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差错

    张舟跟着萧玄与城主在一个高台,他扭头多看几眼解云霄。先前只是在台下观望,现在能近距离同在一个高台,近距离呼吸着同一片空气,他感觉空气都比平时香多了。得意忘形之际多瞄两眼,却看见侧边观赏台上花万卿和申屠明秀。花万卿正看着他,微笑着摇扇子。他吓到赶紧转头专心看擂台。

    九霄门的弟子一年前有幸见过二人的剑上对决,这次两人不再仅仅是剑术上的较量,更是剑道与剑道的对决,真真正正的一场论道盛宴。

    “本君等了一年,今日就战个痛快!”申屠晃宿神情倨傲立于擂台上,背着左手,右手伸出,做了个邀战的手势。

    白悦华神情冷漠,背着双手微微颔首:“指教了!”说罢左脚向前踏出半步,随着脚掌落地,一片寒气迅速蔓延整个擂台。

    申屠晃宿右手做剑指手势,直指天际,紫色雷电闪烁缠绕在整个手臂。

    寒气笼罩,化作凝实的剑气。张舟这回是真真切切感受到冷冰冰的锐利锋气,犹如具象化的利剑。

    每一把剑尖锁定着申屠晃宿,蓄势待发,仿佛随时要将他万剑穿心。

    就在张舟一个眨眼的功夫,整场气剑已经将申屠晃宿笼成一团刺猬。他不禁紧张得屏住呼吸,这论道会是会死人的!

    刺团笼到一定程度便停止,不断有电流窜动,忽然间所有气剑瞬间变色,挂着紫电,剑柄化为剑尖,纷纷射向白悦华。

    白悦华一跃而起,落地再踏一脚,一道气弧从脚底喷薄而出,愈来愈大愈来愈高,如海啸排山倒海扑向剑雨。交触刹那,砰然巨响,剑雨被气浪拍成碎屑化作飞烟,气浪也破碎消散。

    擂台中风平浪静,两人云淡风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张舟轻轻呼了口气,忽然间那二人已经撞到一起剑光闪耀,他心口一紧,忘了吸气。

    这回不只是剑刃交接的铿锵激昂,真气灌注,每一次交锋皆是声势熏灼,逼得旁人暗自捏一把汗。

    申屠晃宿招带雷电,剑式愈来愈勇,霹雳惊雷不绝于耳。他将一年来的剑道体悟融合了自身修为属性进行攻击,狂放霸道。战至欢畅淋漓,整个擂台笼罩在一片电网中。

    众人观白悦华的剑气笼在电网内凝滞不动,暗想申屠晃宿的雷灵根果然霸道,才能让一个三四流的小势力少主一飞冲天。

    见白悦华手中的气剑消散,张舟紧紧盯着,他心知这是白悦华在酝酿大招式。

    顷刻间风云变色,电网被一片飘霜的寒气撑破,擂台内外寒气凌人。观赏台内的人具感觉到刮过的风中隐含的锐利。霎时间寒气再变,擂台上下笼罩在一片银白空间里。

    张舟的右手忽然不受控制的颤抖,他的飞书剑在呼唤他,急欲出鞘。他的内心升起一股锐利的躁动。一旁的萧玄抬起手按在他肩上,一道气障将他与外界隔离,那股急躁才缓缓化消。

    “这是……”他不明所以。

    “剑域。”萧玄捋一捋胡子慢悠悠说道。

    张舟环顾擂台四周,一些显然是剑修的嘉宾已经站立起来,似乎感应到擂台内的共鸣。

    申屠晃宿亦然。他的剑已经垂地,抖动着要挣脱。

    “张小子!收敛心神,不要被白悦华的剑意影响。”千机老鬼暗中提醒他。“剑域之内皆以域主意念为主,这是他意念形成的空间。申屠晃宿处在剑域中心,剑意浓烈,已经受他吸引,挣脱不出这一招必败无疑。”

    白悦华手指天,一柄巨大的剑影在空中快速凝实。这柄剑并非虚影,主场擂台外观战的修士们皆能看到。只见白悦华表情冷峻,看似无心无情,他手落一指,巨剑利刃磅礴之势劈向申屠晃宿。

    “晃宿闪开!”

    “哥!快走开!”

    “阿晃!”

    疯道人、申屠明秀、花万卿三人同时惊叫。如果不是萧玄按着,疯道人只怕已经冲到擂台上了。没有人怀疑,白悦华这一剑要将申屠晃宿劈成两半。

    “小师叔!不要!”张舟也不禁低低念叨。

    砰!一声巨响,接着是一串噼里啪啦的雷电声。

    申屠晃宿堪堪举起剑,灌注了全身雷电之力抗衡这一击。巨剑碰撞之后被雷电劈碎,散成尘埃。

    然而暴雪骤袭,冰冷的剑刃已经迎面刺来,他已来不及收势再挡第二剑。

    雪片落定,剑域散去,明媚的阳光透过海上清透的天空洒在擂台上。白色的墙白得晃眼,蓝色的琉璃瓦倒影着蔚蓝的天,蓝得深邃。

    申屠晃宿顺着眉眼间的剑身直视白悦华,笑道:“本君以为一年的领悟能追得上华霙真君,不曾想到华霙真君竟然能突破境界限制开启剑域。本君拜服!”

    白悦华手中的冰剑消散,他垂下手说道:“吾几日来在擂台中隐约感触,却不得其门而入。今日得汝雷电域境启发,醍醐灌顶。亦要多谢汝。”

    白悦华一席话说得众人差点呕血。不愧是有望百年化神的剑修天才,直接就在比斗中跨境界领悟剑域,还说得云淡风轻。

    这一战白悦华名声大噪,响遍东西大陆修真界。

    此次东西论道会东临大陆气势高涨。新秀五方主中前四皆来自东临,以白悦华为首,申屠晃宿、万俟嫣、花万卿,四人因半百结丹又为五方主,被称为东境四秀。

    西临此次仅有一人位列五方主,还是最末位,十擂主成绩也不佳。于是大部分人不等最后封位仪式就先行返回西临大陆了。

    擂台赛结束,城主府大宴,十擂主以及前来观战的派门嘉宾均受邀请。

    张舟一贯吃货风格,问话都说好,少发表,多吃菜。城主府的佳酿也是不输萧玄的神仙醉,名曰不过海。顾名思义,喝了就过不了海了。张舟没敢多喝,小酌几口应付敬酒的,不然明日醉醺醺的就丢人了。

    筑基的麻烦就是没辟谷,没辟谷就免不了五谷轮回。宴会上的筑基没几个,趁着酒酣耳热大家唱唱跳跳,他悄悄的离席去找坑解急。问了不下十个府丁,九拐十八弯的才在极偏僻的位置找到坑位。

    舒缓完毕,他按着原路又兜兜转转回宴厅,走进到宴席的院门,看见池塘边的回廊站着俩大男人正好堵着。其中一个是花万卿,他几乎条件反射的找了一丛花木躲进去。

    “五师弟,来,我再敬你一杯。”另一个男的满脸醉态,斟酒递到花万卿面前。

    张舟鬼鬼祟祟地蹲在花丛里,他看到那男人的正脸,在白悦华与申屠晃宿决战那日这男人就在花万卿前排,跟周峰主并排。

    那男人的鼻梁位置横着一道疤,几乎横截整张脸,若疤痕往上移动两分,那双眼睛必定不保。修真灵药奇效,修士极少有留下疤痕的,故而张舟对此人记忆深刻。

    那人欲把酒直接递到花万卿嘴边,花万卿扇子一挡,冷冷道:“大师兄莫非是想再添一道疤么?”

    那男人眼中闪过寒光,似清醒了几分,把手收回来自己把酒饮尽。“五师弟……我……”

    “清醒了就回去。”花万卿仍冷淡的看着他。“不然,大不了我受城规处罚。”

    “你狠!”那人把手里的酒瓶酒杯往旁边一摔,转身回宴厅。

    张舟捂着嘴巴大气不敢出。

    花万卿转头往他藏身的方向看了两眼,转身去了园子另一边。

    等花万卿走远了,又有府丁抬着酒坛进来,张舟才跳出来跟着府丁后面往里走。

    为什么要让他撞见这种狗血的事?他一边觉得好害怕被发现,一边又觉得好生气。那个大师兄脸上的疤绝不是嘴巴上占便宜被花万卿弄的,就他刚才把酒杯直接递到人嘴边的行为看,就是个毛手毛脚的人。想到那疤痕背后可能的故事,张舟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坐回席位,一连喝了几杯下肚,才平静下来。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了,花万卿修为比自己高,根本就是白操心。不对!干嘛要为他操心?他和那个大师兄也是一路货!离他们远点!

    他暗自决定,等大会结束赶紧落跑。

    思索着,天青门的商罗敷过来敬酒。

    “四年不见,张小友让人刮目相看。”

    “嘿嘿!还是多亏商仙子当年赠的朱果在关键时刻助了我一把。”

    有美女过来攀谈,张舟立即什么烦恼都抛到脑后去了。

    “不,我说的是擂台上张小友为师门不辱气节,令罗敷敬佩。”商罗敷又向他敬一杯。

    “仙子过奖了。”张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想与张小友结缘,不知小友意下如何?”酒过三巡,商罗敷开口说道。

    “哈哈哈!承蒙商仙子高看,这朋友我是求之不得,还望仙子不嫌弃我修为不济。”

    商罗敷听罢笑容微滞,又迅速掩盖过去了。

    宴会结束后,张舟跟着白悦华回据点。走到一半,被后面跟上来的花万卿和申屠晃宿等人叫住。

    “此次东临力压一筹少不得华霙真君的功劳,不知华霙真君可否赏脸明日海味楼一叙?”申屠晃宿说明来意。

    “我等与会胜出者小坐,仅六人而已。”万俟嫣见白悦华没有马上表态,忙接着说道。

    “何时?”白悦华只得点头。

    张舟暗道,果然女的出面小师叔就不会驳回。

    就这样十擂主六人在翌日午时聚在海味楼雅间里。

    作为唯一没有辟谷的张舟感觉到了伤害。他对清汤寡水实在兴趣缺缺,借尿遁到大堂要了肉臊饭大快朵颐。

    吃得正欢,花万卿悄无声息地坐在他旁边。

    “咳!咳咳!前辈!”

    “慢点吃,我又不抢你的。”花万卿笑笑,帮他倒杯冷茶。

    张舟就着茶水把饭咽下去,喘了口气。“前辈你怎么下来了?”

    “想你了呗!”

    噗!

    张舟又把茶水喷出来。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你先吃完。”花万卿笑了好一会才对他说。

    吃着碗里的,想着等会把东西还给花万卿是不是比较好。打定主意,张舟低着头大口扒饭。

    放下碗筷,他喝了杯茶水清清口,说道:“前辈……”

    “张师兄!”

    “……”张舟无奈的看了眼插话的人。

    “张师兄,你还记得我吗?四年前在臧城,你送了我一支琉璃钗。”

    张舟看了眼郑展颜头上的千叶琉璃钗,点点头。“郑师妹好久不见。”他堆起笑容。

    “天青门郑展颜见过前辈。”郑展颜也向花万卿福了福。

    “坐吧!你们聊。”花万卿站起来说道。

    看见花万卿走上楼,张舟松了口气,转头对郑展颜说道:“几年不见,你也筑基了。”

    “哪比得上张师兄。此次论道会唯一的筑基十擂主,也是东临筑基修士的荣耀。”

    “运气好而已。”张舟被夸得有些尴尬,想起大混战那场狗血转折,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十擂主的擂台我也看了,张师兄不惧强势威逼,不辱没师门的节气让人动容。”郑展颜仍夸赞道。

    “嘿嘿!”张舟开始有些飘然,跟郑展颜随意聊了几句,又找回第一次见她时的感觉。

    主要是后面遇到的荆无色黄小琴这两个实在是……心累。对比起来,郑展颜实在是体贴小师妹的范。虽然昨晚跟商罗敷相谈甚欢,但毕竟人家是金丹后期的境界,自己一个筑基就不要太妄想了。还是郑师妹平易近人。

    “张师兄,我有一事相求,不知师兄方便否?”郑展颜柔声问道。

    “哎呀!你说吧!我能做到的一定帮!”张舟笑呵呵的满口答应下来。

    “我想请师兄帮忙将我引见给华霙真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7》,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7章 差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7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7章 差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