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形象很重要

    硬扛是肯定扛不下去的,张舟也不顾什么形象了,找准机会御剑就跑。那只月熊四足落地腾空飞起直追。

    张舟眼见熊比黄小琴快,拿出秘境里的蜂蜜涂满一只烤羊腿往后一抛。那只月熊又冷又饿,本想打完了可以美美吃一顿,看见一大块烤肉散发着熟悉的香味,顿时口水止不住哗哗的流。头一扭,追着羊腿掉下去的方向冲,黄小琴喊也喊不住。

    黄小琴看到月熊叼到羊腿,也不能熊口夺食,只好自己去单挑张舟。

    没了月熊的配合,黄小琴一人的攻击让张舟轻松很多。

    月熊吃饱,闻了闻冷冷的雪,打了个喷嚏,觉得好困,就地刨个大坑钻去冬眠了。直到黄小琴败北,它跟着被传出擂台后还懒洋洋的没反应过来。

    张舟成了十擂主之中最年轻的,也是唯一的筑基修士。消息传出去,整个论道会沸腾了。这狗血的晋级过程让不少金丹修士捶胸顿足,怎么就没选对擂台?而比较悲观的则认为,混战分到白悦华那组的可能性也很大,没有那份时运也晋级不了,只能说那个筑基的运气不错。

    重华门领队严之信简直郁闷到吐血,他最后占稳了黑场的八卦位擂主之一,混战时就抽到和白悦华一组。所有分区混战,只有白悦华这组不到三刻钟就结束了。白悦华一个人挑了三个金丹修士,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

    论道会十擂主尘埃落定。东临大陆六个名额,分别为九霄门白悦华和张舟、凌云宗花万卿、天青门商罗敷、炎山万俟家万俟嫣、云路天宫申屠晃宿。西临大陆四个名额,分别为百奇宗关明、金阳门陆秉、昭天门付良才、青虹教陶明轩。

    十擂主排名赛才是东西论道会的重头戏,以名次分出东西大陆哪方更胜一筹。排名赛前赛以抓阄做对阵安排,决出五强,一天一场。城主以及修真界名宿嘉宾将会出场观战。

    作为唯一的筑基十擂主,张舟在万众瞩目中抓到了第一场。对阵的是百奇宗的九十七岁金丹修士关明。

    两人分别从各自主场的八卦擂台传送进入城主府内的擂台。擂台四周悬浮着一座座观赏台,只有城主及嘉宾在此观看比斗。普通修士则如之前一般在各主场擂台下观看影像。

    对比各主场围观看稀奇的热闹人群,城主府内的观赏台就显得冷冷清清。在城主高台席位上,张舟看到拖着疯道人的九霄门掌门萧玄心里一阵热,原本想随便应付一下就认输的念头消散无踪。还是尽力而为吧!

    原著中海空城城主嵇飞白乃化神境界,丰神俊朗的中年模样。张舟看了看,确实气势不凡。他拱手大礼,向城主自报了姓名。

    嵇飞白颔首微笑,赞道:“二十出头的筑基能列位十擂主,九霄门将兴矣!”

    “城主赞谬。”萧玄乐呵呵的客气道。

    张舟借着行礼的机会多看几眼城主旁边的一位大美女。原著中这是修真界第一美女,内海南端群岛鎏月城城主解云霄,非男主后宫的公认大美女。

    这亲眼所见,解云霄银发披垂,肤色白皙,美得如月光一般通透,皙出一股天然的冷彻。花万卿虽然美,可惜是男人,但这解云霄可是货真价实的美女啊!随便幻想都不会有罪恶感,他心里一遍遍暗爽。这场擂台最大的收获就是能亲眼目睹传说中的大美女了。

    “喂!小子!回神了!”千机老鬼见他竟然在擂台上失神,赶紧在他脑子里喝道。“都这种时候了你还顾着看女人?”

    “看看又不掉肉。”张舟无所谓。

    “一会对金丹,就算你一开始要认输也要保持警惕,难保此人不会像惠德宇那般下死手。”千机老鬼提醒他。

    “谁说我要一开始就认输了?美女面前怎么也要尽力一搏,不求赢也求留个好印象。”张舟驳斥道。

    “你又色迷心窍!你对的可是金丹,能不死就是命大了!不要乱来!”千机老鬼一听他说完,就急了。

    “哎呀!不跟你说了,开始了!”张舟完全无视了千机老鬼的劝告。

    关明九十七岁,金丹后期,他虽不是金丹擂主中的强手,但也看不上一个小小筑基,开打只出了六分力。

    打了半个时辰下来,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筑基能位列十擂主也不全靠运气。小子头脑灵活,懂得避开金丹正面攻击,而且小伎俩挺多,也不知他怎么有耗不完的灵气,真真的小鬼难缠。

    没能如他预想的速战速决,关明面子有些挂不住。“张小友,你这一直躲避也于事无补,你我差距悬殊,撑到此时也不失面子了。还是快快认输罢!”

    “个人面子事小,辱及师门事大。我绝不可能认输的。”张舟义正言辞道,还悄悄瞄了一眼解云霄。心想,不知这样能否给她留个印象?

    “好!有骨气!那我关某人便不留情了!成全张小友对师门的一片丹心!”

    不留情和下重手应该是有区别的吧?张舟鼻青脸肿的趴下时心里吐槽。

    “你可认输?”关明落到他面前问道。

    “不认!”他摇摇晃晃站起来。

    关明收起灵力,抬起拳头结结实实的给他肚子来一下。“认输吧!”

    “咳咳咳!不认……”张舟捂着肚子咳着回答。

    关明下不来台的尴尬,只得再给他一拳。

    “认输!”

    “不认!”

    “认输!”

    “不认!”

    ……

    张舟每拒绝一次就挨一拳。其实对于出山前被打过来的他来说,这不算什么。他也看得出此人不是心狠手辣之辈,就干脆这么耗着。

    但在擂台外观看的人看得触目惊心。蓝夕羽扯了白悦华的手焦急地说道:“悦华,传讯给大师兄,让他叫小舟认输吧!”

    “认不认由他自己决定。”白悦华拒绝道。

    关明看着那张肿成猪头的脸,手握着拳头抖了一下,最终没下得去手。他干脆直接摘了张舟的吊牌。“师门名誉难道比性命还重要吗?值得你这么拼?”

    “没有九霄门,哪有我的今天。”张舟勉强挤出笑脸,比哭还难看。

    “九霄门张舟,关某人记住你了!”

    关明说完,张舟便传回了黑场擂台。

    已经准备好救助的钟鸣和陈少璟等人一拥而上,将张舟外伤紧急处理。

    擂台赛结束时,围观的人就开始陆续离场。奚昊然在人群散离后看见花万卿还站在另一侧看着擂台内。

    莫美侬看着花万卿搭在胸口的手紧紧拽着扇子,拳头关节都泛白了。

    “师兄,打完了。我们走吧!”

    花万卿直接不想搭理她,恰逢奚昊然过来行礼,便转头对莫美侬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跟奚昊然说两句。”

    莫美侬只好闷闷的先走了。

    “奚昊然。”花万卿背起手,眼睛仍看着张舟,扇子敲了敲背脊说道:“听张舟说你想跟在我身边?”

    “是!晚辈愿为前辈效鞍马之力,衷心可鉴。”奚昊然见花万卿主动问起,立即激动地表露衷心。

    “我不知你为何如此执着,救你一事只是顺手。但今天我需和你讲明白了。”他转头面对奚昊然。

    “前辈请讲。”奚昊然恭敬地拱手道。

    “我随性惯了,也没什么事需要人跟着打理。你无需再我这蹉跎时光,你若想找个宗门投靠,我为你举荐。若想自己闯荡,我亦可给你提供小许方便。”

    “前辈……”奚昊然听到花万卿这委婉的拒绝,一时不知怎么说才好。“前辈容我想想……”

    花万卿这样正面认真的拒绝,奚昊然满心期待一下落空,他不停用时间还没到来安慰自己。花万卿现在还孑然一身,确实也没有让人跟随的理由,但二十年后他扩张势力时就会需要人手。思来想去,他做了一个决定。

    “晚辈敬仰前辈已久,不若就投身凌云宗吧!不知前辈方便否?”

    花万卿沉默片刻,无声叹口气后说道:“你既已决意,我帮你便是。但你记住,你投的是凌云宗,而非我座下。”

    “是!晚辈绝不与前辈引来麻烦。”奚昊然恭敬地对他深深一拜。

    看着张舟被钟鸣等人抬回去,花万卿收回目光。“你等我消息吧!”他说完也离开黑场。

    一天一场,后面四天分别是:炎山万俟嫣对金阳门陆秉,万俟嫣胜出;凌云宗花万卿对青虹教陶明轩,花万卿胜出;九霄门白悦华对昭天门付良才,白悦华胜出;云路天宫申屠晃宿对天青门商罗敷,申屠晃宿胜出。

    这样便决出五方主的人选。五方主以青主为首,依次排序为青、赤、黄、白、黑。五人接下来则是争夺此排位。

    第一轮赛花万卿轮空,白悦华和申屠晃宿胜出争夺青主。第二轮万俟嫣对关明,万俟嫣胜出;花万卿分别又与二人对决,赢了关明输给万俟嫣。于是三人分别为黄主万俟嫣、白主花万卿、黑主关明。

    最后决赛,白悦华对申屠晃宿,整个海空城进入论道会最□□。每个主场挤满了人。

    张舟由于在十擂主赛的表现深得萧玄欢心,便带着他和疯道人一同进了城主府的擂台观战。与他比试那天截然不同,观战台座无虚席,各路名宿大能都来观看这场东临天才的对决。

    两人都是百岁内结婴,现年不过六十有余。结婴后名震东临大陆,成为公认的两位天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6》,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6章 形象很重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6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6章 形象很重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