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逃亡

    很快遭受雷劫的山体炸出一个缺口,大量山石跟着他们一起坠落海里。

    “你的船拿出来,反着放。”落水前花万卿冷静交代道,一边出手拍向山壁,将两人反弹出落石的范围。

    按照花万卿的方法,云舟倒扣在水里成了一个气舱,两人抓着两边船舷沉在水面下,被云舟带着游走。

    “去哪?”

    船由花万卿灌输大量灵力在水下极速潜行,张舟忍不住问。

    “去西边。暂时不要回东临。”

    黑暗中张舟看着花万卿的嘴一边说话一边涌血,想问又觉得花万卿不会老实回答,便在脑子里叫千机老鬼。

    “没结婴就引雷劫,强行突破界限他的金丹怕是要碎了。”千机老鬼回答他说。“刚才他的本命法宝被劫雷击毁又反噬本身,你再让他这样加速消耗灵力,没等上岸就是一条死鱼。”

    张舟听了马上拿出大灵石填进云舟里。

    “先别用灵石,等我带船出了禁空阵区域再让你控制。”花万卿阻止他说道。“到时你要小心有追兵。”

    “到底是谁要杀你?”张舟这句话噎在喉咙里许久又吐不出来,他担心花万卿一张嘴就这么吐血吐到死。

    不止是要杀花万卿,最开始那个蒙面人显然是要杀他。除了和奚昊然的误会,他想不出和谁结仇。张舟把刚才的事细细回想,再回忆一遍原著里此时的剧情。在原著中此时是白悦华论道会夺魁,站出来构陷花万卿染指蓝夕羽不成将蓝夕羽杀害,引起轰动。

    在全城逼杀下花万卿在山边受白悦华一掌击落悬崖。

    那个化神蒙面人……不!不可能是白悦华!肯定不是!张舟心中坚定不移的认为白悦华不会做出这种事。

    却说那奚昊然逃离战团,迅速跑回城里通知了凌云宗众人。

    紧接着而来的劫云也引起了城内众多人的注意。在城主府做客的九霄门掌门萧玄以及凌云宗宗主莫天权在城主府内得到消息,赶到雷劫区域站在范围外。

    “大师兄!小舟也在里面!”蓝夕羽赶来见到萧玄忙说道。

    “我知道了。先等雷劫过吧!这元婴雷劫已经被海空城结界抵消泰半仍如此迅猛,内中必有元婴之上的人,此时多进一个人只会更凶险。”萧玄安抚她道。

    然而不只九霄门的人焦灼。凌云宗这边莫天权拽着哀嚎不已的周赟不松手。

    申屠明秀也抓紧哥哥的手臂,生怕他激动起来冲进去。

    “雷劫!雷劫!要成仙了!”疯道人盯着连续不断的落雷,兴奋的叫道。萧玄连忙拉着他的胳膊说道:“你喝多眼花了,这是你师侄放的雷。”

    疯道人看看萧玄,指指远一些的申屠晃宿。

    “哎?莫不是我也喝多了?”萧玄一拍脑门说道。“要不再来点?”他说着拿出一坛酒递给疯道人。

    疯道人一把捧起酒坛盘腿坐下,哪还管他什么雷劫,先喝个痛快。

    糊弄了疯道人,萧玄看向蓝夕羽和白悦华,问道:“这张舟怎么和凌云宗的炼封君大晚上的跑下来?”

    “这……”蓝夕羽看看白悦华,虽然下午的事并未被白悦华责备,但此时又闹出更大的事端,蓝夕羽便先向萧玄请罪。“四年前臧城一行是我疏忽大意,致使张舟沉迷于花真人容貌。当夜我又失警觉让灵修派将张舟掳走……”

    萧玄待蓝夕羽将事情交待完整后抚了抚胡须,说道:“所以,你们没有将下午的事情告知我,是因为你们知道张舟当夜会溜走。是不是?”

    “是吾之决定。”白悦华出声道。

    “好哇!就是你们阳奉阴违,才害得我儿遭受此劫!我跟你们拼了!”

    听白悦华说完,周赟举起拐杖就要砸到他头上。

    “周峰主!息怒!”萧玄忙出手拦着。

    “怎么?你这做掌门的是要当众护短了?”周赟吹胡子瞪眼质问萧玄道。

    “现在情况未明,周峰主暂且息怒。若是两人安好,到头来结亲的时候周峰主将如何自处?”萧玄问道。

    “这……”周赟语塞,脑子一转,又理直气壮的顶回去道:“那逃婚一事就这么算了?我儿颜面何在?想多少人排队等他青睐,那张舟惹得流言四起又打算始乱终弃,传出去我云渺峰我凌云宗颜面何在?”

    萧玄被逼问得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支支吾吾了半晌,蹦出来一句:“说不定是年轻人的情趣呢?对,就是年轻人的情趣。一个跑一个追,年轻人都喜欢这样。周峰主当年不也追着尊夫人跑了许久么?”

    周赟翻了一记白眼给他,不依不饶道:“萧玄你个厚脸皮竟然也能长出胡子!我夫人是姓张那臭小子能比的吗?你连你门下弟子订婚的事都最后一个知道,你怎么就这么敢说?”

    “这嘛……这还不能想到吗?你看这两人困在一起,张舟没丢下你儿子先逃不是?”萧玄理直气壮的说道,心里却暗骂张舟这个兔崽子,回来一定关起来面壁三年,害他老脸在这里都丢完了。

    “哼!我让报信的人来说,让你心服口服!”周赟随即让弟子巩学真把奚昊然叫来。

    过了一会奚昊然被带到萧玄跟前。

    “你说说,你发现张舟的时候他在干嘛?”周赟跳到拐杖上站着。

    “他……他……哎!我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

    一听奚昊然的语气,周赟立即盛气凌人瞪着萧玄。

    “他竟然勾引花前辈!”

    “什么?”周赟一把揪起奚昊然的领子凶道:“他做了什么?说清楚点!”

    “他……他抱着花前辈亲嘴。”奚昊然尴尬的说道。

    “你看吧!年轻人嘴上说不要,身体都是很诚实的。”萧玄笑道。

    “哼!”周赟气得推开奚昊然。

    “好了,周峰主莫气……”

    萧玄话音未落,雷劫区域忽然一声炸响,地动山摇,接着雷声停息。

    “遭了!”萧玄转身就往雷劫区域奔去。其他人跟着也往那个方向去。

    到了雷劫区域,山崖一块缺口看得众人心凉。

    “速查命牌!”在周赟准备哭天抢地前,白悦华冷淡的冒出一句。

    “对对对!快传讯回宗门,看看命牌怎样了!”周赟赶紧掏出传讯符。

    九霄门及凌云宗都回复两人命牌完好,众人才舒了口气。

    “下面无人,应是逃离了。”萧玄收回探查的神识后说道。“现在,是否该查一查,究竟是什么人要杀这两人。还请城主下令。”萧玄说着向海空城城主嵇飞白拱手请令。

    “两人一出城便遭受埋伏,海空城的确有清查之责。”嵇飞白说罢下令城中清查可疑人员。

    奚昊然被带下来盘问一番后大致明白了花万卿与张舟现今的关系。且不说他临阵脱逃,就他对张舟下死手被花万卿拦截之事,花万卿就绝无可能再让他跟随了。

    他暗自猜测花万卿此时可能应了原著剧情被废修为,需二十年后才会重回凌云宗。他需为自己谋算后路。

    就在海空城连夜彻查之时,花万卿带着张舟离开了海空城的禁空阵。云舟载着两人浮出水面,加速向西飞行。

    “你从我给你的袋子里拿定影镜出来。”花万卿擦掉嘴角的血迹说道。

    “定影镜?”张舟赶紧找储物袋。此时他才发现袋子里有很多原著里花万卿后来去秘境里拿到的法宝。他才明白为什么只一年的时间花万卿就达到了元婴的境界,只是不懂他为什么压制着。

    花万卿将云舟交给张舟控制,拿了定影镜咬破中指在定影镜上快速图画。

    “你给师门发一道报平安的传讯符。不想你师叔卷进麻烦就最好别说被追杀的事。”花万卿提醒他道。

    想到刚才那个化神蒙面人,张舟点点头。

    随着张舟将传讯符发出,定影镜映出两人在一起的映像,接着映像凝实成数道假身往四面八方飞去。

    施完法花万卿来不及说话,猛烈喷出一大口血,直接脸朝下倒在云舟上。

    “喂!你……”张舟急忙转身去把他扒拉翻过来,摸摸鼻息还在才稍稍安心一些。

    现在他脑子里已经乱成一团麻,只凭着最简单的逃生本能架着云舟以最快的速度冲。

    天亮后花万卿睁开眼睛,盯着后方看了一会,再次将灵力灌进云舟。以金丹的御空速度,云舟再次飞速前行,半天后就看见了海岸线。

    张舟一直盯着花万卿不停流血的嘴角,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花万卿又倒下,云舟跟着下坠,他才急急忙忙塞灵石控制云舟。

    也不知身在何处,上了岸便是群山。张舟往内陆又飞了许久,天色发黄之时找了一处山壁挖了个石洞。又在花万卿给的储物袋里找到一件能遮掩气息的法宝丢在洞门口。

    他把洞内挖得极大,将小木楼拿出来放置在洞里。当他把花万卿搬进屋里放好后,终于停下来。

    看着花万卿头发散乱,因为嘴角一直在冒血张舟只能让他侧着躺,他披风的羽毛领被血凝得黏成一块块,这副狼狈样与他平时的风光鲜亮完全联系不到一起。

    现在,又该做什么?

    张舟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一时间乱七八糟的各种思维挤做一团,他惶恐的抱着头蹲下来,眼泪噼里啪啦直掉。

    “为什么我这么没用?为什么我修炼了还是个废物?”他握着拳头砸着自己的头。

    “蠢货!你再哭下去花万卿就真的要死了!”千机老鬼骂道。

    “可是我……”

    “你先止血啊!笨蛋!”

    千机老鬼一语惊醒他。

    “对!对!先止血!”张舟赶紧站起来,找止血丹药。

    掰开花万卿的嘴巴把丹药塞进去,过了一会他嘴里不再涌血出来。张舟拿出一个盆子装上温水,然后解开他已经破烂的法衣。

    待他胸口露出来,张舟看了倒吸一口凉气。只见整个胸口凹陷下去,心口上与张舟相同的那朵桃花印记随着凹陷的胸骨扭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0》,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0章 逃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0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70章 逃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