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白悦华

    “白长老进入擂台前说过,擂台事,擂台决。贵门弟子既已签过生死状,便请按协约处理。还请严真人节哀。”

    主场判事不偏不倚,态度强硬,重华门无可奈何却也不愿善罢甘休。一个派门出一个金丹不易,百岁前出一个金丹更不易。原本惠德宇想显摆刚晋级金丹的实力,在许艳明认输后趁着她还没解下吊牌,惠德宇不肯收手重创许艳明,是理亏在先。但白悦华一出手直接就把一个金丹给废了,重华门领队严之信便理直气壮起来。

    “元婴再厉害也有气空力尽之时,白悦华今日上场,看你能撑得几场?我重华门定要洗刷这番耻辱。”

    严之信话音方落,队里便有金丹修士愤起挑战。

    那名金丹修士进到擂台内,随即脸色大变。台下众人只见他原地摆起防御姿势,唤出三件法宝护体,仿佛鬼打墙一般对着空气挥舞。

    白悦华仍一动不动打坐入定。

    实际上那名金丹修士目之所及全是剑,无数口剑锋齐齐对着他。不需有人持剑,每一口剑按着各自的套路运招。

    撑不到两刻钟,那名金丹修士自己摘了吊牌落荒而逃。

    “这是怎么回事?因何如此狼狈?”那金丹修士一归队,严之信对他未能让白悦华有半点消耗就逃脱感到不满,追问道。

    “剑!好多剑!挡都挡不住!”那名金丹修士面如土色,心有余悸道。

    “难道是幻阵?那白悦华并未移动半分啊!”严之信略惊疑道。

    “不是幻阵!是剑气!惊人的剑气!”

    “哼!那我七绝幻风剑廉飞驰倒是要领教领教!”一名身背大剑匣的金丹修士站出来说道,他背后剑匣竖着七口长剑,如雀屏展开。

    这廉飞驰开足架势,大步流星走向擂台,手一挥,潇洒利落地把吊牌打入擂台。

    九霄门队伍这边,经过蓝夕羽运功疗伤,许艳明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人也清醒了。蓝夕羽唤了钟鸣将人护送回据点休息,自己则留下看着擂台内的比斗。

    擂台内,廉飞驰一进入,便感觉到四面八方涌来重重剑气,剑气凝成一口口出鞘的利剑,每把剑的剑意又各不相同。他完全想不通这些竟然都是同一个人释放出来的。

    “出鞘!”他掐诀唤出七把飞剑。

    七绝幻风剑应声飞出剑鞘,剑锋朝外围成一圈。

    嗡!

    七把飞剑散出剑意,与周遭袭来的各种剑意抗衡。

    在自己的剑意内,廉飞驰这才稍稍缓过气来。

    然而还不待他喘完气,便感觉自己的剑意被强烈压制,围成圈的每把剑都在剧烈颤抖,剑环渐渐内缩。

    廉飞驰催动真元,加大剑上的灵气,才又把剑意扩散出去。他心知这样下去只有自己先耗完真元灵力,必须主动出击。

    放眼望去,他不由得冒出冷汗,他竟然看不见白悦华在何处!整个空间内只有剑!

    强按下心头惧意,他暗道:“白悦华既已达到凝气成剑,那这些剑气自然有源头。”心中想明白后,他凝神静气,细细搜寻气源。

    终于找到可疑之处,他立即掐诀将剑环分出四把飞剑,排成一列射向锁定的位置。剩下三把飞剑竖起来围绕着他旋转。

    他锁定之处确实是白悦华所在,擂台下的人只见四把飞剑极速冲向白悦华,然而四把飞剑只到半途便一一慢下来,停在空中不停颤抖。

    廉飞驰抑制不住额角大滴的冷汗滚落,他能感觉到自己那四把飞剑的哀求,它们的剑意正在被剥夺。失去了剑意的剑便如凡铁一般,失去灵性,直白的说便是死了。

    “太淫霸了!”奚昊然在擂台下也看得一愣一愣的。虽然擂台外的人看不见那些密密麻麻的剑,也感受不到层层叠叠的剑意,但从两人的姿态还是能看出巨大差距。

    “什么淫霸?”陈少璟疑惑地问道。

    “呃……是……是……”奚昊然支支吾吾不知要怎么解释。

    “昊然兄说的是硬霸,可能是想说小师叔又强硬又霸气。是吧?昊然兄。”张舟赶紧解围。

    “对,知我者张老弟!”奚昊然赶紧打扇子笑道,暗暗给张舟比了个食指拇指圈起,后三根手指竖起的手势。

    “嗯,白长老确实厉害。张舟,我真羡慕你能得白长老指点。”陈少璟万分欣羡地说。

    “嘿嘿!”张舟挠挠头干笑。他总不能说跟着白悦华练剑有多辛苦,这未免有得了便宜还卖乖之嫌。

    擂台内廉飞驰仍苦苦支撑,他困于是否弃剑而逃的苦恼中。若要逃,那四把飞剑定是要留在此处最后化为凡铁,他是百般不舍,但此时四把剑又收不回来。

    犹豫不定间,他惊恐感到外界剑意渗透进剑环内,正在试图剥离他的剑意。失去剑意,他此生将无法再使剑,这和废人又有什么区别?

    事态紧急,已经容不得他再拖延,痛定思痛,他一狠心,咬着牙根扯下吊牌摔到地上。

    重华门领队严之信看到本门连续两个金丹铩羽而归,却摸不到对方一根汗毛,恨极怒极,却又无可奈何,只得下令让门人先回据点。

    重华门散去,兑位擂台一时安静下来,没有人再上去挑战。白悦华坐在其中不动如山。

    “九霄门弟子各自继续挑战擂台去吧!”蓝夕羽出面下令道。

    黑场擂台又渐渐恢复次序。

    “这重华门领队也真是的,拢共也就四个金丹,赌气废了自家两个名额,后面比斗估计也没他们什么事了。”奚昊然事后评道。

    “这就是一霸的眼界。”张舟撇撇嘴,许艳明待他不错,他对重华门自然厌恶。

    “什么一霸?”

    “怎么叫一霸?”

    陈少璟和奚昊然一起茫然不解看着他。

    “一柱擎天巨无霸!”张舟眉毛一挑,嘴角翘起,猥琐的笑笑。

    “你太猥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奚昊然领悟过来笑弯腰。

    “你们打什么哑谜?一柱擎天巨无霸又怎么了?”陈少璟有种被两人排挤在外的不爽。

    奚昊然搂上他肩膀,附在他耳边小声说。说完,陈少璟推开他,伸手又拍了张舟一掌,忍不住也捧腹笑起来。

    “哎呀!好了,我去看看师姐,你们俩随意吧!”张舟笑完一本正经说道。

    论道会战到此时,已经开始显现争夺十擂主的热门人物。相关的资讯和话题为论道会参赛者们津津乐道。

    重华门连挫两个金丹的事在论道会上迅速传开,黑场兑位擂台一时无人问津,白悦华正坐其中。

    重华门不再有人挑战,不代表严之信能咽下这口气,作为领队,损失了一名金丹弟子回去,免不了要被问责。他不好过,也不想就这么放过白悦华,便令其他筑基弟子散布白悦华狂傲,方言全城金丹不停上也动不了他分厘的谣言。

    激起群愤,让其他人不停挑战白悦华,只要白悦华倒,九霄门此次便没有争夺五方主的机会。严之信打的便是这样的主意。

    也不知是严之信的算计起效还是对白悦华好奇,黑场兑位擂台沉寂两天后渐渐被围起来,人群蠢蠢欲动。是争夺不怎么有希望的十擂主呢?还是挑战白悦华打个名声出来?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进去挑战。

    此人是个剑修,在听了白悦华剑意如何如何了得的传言后将信将疑,秉着剑修爱比剑的性子跳进擂台。

    在擂台下的人看来,这挑战者不过是持剑站了一刻钟便大汗淋漓地退出来。

    与先前狼狈逃出的重华门修士不同,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出来后却一脸欣喜,回头对着擂台拱手道:“多谢前辈,晚辈终于突破剑术瓶颈!这一战晚辈永远铭记在心!”

    这一声谢,让其他金丹修士更加按耐不住。各个心里盘算着,自己并非重华门的人,挑战白悦华并无性命之忧,跟元婴高手论道,机会难得!

    虽然挑战者的意图与严之信所设想的大相径庭,但无休止的有人上去也算达成了他的本意。去黑场看了几眼,他满意效果却又很心塞的离开。只能不停安慰自己,等金丹修士都耗在白悦华那,他就有机会争夺十擂主。只要他晋级十擂主,师门哪还会在乎少一个惠德宇?

    黑场夸张的聚集了很多金丹修士,排着队等着挑战白悦华。有些人甚至开起盘口,参与的人押自己能在擂台里待多久。

    张舟担忧的去看,被蓝夕羽劝去做自己的事。看看自打入场就没动过的白悦华,张舟也觉得自己有点杞人忧天。

    “我就说白悦华扛得住。”奚昊然拉着他去白场看花万卿。“他可是当终极boss的人,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张舟心里苦,但是不能说。他重点是不想去见花万卿啊!结果蓝夕羽一句话让奚昊然趁机把他拖走。

    磨磨蹭蹭到白场,花万卿上擂台前看见他俩,嘴角现出笑意,潇洒的跳上擂台。

    “哎!刚才他是朝我们笑吧?”奚昊然激动地扯了扯张舟的袖子。

    “不会吧?这么远,前面是不是有其他人跟他很熟的?”张舟心虚道。好在来迟了,不用跟花万卿说话,他暗自庆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4》,方便以后阅读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4章 白悦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4并对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第64章 白悦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64。