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再抢救一下

    锁骨以上两边肩膀的皮肤上随处可见灼伤,张舟赶紧先拿出外伤用的药粉,一边清理伤口一边撒药。

    “老鬼,这个胸口的坑怎么办?”张舟潜意识反应这是外科手术的范畴。

    “你把左手按上去让我查探是什么情况。”千机老鬼说道。

    张舟把左手放上花万卿的胸口,瘫软的皮肤下破碎的胸骨明显硌手,张舟心里直发毛。过了一会千机老鬼总算出声,他赶紧把手缩回来。

    “很不妙。他的心脉断裂,全靠着那个桃花的地仙赐福吊着一口气。偏偏他的金丹又碎了,体内也没有灵气自行疗伤。顺便一说,他的灵根竟然早之前就断了,即使他醒过来也无法吸纳外界灵气疗伤。”千机老鬼把查探的结果告知他。

    “那现在怎么办?没有仙芝玉蓉……怎么救?”一想到四年前花万卿已经把仙芝玉蓉用在他身上,张舟说话声音都颤抖起来。

    千机老鬼沉思了一会说道:“我记得你有一棵三千年玉参。”

    “对,臧城城主送的。”张舟点头。

    “拿七根参须和大还丹放进玉净瓶,再加三滴心头血做引或许可行。”

    “等等!心头血要怎么取?”张舟摸摸自己心口,倒吸凉气。

    “你右手中指,挤三滴血出来。”

    “哦哦!这个好办。”张舟松了口气。

    “你曾服过仙芝玉蓉,心头血应该还有些效果。”千机老鬼补充说明道。

    张舟听完赶紧拿出装玉参的玉匣子。

    “等等!”见他直接就抽开玉匣子的盖板,千机老鬼急忙叫停,但仍是喊迟了,只见一道白影从玉匣子里窜出来。

    张舟眼疾手快,见那白影要往地上钻,赶紧一道符篆将地面冻上一层冰。

    只听到啪叽一声,白影子滑倒在冰面上。

    “这萝卜成精了!”张舟看清楚后说道。

    “啊啊啊!色胚!非礼勿系!不许看!”那摔倒的玉参精两条白胖胳膊状的根往前遮挡中间的根系,尖细的声音叫道。

    “啊呸!你个萝卜根有什么好看的。废话少说,先给我几根参须。”张舟不耐烦的走过去抓玉参。

    “啊啊啊啊啊!不要过来!再过来我要叫了!啊啊啊啊啊啊啊!”玉参在滑溜溜的冰面上往后蹭,头上的红色参籽跟着晃动。

    张舟被它尖细的叫声吵得鼓膜疼,手指堵了耳朵走过去一把揪着参茎把它提起来。“闭嘴!再叫我就把你剁了炖萝卜汤。”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玉参被提起来逃不掉了,干脆哭起来。

    “也不许哭!”

    张舟心里记挂着花万卿的伤势,不耐烦的吼了它一嗓子。

    大约是被张舟凶神恶煞的模样吓着,玉参精止住哭声改为抽泣着。

    “唉!好了,别哭了。我只是急着救人,要几根参须而已,不会要你的命的。”看见一棵白白胖胖的萝卜拟人化的样子,张舟又心软下来。

    “你先给我一件衣服,我就给你参须。”玉参看他口气软化下来,想着既然逃不了,就先提点要求。

    看看这棵大萝卜的个头,张舟拿出以前蓝夕羽留在他这的丝帕。

    “不系!我要衣服!”玉参嫌弃的推开手帕。

    “你就屁大的块头,要什么衣服?”张舟把手帕挂上去。

    “我还沸长大,你给我衣服就对了!”玉参把手帕丢掉,叉着腰气呼呼的说道。

    张舟想了想,拿出一件短揭给它。

    “放我下来!”玉参拿着衣服扭来扭去。

    张舟把它放下,看着它把衣服像模像样的披上,接着整个身体膨胀起来。

    “也没长多大嘛!”张舟撇撇嘴,看着长到一个一两岁婴儿个头的玉参,把他的短揭穿成一条拖地连衣裙。

    玉参捡了丝帕当腰带系上,然后对张舟说道:“给我一面镜几和一把小刀。”

    张舟直接画出一面水镜,又递给它一把小刀,看它能玩什么花样。

    那玉参接过小刀,对着镜子把嘴皮上的参须蹭蹭几下刮个干净。

    “拉去!你要滴抚几!”它把刮下来的参须一把抓了递给张舟。

    “我只要七根就够了,没想到你刮了这么多。”张舟有些歉意的说道。

    “反正是抚几,都要刮掉!”玉参把小刀也还给他。

    “为什么要刮掉?”难道不是它身体的一部分吗?也是很珍贵的吧?张舟一边拿出化生玉净瓶,把之前精炼完还没来得及更换的鹿皮拿出来,一边问道。

    “我系吕孩几,不要抚几!”玉参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是说草木成精大部分不分男女吗?”张舟还没听过人参也分雌雄株。他一边说话手上动作却不停,把七根参须和大还丹放进玉净瓶,再割破右手中指,滴入三滴血。

    等他念完口诀,玉参说道:“我不系参精,我系扶蝶妖。”

    张舟觉得它是真神经,这么白白胖胖一棵大萝卜,哪里像蝴蝶了?

    看到张舟明显的白眼,玉参跳起来叫道:“我就系扶蝶妖!渡劫西败才附在玉参向!”

    张舟简直不知从哪里吐槽才好。一棵被夺舍的大萝卜?

    “我救人你别吵,等我救好人了就放你走。”张舟看见玉净瓶上的符文熄灭,倒出一粒淡黄色的丹药。“老鬼,接下来呢?”

    “给他吃下去。你运气助他运行药效,先恢复心脉。”千机老鬼说道。

    照着千机老鬼的指导,张舟将丹药塞进花万卿嘴里,然后以自己的元气灌入他的经脉推动药力扩散。当他感觉花万卿的心脉恢复通畅后忍不住叹口气,心头松了些。

    千机老鬼再指点他用元气将花万卿碎断的胸骨导回原位。一番救治下来,张舟差点也虚脱,当他看到凹陷的胸膛变回正常形态时终于把心安稳放下。

    看着花万卿一身血污,张舟又有些不忍,拿起布巾给他拭擦,干脆拿出自己的中衣给他换上。等把衣服扒了,张舟才惊醒,他简直不能直视被扒///光的身///体。

    他本来并不觉得有什么,只是纷乱的脑子里闪过花万卿的告白,他便无法再以普通的眼光去看待。

    “咳!别光顾着看啊!”千机老鬼对他此时发呆简直看不下去。

    “谁看了!”张舟赶紧反驳。“我只是,只是……”一时间他也找不到借口,眼睛乱瞟,忽然看见花万卿左侧人鱼线上方有一道长长的斜疤。疤痕很淡了,但还能看出印子。“老鬼,你看得出这疤痕是什么时候的吗?”他伸手上去抚了一下,心里不太舒服,觉得花万卿或许并不是他了解的那样。

    “先前本君查探他的灵根很早以前就断了,对应的就是这道伤痕。看起来应是被剑从左侧刺入,挑断了灵根。”千机老鬼说道。

    张舟心烦意乱地将中衣胡乱给花万卿套上,拉了薄被盖好,转头去洗布巾。

    “很早以前是多早?修士不是有灵药去除疤痕的吗?”张舟端着水盆出屋外,挽起袖子准备搓洗布巾。

    “从灵根萎缩的状态来看,应是筑基前受的伤。他能修炼本君猜测是有人造了伪灵根给他咕噜噜噜……”

    千机老鬼话未说完,声音变得很怪,接着千机镯从张舟手上脱落,沉入水盆底。

    水盆里的水被血渍染红,张舟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个坑爹的破镯子又坑了他一把。他怒气冲冲地一把捞起千机镯,叫道:“老鬼!你这坑货敢不敢靠谱点?”

    “这……本君也没想到镯子接受了花万卿的血啊!”千机老鬼叫屈。

    “什么叫你没想到?这镯子不是你控制的吗?”张舟气哼哼质问道。

    “无主的时候千机镯确实由本君控制,但它认主这一事也由不得本君……”千机老鬼解释说。

    “放屁!那你干嘛不早点跟我说?你就是打算骑驴找马,找到靠山就把我甩了!”张舟怒骂。

    “你骂谁?你修为低,没有神识不能让千机镯认主怪本君咯?”千机老鬼也怒了,跟他顶起来。

    张舟还想再跟他怼回去,玉参从屋子里跑出来叫道:“快点!快点!要烧起来了!”

    张舟赶紧拽着镯子往屋里跑。

    “这……这是怎么回事?老鬼,你快看!他不是好了吗?怎么会这样?”

    昏迷不醒的花万卿躺在卧榻上,满头大汗,两鬓头发斑白,脸色泛起异样的红潮。

    “怎么样?就是没有灵气之后丹田里的紫离火开始反噬了呗!他现在就是一介凡人,紫离火哪肯受制于他,一会烧完了就能脱离禁锢跑出来了。”千机老鬼仍在气头上,说话口不择言。

    “那怎么办?”张舟没心情跟他吵,接二连三发生变故使他心力交瘁,此时他有些扛不住了。

    “你真的想救他?他死了对你没坏处,最起码千机镯又回到无主状态。你要想清楚哦!”千机老鬼趁机讥讽道。

    “一码归一码。人命大过天!”张舟无视他语气里的讽刺,喃喃说道。

    千机老鬼自讨没趣,哼唧两声后说道:“你用渡气之法可救他一命。”

    “什么鬼渡气之法?你要是乱讲我就对你不客气啦!”张舟一听到渡气整个人都炸起来,脸烧红一片,举起千机镯就要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1》,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1章 再抢救一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1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1章 再抢救一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