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摊牌

    张舟愣了一下,碍于之前满满夸口,竭力保持微笑说:“啊!引见而已,小事一桩,就是我师叔比较冷僻,不喜欢亲近人。”

    “张师兄肯引见就好,以前听师兄同门流出来的话说华霙真君是面冷心软,我不会介意的。我是看完擂台比斗对华霙真君甚为仰慕,能与他说上话就满足了。”

    见郑展颜满脸向往,张舟暗笑自己想多了,只是迷妹而已。白悦华在九霄门内就有很多粉丝群,这次夺魁迷倒别派女修也是很正常的。

    跟郑展颜谈话间,奚昊然和陈少璟也来到。

    “张老弟,我已经入了凌云宗,论道会之后咱们可以常往来啊!”奚昊然落座后第一句就说道。

    “恭喜你达成愿望!”张舟赶紧给他倒茶。

    “唉!还早着呢!”奚昊然喝了茶润润喉,摇头叹气。

    “啊?你这不是进了凌云宗了吗?”张舟听不明白了。

    “进凌云宗,入了善水堂微星真君座下。”

    张舟一听,这不是凌云宗的炼丹宗师么?跟炼器的云渺峰离得挺远的。但一看奚昊然的表情,他瞬间明白了,奚昊然进凌云宗和搭上花万卿不是一回事。

    “还是恭喜!你离梦想近了一大步!”

    “奚兄是怎么了吗?凌云宗是一等一的大宗门。”陈少璟不懂他们话里暗藏的意思。

    “他原来是想学炼器来着。你看花真人这次擂台全靠各种法器法宝。”张舟替奚昊然圆道。

    “哦,不过炼丹也不错,微星真君也是丹道宗师。”陈少璟看来,能半路入凌云宗已经很了得了。

    三人讲完,陈少璟才留意到郑展颜,忙致歉道:“哎呀!郑师妹,抱歉!抱歉!冷落你了!”

    “无事,陈师兄不必道歉,你们谈的正事。”郑展颜温柔有礼的应道,还给他倒茶。

    “你们……是不是?我们是不是打扰你们了?”陈少璟看看郑展颜又看看张舟说。

    “没没没!我是开小差跑下来的。”张舟摆手。他想起在臧城,郑展颜显然是对陈少璟有意思来着,赶紧澄清。

    “什么开小差?”奚昊然问。

    “呃,我跟白师叔来参加东临的十擂主小聚。其他人在楼上雅座听曲,我饿了下来找饭吃。”张舟解释道。

    “嘿嘿!说到十擂主,你还没谢我呢!如果不是我最后关头把你的吊牌丢进去,你就白白浪费这个机会了。”奚昊然说起这个得意的笑起来。

    “去你的!我还没揍你呢!”张舟笑着作势要打他。“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被传进去,吓死了好吗!”

    “哎!这就是所谓的时也运也!该你的跑不掉!”陈少璟调侃道。

    三个人又嘻嘻哈哈的闹了一番,楼上传来动静。是小聚的雅间里其他人出来了。

    万俟嫣和商罗敷先下来,看见张舟在楼下,也过来说两句。

    “郑师侄和张小友很熟络啊!”商罗敷笑着说。

    “回师叔,臧城得张师兄搭救,展颜自然不敢轻忘。”郑展颜毕恭毕敬的回答。

    ”怎地来海空城这么久了才想到今天来叙旧?“商罗敷仍盯着郑展颜笑着问。

    ”展颜担心扰到师兄,耽误了师兄上擂台。“

    ”呵!怕不是见张小友出了名头来沾沾喜气吧?“

    商罗敷这一句众人是听出了火气,但商罗敷乃郑展颜师门长辈,众人也插不上话。

    “展颜确实为师兄出人头地同感欣喜,不知师叔为何语带针对?莫不是认为师侄修为卑微不配与师兄论交么?”郑展颜说着豆大的眼泪扑簌滚落。

    “你莫要在众人面前装可怜,你的行径我略有耳闻。在天青门里便罢,眼下你竟将主意打到张小友身上,我便不能坐视不理。“

    ”大庭广众,还望师叔慎言。没有真凭实据,师叔难道自持金丹修为,就可以随意羞辱于我吗?“郑展颜说得万分委屈,紧咬下唇竭力忍耐的模样显得楚楚可怜。

    一时间在场众男性纷纷看向商罗敷。

    ”你是说我冤枉你吗?“商罗敷见状简直怒上心头,高声怒喝。

    眼看着郑展颜眼眶红润,张舟处于两个女人中间显得特别尴尬。他不知道商罗敷为何对郑展颜这么尖锐,但以他为争端源头他总不能沉默,只好出声道:”商仙子息怒。那个,你确实有所误会。郑师妹今天来是想见见我师叔而已。“

    看见白悦华离得远远的最后一个下来,张舟吞了口口水,硬着头皮把郑展颜带过去说道:“白师叔,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在臧城外被我从寒鸦群里救出来的天青门弟子,郑姑娘。”

    白悦华看看郑展颜,点点头。

    “素闻华霙真君对女修以礼相待,从不看低女修,展颜仰慕已久,今日总终于得见。恳请真君许我追随左右,展颜愿为真君侍奉终身!”郑展颜哽咽的说着扑通一声跪在白悦华面前。“今日被师叔当众羞辱,展颜再回师门定受不公。还请真君收留!”她抓着白悦华的袖子痛哭道。

    修真一途凶险难行,女性因天生力弱,在竞争上更难于男性,因此修真界女修数量不多,境界越高女修身影越少。女修依附大能以此获取资源并不罕见。

    郑展颜这一跪,除了商罗敷横眉怒目,万俟嫣侧身回避,其他人习以为常。

    白悦华戴着白手套的手将郑展颜扶起来,面无表情地说道:“郑姑娘,女人只有自己的力量才真正属于自己。依附来的,终究是别人的。”

    “真君!”

    “汝师叔也好,万俟道友也罢,她们才是汝应走的方向。汝师叔以己力结丹,非钻营权术之人,相信她不会为难你。吾言尽于此。”白悦华说罢看了张舟一眼,转身出门。

    张舟赶紧跟上。

    他万万没想到郑展颜是看上了白悦华,还担心要是白悦华妇女之友属性发作,把郑展颜带回去,蓝夕羽可怎么办?

    他也万万没想到白悦华拒绝得这么漂亮。转身时他看见商罗敷和万俟嫣两人脸上挂着自豪的笑容。看来此事传出去,白悦华的迷妹又要成倍增长了。

    走到半路张舟发现花万卿不知何时跟着来了,他加紧步伐紧紧跟随着白悦华。又走一段,白悦华发现他步子凌乱,问道:“何故惊慌。”

    “没,就是想早点回房打个盹。”他夸张的打起呵欠。

    “花道友不是有事要与汝相商么?”

    “哈?”张舟看看白悦华,回头看看花万卿,他笑吟吟追上来。

    “我跟你师叔讲了有事和你商量,你是想在外面说还是去你屋里说?”

    “回屋里!”张舟想也不想的直接选择。想也知道花万卿要谈什么,在外面被别人听去,他再也没脸见人了。

    走到九霄门据点大院门口,三个人正站在门口。周赟站在拐杖上和蓝夕羽开心的说着话,莫美侬无聊地在抠门口的石狮子。

    “五师兄!”

    看见白悦华等人回来,莫美侬高兴的跑上来拉花万卿。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花万卿闪开,看着周赟问。

    “来等你啊!就知道你会到这里来。”

    “不用等,我还有事,你们回去吧!”

    花万卿一再的躲,莫美侬终于挂不住笑脸,一跺脚,指着张舟大声说道:“你跟他有什么事我还不知道吗?四年前在臧城就是这个家伙缠着要做你的道侣!我全都打听到了!就是这只公狐狸勾引你!”

    张舟只觉得全世界都安静极了!好像整个海空城的人都在盯着他。一双双眼睛带着说不出的笑意。

    “小舟。”

    一双温暖的手握起他的手。

    “我没事的,美女师叔。”张舟定神下来,脸上堆起笑容。

    “小舟……”花万卿也关切的喊他。

    ”花道友,你们请回吧!“蓝夕羽说着拉起张舟要进门。

    花万卿急了,忙伸手挡着。

    “嗯?”白悦华马上释出寒气。

    “既然蓝真人也在,那我今天就把事情摊开了说吧!”花万卿收回手说道。

    “讲!”白悦华冷声道。

    “五师兄!”莫美侬也急了,花万卿一把扯了她推给老爹。

    “老爹你看着她,再多嘴我就不客气了。”

    “五唔唔唔……”周赟赶紧捂着她的嘴巴拉到一边。

    “白长老,你可认得此物?”花万卿说着拿出一条链子,吊着一颗冰蓝色的坠饰。

    张舟看得眼睛都要掉出来了,他以为这条链子是在被木蛛攻击时遗失了。完蛋了,他心里直叫苦。

    “万年寒魄髓。”

    “好,既然白长老认得此物,那就好说了。”花万卿打开扇子扇起来,不紧不慢地说道:“当年张舟对我一见钟情,之后阴差阳错中了软玉烟,我替他解毒。那夜他将此物留给我做定情信物。”他说到此停顿了一下,看看张舟。

    白悦华也看了看张舟。

    “这些年来我苦于流言蜚语,只因当年约定要等他闯出名声要配得上我才公开我们之间的事。”

    看见花万卿一本正经,说的煞有其事,张舟心里咆哮如雷,但他知道在“证物”面前他的辩解只会显得他更“负心”。

    “蓝真人,张舟对我一见钟情那天可是你亲眼所见。他是不是说了要做我道侣的话。你不承认也不要紧,那日茶楼里的人都看到,并且传开了。白长老可以在坊间打听打听。”

    白悦华看向蓝夕羽。

    “是……”蓝夕羽不明其中细节,只当自己理亏,她也万没想到花万卿今日竟会对张舟一个玩笑这般执着。

    “那又如何?”白悦华踏步走到张舟面前,将他挡在身后。“只要他说不,今日谁也带不走他!”白悦华语毕,顿时气温骤降。

    “白长老!莫非你要纵容门人毁约吗?”花万卿也不让步,四周狂风大作。

    两人互不相让,一边为门人,一边为面子,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白师叔……对,对不起!”张舟违心的跪下来。好不容易已经把两人的死结解开,不能因为自己又让两个人对上。不能在这里又让剧情回到轨道上。

    “有吾在,谁也不能强迫你!”白悦华的声音冰冷而有力。

    “没,没有勉强,本来就是我的错。当年年少,被花前辈的容貌迷惑,现在又介意他是男人。谢谢白师叔袒护,我觉得我自己的事还是得自己来面对。”他站起来走到两个人中间。

    花万卿马上收起灵力,他也怕一下错手伤错人。

    白悦华也收起架势,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声,说道:“好好解决。”

    “小舟,明日封位仪式结束后随我回凌云宗举行双修大典,你可勉强?”

    “你说怎样就怎样。”张舟干脆破罐子破摔的应他。

    “好,明日封位仪式后我就宣布你我将结为道侣一事。”花万卿继续说。

    “你高兴就好。”张舟翻个白眼给他。

    花万卿这才笑意满面,他望向张舟背后的白悦华说道:“白长老,悔婚一事可大可小,望你护短也要有个底限。告辞!”

    周赟被他瞪了一眼,噤若寒蝉,推莫美侬走在面前。盘算着一会回去怎么应付儿子的问责,尽管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被莫美侬看见了重新绘制的聘礼图,男性挂饰一套。

    看花万卿三人离开,张舟转头再次向白悦华道歉。

    “汝想清楚之事,当做。”白悦华说完转身进大门。

    张舟边回房边思索白悦华的这句话。难道白悦华早已看穿了他的心思?

    管不了那么多了,刚才答应的话都是为了拖延时间,他可是两只手的食指中指都交叉着说的。

    夜里他换了装束,从后门离开九霄门据点。出门前,他留了一封要趁年轻多游历的书信在屋内,避免花万卿上门要人没发交代。

    从城内传送到定海山山顶,他散了灵气伪装,打上极速符往山下飞奔。眼看离山脚码头越来越近,山道转个弯,赫然伫立着一个身影挡道。

    张舟一看身形,立即转头往岔路跑。

    修为差距在跑路的时候尤为明显。张舟没跑多远就被堵住了,他慌不择路往跑出山道。再堵,再跑。最后他跑到了山崖边。

    花万卿迅步冲过去把人拉住拖到临峭壁的空地上。“你再跑我就办了你!”

    张舟挨着一块大石头喘气,带着哭腔说道:“你就饶了我吧!当年是我嘴贱撩了你,害你丢面子下不了台,是我错了!现在你赌气非要和我拜堂也不会再给你长脸,如果你觉得这样让我面子扫地,那你就太不值得了!你面子比我面子金贵啊!”

    “谁说我是赌气?谁说我是为了让你丢脸?你就是这样想所以才跑的?”花万卿被他气到,一把将他提起来逼他面对面。“你就不信我是真心喜欢你?”

    “别逗我了!咱俩都是男的好吗?”张舟苦逼道。

    “谁规定男的不能喜欢男的?我高兴喜欢谁就喜欢谁!”

    “是是是……”张舟见激起他的逆反心理,忙安抚,试图和他讲道理。“就算你真的喜欢男的,可问题是我不喜欢啊!我喜欢的是女人!喜欢又香又软前凸后翘有大咪///咪!”他边说边比划。

    见花万卿不吭声,他又继续说:“你逼我搞基是不道德的,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不喜欢男人,你逼我是不道德的!”

    “你可以不喜欢男人,只喜欢我就够了。”

    张舟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说了等于白说。

    “可是我也不喜欢你啊!”他咬咬牙,把话说狠了。“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以后也不会。”

    “我不信!”花万卿说着取下面具,捏起他的下巴。“你看着我说,我才信你。”

    张舟眼睛一直盯着他后面的山石,不接话。

    “你只要看着我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我马上放你走。”

    “真的?”

    “真!”

    “好!你等着!”

    张舟拿出九韶今音铃挂在手上,又掐了个清心咒给自己,终于豁出去了。

    花万卿看见他的样子,每次都被他气到笑。明明总是很痴迷的模样他自己难道不知道吗?他轻轻捧起他的脸,唇对唇贴上去。

    什么东西在嘴巴上咬来咬去?张舟回过神来,看见长长的睫毛快扫到自己眼皮上。

    救命!男主咬人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8》,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8章 摊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8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8章 摊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