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土豪的打法

    比到此时,论道会各场主要派门已经浮现,凌云宗、九霄门、云路天宫以及炎山万俟家这四个同盟分别占据白场、黑场、青场和赤场。像他们这样的同盟不少,也分头各争主场。押阵的人开始出战鼓舞士气。

    花万卿踏进擂台,来自西临的擂主指着他的面具说道:“遮遮掩掩乃宵小行径,你莫非是丑得天怒人怨才要挡着脸?”

    “斗法论道各凭本事,我遮着脸不过是想让斗法更纯粹罢了。”花万卿被他羞辱并不气恼,悠哉悠哉的摇着扇子说道。

    “笑话!难道你的脸还能用来斗法不成?”擂主不屑的啐了口唾沫。

    “这嘛……斗法当然不成,只怕你输的时候会心有不甘。”

    花万卿这话说完,擂主及擂台下西临的修士轰然大笑,都当是一个纨绔子弟的自我浮夸。

    “连真容都不敢揭示,口气倒是不小。别到头来像个朗山荆家娘们似的哭唧唧。”

    擂主一番话,擂台下的西临修士又是一阵大笑。

    “这是什么梗?”张舟问奚昊然。

    “咦?我上次没跟你说吗?荆家女人个个都要戴面纱遮住脸。”奚昊然想了想,解释道。

    “雾草!”张舟想不到比他想象的还糟糕。“那些女人怎么受得了?”

    “你就不用替她们可怜了,意识形态和你不一样,她们自己觉得幸福又高贵着。荆家可是皇亲贵胄。”奚昊然竖起食指摆了摆。

    张舟想了想,耸耸肩,他完全明白了,上飞机前候机室里不是没见过相似的女人。各有各的活法,自己认定了路要走下去,旁人说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别拖人下水就好。

    擂台上,花万卿笑了笑,说道:“我从来都是如此自负!”他微笑着揭开面具。“因为我有的是本钱!”

    一时间擂台下鸦雀无声。张舟不争气的开启痴汉脸,陶醉在那一抹自信的微笑里。

    美人!这个笑容够狂!哎呀!打起来了!起手姿势好帅!整个人看起来闪闪发光。勾手三周跳落地甩出三件法宝!鲍步躲避攻击,侧身滑行,点冰四周跳甩出一排法宝!太帅了!他直接脑补成一场华丽的花样滑冰。

    跳接旋转,又是砸法宝攻击。像飞鹰低掠一般的内刃滑行,那颀长的身段那迎风展开的广袖,加分!避开连续攻击过来的法宝,突破防线,跃起,利落一脚正中对方的脸!他脑内犹如弹幕刷屏闪过各种赞美之词。

    “赢得漂亮!攻防流畅,哎?张舟,怎么你流血了?不会是之前中了暗伤现在爆发了吧?”奚昊然一转头就看见他鼻孔以下血淋淋。

    “没事!”张舟忙轮流两只手抹掉鼻血。“我我一直有流鼻血的毛病,鼻孔里毛细血管太丰富了。”

    “哦!那你擦擦干净,忽然看见你这样差点被吓尿。”奚昊然又转头看回擂台。

    花万卿踩着擂主的腹部,打开扇子边扇边说:“我说了你会输。”

    “我不服!我不是输给你,是输给法宝不如你多!”擂主吃力的托着他的脚。

    “不服你也炼器啊!我一个小小炼器师拿得出手的只有法宝多。”花万卿笑着把对方的吊牌摄入手中。

    张舟听到花万卿的话差点喷血,大庭广众说自己法宝多是想招人惦记吗?

    擂主传送出擂台时,花万卿仿佛感应到什么,转头好像对着张舟勾起一边嘴角眨眼笑了笑,他附近的女修一片惊呼,为之倾倒。张舟捂紧胸口,不行,他不能再看下去了,否则会精尽,不是,是流血而亡。

    “昊然兄,我忽然觉得头晕……想回去休息休息。”他忙找借口说。

    奚昊然看他鼻血又滴滴答答,赶紧催他快回去。

    这一日论道会又多一位让人津津乐道的人物。凌云宗的炼器金丹宗师,人绝色,出手豪迈,各种法宝不要灵石的砸到挑战者腿软。并且炼器宗师拆人法宝手脚利索。

    谈到这个败家子,个个义愤填膺痛心疾首,但想想自己手上的法宝得来不易,被毁了就太肉疼了,于是花万卿一时间成了挑战冷门,也就穷酸的纯体修敢舍身一搏。

    初始赛终于接近尾声,各主场八卦擂台最终擂主尘埃落定,进入八进二争夺每个主场的两个十擂主之位。

    其他主场的十擂主之争皆是金丹和元婴,只有黑场的八卦擂主有两个筑基。黄小琴还说得过去,她的坐骑是只金丹级别的月熊。至于张舟就纯粹是个意外。

    当时黑场擂台下已经没有要挑战的金丹了,坤位擂主是一个西临的金丹散修,坚持到此时也气空力尽,勉力支撑着。

    奚昊然发现张舟最后换的吊牌还在,便开玩笑抢了吊牌丢进擂台,于是张舟毫无准备的被传进擂台里。然后稀里糊涂的就打赢了。

    八进二开始要抽签,分两组,每组四人混战争夺一个十擂主的名额。

    张舟抽到和黄小琴一组,另两个金丹修士也庆幸和他们一组,否则他们要面对的是白悦华,钟鸣就和白悦华分到了一组。

    九霄门都集中在黑场,因此八进二中包括张舟在内一共有四人。白悦华和钟鸣在一个组,张舟自然和另一个同门一组。被传送进到分区擂台里,那金丹师兄叫吴子毅和他商量,先合作一致对外,张舟负责对付黄小琴,他先对付另一名金丹并且伺机对付月熊。

    这场论道会,黄小琴一家兄妹七人共同打出了黄家的名气,擂台锤手。凡黄氏兄妹参与过的比斗,擂台都被不同程度的破坏。

    混战开始,黄小琴很开心的骑着月熊冲向张舟。“张大哥!终于可以和你打一场了!来来来!”她举着两个硕大的金瓜锤笑道。

    “咳!那我就不客气了!”张舟干笑,如果不是为九霄门名誉考虑,他还是想弃赛的。

    “张大哥接招!”黄小琴说着飞出一把金瓜锤。

    张舟不敢大意,早早就加了极速符给自己,见黄小琴动手,急忙跑开。果然在他刚才站的地方被砸出一个大坑。

    黄小琴见一击不中,第二把金瓜锤紧接着脱手而出。

    第二声巨响,擂台又多了一个坑。黄氏兄妹砸出来的坑之深,让擂台自我恢复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平复如初的。

    混战的重点就是,除了自己都能打,另一个金丹见张舟靠得近,顺手就是一发法术,直接破了张舟的气罩。

    那金丹吴师兄赶紧猛烈攻击,给张舟有机会逃开金丹的攻击范围。

    “你快挡住他!我们干掉一个就少一个对手!”那金丹眼见张舟跑开,忙喊黄小琴出手。

    “我跟张大哥比试,不要你多嘴!”黄小琴瞪了他一眼,按自己的想法打去了。留下那金丹一边对着吴师兄一边干捉急。

    金丹之间的攻击较为猛烈,张舟尽量远离免受波及。并且让吴师兄专注对付一个人更有胜算。

    小黄鸡一个人并不难对付,难的是那只离开秘境就晋阶的月熊。本来那秘境里的妖兽就皮糙肉厚血长抗打,晋阶后张舟的伤害攻击对它而言就像挠痒痒。但好在那毕竟是只妖兽,与人的应变力还是有差距的。关键点在,小黄鸡没有和它建立灵兽契约,还是受野兽天性主导的。

    张舟边躲攻击边想应付的方法,想到后开始动作。他一边跑一边开始放降温符篆,跑完一圈,擂台内明显感到凉快。

    两名金丹也感觉到擂台内的变化,但因不了解张舟用的符篆,便以为是阵术。那别派的金丹修士不由得增加了心理负担,在攻击上多了几分犹豫。

    “张大哥!你在整个擂台地面上画了什么?是阵术吗?”黄小琴忍不住发问。

    别派那个金丹修士一听,注意力随即分散到擂台地面上。

    张舟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抽出飞书剑,说道:“来吧!过两招!”

    月熊嗷嗷两声,载着黄小琴冲上去。

    那别派的金丹修士在找阵法破绽,被吴师兄打中了几次,吃了大亏。他寻思着,混战时确实不宜再分精力去破阵,不如速战速决。只要打败眼前的金丹修士,另外两个筑基就不难解决。

    打定主意后,他打开手上的竹简法宝,另只手化出灵笔,逐根竹片画符文。画完一片,朱笔一勾,竹片便从皮绳上脱出,射向吴师兄。

    竹片被碰撞就立即爆炸,威力甚大。几发下来,原本占上风的吴师兄扛不住挂彩了。

    见对方施出绝技,吴师兄也拿出底牌,九龙印。到了这种时候,再藏拙已经没有必要。他直接用神印召唤出两尊金甲神将。

    在两个金丹斗法好不激烈之时,张舟和黄小琴也打得乒乒乓乓,他的剑术堪堪应付黄小琴和月熊。

    四人打得昏天暗地,无人注意到空中开始飘雪。

    经初始赛过来,两个金丹的灵气本就耗损颇多,催动本命法宝后消耗更甚,最后吴师兄两尊金甲神将略胜一筹,险赢。

    那别派金丹修士掉了吊牌被传送出擂台后,吴师兄也无力维持金甲神将,只好收起九龙印,一步一步踩着雪去帮张舟。也多亏这冷冰冰的低温,吴师兄出身极恩国,比那别派金丹修士耐冷,省了维持体温的灵力。

    张舟这低温是用来对付月熊的,无意中帮了吴师兄一把,也算帮了自己。他主防守节省体力损耗,总算熬到吴师兄来分摊月熊。

    月熊见多了一个人,吼叫着站起来。黄小琴也从它背上跳下来,继续和张舟缠斗。

    但张舟实在高兴太早了,吴师兄没两下就被月熊击倒,穿出去前说了一句:“为了九霄门,一定要赢!”

    张舟瞬间压力山大。说好的他拖着黄小琴,师兄就能对付金丹修士和月熊的呢?现在则把担子全压在了他身上。想哭,难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5》,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5章 土豪的打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5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5章 土豪的打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