?老师怎么说来着?不会的一律填,填……c?是c吧?对,就是c!

    “我选c!第三个!”他喊了一嗓子,然后醒了。

    看看天花板,他才意识到又梦见高考。坐起来无语的发了会呆。他确实压力挺大的,现在花万卿这个模样有他一份责任。

    “选第三个……”他低低念叨。

    空气中飘来一阵香味,好像有人在煮食物。一想到这,他马上起来往屋外走。

    花万卿穿了件张舟临下山前购置的青色长衫,长发随意扎在脑后,在黑漆漆的石洞里点起一团篝火,支起锅在煮东西。

    这挽袖做羹汤的模样让张舟震惊不已。

    “醒了?”花万卿听到脚步声,回头对他笑笑。“正好赶上吃饭。我也饿了!”

    “你搞什么?”张舟走过去一把抢下他手里的长柄勺。“你才是伤患,就应该老实呆着。”

    “哎呀呀!这不是好了吗?”花万卿从旁边矮桌上拿碗过来。

    “行了,你老实点,呆一边去!”张舟又抢下碗。

    这会花万卿才老实的坐矮桌边上去,看着张舟的身影发笑。

    吃饭的时候看见火光照映着花万卿一直看着他发笑的脸,张舟郁闷的说了句“神经病!”

    “参宝没有病!”尖细的声音抗议道。

    张舟才想起来还有一个精分大萝卜,他看了一眼玉参坐在花万卿身旁,端着一个小碗在喝。

    “咦?参精也喝肉汤的吗?”张舟好奇问道。

    “那是蜂蜜水。”花万卿说。

    “蜂蜜?啊!我放在镯子里的蜂蜜!”他才想起来他把很多东西都放在千机镯里。难怪花万卿穿的是他在九霄门购置的备用衣服。

    “手给我。”

    “什么?”张舟把空闲的左手伸出去才问为什么。

    花万卿抓着他的手掌,在他手腕上一按,一个冰凉的东西扣在他手腕上。

    “喂!你……”

    “我说了我对这镯子不感兴趣。”花万卿把他的手推回去。“你放心,你的东西我不会动。这些衣服和食物实在是等不到你醒,我才先取了。”

    “我又没那么小气,你用就用呗!”张舟低头嘟囔道。

    “咳咳咳!”花万卿刚想大笑,吸气过猛,反而呛咳起来。

    看见他咳出的血迹触目惊心,张舟忙转到他身边运气替他缓解。

    “你……你自己一个人逃肯定没事。何必为我搞得这么惨。”

    “不这样,你怎么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你?”

    张舟看着他,张开嘴好半天说不出话。

    篝火烧得哔哔剥剥,玉参抬头看着两人。

    “可是我真的不喜欢你……”张舟低下头,越说越小声。

    “不必觉得愧疚,我不会再逼你了。我会等到你喜欢我的那一天。”花万卿拍拍他的背。“奚昊然跟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你不喜欢就不喜欢吧!”

    “我这辈子都不喜欢你呢?”

    “等过完这辈子再说。”花万卿伸个懒腰,站起来。“收拾收拾东西,换个地方。我们在这里呆了三天了,那些人很快就会找过来。我们往内陆修真势力多的地方去。”

    “到底是什么人要杀你?”张舟终于想起正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2》,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2章 为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2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2章 为难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